引发人们关注的地方,正是白杨他们的营地所在之处!

    不好!

    心头一凝,白杨手腕上锁链飞出,缠住一颗大树的树枝,如蜘蛛侠一样飞速赶了过去。

    此时,曰上中天。

    尽管地球那边已经是寒冬腊月,可异界依旧酷暑难耐。

    大日悬挂苍穹,洒下无尽的光和热,将迷河林茂密的树梢枝叶晒得发焉,林间虽然说得上阴凉,可没有树木遮挡之处却闷热无比。

    尤其是腐烂树叶在高温下散发的气味,让人作呕。

    冷热泉周围薄雾蒙蒙,有彩虹隐现,这里好似一派人间仙境。

    因为传承之地的出现,前后有两万多人汇聚到此。

    唰,一道黑色幻影从林间飞来,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

    哪怕它落到了白杨他们的营地中,就连小猫等人都没有注意到。

    “东西呢?飞哪儿去了?”

    一声焦急的大吼响起,随即一个身影一步百米穿过密林横空而来,目光如刀冷冽四顾。

    这里有人第一时间认出了他,跑过去惊喜道:“二当家是你?太好了,你老人家获得传承了?”

    最先赶到这里的,却是有着宗师之境修为的白马寨二当家郑十方。

    白马寨来到这里的人也不少,足足三四百,当他们的二当家郑十方出现后,分散各处的人都向着他汇聚。

    “是我,东西呢?你们看到了吗?”郑十方点头,第一时间问汇聚到自己身边的人,神情焦急无比。

    之前他们顺着地底冲出,在树冠上飞掠追逐,那知那把剑冲入树林不见了,只来得及跟来这里。

    那把剑飞太快了,有茂密的树木遮挡,没看清,鬼知道跑哪儿去了。

    “二当家,什么东西?你丢东西了?”他身边的人愕然问。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没丢东西,我问你们,可曾看到一把古怪的剑飞到这里来?落到哪里去了……?”郑十方语速极快的描述了一下那把古怪的剑体。

    他周围的人面面相窥,压根没注意到啊。

    都看着冷热泉呢,哪儿有心思关心其他的……

    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这里,虽然不懂什么情况,但有进入传承之地的人出来了,这本身就值得关注。

    能来到这里的都不是傻子,大概联想到了郑十方焦急的东西必定和传承有关,于是一个个目光灼灼的开始巡视周围。

    一把古怪的剑?什么剑?在哪儿?

    然而这个时候,唰唰唰的声音中,从树冠顶上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出现,各种找到自己的人开始询问古怪剑体的事情。

    他们全部都是下去了冷热泉的人,却从另外一个方向回来了。

    进入传承之地的人出现,顿时引发轰动。

    传承到底是什么样的?谁得到了?

    很多有想法有安排的人坐不住了,想要发动将那些进入过传承之地的人抓起来,可是奈何人太多,而且都有来头,这就没法搞……

    “我们家少爷呢?同样进入了传承之地,为何没有出来?”

    “大人,你在哪里?”

    “……”

    别人家的人都出来了,很多留在外面的人发现回来的人里面并没有自家的人,顿时焦急。

    然而很快另外一个消息引发轰动,对这里的人来说不亚于十级地震。

    传承之地中的武道传承,自己飞走了,而且就落在了这个地方!

    被谁得到了?

    一个个心头火热,找,一定要找到,不管是谁得到了,砍死他,抢到手!

    气氛紧张凝重,可找不到传承落到什么地方,再焦急再多的安排也没卵用。

    在冷热泉周围的人,尽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没有注意到那把飞来的剑,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瞎子。

    自然有人看到了那把剑落到了白杨他们的营地中。

    “玉大人”左刀来到玉飞龙身边神情古怪道。

    他因为没有能通过最开始的‘计算题’考验,未能进入传承之地,是以提前退出回到了地面。

    回来后,他从禁武堂其他人嘴里得知了白杨的女人小猫指挥一群人灭掉了紫衣阁和霍家留在外面的人这件事情。

    当得知这件事情后,气得他差点将外面的人骂了一顿,都一帮傻叉吗?玉大人吩咐过要禁武堂的人在白杨没有回来之前照顾这他们,你们倒好,不但不帮忙还装作看不见,最后安逸了,一个小女子立威,双方关系恶化……

    玉飞凤兄妹两个也第一时间从传承之地追着那把?;氐搅苏饫?,此时玉飞龙正焦急的询问其他人关于那把剑的事情。

    听到左刀的声音,他皱眉问:“左大哥,你想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没事儿这个时候别打扰我,没看我忙着嘛。

    左刀微微低头,看了白杨他们营地的方向一眼,小声对玉飞龙说:“玉大人,属下之前看到有一个黑影落到了他们那边,一开始没注意……”

    “什么!”玉飞龙目光一凝,看向白杨他们的营地。

    随即他皱眉,传承之地的武道传承落入了白杨他们那边,那是白杨他们的营地,为何这么巧?为何偏偏是他们的营地?

    目光一闪,玉飞龙立即吩咐道:“我们禁武堂的人正好处于他们营地的外围,将那里不动声色的包围起来……”

    “大人,属下有事情禀报,听完大人再下命令不迟”左刀第一时间说道,而不是执行命令。

    “什么事情?”玉飞龙皱眉。

    “白杨的那个女人,在你们进入传承之地后……”左刀将自己了解到的告诉了玉飞龙。

    目光闪烁,玉飞龙有些愕然,白杨的那个女人,一个山民出身的女人,居然有那样的手腕?

    想了想,他依旧下令道:“听我的,先不动声色的围起来,并不是针对他们,而是防止其他人势力的人靠近,后面再从长计议”

    既然玉飞龙都这样坚持了,左刀不得不去执行他的命令。

    其实这样的事情应该是玉飞龙带来的亲信或者是左刀的顶头上司邵阳去做的,奈何他们进入传承之地还没出来,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来……

    左刀能看到那把剑落到白杨他们的营地中,自然也有其他人看到了。

    世界上没有绝对隐秘的消息,尤其是在这个地方,很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传承之地的武道传承落入了那个原本不是很起眼的营地中。

    顷刻间,暗流涌动,各方势力驻守在外面的人员都在向着那个方向靠近。

    “你们想做什么?这里是我禁武堂的驻扎之地,难道你们还想犯上作乱?”玉飞龙站在最前方,目视包围过来的人群沉声道。

    “玉大人,我们无意冒犯,更不敢与禁武堂为敌,只是好奇武道传承而已,难道我们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吗?”郑十方站出来看向玉飞龙说道。

    他是宗师之境修为,并不怕玉飞龙,只是毕竟玉飞龙代表的是王朝禁武堂,他的态度不得不客气再客气。

    若是惹怒了禁武堂,王朝秩序碾压下来,什么白马寨都是渣渣。

    “众人皆知,武道传承落入了你们身后的地方,我们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传承,难道你们禁武堂想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独吞传承不成?”

    有人在人群中大叫,声音缥缈,不知道用了何种手段让人听不出具体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就这一个声音,将禁武堂推向了众矢之的。

    禁武堂虽然强,代表的是王朝秩序,可来到这里的都是州府境内甚至是隔壁两个州府有头有脸的势力,人数众多,法不责众,并不惧怕禁武堂的威严。

    “禁武堂威严不容冒犯,谁敢上前一步,杀无赦!”玉飞龙并不买账,此时展现了他铁血硬气的一面。

    “玉大人,话不能这么说,我们这么多人,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看一眼传承嘛,可现在传承就在后方,难道我们看一眼都不行?”何老三也站出来说道。

    “我们只是想知道谁得到了传承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说到底,传承并非你们禁武堂的人得到了,只是落到了那个营地中,你们禁武堂如此霸道的拦住所有人,很难让人不怀疑你们是想独吞……”

    此时一下子就站出来几个宗师之境的高手和玉飞龙说话,目的就是传承。

    如果玉飞龙代表的不是王朝禁武堂,换做其他人,谁跟你墨迹,直接抽刀子砍了!

    面对周围一双双炙热的眼睛,玉飞龙眉头深皱。

    禁武堂能吓住他们一时,可时间一长,这些人为了传承,难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毕竟这里荒郊野外的……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那把剑飞来直到此时,也不过只是过去了一两分钟的时间而已。

    “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好像全部都在针对我们这边……”

    一个木屋内,冰清玉洁四姐妹对视,有些忐忑。

    外面那么大的动静,他们这里当然感觉到了,可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有人注意警戒!”

    一个清冷而平静的声音在营地中响起,不大,却有着一股极强的凝聚力。

    说话的是小猫,当她话音落下,整个营地顿时高度警戒起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猫知道有麻烦了,深吸口气,她走出木屋面向那些外围的人走了过去。

    白杨不在,一切都需要她来面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