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奇峰表情一僵,这特么就尴尬了,灿灿笑了笑滚一边,看到冷镜,跑他边上去刷存在感,上下打量,看到古奇峰身上的鼓包好奇问:“冷兄,你这是怎么搞的?”

    然后冷镜这家伙跟个冰块似的,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你有多远滚多远。

    草,古奇峰郁闷,这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为毛就这么难呢?

    “各位,这样看着也不是办法,传承就在眼前,你们就甘愿这样无动于衷?”

    此时,众人沉默的时候有人发话了。

    说话的人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鬼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他一身灰色长袍,长相儒雅,手持一柄黑色折扇,看上去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但这个人眼睛很小,怎么看都隐隐约约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

    “这老头什么来路?”白杨低声问边上的叶商函。

    看了看那个老头,叶商函低声道:“他叫郑十方,来自蓝燕山白马寨,是白马寨的二当家,身手相当了得”

    “白马寨什么鬼?没听说过”白杨眨眼。

    叶商函给白杨解释道:“白马寨在州府境内很有名的,人手十数万,控制一片很大的肥美草场,出产一种白玉宝马,日行万里,翻山过水如履平地,生意很大,很多人都以得到一匹白玉宝马为荣,这个人本身是宗师之境的修为,他上面还有一个大当家,也是宗师之境的修为,不过没来到这里”

    哟呵,不错哟,居然是‘汽车生产销售商’,应该很有钱,可是穿得却很简朴嘛。

    白杨微微点头,白玉白马他倒是在县城听说过,传闻一匹要上亿钱,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而且有钱也买不到。

    “郑十方,你到底想说什么?”有人站出冷声问。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壮汉,目光冷冽,没有带任何兵器。

    “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白杨眨眼问。

    叶商函此时充当介绍员,说道:“他是鬼手何老三,宗师之境修为,是州府境内八方镖局的老大,因为很多货物需要马匹托运,但和白马寨不对付,不卖给他们宝马,所以这个时候跳出来膈应对方”

    好吧,白杨无语,这个世界太大了,当你跳出自己的小圈子之后,发现一个个都特么大有来头。

    哥是地球在这个世界的代表这种事情我就不告诉你们……

    “我想说的是,大家都上去试一试,谁若是能降服这把剑就获得传承……”

    不等郑十方说完,何老三就冷笑着打断他说:“降服了这把剑的人当然就获得了传承,还用你郑十方说?”

    “那么你何老三为何不上去试一试?”郑十方不爽,和他针锋相对。

    白杨愕然,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武道传承在的话,这两个人应该会对砍起来吧?

    没理会这些人,意念散发出去,白杨观察那把所谓的剑,发现它很普通,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奇特的地方,可意念却无法控制,被上面一股奇怪的波动排斥。

    浅尝辄止,白杨能感觉到,若是他强行硬来的话,那把?;嵴箍枥鞯姆椿?。

    那么,用锁链将其拴住,能不能强行带走呢?

    心头琢磨,白杨有点不确定要不要试一试,和你们在这看着谁也不动手,真当时间多啊。

    “你们都不动手,我来!”

    一声大吼响起打破沉默。

    在众人都犹豫的时候,有人腾身而起,冲向了那把古怪的剑。

    “武师之境而已,之前宗师都死了一个,简直是找死”叶商函看着那个人沉声道。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冲向那把剑的时候相当警惕,周围漆黑真元澎湃,整个人好似处于一个黑色旋涡中一样,手持一口长刀,锋芒吞吐不定,不知道是警惕周围的人还是在小心那把剑。

    周围众人目光一凝,随时准备出手,不是想抢夺传承就是想对那家伙动手。

    然而,不等周围的人有所动作,那漂浮在虚空中的古怪剑体轻轻一震,一股奇怪而凌厉的波动席卷而出,虚空都扭曲了。

    噗……

    那个冲出去的人,还未能靠近剑体,整个人临空就被撕裂成了碎片,包括他手中的长刀。

    血肉喷洒,众人心头一跳,再不敢轻举妄动。

    “很显然,这个人没有继承传承的资格”叶商函摇头道。

    那把?!?br />
    白杨皱眉,太可怕了,就那么漂浮在那里,有人靠近,直接就被撕碎了,要不要这么可怕?

    毕竟是能灭杀人王的武道大宗师留下的传承,果然不简单!

    白杨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把剑并非是等着人去降服它,而是在等待对的那个人。

    是它在挑人,而不是人在挑它!

    这种感觉很奇怪,说不清道不明,但白杨就是感觉到了。

    而且这个人并不是自己……

    和神道传承不一样啊,白杨皱眉。

    看了看周围,这里的人,估计没有谁能得到这个武道传承了!

    “哥们,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尝试的好,要不然会死人的”白杨对叶商函告诫道。

    苦笑一声,叶商函摇摇头说:“我也知道,而且我是练枪的,不适合用剑,但来都来到这里了,还是想要知道结果,放心,我不会轻易冒险”

    很有自知之明嘛,白杨眉毛一挑。

    看看,就没有一个是傻子,都知道什么适合自己什么不适合自己,估计一个个都在看别人当傻瓜呢,难怪没有人动手。

    “我要不要试一试呢?”看了看周围的人,手持长剑的古奇峰跃跃欲试。

    他是用剑的,来都来到这里了,就这样眼巴巴的看着有点不甘心,可又怕死,万一上去和之前那家伙一样的下场怎么办?

    传承就在前方,摆在那里,降服那把剑,就能得到曾经剑林前辈能灭杀人王的武道传承,但它却不是那么好拿的!

    外面的迷宫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来到这里获得传承。

    冷热泉中浮尸上千,为了连面都没见到的传承丢了性命,还有更多的人死在了迷河林中,只因这所谓的传承。

    大厅中,古怪的剑体漂浮。

    就在众人举棋不定的时候,那把剑居然自己有了动静。

    “什么!”

    连续几个惊呼同时响起,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

    只见那把原本静静悬浮的古怪剑体轻轻一震,一股无形又恐怖到极致的锋芒爆发出来,冲天而起,将上方漆黑的天花板撕裂一道裂缝,剑体冲进裂缝飞走了……

    它飞走了!

    “飞了是几个意思?”白杨愕然。

    别说是他,就是在场的其他人都傻眼了。

    那把蕴含武道传承的剑飞走了是什么节奏?

    大厅上方,古怪的剑体飞走,撕裂了一道数米宽的裂缝,隐隐约约能从最上方看到来自地表的光亮。

    握草,冲穿地表了?

    白杨眼睛一鼓,那把剑是活的?要不要这么恐怖!

    “追!”

    众人反应过来,有人大吼,腾身而起,进入裂缝追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其他人都知道,带着武道传承的那把古怪的剑体飞走了,这怎么行,我们经历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别跑!

    一个个都相继进入那道裂缝追了下去。

    “白兄,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也追?”叶商函看着白杨一脸愕然。

    “追吧”白杨无语。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所谓的传承之地,根本就没有出口,然而这把剑飞走了,撕裂地表,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叶商函也冲天而起进入裂缝追了出去。

    几个呼吸间,原本这个大厅几十个人,此时人去楼空,全追了出去。

    留下白杨一个人在这里,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不信邪的用意念扫描,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一切的谜团都跟着那把剑飞走了。

    白杨也追了下去,他倒是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他没有那些武道高手那种高来高去的本事,但他却有自己的办法。

    手腕上锁链飞出,进入裂缝,顶端变大,卡在裂缝中,锁链收缩,他如同蜘蛛侠一样飞起进入裂缝。

    如此反复十来次后,他离开裂缝来到了地表。

    马蛋,就这样离开了地底传承之地,从距离上判断,传承之地深入地下近十公里!

    也不知道后面的人千辛万苦到达那个大厅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不知道做何感想……

    心中古怪的想着,白杨举目四望。

    此时外面是大白天,艳阳高照,他的位置处于一个不大的山头半山腰,脚下漆黑的裂缝深处就是传承之地。

    我去,这就出来了?

    心情相当古怪,白杨意念眼神出去,发现距离他八百米之处叶商函的身影,他正往一个方向一步白多米的追,眨眼就消失在了意念范围内。

    跑那么快赶着投胎呢。

    白杨无语,手腕上的锁链再次延伸出去,缠住几百米外的一颗大树,如蜘蛛侠一样荡了过去。

    他也想看看结果。

    如此反复,几分钟后,前进了十多公里,白杨站在一棵大树上,看到了冷热泉。

    此时,冷热泉周围围了一圈人,起码上万,都注视着冷热泉。

    但在冷热泉千米外,却引发了一场轰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