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传承之地的入口,依旧是一个三米高的洞口,但这里漆黑冰冷,由不知名的金属所铸。

    那个入口,阴森冰冷,一股凶厉的肃杀之气从里面欲要喷薄而出,让人心头发寒,看一眼就浑身发冷,好似一张巨兽的嘴巴等着吞噬进去的人!

    “武道和神道果然不一样,心头发毛的感觉,里面不会跑出传说中的粽子吧?”

    看着前方的武道传承之地入口,白杨有点犹豫,实在是这边的气氛太让人不安了。

    够着脖子往里面看,通道前行百米后,是一个空旷的大厅。

    大厅阴暗冰冷,温度都好似下降了数十度,似有阴风在吹,毛骨悚然。

    哪怕大厅顶上有桌子大小的发光体照明,一切纤毫毕现,也给人一种阴暗诡异之感。

    这个大厅高百米,宽数百米,地面漆黑冰冷,是坚固的金铁所铸,墙体也是同样的材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死牢这两个字。

    在大厅中,此时有十多个人,他们好像正在经历什么可怕的事情。

    他们艰难的向前行走,每一步都好像承受无边压力。

    难道里面被设置了重力阵法?白杨心头古怪不已,决定先观察一下在说。

    于是他站在入口伸长脖子往里面看,就是不走进去。

    那十多个人,有人走在前头,有人落后一些,他们一步一步向前。

    最前方一人,浑身颤抖摇摇欲坠,冷汗滚滚,双眼瞪得很大,眼珠发红,浑身洁白真元澎湃,随时都会倒下。

    这个人白杨并不认识,是一个灰衣中年人,身背一柄古剑,给人凌厉之感。

    “吼……”

    突然,他喉咙发出一声低沉咆哮,再度响起踏出一步。

    轰,真元鼓荡,空气爆鸣,地面都好似在颤抖。

    噗,诡异的,他踏出这一步之后,脸色一下子苍白下来,真元溃散,一口鲜血喷出,不但如此,他还双目淌血,一下子萎靡下来。

    吧嗒,他躺地,浑身抽搐片刻僵直不动。

    死了!

    “我擦,什么鬼!”

    白杨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特么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走两步还能死人?人家赵大叔最多还给人忽悠瘸呢。

    再左右一看,白杨发现,那大厅中还躺着十多具尸体,前后都有,死状诡异,一个个表情狰狞,仿佛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麻痹,不会有鬼吧?额,鬼这玩意用这个世界的说法最多就是阴神什么的,没感觉到什么奇特的波动啊”

    白杨心头超级搞不懂,到底是什么情况?

    前方那个人死了,后面的人脸色微变,却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他们浑身真元鼓荡,一个个发光,好似穿上了神圣的战衣,一步一步向前,艰难前行,不曾因为有人死了而停下自己的脚步。

    这是武道传承?如此血腥可怕!

    白杨心头一凝,发现武道传承估计不是那么好拿的,神道那边考的是智慧,武道这边考什么?

    看不懂啊。

    想了想,看了看黑漆漆的入口,白杨还是踏足走了进去。

    唰,刚刚进入通道,白杨汗毛一竖,浑身发冷,未知恐惧感笼罩心头,好似被暗中的毒蛇给盯上了一样。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妖魔鬼怪。

    白杨咬牙,大步进入,连剑云那坑爹货留下那么多后手都没有搞定我,还怕你个区区考验?

    他沿着通道进入大厅,越是前进心中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尽管前方那些人听到了白杨的脚步声知道有人来了,可没有人回头看一眼,仿佛松了那一口气就会死一样。

    踏足大厅,白杨的视线再往前看,顿时发现了他们的目标。

    前方高百米的漆黑墙体上,有一道笔直竖着的裂缝,像是被一剑斩出,贯穿墙体。

    裂缝漆黑,几乎和墙体是一体的,是以之前白杨凭肉眼一时没有注意到。

    看到那条裂缝,白杨浑身发寒,不知道为什么,只觉那道裂缝可怕无比,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他们要走进那道裂缝?可为毛像死了爹一样的表情?”白杨一脸古怪。

    左右打量,他大概知道了原因。

    在这个大厅的边上,有一块三米高的石碑,上面铁笔银钩写着一段话:

    武道传承之地,承受我留下的剑意,踏足裂缝,进入下一步考验!

    石碑上话不多,可每一个字都给人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那一笔一划之间,仿佛一把把冰冷的剑锋欲要喷薄而出灭杀观字的人。

    “传说中的剑意?”白杨眼睛一瞪。

    好吧,他压根不懂……

    “啊……”

    就在白杨观看石碑的时候,前方再次传来一声大吼,声音中充斥不甘,喷血倒地,七窍流血,随即不动了。

    再死一个!

    白杨只觉牙齿发酸,为毛有人走着走着就挂了?而且死状如此凄惨!

    “能灭杀人王的大宗师留下的无上剑意,尽管只是一丝,但也不是我能承受的,可恨啊,传承就在前方……”

    再次有人不甘怒吼,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浑身真元凌厉道极致,然后,噗一声,他整个都炸开了!

    鲜血喷薄,碎尸崩飞,他诡异的爆了。

    握草,要不要这样吓人,他承受那所谓的剑意整个人莫名爆了?

    白杨目瞪口呆,在想自己要不要麻溜跑路。

    “我明白了!”

    就在白杨举棋不定的时候,距离他不远处传来一个这样的声音。

    “尼玛,谁?”白杨吓一跳,血纹剑瞬间从空间袋中拿出,飘在身边随时都要砍过去。

    瞪眼一看,麻痹不是鬼。

    是一个黑袍人,背靠后面的墙壁,一直默不作声,白杨之前居然没有发现。

    他被这个地方诡异的气氛吸引,哪儿有心情观察其他的。

    “是你?”对方此时看向白杨,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松了口气,白杨看着对方没好气道:“原来是你,我说嫌疑犯你鬼鬼祟祟的站在那儿干嘛?”

    听到白杨的话,黑袍人表情抽搐,无语道:“白公子,我叫范一贤,不是叫嫌疑犯”

    “无所谓了,别在意这些细节,你刚才说你明白了,给我说说,你明白什么了?”白杨挥挥手说。

    他倒是认得这个人,叫范一贤,最开始跟随玉飞凤来到迷河林的人之一,平时话不多,喜欢往方烨身边凑。

    “我凭什么告诉你?”对方丢下这样一句话,身影一展就向着前方的裂缝冲了过去。

    想跑?

    白杨眼睛一瞪,手腕上那条银色锁链唰一声飞出,将其缠住硬生生给拉了回来。

    对方砰一声摔在白杨脚下,无语道:“白少爷,我没得罪你吧?你就不能当我不存在?”

    “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先,你到底明白什么了?我这个人好奇心特别重,你不把话说清楚别想跑,要不然我揍你,你知道的,我下得去手”白杨瞪眼道。

    我¥%……

    范一贤想骂娘,我招谁惹谁了,就因为多了一句嘴你就不让我走了?

    “白少爷你先放了我,我告诉你好了”范一贤被白杨整得没脾气,只能妥协。

    这才对嘛。

    白杨控制锁链放开他,但锁链在边上哗啦啦抖动,意思是说你跑一个给我试试。

    范一贤站起来,下意识远离白杨一步,然后指着前方的那道裂缝说道:“白少爷,这个地方,考验的是一个人的意志力”

    “然后呢?”白杨点头。

    “然后,那道裂缝,其实是留下武道传承的剑林前辈曾经随手一剑撕开墙体留下的,蕴含了曾经剑林前辈的一丝剑意”

    “快点说清楚,别磨磨蹭蹭的”白杨催促。

    范一贤差点翻白眼,有你这样问人的吗?如不是忌惮你能吊打宗师的实力,我一定打得你爸爸都不认识你。

    深吸口气,范一贤继续说道:“因为那道裂缝蕴含剑林前辈的一丝剑意,所以,每一个想要进入裂缝前往下一关的人,都要以自己的意志力去抵抗那一丝剑意,若是自己意志不够坚定抵挡不住,会被那一丝剑意灭杀的”

    “说以说,这里就是考验意志力的地方了?然而怎么过去?”白杨眼睛一眯。

    “硬抗,这是唯一的办法,扛得住就过去,而且越是靠近裂缝剑意就越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范一贤憋出这样一句话。

    啧,说了等于没说,白杨无语,挥挥手说:“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老实告诉我,怎么过去,你刚才下意识说的那句明白了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肯定有办法”

    我……

    范一贤真心想骂娘,我在这里观察了一天的办法,岂能告诉你?

    然而他看到白杨的锁链又在哗啦啦抖动了,不得不妥协,得,这位爷惹不起,告诉了也无妨,反正告诉了你你也过不去。

    “我想到一个办法,过去,首先要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其次,需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毕竟剑意虽然存在,但是却是死的,并不是针对谁,而是你去注意他他就针对你,只要你不去想不去看那道裂缝,就感觉不到剑意”

    “可是,这却很难,因为每一个人都想要进入裂缝,先入为主的就将其留在了心头,不可能忽视他,强行让自己不去想,就越是会去注意那道裂缝,就越容易被剑意针对……”

    不等范一贤把话说完,白杨就挥挥手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只需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注意裂缝直接走过去就可以了是吧?那行,没你什么事儿了,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