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迷宫通道中,叶商函瘫坐在地上,背靠墙壁,右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长枪,警惕着周围,有些茫然和彷徨。

    作为州府境内的青年才俊,叶商函平时很注重仪表,但此时他怎一个凄惨了得。

    衣衫破碎,披头散发,身上血迹斑斑,深可见骨的伤口比比皆是,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如同惊弓之鸟。

    在他不远处,这条通道拐几个弯的地方,有两具被撕碎的尸体,鲜血内脏撒了一地。

    不久前,他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厮杀,最终活下来的是他。

    对手是两个同为武师之境的强者,他们联手欲要杀掉叶商函,最后却被他反杀。

    “花萝州木家,我记住了,若是能出去,你木家的人我见一个宰一个!”叶商函咬牙。

    之前和他厮杀的两个人,来着隔壁州府,叶商函认得,是花萝州木家的人,他们一见面就动手,险些杀掉叶商函,如此情况,叫他怎能不怒!

    事实上,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迷宫中,了解到这个传承之地,很多人为了阻止别人得到传承,开始动用手段。

    无疑,杀掉别人,自己获得传承的机会就更大!

    在这个讲拳头的世界里,武道神道传承,比任何财富都要来得吸引人,如此利益面前,没有人会心慈手软。

    迷宫中,血腥的厮杀已经在各个地方悄然上演!

    和两个不相上下的人厮杀,叶商函差点死掉,还是他动用底牌,施展了点计策才得以反杀,虽然他最终获得了胜利,可他也凄惨无比。

    右脚骨头被打断,两道伤口深可见骨,胸腹坍塌,肋骨断了几根,脑袋肿胀,被人一拳打的,此时他脑袋还发晕。

    如此情况,他动一下都很困难。

    迷宫找不到出路,他失血过多,又没有空间装随身携带各种药品,此时他有些茫然的看着上方,难道自己就这样默默的死在这里了吗?

    不甘心啊,作为青年才俊,有可能冲击宗师之境,若是获得传承,大宗师甚至人王都不是不可能奢望的,如此默默死去,如何甘心!

    咣……

    他身后的隔壁传来一声闷响,顿时让他警觉,紧握长枪艰难转身,随时做临死反扑。

    眼睛一瞪,锁链,那条传承之地门口的锁链!

    银色的锁链足足一米粗,冰冷深沉,原本应该在白杨手中,叶商函自然认得。

    白杨就在周围!

    那个连宗师之境的强者都能吊打的白杨就在不远处,有救了!

    叶商函心头一喜。

    他不是笨蛋,虽然和白杨基本没有什么交集,却也知道白杨并非冷漠之人,若是求救的话,对方应该不会吝啬施以援手。

    很快,白杨出现在了隔壁,看着叶商函愕然道:“哥们,你这是怎么了?”

    这个青年才俊,外面的时候人群簇拥,为毛如此狼狈?看上去好像要死了一样……

    半透明的墙壁虽然坚固,但声音还是能传递的。

    此时,叶商函看向白杨带着些许祈求道:“白兄,见到你太好了,能不能帮帮我,我受伤了,若是能帮我一把,大恩大德我必定不会忘记,出去有厚报”

    人在绝望的时候,什么高贵脸面都是鬼话,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吃下一泡屎能活,估计真到了那个时候,没有几个人下不去嘴。

    道理粗鄙,却是事实。

    “帮你没问题,问题是我过不去啊,最多只能到这儿了”白杨无奈道。

    意念延伸出去,顺着通道拐弯,几乎都是死胡同,方圆两公里内根本没有过去的路。

    这就没法搞。

    叶商函表情一僵,苦笑一声道:“看来,天要亡我了”

    他作为青年才俊,并非心胸狭窄之人,没有因为白杨帮不上忙而怨恨对方,又不是不懂事,白杨过不来怪不了别人。

    咫尺天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明明双方能面对面说话,可鬼知道要绕多少路程,而且能不能过去还是回事呢。

    “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你会死的”白杨蹲下皱眉道。

    白杨和叶商函没仇,但也没有交情,对方求救了,能帮白杨肯定是要帮的,可问题是这会儿无能为力。

    这无关圣母不圣母的问题,至少白杨还没有冷漠道见死不救的地步,与人为善,不求回报,但求心安,当然,遇到碰瓷的白杨直接踩死不解释……

    “那能如何,我被一缕剑气击伤内脏,那一缕剑气如跗骨之蛆盘踞,我连真元都调动不了,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凄惨”叶商函苦笑道。

    “哎等等,我想想啊,真元剑气什么的我不懂没法搞,不过你的外伤我应该能帮你处理一下”白杨眼睛一亮摸着下巴说。

    “白兄,别安慰我了,我们有这一面墙隔着……你的好意我心领,虽然没帮上忙,但若是我能侥幸活下去,以后你有麻烦,我不会袖手旁观的”叶商函摇摇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掌握一种火焰你知道的,我的火焰虽然无法烧穿墙体,但估计能将其烧烫,你忍着点,将伤口给烫一下,至少不再流血如何?”白杨打断对方说。

    “真的?如此,多谢,只要不流血,我就多了一份活下去的希望”叶商函感激道。

    不多说,白杨马上行动起来,念头一动,一团火焰贴着半透明的墙体灼烧。

    墙上有白光闪烁,内中阵纹闪现。

    虽然白杨的异能火焰没法将其烧穿,但却能让其发烫。

    叶商函咬牙站起来,将伤口贴在滚烫的墙壁上,嗤……

    白杨看着都疼,这得多大的毅力才能咬牙坚持?

    叶商函冷汗滚滚,把身上烫得那叫一个凄惨,但为了活命,他必须忍。

    半个小时后,叶商函搞好了,但却更加凄惨,在白杨撤销火焰后,他再次感激道:“白兄,多谢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白杨此时摸着下巴在考虑另一个问题,算了,帮人帮到底,哪儿有一半的道理。

    这墙体导不导电呢?看上去也就三公分厚的样子,如果导电的话,倒是有办法给叶商函把伤弄好了。

    没错,白杨想的是让叶商函修炼雷霆秘典,那玩意增长体质的说,估计对叶商函的伤势很有好处。

    但是,要不要这样呢?

    敲了敲墙壁,吸引了对面叶商函的注意后,白杨说道:“我有一个想法,或许,我只能说或许能让你伤势很快回复,但我不敢保证啊,你先别管是什么,你得先发誓,用最恶毒的誓言,不能将我接下来的所作所为传扬出去,如何?”

    叶商函张了张嘴,都这个时候了,能恢复伤势活下去还想那么多?当即指天发誓道:“我叶商函发誓……”

    妥了,白杨让他转身别看,然后跑路,回地球那边,弄来一台大功率柴油发电机,然后还有变压器,启动发电机发电,将电压调到最大,电线用胶带粘墙壁上。

    白杨站在远处,怕被电。

    问叶商函:“你感受一下,是不是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对于白杨搞出的玩意叶商函不懂,但已经发誓了,他也没问,不懂触电是啥意思,白杨解释后他才明白,试了试,的确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

    电压被白杨调到最大,那边还是有感觉的,墙体不绝缘!

    妥了,白杨咧嘴冲着他笑道:“哥们,你有福了,赶紧的,雷霆秘典搞起,想来你不可能不知道雷霆秘典吧,手贴在墙上,感受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这是修炼雷霆秘典的关键……哎不对啊,雷霆秘典需要毫无武道根基的人才能修炼……”

    说道最后,白杨一拍脑门想到了这茬,之前一直在考虑如何帮他的问题,却忘了修炼雷霆秘典的关键。

    麻痹,忙活半天做了无用功?

    “够了!”叶商函在对面看着白杨惊喜道。

    “什么够了?”白杨愕然。

    “额,白兄,我的意思是,你给我提供的帮助已经够了,有了这一丝雷电,我就能用雷霆秘典的呼吸法门引导,驱逐体内的那一丝剑气,我不修炼雷霆秘典,只是借助呼吸法门驱逐体内的剑气而已,完全可以的”叶商函激动道。

    驱逐体内的一丝剑气,他就能调动真元,虽然受伤了,但战力减弱不大。

    “行吗?对于武道这玩意我不懂,你自己可别乱来啊”白杨挠头道。

    “完全可行,我又不废掉修为重修雷霆秘典,只是借助那一丝雷霆电力而已,白兄,你放心,关于你能让人修炼雷霆秘典的事情我死也不会透露半个字,而且,你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以后,但凡有任何事情,只管吩咐”

    叶商函急急忙忙的说完这句话,就开始调整呼吸节奏了。

    白杨再次挠头,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你就这么挂了而已,为毛你说的话好像是我要收小弟似的?

    叶商函在对面引导电力,不久后,他毛孔中有丝丝缕缕的锋锐剑气喷出,然后脸色好了很多。

    “多谢白兄,剑气驱逐,我已经能调动真元,待我恢复一番”随即,叶商函看着白杨点头道,艰难盘腿坐下,身上真元鼓荡,滋养血肉伤势……

    我只是随手帮个忙而已,只要你不外传就OK了,白杨没在意,乘着叶商函恢复伤势的时候,将发电机丢地球那边,回来后就走了。

    他还得找出口呢……

    (六更了,求月票,今天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