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很多,有数百只,而且个头很小,只有半节手指头那么长,长着蝉翼一样的黑色翅膀,快如闪电,向着四处扩散。

    显然,这个中年人有一种操纵虫子的本事,用虫子探路,找出迷宫无法前进的道路,从而选择正确方向。

    如此一来,相当于数百个人帮他探路,速度比别人快了很多倍。

    他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深入了迷宫。

    然而,这个迷宫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渐渐的,这个人也迷失了方向,尤其是在某一条通道中,突然升腾炙热火焰,给他将虫子烧死不少。

    “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迷宫,可恶”看着地上死去的虫子,这个中年人一脸肉疼。

    这些虫子都是他精心侍养,且耗费一段时间心血训练才能如臂使指,这样死了,让他心疼无比。

    阴差阳错,不久后,这个中年人居然和迷失在迷宫中的玉飞凤相遇了。

    他们同时从两个通道中进入了一个上千平的空间。

    “咦?”看着玉飞凤,中年人眉毛一挑,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淫邪。

    晕头转向的玉飞凤看着对方,脸上带着一丝惊喜道:“总算遇到一个活人了,对了,你是谁?后面进来的?找到正确通道了吗?”

    显然,作为州府玉家大小姐的玉飞凤,是不认识这个中年人的,而且过惯了大小姐的生活,遇到一个人开口询问显得理所当然。

    好俊俏的后生,长得比女人还漂亮,反正这里没人,不如乐呵一番,将其杀掉,然后尸体喂养我的虫儿!

    这个中年人也不认识玉飞凤这个大小姐,要不然的话,恐怕巴结还来不及。

    他有一种特殊嗜好,喜欢俊俏的后生,玉飞凤光头,穿着她哥的男士长袍,殷俊非凡,玉飞凤毕竟是可以冒充采花大盗的,容貌没的说,中年人看到她起了那种心思。

    内心邪恶的想法深埋心底,中年人看着玉飞凤慈祥的笑道“你是之前进来的吧?呵呵,我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跟我来,这就带你出去如何?”

    “那太感谢你了,对了,你是我哥派来的人吗?”玉飞凤松了口气问道。

    她一个人在迷宫中穿行,吃了不少苦头,又没有人可以说话,那种遗世孤独的感觉让人抓狂,看到一个人,难免放松警惕。

    中年人指着身后的通道,目光闪烁道:“对,我就是你哥派来的,那边就是正确通道,你跟我来吧”

    说着,中年人转身,脸上闪过一丝阴邪,在玉飞凤迈步跟上的时候,无声无息间,他的袖袍下,一只粉红色的虫子瞬间飞出,来到玉飞凤身前喷出一口粉红色雾气。

    “你想干什么!”玉飞凤沉声质问。

    她毕竟是武师境界的顶尖高手,反应不慢,瞬间真元护体,将那只虫子震碎,怒视对方。

    但对方有心算无心,玉飞凤还是中招了,稍微吸入了一点粉红色雾气,当即脑袋发晕浑身发软发烫。

    “嘿嘿,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你,好俊俏的后生,你恐怕还没有尝过和男人那样的滋味吧,放心,我会很温柔,让你很舒服的,咦?居然还是一个武师,啧啧,这下我可有口福了……”中年人阴邪的说着,一步一步走向玉飞凤。

    此时玉飞凤浑身提不起力气,瘫软在地上,连真元都控制不住。

    “你无耻,卑鄙下流,别过来”玉飞凤心中焦急,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做过采花大盗的她,虽然没有真刀真枪的对女孩子做过什么,但是对于这个中年人的眼神再清楚不过。

    内心一阵恶心,没想到这个人如此下流,居然喜欢男人,呕……

    “下流?嘿嘿,等下我流给你看哟”中年人走向玉飞凤,舔着嘴唇笑道,他走得很慢,很喜欢看对方那种无助惊恐的样子,尤其是俊俏的男生,啧啧,那种心理上的变态满足感简直无法言喻……

    “你可知道我是谁?动我一根手指头,全天下能救你的没有几个”玉飞凤无奈,被制住了,只能搬出身份。

    “哼,能来到这里,必定是有身份的人,我管你是谁,享用一番杀了,谁知道呢,你说是吧”中年人说着,已经来到了玉飞凤身前,慢慢蹲下,伸手去摸她的脸。

    “别砰我!”玉飞凤吓得尖叫。

    眼泪横流,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从家里出来后,遇到的都没有一个好人?

    她是大小姐,在家族中是掌上明珠,哪里见识过世间黑暗,跑去德阳镇那样的小地方,压根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当然任由她无法无天,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在意她身份的。

    “我不但要碰你,我还要……嗯?胭脂味?你是女人!”中年人就要碰到玉飞凤的时候,脸色一变,一脸极度嫌弃的表情。

    “你什么眼神?我是女人你看不出来?还有,你那眼神是几个意思?”玉飞凤心头大骂,本小姐很让人嫌弃吗?

    呕……

    中年人居然跑边上干呕了起来,显然,就如同正常男人恶心别的男人一样,喜欢男人的他,对于女人也是很恶心的……

    “我¥%……&”玉飞凤此时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

    干呕片刻,中年人转身,阴毒的看着玉飞凤说:“你恶心到我了,为了洗刷心中的恶心,我决定杀了你喂虫子!”

    老娘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居然恶心到你了?你怎么不去死,玉飞凤想杀人。

    嗡……

    说话的时候,中年人宽大的衣服下,一群毒虫出现,向着玉飞凤扑了过去,尺长的蜈蚣,巴掌大小的蝎子,筷子长的毒蛇,拳头大的蜘蛛……鬼知道这家伙怎么把这些毒虫藏身上的。

    “别过来!”玉飞凤尖叫,女孩子对于这些恶心的虫子天生具有一定排斥,尤其是自己还要被这些虫子吃的情况下。

    “没有人救得了你!”中年人阴笑。

    可下一刻,他瞪大了眼睛。

    玉飞凤身上,一枚洁白玉佩飞出,临空裂开,里面一道雪白剑光冲出,爆开化作万千细小的剑气,嗤嗤的声音中,中年人连同所有的虫子被撕成碎片……

    “被封印的宗师剑气,罡气如丝,她到底是什么人……”心头这样升起一个念头,连求饶的话都没有说出中年人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玉飞凤瘫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狼藉的一片,欲哭无泪。

    如果不是身上自己父亲交给自己的玉佩,恐怕已经死了。

    可是,好难受啊,脑袋发现,总是想那种事情,我这是怎么了?

    吸入那种雾气的玉飞凤,此时面红耳赤,双目水汪汪,双腿摩擦摩擦……

    总之都懂得,想那什么嘛,蓝瘦,无法解决,香菇……

    众生百态,什么样的人都有,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人上一万,要出坏蛋,谁也不知道自己看到的人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怎么样的心。

    迷宫中的其他人怎么样了白杨不知道,进入迷宫一二十个小时了,他还没有遇到一个活人。

    这会儿他正在客串超级英雄,传说中的蜘蛛侠!

    具体点说就是,他利用从这个传承之地门口得到的两根锁链,客串起了蜘蛛侠。

    迷宫的墙体他的念力无法穿透,无法看到其他地方,但是他的念力可以拐弯啊,念力散发出去,寻找能走得通的通道,然后,手腕上的锁链飞出变大,蜿蜒到达念力的尽头,自己抓住锁链的一头,控制锁链变小收缩,嗖一下远去,无视颠倒的重力方向……

    “我的念力,毕竟只有直径两公里范围,但这个迷宫足足有三十公里,没关系,我将所过的地方都逛一遍,将整个迷宫印入脑海,建立‘三弟’模型,最终找到一条正确通道就可以了!”

    心中这样想着,白杨在迷宫中快速穿行,他估计,自己要逛遍整个迷宫,刨开绕路返回之类的,至少还得七十二个小时时间。

    但是无所谓,反正他又不差吃的。

    走着走着白杨停了下来,皱眉觉得不对头,迷宫很多地方是移动的,自己这样做真的有效吗?

    “不对,迷宫正确的那条路或者几条路,绝对不可能移动,要不然还玩个蛋蛋,那就不是迷宫了,纯粹是弄死人的玩意!”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继续行动。

    迷宫太大,而且绕得人头晕,看不到别处,又过了十多个小时,是他进入迷宫差不多三十六个小时的时候,总算是遇到了一个活人。

    “那个谁,叶商函?怎么如此狼狈?”看到那个人之后,白杨愕然。

    此时的叶商函狼狈不堪,浑身是血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除了随身携带的金色长枪之外,他身上破破烂**一个叫花子好不了多少。

    “啧,毕竟是认识的人,过去打个招呼,可是,方圆两公里内压根没有到达他那边的通道啊,算了,先到他隔壁去再说”

    心头一动,白杨手腕上的锁链蜿蜒延伸出去,到了目的地,锁链顶端那个圆环咣一声变大落在地上,其余的锁链缩小,带着白杨‘荡’了过去,很快白杨就到达了叶商函的隔壁。

    其实,在白杨的锁链出现在隔壁的时候叶商函就发现了,这会儿正满脸惊喜的看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