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复杂,重力颠倒,分不清上下左右前后,某些地方隐藏着?;?,机关重重,总之,这是一个充满了暗黑恶趣味的操蛋玩意。

    白杨的遭遇相对来说还好一点,而进入迷宫中的其他人,简直哭笑不得又欲/仙/欲/死。

    迷宫中,某一条通道内,古奇峰此时是懵逼的。

    “这个地方貌似有点熟悉?我之前来过的说?”走到一个三叉路口,古奇峰头皮屑都快挠成堆了。

    迷宫中有太多相似之处了,这会儿他已经被绕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想了想,他选择往前走,然后,前面没路了,可是,在他的头顶,天花板上,却有一个向上的楼梯,具体点说,他的情况就好像是站在了一个楼梯下面一样。

    这是什么结构?古奇峰有点懵,你家的楼梯是人在下面头朝下倒着走的???

    然而事实是这个世界上武师之境的人很轻易的就能做到倒着走这一点。

    所以,古奇峰纵身一跃,头朝下踩向了楼梯,脚下真元吞吐不定,想要将自己吸附在楼梯‘下方’!

    握草……

    下一刻,他张口大骂,只觉身躯一轻,重力方向突然改变,往下面落了下去,猝不及防下,他成了滚地葫芦。

    然而不等他稳定身躯,重力方向再次改变,啪叽一下摔在了‘墙上’……

    这一段迷宫很操蛋,连续多次的重力方向改变,不一会儿古奇峰就七荤八素了,彻底懵逼。

    我特么这是什么方向来着?

    摇摇头站起来,他晃眼一看,眼睛一亮,左边有一个空旷的房间,在房间中心有一个漆黑的金属箱子。

    宝物!

    脑袋里面第一时间被这两个字充斥,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必要的谨慎他还是有的,没有贸然打开箱子,围着转了两圈,没毛病,打开的干活。

    金属箱子并非什么坚固的材料,被他轻易的撬开。

    满怀期待的打开箱子后,下一刻,古奇峰表情僵硬,坡口大骂,我!@#¥%……

    从箱子里面,他没有看到所谓的宝物,反而是一股恶臭涌出,特么箱子里面有半箱子粑粑……

    同时,一行字体在墙上闪现:哪儿有那么多宝贝给你拿,一心都想着捡宝,你怎么不去吃屎,诺,虽然冷了,但满足你……

    砰!

    气得古奇峰一拳打在了箱子上,太特么膈应了!

    然而更操蛋的是,他这一发怒,箱子直接炸了,它炸了!

    噗,粑粑漫天飞,浇了古奇峰一身,他整个人直接定格,然而还有一句话不忘调侃的出现:虽然不知道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年轻,但记住,一定要冷静。

    “啊啊啊啊……我冷静尼玛”古奇峰抓狂,手忙脚乱的将衣服扒拉丢掉,太恶心了。

    头发上都是粑粑,他直接将头发削了,毕竟这里没有水给他清洗,至于身上的,真元一吐给震开。

    他发誓,接下来看到任何箱子他都不会去打开了,鬼知道里面有什么恶心玩意……

    另一个地方,冷镜行走在迷宫中,饶是他名字叫冷镜此时也没法冷静,迷宫颠三倒四,直接给他绕晕,和其他人一样,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方向什么朝向。

    此时,他来到了一个通道的尽头,前方没路,但在他前面有一个人头大小的花盆,里面有一朵雪白的花朵静静绽放。

    花香怡人,那朵花有洁白的光芒闪烁,漂亮得醉人。

    “这是雪晴花,居然在这里有一朵,算是给试炼的人奖励吗?雪晴花有着清心明脑的作用,带在身上能让人时刻保持清醒,甚至对修炼都很有帮助……”

    虽然心中惊喜,但他没有失去警惕心,这个迷宫太操蛋了,稍不注意就会中招。

    检查一番,没有危险,他小心翼翼的去采摘花朵。

    到手后他嗖一声离开几十米,生怕出现什么古怪玩意,万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有了这多雪晴花,我的修炼速度起码能提升百分之一!”他心中惊喜道。

    武道艰难,多一丝提升速度都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你比别人强一丝,或许很多时候就是生死的区别。

    咔擦……

    就在此时,他身后传来轻微的破碎声,表情一僵,转身看到,那朵种植雪晴花的花盆破碎,里面嗡一声腾起一片金云!

    那是一只只米粒大小的金色蜜蜂,每一只都金灿灿好似黄金浇筑,速度快如闪电,数量上万,向着他蜂拥而来。

    “金针蜂!怎么会有这东西”心头一跳,冷镜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这种金针蜂,身躯堪比精铁,速度极快,毒针能刺穿真元,蜂毒致命,若是被这一群金针蜂包围,冷镜觉得自己下场堪忧,跑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无论他跑什么地方,这群蜜蜂都追着他,摆脱不了。

    冷镜想哭,肯定是雪晴花香的缘故,带着这玩意蜜蜂就能根据花香找到自己,可是,丢了很不甘心??!

    好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在迷宫的另一个地方,一道金色幻影不停闪烁,眨眼间就远去,在迷宫通道中到处穿梭。

    这个人是玉飞龙,宗师之境的强者,他无疑是目前进入迷宫武道修为最高的人。

    对于这个迷宫,他大概已经熟悉了一点,想用一个最笨的办法离开迷宫,那就是用最短的时间走遍每一个地方,碰运气寻找到正确的路线。

    他算盘打得不错,可是却高估了自己,长时间保持最高速度到处乱跑,根本就吃不消,而且,因为迷宫中重力颠倒,很快他的心就乱了。

    不得已,他只能停下,盘腿而坐,恢复体力和罡气的同时,皱眉认真思索。

    “说到底,大宗师也只是比宗师高一个层次而已,但是,布置这个迷宫的人,却是可以斩杀人王的存在,姑且认为比我高两个层次,但是,这个迷宫不可能真正的坚不可摧,以我的力量,倾尽全力,或许能勉**力破开墙壁!”

    他自语,毕竟是宗师之境的修为,和武师有着本质的区别,真气化作罡气,这是质的飞跃,手段不是这个层次一下的人能想象的。

    想明白了,他站起来,面对身前的墙壁,目光一凝。

    手上有罡气闪烁,疯狂旋转,如钻头,撕裂空气,一般人若是在他边上,单单是于波就足以将人撕碎。

    轰!

    他奋力一拳砸在墙上,墙体一颤,有光芒闪烁,阵法纹理闪现。

    “有戏!”他眼睛一亮,墙体颤抖,证明自己的攻击是有效的。

    不再迟疑,他再度加大力道一拳轰在墙上。

    轰,墙体再次颤抖,上面的白光都暗淡了一些,内部的阵法纹理也崩断了一些。

    再来……

    轰轰轰……

    一连轰了一百多拳在墙体上,咔擦一声,墙上出现了一道裂纹。

    就在这个时候!

    他深吸口气,再度一拳砸在墙上,砰!

    一声巨响,墙体破碎了!

    得意一笑,他踏过墙体到了另一边,看了看拳头,走向了对面的墙壁。

    “虽然这个办法笨了点,消耗大,但无疑是最有效的!了不起多花点时间,反正我介子袋中带着足够的丹药”

    心中这样想,他继续咣咣砸墙。

    一面墙体再度被他轰碎,他有点气喘,毕竟这墙体坚固无比,很是耗费罡气和体力,不过他成功了不是吗。

    然而,事实是他想多了。

    当他走过第二面好不容易砸穿的墙体时,不经意间回头,发现之前自己砸破的第一面墙体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愈合了!

    “这……!好可怕的手段,这个迷宫的材质,居然能在破碎后自动融合”心头一凝,他对于能比肩人王的强者再度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种手段,简直可怕。

    迷宫愈合于他无关,他只管向着一个方向猛砸就是了。

    可是,当他砸穿第五面墙体坐下恢复的时候,咔咔的声音中,他被束缚在了一个三米乘以三米的空间中,然后空间移动翻滚,不一会儿他就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地方了……

    “我#¥%……&”

    饶是他沉稳异常也忍不住爆粗口,这尼玛怎么搞?

    所以说,布置这个迷宫的人估计早就想到了有人使用这种方法,给你杜绝了取巧的可能。

    迷宫,本身就是要凭智慧才能离开的不是么。

    每一个人在迷宫中的遭遇都不一样,有时啼笑皆非有时咬牙切齿有时欲哭无泪,总之就是操蛋无比。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界更多的人来到迷河林,层层筛选,来到这个传承之地外面,来到这个迷宫之中。

    大多数还是州府境内的人,毕竟距离进一些,来的快,但是,在这些人当真,不乏牛鬼蛇神以及一些宗师无望的老牌武师强者和一些不甘寂寞的宗师强者。

    毕竟,疑似当初铁剑门的传承太吸引人了,谁想错过?那可是敢和当初陈王朝太祖叫板的无上势力!

    “迷宫么?有点意思!”一个新出现在迷宫中的中年人轻笑。

    他挥手间,宽大的袖袍下,一群细小的虫子飞出去,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