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光幕前,冷镜显然成竹在胸,略微回忆,伸手在光幕上写下一个五位数的数字。

    写出答案的时候,他开口道:“修炼夺命星光指,呼吸间需要打出上千道劲气,这点难不倒我……”

    “装什么装,之前我只是大意了而已”古奇峰听到了他的话,撇撇嘴嘀咕道。

    之前被震飞的刘仓目光阴冷道:“答案对不对还不一定呢,哼”

    显然,同为青年才俊,他们看着冷镜装逼很不爽。

    当冷镜书写答案的手指停下,光幕一震,瞬间出息一个漩涡,猝不及防下冷镜顷刻被吞没,他消失在了众人眼前,随之光幕恢复平静。

    “他通过了!”左刀一惊。

    其他人脸色有些难看,冷镜比他们率先通过这个考验,就多一份机会比他们先获得传承。

    心头一动,其他人不淡定了,都想上前率先通过眼前的测试。

    “哼,里面必定更加危险,先进去别死了才好!”刘仓阴沉道。

    玉飞凤皱眉,撇了他一眼说:“你这个人的心理能不能不要这么阴暗,冷镜和你又没仇”

    “呵呵,飞凤妹妹,我只是担心他而已”刘仓瞬间换了个笑脸说道,厚颜无耻的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居然一点都不脸红。

    “下一个我来”玉飞龙站出来说道。

    其他人顿时止住脚步,没有人敢和他争。

    站在边上看戏的白杨眼睛一眯,这个刘仓很深沉嘛,别人都没有发现,玉飞凤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毒,可白杨却发现了。

    有问题,这家伙想搞事!

    然而是关我屁事,白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乐得看他们狗咬狗。

    玉飞龙站在光幕前,伸手触摸,顿时,光幕一亮,出现了成百上千的剑影,在上面交叉闪烁,速度极快,一般人根本就看不清。

    玉飞龙死死的看着光幕,双目中有金色光芒闪烁。

    光幕上的剑影闪烁了十多秒后消失,出现字体问:上面的一千柄剑,交叉了多少次!

    噗……

    白杨差点笑喷,这个问题更不靠谱,一般人第一时间想的肯定是上面有多少把剑,但人家问的是交叉了多少次,关注的重点都不一样,能回答得上来才怪了。

    玉飞龙也不例外,看到这个问题冷静的表情微微抽搐,但还是闭上眼睛仔细回忆。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皱起了眉头,有汗水低落,可最终还是没有能在规定的时间回答上来,浪费了一次机会。

    没有回答上来,光幕上鄙视的话又出现了,说的是:连这点都看不清,你怎么分辨敌人的招数?滚回去拉粑粑吧,这个世界你没法活了……

    玉飞龙咬牙,设置这个考验的人真特么操蛋!

    “哥哥加油,你行的,我相信你,还有两次机会”玉飞凤在边上给她哥打气。

    深吸口气,玉飞龙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了第二次机会的考验。

    “白兄,你为什么不上去?”这时,古奇峰站在白杨身边好奇问。

    在场的人,白杨从某些程度上来说是最强大的,毕竟玉飞龙都差点被他搞死,如果他上前的话,没有人会和他争抢。

    “没事,你们不用管我,继续就好”白杨摆摆手说。

    传承那么好拿才怪了,先进去就能得到?搞不好还会死人,在这里等等又不会死,忙啥。

    古奇峰不说话了,觉得白杨肯定在打什么主意,因为没有人看得透白杨。

    就在玉飞龙使用第二次机会的时候,刘仓在边上脸色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阴毒,然后啊的大叫一声,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然而你叫就叫吧,声音中却加入了真元,叫声震耳欲聋,让人脑袋嗡嗡作响是几个意思?

    受到他这一声大喊影响,玉飞龙无法集中精神,下意识看了一眼,然后,是什么测验都没看清楚……

    连题目是什么都没看清楚,玉飞龙自然回答不上来。

    他不回答,但上面鄙视的话却继续,写到:两次了,连回答都不会,基本判定你是脑残,回去吃药吧……

    玉飞龙转瞬,目光如刀看着刘仓寒声道:“你找死!”

    “我不是故意的,之前被光幕震伤忍受不住,你也不能不讲道理吧”刘仓脸色苍白的说。

    禁武堂的人对刘仓怒目而视,这家伙明显是故意的,但他们无法反驳,他的样子,的确是受伤了的。

    然而叶商函等人却是目光闪烁没有说什么。

    显然,他们都意识到一个问题,玉飞龙很强大,若是让他通过测试的话,别人得到传承的机会就少了,是以用一些手段干扰是难免的。

    “如果谁再发出任何声音干扰,我禁武堂绝对不放过他!”邵阳扫视一圈寒声道。

    作为手下,上司不好说的话,他们这些作为属下的人必须审时度势的帮忙说出来。

    刘仓撇撇嘴,冷笑一声不说话了,显然知道同样的方式不能来第二次,要不然真的惹怒了玉飞龙自己没好果子吃,对方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

    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玉飞龙让自己冷静下来,继续。

    这一次,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若是玉飞龙测试不通过的话,他们将减少一个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然而事与愿违,这次出行的是一道算术题,十多位数的几组数字加减乘除,这点难不住玉飞龙,他五个呼吸时间就算出来了。

    “凤儿你小心,邵阳你们照顾好凤儿”测试通过的瞬间,玉飞龙说道。

    他话音刚刚落下,光幕出现一个漩涡将其吞没,哪怕他是宗师之境修为也抵挡不住。

    所以人脸色一变,玉飞龙进去了,以他的实力,很可能通过所有考验获得传承!

    “下一个我来,没有异议吧?”叶商函目光冰冷的扫视一圈说道。

    他是在警告别人,别在我做题的时候干扰,要不然不死不休!

    没有人说话,这个不分先后,毕竟题目又不是一样的。

    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叶商函一次就通过了考验进去了。

    下一个方烨,在第二个题目的时候也答对进去了。

    剩下的人急了,刘仓上前一步站在了光幕下,没有和人打招呼,这让人很不喜。

    他还有两次机会,深吸口气,触摸光幕,上面却出现了一个十层的转盘,每一层都有九个数字,相互成反方向疯狂旋转。

    然后转盘消失,问他每一层转了多少圈。

    “我艹你吗,这让老子怎么回答,转你马币,看着就头晕”刘仓咬牙切齿的怒吼。

    他已经用了两次机会,如果最后一次不成功的话,这里的传承就和他无缘了。

    光幕上出现一句鄙视的话后,他用了第三次机会,额头冒汗,心情相当紧张。

    第三次他运气好,出现了一个算术题,被他通过了,转身,他得意一笑,被旋涡吞没。

    “我来试试”左刀看向其他人说道。

    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禁武堂的人,没有人扫他面子,让他上前。

    然而,无奈的是,他三次机会用完,除了得到三句鄙视的评价之外,并没有能通过测验,不死心的他再一次触摸光幕,却被一股巨力震飞,差点弄死。

    “哎……传承于我无缘”左刀只能无奈叹息。

    其他禁武堂的人安慰他,说只要建功,还怕上头不给予奖励不成云云。

    接下来在门口的人相继进行测试,大多数都通过了,毕竟有了之前那些人的经验,这里只是考验人的反应能力和观察能力而已,细心的话,通过的机会还是很高的。

    往身后看了一眼,白杨的意念中,已经有人从泉水下来来到外面了。

    于是不再迟疑,向前一步说道:“下一个我来没有意见吧?”

    谁都没有意见,毕竟还没有进行测试的人只有四五个了,他实力强,没有人找不自在。

    伸手触摸光幕,白杨只觉软软的很有弹性,没什么特别的。

    然后,光幕上一个地方有数字疯狂闪烁,两个呼吸就停了,问,第三百二十八次闪烁的一组数据是什么。

    这个难不倒他,早就将所有数据都印入了脑海,只在问题出现的一瞬间他伸手就开始在光幕上用手指书写,写下了一组八位数的数字。

    然后,前方的光幕扭曲,一个漩涡出现将其拉扯了进去。

    啧,下面又是什么坑爹测试呢?有点期待啊。

    白杨觉得这些个所谓的测试比传承有意思多了。

    眼睛一花,转瞬间白杨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回头一看,身后是一面冷冰冰的金属墙壁,根本没有所谓的光幕。

    “擦呢,传说中的传送阵?”白杨眼睛一瞪。

    然而问题来了,后面没路,怎么出去?

    不管了,他向前看。

    在他前方是一个通道,高三米宽三米,前方十米外就拐弯。

    这个通道,上下左右都是半透明的,但是最多只能看到隔壁和上下,想要看透两层根本不可能。

    “奇怪,其他人呢?”身边没有任何人,白杨心头嘀咕,估计是被传送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低头一看,发现脚边有一块石碑,写着:第一个最简单的测试你通过了,但是,那是最简单的而已,第二个测试,迷宫,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找到真正的出口,找不到就出不去,饿死活该,传承不是那么好拿的,注意,迷宫中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