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米高的门洞,光幕如水波一样扭曲,一行人站在下方,驻足不前,皱眉沉思。

    “哎,你们跑那么快,咋不动手?”白杨开口问。

    没有人说话,看了看白杨一眼,依旧沉默。

    古奇峰左右看了看,干咳一声小声道:“机会只有三次,谁都不想给别人探路,所以……”

    啧,这家伙平时虽然貌似二了点,但却不笨嘛。

    白杨撇撇嘴说:“你们不上我来了啊”

    ……

    “你倒是动手啊”

    话是这么说,但白杨就是不动手,玉飞凤忍不住鄙视道。

    “切,我才不给你们当探路石,再说,鬼知道石碑上的话是不是骗人的,万一触摸光幕有危险你负责?”白杨耸耸肩说,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冷镜看了其他人一眼,眯了眯眼睛,上前一步说道:“我先来吧”

    “我来!”

    冷镜话音落下,就有人跳出来迅速站在了光幕下,却是之前第一个跑过来的刘仓。

    冷镜目光一冷,但却没说什么。

    白杨鄙视之,你们这帮家伙,都不想第一个经受考验,但有人站出来又怕别人抢占先机,什么人嘛……

    刘仓一身灰衣,个头相对于其他人来说不高,面容刚毅,站在光幕前,犹豫了一下,才伸手触摸光幕。

    众人目光一凝,仔细观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当他的手触碰光幕后,光幕扭曲,上面显示了一道算术题。

    算术题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擦,这是人能算出来的?不是,我是说十个呼吸谁能算出来?”看到算术题的第一时间古奇峰就怪叫道。

    不说他,其他人也脸色微变,皱眉沉思。

    这个算术题并没有什么复杂的公式结构,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出题方式,就简单的加减乘除运算。

    但是,如果这道题是十八位数减去十三位数加上十六位数然后除以十四位数再乘以九位数的话,谁能在十个呼吸间算出来?

    白杨咧嘴,好简单啊……

    吃过开慧果的他,大脑堪比电脑,这道题看一眼就几乎得到了答案!然而他是不会说的。

    “握草!”刘仓骂娘,这特么怎么算?

    机会只有三次,他这已经开始了,光幕上的算术题在逐渐变淡,差不多十个呼吸就会消失。

    深吸口气,刘仓发动脑经开始运算,然而随着时间过去,他眉头皱得更深,额头冷汗直冒,好特么混乱啊。

    白杨觉得很无聊,太简单了,观察其他人的表情,虽然一个个都看上去绞尽脑汁的样子,但白杨却发现,其中大部分人还是信心十足的,显然已经有了答案。

    毕竟能成为武师之境的强者,脑袋比一般人都要聪明得多。

    “我……”

    当十个呼吸后,光幕上的算术题彻底消失,刘仓没有写出答案,顿时咬牙切齿,然而没用,光幕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然而这还没完呢,当算术题消失后,光幕上出现了一些字,写道:一道算术题你都不会算,还想要传承?就你这脑袋也想学会高深的武学秘典?哪儿来回哪儿去,阵法已经记下了你的气息,还有两次机会,劝你放弃吧,你太笨了,没用的……

    “我艹你吗”

    作为青年才俊,这个时候居然被鄙视,刘仓怒了,一记手刀就劈向了光幕。

    他手上锋芒闪烁,撕裂空气发出尖啸,狂风扑面,恐怕一辆汽车都能被他轻易撕碎,可这一击手刀劈在光幕上,光幕却如同水面一样波动屁事没有。

    不但如此,光幕上反而出现一股巨力,将其崩飞,噗一声,刘仓口喷鲜血。

    众人面面相窥,心道留下这个考验的人果然可怕,若是想要暴力破开光幕,用力越大反弹就越大,伤害的还是自己。

    “我来”

    有人开头,其他人也不甘示弱,玉飞凤站出来跃跃欲试的说道。

    碍于玉飞龙的面子,没有人和她争。

    于是,玉飞凤站在了光幕下,伸手去触摸。

    光幕扭曲,上面再度显示出了一个算术题。

    “这么简单?”玉飞凤眨眼。

    算术题只有两个数相加,是十一加上十二,问等于多少,这还不简单,二十三,玉飞凤开心不已,麻溜伸手在光幕上写下二十五这个数。

    “等等……”玉飞龙想提醒,然而已经晚了。

    白杨嘴角抽搐,暗骂一声这个出题的人你特么坑爹呢,十一加十二这些数字每一个有几米那么大,然而在十一这个数的后面一点,还有一个米粒大小的一字是几个意思?

    鬼的个十一加十二,明明就是一百一十一加十二,正确答案是一百二十三……

    然后玉飞凤也被鄙视了。

    哼,连基本的观察力都没有,你还想获得传承?武道神道修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须得耐心和细心,毛毛躁躁的你怎么不去死……

    光幕上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咯吱咯吱,玉飞凤咬牙切齿,明明是你坑人还说我没有观察力?

    她想咬人,知道了刘仓之前为毛发火了。

    “我还不信了,再来!”玉飞凤咬牙,再次将手放在了光幕上。

    下一刻,光幕上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算术题,中间一个房屋大小的地方,不停的有数字闪烁,一会儿一一会儿九一会儿三的,闪烁了十秒钟,每一秒至少闪烁一百个不同的数字,加起来至少有一千个数字闪过。

    “这是怎么了?难道测试阵法坏了?”玉飞凤茫然自语。

    “别分心,注意观察”玉飞龙提醒道。

    十秒钟过后,光幕上出现了一句话,问:第三个闪过的数字,第十九个闪过的数字,第一百零四个闪过的数字……这些数字倒过来是一组什么数字?

    “我……老娘怎么记得!”玉飞凤面对这个坑爹的数学题直接爆粗口了。

    你特么闪那么快,鬼知道你要这么问啊。

    所以吧,玉飞凤第二次机会扑街……

    这还不算,上面又出现了一段坑爹的话:和人对战中,若是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就得寻找敌人的破绽方能胜利,你连这点记忆力都没有,如何记得别人的招数?滚吧,你不适合修行,要不然怎么被砍死的都不知道,回去奶孩子去,管你是男是女……

    “噗,哈哈哈哈……”白杨当时就笑喷了。

    这尼玛是谁搞的测试,这么不靠谱,简直就是坑比,让人抓狂还没有脾气。

    “笑,你笑个屁,有本事你来”玉飞凤转头,看着没心没肺的白杨咬牙道。

    “小孩子的玩意都不会,真怀疑你怎么长这么大的,没给人卖了算你运气好”白杨继续鄙视。

    “咳,凤儿,你先过来,还剩下一次机会了,休息观察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规律,别冲动”玉飞龙站出来提醒道。

    玉飞凤点头,横了白杨一眼乖乖走开。

    “太好玩了,我来试试”古奇峰当即站出来说道。

    这也是个爱玩的家伙,其实更多的则是想看看自己测试后会出现什么让人哭笑不得的话。

    在众人注视之下,他将手放在了光幕上。

    然后,光幕上这次直接没用出现数字了,而是有一群蚂蚁在爬行,密密麻麻一大堆。

    “这啥意思?”古奇峰直接懵逼,说好的算术题呢?

    光幕上的蚂蚁爬行了几个呼吸,问题来了,问:之前上面一共有多少只蚂蚁?

    “我……特么那么多,还在动,我知道个锤子”古奇峰也骂娘了,就没你特么这么欺负人的。

    十个呼吸,他没写下答案,鄙视的语言出现了:你就是个智障,连最基本的观察都没有,回去找你//妈妈去吧……

    老子!

    古奇峰当时就火了,一拳砸在光幕上,然后丫也被震飞。

    “呵呵,我来试一试”此时,方烨站出来,走到光幕面前说道,且将手放了上去。

    顿时,光幕上出息了一个朦胧的绝美女子在翩翩起舞,飘若惊鸿,唯美无比。

    啧啧,白杨瞪眼,这光幕要是弄地球那边去,麻蛋,秒杀一切显示器啊,牛掰不解释,因为上面显示的都是立体的,什么‘三弟’显示器都比不了。

    女子跳舞几秒钟就消失了,那么问题来了,问,跳舞的女子,肚兜上的数字是多少?

    “噗……”方烨快吐血了。

    我特么这么正直的人,之前根本就不可能盯着那女子的胸口看吧,要不然你让我怎么做人?这么多人看着呢。

    答案他是没有了,然后鄙视的话来了:你连正视一个女人的勇气都没有,你还算不算男人?是不是你的敌人是个女子,在你面前脱了衣服你不敢看?然后人家随手将你宰了你都没法哭,自己回去玩蛋蛋去吧……

    “啊哈哈哈,这他娘太好玩了,你们谁,继续,我要看看这玩意到底有多坑”白杨在边上乐得不行。

    坑比,绝世大坑比,白杨算是见识了,他觉得,如果自己要是遇到设置这个考验的人,绝逼能和对方成为好哥们,兄弟啊不对,大爷,我很欣赏你啊……

    “我来”冷镜站出来说道,伸手触碰光幕。

    下一刻,光幕上有无数黑白小点闪烁,闪了几秒,问,黑白小点一共有多少个……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