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目光灼灼,方烨说的的确是好办法。

    这个大门,要发什么劳什子誓言才能进去,但他们手下不缺乏忠心耿耿的人,只要派人发誓进去获得传承,不就相当于是他们的?

    至于发誓的人会遭到什么样的后果……

    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死人再正常不过了!

    “对,就这么干,我得出去让我的属下进来,嘿嘿,大宗师的传承啊,而且不知道还有什么宝物”古奇峰有些迫不及待了。

    “历史上的铁剑门,没那么简单,昔年弟子百万,大宗师都有好几个,需要太祖亲征才能拿下,建立这个传承之地的两人,只是偶然得到了其中一部分而已,更可以说是很小的一部分……”叶商函很有想法,在边上眯着眼睛自语。

    “叶公子你有想法?”青木县禁武堂分堂堂主邵阳看着他眉毛一挑。

    摇摇头,叶商函说:“我只是觉得,或许铁剑门真正的遗迹传承或许会更多”

    昔年的铁剑门何其强大,敢和王朝对着干,虽然被泯灭在了历史,但那样的势力岂会不留下一些后手?

    “呵呵,话是这样说,难道当年跟随太祖亲征的人会不知道?恐怕那里早就被搜刮干净了”左刀轻笑道。

    “不错,我听闻王都守卫王宫的有一种侍卫,他们具有一种很可怕的剑法,一柄铁剑凌厉无双,拱卫王宫,如今想来,或许就是当年太祖在铁剑门获得的了,只是,那种剑法好像不全,无法修炼到极致”玉飞龙开口道。

    “那么,这个地方到底是进还是不进?”玉飞凤插嘴道。

    事情又被她掰回了眼前。

    关于铁剑门的事情他们闭口不谈,其实都有想法,既然弄出这个传承之地的剑林和剑云能在那里获得传承,万一还有呢,要是去那里,是不是也能获得……

    “方兄的想法固然好,但恐怕没那么简单”一直默不作声惜字如金的冷镜此时开口道。

    “哦?”

    众人看向他。

    皱了皱眉,冷镜继续说道:“我们都能想到,让人发誓进去,桃代李僵获得传承,难道设置这个传承之地的前辈会不知道?你们看上面那句话,进去后还得经历一些考研,考研两个字就很值得推敲,大家都知道,誓言不能乱发,天道昭昭,万一里面的考研就有誓言真实性的测试呢?”

    张了张嘴,众人无言以对,是啊,他们都能想到的问题,那两个前辈会不知道?

    那怎么办?干看着?

    后续肯定还有人来,总是会有有想法的人发誓进去,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忠心于王朝秩序。

    白杨在边上默默不语的看着,一脸别样的笑容,给自己点燃一根烟,看着一帮青年才俊束手无策。

    此时白杨想了很多,这个地方肯定会传扬出去,后续有的是牛鬼蛇神跑来这里,最后必定会引发混乱,搞不好还会殃及迷河林里面的山民,他们只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而已,承受不了这些高手的肆虐。

    唯有快刀斩乱麻了!

    打开大门,让人进去,里面肯定?;刂?,会死人的,然后传承被谁得到,转移注意力,后续来的人就不会肆虐山民。

    嗯,就这么办!

    心头有了主意,白杨站起来,来到门口,众人看着他,目光闪烁。

    “白杨,你别做傻事,若是发誓颠覆王朝秩序的话,将再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甚至会牵连无数人,你要想清楚”邵阳第一时间提醒道。

    毕竟他和莫元池有点关系,不想看到白杨误入歧途。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想法,怕白杨犯二,然后发誓颠覆王朝,此时他们奈何白杨不得,杀不了,也不想白杨进去获得传承。

    敲了敲大门,白杨转身一笑道:“这个所谓的传承之地,里面必定被那个剑云前辈布满了阵法,可以说是一体的,大门不能暴力破坏,唯有发誓什么的……”

    怎么有一种智能系统的赶脚?

    众人看着他,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但是,门始终是门,不可能和整个传承之地一体,所以,我帮你们开门如何?”白杨咧嘴道。

    “你?开门?”玉飞凤不信。

    虽然白杨很神秘强大,但这个门绝对不那么好开。

    “不错,我给你们开门,你们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情,通知外面禁武堂的人,让他们?;の业娜?,直到我回去,如何?”白杨想了想说道。

    玉飞龙没不想和白杨说话,毕竟两人不对付,但若白杨能开门的话,他不介意答应白杨的这个要求。

    “如果你真能开门,避开那什么颠覆王朝势力的誓言,我们答应你”邵阳开口道。

    玉飞龙尽管心中膈应,不和白杨说话,但这个时候还是点点头。

    那就妥了,白杨很满意。

    禁武堂毕竟代表的是王朝势力,有他们在,想来没有人敢动外面的小猫他们,当然,前提是传承还在的情况下。

    “那么,你们等等,我拉个粑粑,别偷看啊”白杨笑道,然后啪啪跑到一边去。

    谁有心情偷看你拉粑粑,众人无语。

    呸……,玉飞凤恶心的呸了一声。

    白杨说拉粑粑,跑远处还真把裤子一脱蹲下……

    众人避开视线,拉屎有什么好看的。

    然而他们避开视线的时候,白杨嗖一下消失了,他记得,地球那边的溶洞中,貌似有一个足够宽敞的地方……

    两分钟不到,白杨回来,提上裤子走过来,再次站在了大门外。

    玉飞龙等人看着他,不知道白杨用什么办法开门。

    “开门很简单的,但门开了之后,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你们做好准备,我要开始了”白杨沉声道,一脸严肃。

    其他人对视一眼,点头,凝神以待。

    深吸口气,白杨将手放在了大门上,闭上眼睛,然后张开,目光灼灼。

    他这么严肃,搞得其他人紧张无比。

    就在这会儿,白杨赫然转身,看向后方大吼道:“我擦,灰机!”

    啥?

    看他如此,其他人下意识转身,身后毛都没有。

    “什么是灰机?没有任何东西啊……额……”古奇峰转身看向白杨,一脑门无语,觉得白杨一惊一乍的比自己还不靠谱。

    然后转身一看,麻痹,门呢?

    那高达百米的漆黑大门呢?哪儿去了?

    其他人浑身一抖,看向白杨好像看怪物一样。

    在他们面前,前一秒还伫立的大门,此时消失无踪,唯有一个漆黑的通道通向前方……

    没有根据门上的提示发誓,白杨打开了门,可问题是,门哪儿去了?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白杨耸耸肩很不负责的说。

    嗖……

    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其中有人瞬间往通道深处激射而去。

    “刘仓,你!”叶商函皱眉,认得跑过去的人,正是他们之前一起下来的其中一个,在他们愣神的时候率先冲了进去。

    门都没了,不用发誓,传承就在前方,先下手为强啊。

    “我已经通过特殊方式通知了外面的人,会?;つ愕哪切┡笥?,走……”玉飞龙焦急对白杨说了一声,身影一闪冲了进去。

    谁也不想传承落到别人手中,心中焦急无比,也不迟疑,各自冲了过去。

    “啧,既然是传承,还得需要考验,哪儿有那么容易得到的,狗曰的,一个个跑得够快”白杨无语,耸耸肩扛着血纹剑慢悠悠往前走。

    大门被他弄走了,手放在大门上,施展‘大搬运术’,直接给它丢地球那边溶洞中,如此一来,不用发誓,不用暴力破坏,不用惊动阵法……

    “嗯,那大门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打造,坚硬无比,找个时间,看看地球那边的技术能不能给它融了,若是用来打造武器的话……”

    一边嘀咕白杨一边往前走,四下打量。

    这个通道高一百五十米左右,宽百米,顶上有明珠照明,是直接从岩体中掏出来的,周围光秃秃,没有什么装饰,显然搞出这个地方的人没那么精细。

    在大门还存在的时候,白杨能感觉到,大门上和内部都有奇特的波动阻挡他的念力,但大门消失后那种波动也跟着消失了。

    显然,因为大门被白杨暴力搬走,所谓的阵法也已经失效。

    通道长千米左右,很快白杨就来到了尽头。

    尽头有一个百米高的门洞,但却没有大门,被一面白色的光幕遮蔽,光幕扭曲,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此时,来到这里的玉飞龙等人驻足在光幕前,一个个眉头紧皱。

    白杨撇嘴,我就说嘛,传承是那么好得到的?

    其他人看了白杨一眼,继续看着光幕皱眉。

    白杨走过去,发现在门边还有一块石碑,上面有字。

    写着:第一道考验,智慧,无论修炼武道还是神道,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将事半功倍,此阵法主要考验智慧,会随机出现一道算术题,必须在十个呼吸之内写下答案,答对的,阵法会接引进去,每个人有三次机会,若是都答不对,于传承无缘!

    噗……

    看到这里,白杨怎么都觉得有点蛋疼,这所谓的考验,要不要这么扯,又不是奥数比赛,还搞什么算术题。

    不过话说回来,算术题还真的是考验智力最简单的办法,聪明的人算得快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