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紧紧闭合,伫立在前方,通体漆黑,冰冷浑厚,上面有很多浮雕,山川草木,花鸟鱼虫,画风豪迈,给人历史的沧桑感。

    百米高的大门,人站在下面显得很渺小,心头有一种沉甸甸的无力感。

    锵锵锵……

    白杨操控血纹剑劈斩在大门上,火星四溅,但锋利的血纹剑却无法在大门上留下丝毫痕迹。

    啧,硬来的话,搞不好还给我把血纹剑崩坏了。

    白杨无法想象,这个地方是什么人搞出来的,外面的冷热洞口,这个大厅,上方的夜明珠,两条锁链,以及这个大门……

    身后脚步声响起,白杨没有理会,只是嘴角有一丝古怪的笑容。

    当这些陈王朝的家伙,看到大门上的字之后,会不会选择进去呢,嘿嘿……

    他仔细观察,大门应该是从中间打开,但缝隙严丝合缝,根本无法看到内部的情况。

    事实是,这个大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搞不好还有特殊手段加工,连白杨的意念都无法渗透。

    “进去简单,但要进去?”白杨站在大门下,摸着下巴心头做么。

    是的,进入大门很简单,人家上面的字都说清楚了,可是……

    玉飞龙等人走过来,站在大门下,静静观察,没有招惹白杨,经过之前的事情,他们和白杨之间已经有了隔阂。

    额,说到底,白杨和他们又不熟,无所谓了。

    “这个大门,人力根本无法打开,至少我们打不开!”

    古奇峰伸手推了推大门,脸憋得通红,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大门纹丝不动,只能无语摇头。

    轰……

    左刀一拳打在大门上,拳头真元闪烁,恐怕是一块万斤巨石都能轰成粉末,却连大门的一丝碎屑都没能打下。

    这个大门,太坚硬了!

    “之前,这个大门上拴着两头猛兽,听那只死去的老龟说,应该是它们开门的,但不知道是真假”玉飞凤站在她哥面前目光闪烁说道。

    玉飞龙看了看不远处庞大的老龟尸体,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白杨杀掉老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

    想了想,玉飞龙对周围的人说道:“这个地方很快就要乱,会有很多听到风声的人来到这里,我们必须得尽快开门进去,现在我们所有人合力,看能不能推开这个大门”

    “好!”

    其他人没有异议,玉飞龙的到来,几乎是以他为马首是瞻。

    没办法,首先他修为在这里最高,地位也最高,而且还是玉飞凤的哥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和他反着来。

    当然,他们自动的将白杨忽略,白杨也不参合他们,默默的走到一边,一脸怪笑。

    他们都是武师之境以上的强者,二十多个人,分别站在大门两边,随着玉飞龙一声大吼,所有人一起发力推门。

    一个个真元鼓荡,各种光芒闪烁,真元澎湃,搅乱空气,让大门外这片地方都在扭曲。

    然而没卵用,任由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大门颤都没有颤一下。

    “这样不行,看来还是得想其他办法”

    实验了十来分钟,没办法打开,他们只能放弃。

    可是,这个大门又没有锁孔之类的,让他们束手无策。

    “门户本来就是用来打开的,只是我们不知道打开的方式而已”方烨开口道。

    这不废话嘛。

    一个个打量大门,开动脑筋,寻找打开的办法。

    玉飞凤不经意的一个回头,顿时瞪大眼睛,一脸蒙圈。

    “凤儿怎么了……额……”玉飞凤发现自家妹妹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愕然。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转身一看,面面相窥。

    那边,白杨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看着大门琢磨,这没什么不对。

    然而,之前还摆在边上的老龟尸体哪儿去了?

    是的,那头被白杨杀死的老龟不见了,单单是龟壳就有五十米直径的老龟,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消失无踪!

    老子乘你们不注意花了百分之一秒将老龟丢地球那边溶洞去了这种事情会告诉你们?

    白杨表情不变,没理会他们,继续观察大门,到底要不要进去?他们在这里,不好搞啊。

    然而心头嘀咕,这帮孙子是瞎了还是故意忽视了大门上那些字?虽然不注意发现不了,但你们一个个若是看不到才有鬼了!

    “这里还有其他人?或者说对方手中有一个空间极大的介子器物?”方烨皱眉道。

    众人若有所思的看了白杨一眼,眼光闪烁,心中有所怀疑,但没有证据能证明老龟是被白杨弄走的,毕竟他一直都在……

    然后还是继续琢磨大门吧。

    “咦?这里有字?”古奇峰这个时候开口道,站在门下瞪大眼睛说。

    其他人对视一眼,你特么不说会死啊,我们又不是瞎的,岂会看不到?说出来这特么多尴尬……

    “你们……额……”看了看大门上的字,古奇峰又看了看他们,表情一僵。

    他不是笨蛋,看完上面的字,知道为什么他们都‘看不到’了。

    然后,方烨叶商函等人的目光看向了玉飞龙。

    干咳一声,玉飞龙沉声道:“这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不必理会”

    “可是,那上面说……”古奇峰迟疑。

    “你闭嘴!”玉飞凤咬牙。

    你是真傻还是逗逼啊,我们不懂?要不然费什么劲!

    好吧,大门上有字,而且是陈王朝文字,都看得懂,字体不少,铭刻在大门上,详细的介绍了这个地方的来历和进去的办法。

    总的来说,这个地方并非一个人弄出来的,而是两个人,他们是师兄弟,百年前来到迷河林弄出了这个地方。

    弄出这个地方的师兄弟修为很惊人,一个是大宗师快要突破人王层次的武道强者,一个是神道修士真君快要成为天师的存在,合理搞出了这个地方,留下了各自的传承。

    大门上写着:“吾名剑林,与师弟剑云合力开辟此地,留下传承,望后来者获得传承,大门内是我们师兄弟开辟出来的传承之地,分别有我的武道传承和师弟的神道传承,进入大门,经过我们设置的考验,方能获得传承”

    “昔年,我和师弟两人,偶然进入迷河林深处铁剑门遗迹,机缘巧合下成为铁剑门的隔代弟子,遵循铁剑门留下传承前辈的遗嘱,毕生以颠覆陈王朝为己任”

    “经历百年,我的武道修炼到了大宗师之境的极限,铁剑门传承剑法,斩杀人王不再话下,师弟也到了能灭杀天师的真君极限,资质有限,自觉无法突破人王,修为无法寸近,便合力前去王都,欲要灭杀陈王朝陈姓宗族毁完成师门遗愿”

    “奈何,我和师弟都小看了陈王朝的底蕴,行动不成,身受重伤逃离,来到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

    “最后,我和师弟便耗费最后的修为,开辟此传承之地,留下铁剑门传承与后人”

    “泉水上方,有我们得到的一颗开慧果树幼苗,种植在冷热泉中,开花结果,等待有缘人获得,开启智慧,学习庞大的传承信息”

    “切记,如若想要获得传承,必须以本命灵魂发誓,毕生以颠覆陈王朝为己任,若有违背誓言,天打雷劈不得超生”

    “我们师兄弟预料到,来到这里的人,必定会惧怕陈王朝不会发誓,若是这样,你们可自行离去,开慧果就当见面礼”

    “师弟是神道真君,在大门上设置阵法,唯有发下毒誓颠覆陈王朝的人,阵法感应,会将其吸入进入传承之地,选择神道或者武道全凭个人”

    “不要妄图破坏大门,此门是师弟深入地底获得的神铁炼制而成,铭刻阵法,能抵挡人王轰击而不破,超过这个层次的力量暴力打开,传承之地将自动毁灭”

    “切记,切记”

    大门上洋洋洒洒千把字,将一切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

    意思很明显,这个地方的确有传承,而且还是能斩杀人王的大宗师以及神道真君的传承,想要,发誓呀,只要你发誓就给你。

    然而,在场的都是陈王朝子民,很多还是陈王朝的官员,谁特么敢当着别人的面发这个誓言?

    所以,好几把尴尬啊。

    正是因为这样,之前的玉飞龙等人哪怕看到了也给他忽略,真当他们瞎?

    “额……”古奇峰挠挠头,看向他们。

    没有人说话,你个二笔挑明了干嘛?

    面面相窥,这会儿怎么搞?

    “哼,铁剑门,阴魂不散,不弱将此事上报,王都派遣人王前来毁掉此地得了”一心忠于陈王朝的左刀冷哼道。

    “难怪,我看到禁武堂内的卷宗,说百年前王都大乱,恐怕就是这两个铁剑门的隔代余孽造成的”玉飞龙沉声说。

    “那我们……?”古奇峰眨眼。

    玉飞凤瞪着古奇峰说:“怎么,你还想发誓颠覆陈王朝获得传承?”

    古奇峰尴尬一笑,不说话了。

    大宗师的武道传承啊,修炼到极致,可是能灭杀人王的好东西,谁不想要?

    “要获得其中的传承,也很简单”方烨开口道。

    一句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方兄你有办法?”叶商函眼睛一亮问。

    方烨淡淡一笑,指着大门说:“发誓才能引动阵法进去,那我们只需要找人,进去获得传承,出来再将传承给我们不就是了?”

    “好办法”玉飞凤赞赏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