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白杨冰冷的目光看着,左刀心头一跳,他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一个字说错的话,白杨绝对会第一时间干掉自己。

    这到底是哪儿来的妖孽,无法无天,横行无忌,平时还好,嘻嘻哈哈没个正行,但真正惹怒,天王老子的面子都不给……

    深吸口气,左刀看着白杨说:“我的意思是,你单独一个人,的确无所顾忌,但你应该为你外面的朋友考虑一下,若是你杀了玉大人,纵然你可以跑,但他们却要为你承受来自玉家的怒火”

    威胁我?

    白杨目光闪烁,沉凝下来,快速思考。

    的确,自己百无禁忌,弄死个把玉飞龙就弄死了,但是小猫她们却要被牵连,玉家势力太庞大了,一旦自己杀了玉飞龙,整个州府境内,比地球整个亚洲还大的这片区域,玉家势力碾压下来,那后果不敢想象……

    左刀看到白杨迟疑,乘胜追击道:“所以,你考虑一下,不要杀他,而且,你们根本没有什么仇恨,没有到无法调节的地步,没必要鱼死网破……”

    的确,白杨和玉飞龙并没有什么无法调节的仇恨,了不起就是戏耍了玉飞凤几下,说开了其实屁事没有,没必要闹到无法鱼死网破的地步。

    但是,这个世界的武道高人横行无忌,自己和玉飞龙有了过节,他真的能放下这段过节吗?

    “左刀,你别说了,我玉家的男儿,没有向人低头的时候,死就死了,是我技不如人怪不得谁,我死后,玉家会有人帮我报仇,虽不会以势压人,但玉家的脸面却是有人会找回去的……”

    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玉飞龙艰难的开口道。

    左刀听到玉飞龙的话,顿时脸色一变,心道要遭!

    玉飞龙的意思很明显,玉家或许不会找白杨之外的人泄愤,可这个梁子却是结下了。

    果然,玉飞龙的话音落下,白杨目光一寒,目视周围的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白……白兄,你想干嘛?”古奇峰下意识后退,看着白杨吞了口口水说道。

    白杨的目光太吓人了,让在场的其他人浑身冷飕飕。

    “你们说,是不是我把在场的人全部杀掉,就没有人知道我杀了玉飞龙的事情了?反正你们来到这里,?;薇?,死人很正?!卑籽钌舯?。

    方烨等人面面相窥,瞳孔收缩,暗中警惕起了白杨。

    的确,若是白杨将这里的所有人都杀掉的话,岂不是说就没有人知道白杨杀了玉飞龙?

    可我们是无辜的……

    “哈哈哈,你这种行事风格,很适合我们血莲教,白杨,你加入我们吧,杀了这里的人,就算是投名状,和我们血莲教一起颠覆陈王朝”那边,被燃烧火焰束缚的血莲教真人开口道。

    众人眼皮狂跳,若是白杨答应的话,释放了那个血莲教的人,两人练手,在场的人全部都要死,逃都逃不了,而且,外面必定还隐藏着血莲教的人,搞不好所有进入迷河林的人都要被屠宰一空……

    “给我死!”白杨目光冰寒,冷声道。

    那边,浑身真元流淌遮蔽女体的玉飞凤尖叫,以为白杨要宰了玉飞龙。

    然而,白杨杀的却是那个血莲教的真人。

    锁链横空,火焰炽烈,包围他的火焰再度猛增一倍。

    “啊……,你……”

    血莲教的真人惊恐惨叫,恐怖的高温下,他体外的那条蟒蛇阴神率先崩溃消散,接着是他自身,化作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外面,迷河林某个隐蔽的地方,一个黑袍人顷刻没有了声息,彻底变成了一具尸体。

    哗啦啦,锁链火焰熄灭,横空而来,缩小,变成头发丝一样缠绕在白杨手腕上。

    血莲教,他是断然不会加入的,和一个王朝势力对着干,白杨真的脑残了才会这样做。

    然而,玉飞龙也不能放过,该如何抉择?

    “发生了什么事情?玉大人,你怎么……”

    就在此时,又有人来到这里了,一连十多个,全部都穿着漆黑的铠甲。

    他们身上的铠甲是禁武堂制式铠甲,等级不同视华丽程度不一。

    看到来人,左刀当即冲着其中一个说道:“邵阳大人,你来得正好,劝劝白杨,让他不要做傻事”

    邵阳又是哪根葱?白杨皱眉。

    “外面突然有血莲教的人出现,想要杀死所有人,还好我们及时赶到惊退了血莲教的人,然而这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左刀口中的邵阳沉声问。

    情况不明,他得先搞清楚再说。

    火焰对于阴神貌似有天然的克制作用,白杨将那个血莲教的真人杀死了,可玉飞龙这个武道宗师却依旧在坚持。

    原本想要加大火焰弄死玉飞龙的白杨,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止住了念头。

    那边,左刀快速将情况说明,完了还说道:“邵阳大人,你劝劝白杨,玉大人杀不得,你和莫元池前辈有交情,快劝劝他”

    邵阳听完左刀的解释,明白了始末,看向白杨说道:“白老弟,玉大人杀不得,我是青木县禁武堂分堂堂主,和莫元池有些交情,能否给我一个面子?还有,外面也有你的人,之前血莲教的人出现的时候,我们也帮了一把,你看……”

    都不是傻子,看到玉飞龙这个宗师之境的强者都被弄得差点崩溃,邵阳等人来到这里没有第一时间喊打喊杀,而是先搞清楚情况再说。

    “我的那些人,没事吧?”白杨沉声问。

    “没事,血莲教的人刚出现我们就赶来了,他们怕禁武堂,是以第一时间退走,并无人员伤亡,你看……”邵阳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毛发都被烧焦的玉飞龙紧张道。

    邵阳是青木县禁武堂堂主,对于青木县发生的事情门清,白杨搞出的那些事情他当然知道,手段诡异,没想到实力也强得离谱,这会儿居然和玉家的人干上了。

    “既然禁武堂间接性的帮了我,那这次就放了你,你若再对我喊打喊杀,尽管试试我会不会弄死你”白杨看向玉飞龙冷哼道。

    火焰顷刻消失,锁链哗啦啦作响,缩小到头发丝大小,缠绕在了白杨的手腕上。

    锁住巨蟒和老龟的锁链,这会儿成了白杨的了。

    丢下玉飞龙,白杨走向了前方那个大门,来都来到这里了,是一定要看一看的,禁武堂的人在外面,血莲教应该不会出现,小猫他们是安全的。

    也是基于这一点,白杨才放过了玉飞龙,都能将其吊打了,怕你个毛,再有下次绝不客气。

    砰……

    玉飞龙落到地上,脸色难看,却也没有再找白杨的麻烦。

    他一身铠甲近乎融化,罡气一震,铠甲崩碎,翻手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套黑色长袍穿在身上。

    此时玉飞龙很狼狈,一身毛发也没有了,和他妹妹玉飞凤一样,成了无毛光头。

    空间装?

    向前的白杨脚步微微一顿,然后继续向前,不愧是大家族的继承人,这种东西都有,得想个办法弄到手中才行!

    白杨意念发现,玉飞龙身上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荷包闪烁奇特波动,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空间装了。

    呼……

    直到这个时候,这里的所有人才松了口气,之前白杨给他们的压力太大,并非惧怕,白杨虽然很强,但他们要走白杨估计拦不住。

    “哥,你没事吧?”玉飞凤在远处问,声音有些颤抖。

    “我没事,拿去穿上”玉飞龙摇头,反手间再次拿出一套长袍给玉飞凤丢了过去。

    穿好衣服的玉飞凤来到玉飞龙身边,忍不住后怕,自己的亲哥哥,差点就死了,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

    左刀走过来,叹息一声说:“玉小姐,属下本不应该多嘴,但……很多时候,说错话,是要承受代价的”

    玉飞凤微微低头。

    之前,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哥哥……

    随即,左刀看向自己的顶头上司邵阳问:“大人,你们怎么来了?”

    “这里出现了这个地方,我们怎么能不来,你也是,让制造部的人来拿走蟒蛇尸体,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说一声,还好他回去汇报了一声,我紧急上报,玉大人才带着我们马不停蹄的火速赶来”邵阳摇摇头道。

    冷热泉的发现,不是小事儿,毕竟这里靠近曾经历史上铁剑门的遗迹。

    玉飞龙看了一眼那边走到大门下的白杨,沉声道:“这个地方,很快就要乱了,那些之前来到迷河林死去的人,他们的属下将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回去禀报,疑似铁剑门传承之地出现,很多牛鬼蛇神都会跑来这里,必须得打开大门拿到里面的东西”

    众人默然,铁剑门昔年可是需要太祖亲征才能拿下的地方,若是有传承的话,非同凡响,是个人都想得到。

    对视一眼后,众人走向了那边的大门,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都不会放弃。

    站在那巨大的漆黑大门下,白杨发现,自己的念力居然无法穿透这座大门看到内部的情况,但门上却有字,看到那些字,白杨嘴角浮现一丝古怪的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