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就开干,事情发生得太快,周围众人差点没反应过来。

    玉飞龙突然来到这里,因为自己妹妹被欺负,要杀掉白杨给自己妹妹出气,哪想白杨居然控制锁链横空将玉飞龙给捆了起来。

    银色锁链如蛟龙横空,冷冰冰阴森森,闪烁冰冷光泽,将玉飞龙绑缚在空中,下方火焰升腾,玉飞龙身上的华丽金色铠甲发红,似要融化,白杨要烧死他!

    名副其实的吊打!

    玉飞龙可是宗师之境修为,王朝禁武堂郡城堂主,位高权重,实力惊人,却被白杨吊打!

    “这怎么可能,他这么强?玉飞龙都不是对手?”

    “那锁链是怎么回事?明明是遗留在这里的无主之物……”

    在场的众人心中惊骇。

    “白杨你住手,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左刀惊吼,一头冷汗,脑袋嗡嗡作响,如果玉飞龙出了什么意外,简直和天塌了没有什么区别。

    玉飞凤手持巨门剑冲向白杨尖叫道:“快停下,放了我哥!”

    玉飞龙被锁链束缚掉在空中,宗师之境宛如实质的罡气环绕周围,硬撑锁链,却挣脱不能,锁链越来越紧,罡气已经出现了裂纹,随时都会崩碎。

    然而白杨此时却并未理会周围众人,一脸冰寒。

    这个地下空间中,另外一条银色锁链哗啦啦抖动,缩小,横空飞起,往虚空中某个地方绑缚而去。

    “什么?”虚空中,一个意外的声音响起。

    同时,一个黑影闪现,宛如一团诡异的雾气,最终化作一个一身黑袍的人影凌空而立。

    他好似没有重量,漂浮在空中,身影扭曲,不是实体。

    阴神!

    心头一跳,众人认出了这个猛然出现的人是神道修士。

    “鬼鬼祟祟,给我死来!”白杨沉声道。

    之前,左刀感觉到有人在窥视,却并不是玉飞龙,而是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隐藏在周围的神道修士!

    左刀发现不了,但在白杨的意念之下对方却无所遁形。

    神道修士阴神出窍,特殊手段隐藏,肉眼无法观察,但白杨的意念却能感觉到阴神的波动,在他面前隐藏不了!

    “这条锁链对我没用!”那现身的阴神意外白杨居然能发现自己,但愣神片刻后冷笑道。

    果然,锁链横空,将其缠住,却从他身上穿过,无法将其束缚!

    阴神,并非实体,而是一种有形无质的能量,物理手段自然无效。

    “是吗?”白杨冷笑。

    眼角余光看到玉飞凤仗剑冲来,虚空生火,赤红火焰将其包围,只一下,玉飞凤尖叫一声,浑身真元喷薄飞退。

    她的衣衫,猝不及防下又被烧了个精光,但真元遮挡,没有人看到她的女体。

    逼退玉飞凤后,白杨看向虚空那阴神冷笑,锁链是没用,但加了异能火焰的锁链呢!

    呼呼呼……

    横空扭曲的锁链包围阴神,锁链之上赤红火焰燃烧,如一条火龙横空盘旋。

    “不可能!”那出现的阴神惊叫。

    燃烧赤红火焰的锁链让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

    常言道水火无情,火焰能焚烧万物毁灭一切,当火焰温度高到一定地步的时候,阴神也要被烧死!

    他身影扭曲,化作一团黑雾想跑。

    然而,燃烧火焰的锁链在虚空扭曲,交织成一片大网,他逃无可逃。

    在火焰包围下,他的身形在颤抖,在消融,有丝丝黑气从身躯上消散。

    “这怎么可能,你也是神道修士?”被锁链束缚的阴神看向白杨惊叫。

    白杨眯着眼睛冷声道:“想来你就是隐藏在暗处的血莲教成员吧,杀!”

    一个杀字出口,锁链之上火焰轰一声凶猛升腾燃烧,这个空间温度急剧上升,那阴神身影扭曲惨叫。

    但下一刻,被火焰包围阴神之处,隐隐约约传来一声狰狞的咆哮。

    白杨眉毛一挑。

    火焰遮挡,别人看不到,但他意念却看得清楚,在那阴神周围,有一条漆黑巨蟒盘绕,将他?;ぴ谄渲?。

    那条巨蟒,浑身漆黑冰冷,长达十米,不是实体,冷冰冰阴森森,居然暂时挡住了白杨的异能火焰!

    为毛阴神周围那条蟒蛇有些眼熟?

    白杨微微皱眉,很快想到,那可不就是昨天自己干掉的那条巨蟒?只是体型小了几十倍而已!

    “管你是什么,杀!看你们能抵挡多久!”白杨沉声道。

    轰轰……

    虚空中火焰升腾燃烧,阴神和玉飞龙都被火焰包围,宛如两颗小太阳出现在这个空间,炙热滚滚,火光摇曳。

    周围寂静得可怕,古奇峰等人目瞪口呆。

    白杨,以一人之力,吊打两个可怕的强者,一个武道宗师,一个神道真人!

    是的,那个神道修士并非阴神,而是真人,硬要做一个比较,相当于武道宗师之境的层次,这一点,从他能驱使阴神就能看出。

    ?;に哪翘躜?,不是活物,而是一头阴神,被那个神道真人摄取巨蟒的灵魂,炼制成的邪门手段,若是释放出来,在场除了玉飞龙外恐怕无人能敌,但此时却被白杨的异能火焰束缚!

    “你,怎么可能”阴神惊叫,他能感觉到,白杨的异能火焰对他有致命的威胁,任由这样焚烧下去,自己早晚要死。

    ?;に哪翘躜咭跎衽で?,惨叫,身躯在火焰中逐渐溃散,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焚烧殆??!

    血莲教的人!

    周围的人听到了白杨的话,心头一跳,看向那个被燃烧火焰的锁链束缚的阴神。

    血莲教,在陈王朝是一个禁忌,他们妄图颠覆王权,人人得而诛之,但此时却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还是一个真人境界的神道修士。

    “白杨,你快住手,血莲教的人杀了也就杀了,但玉飞龙绝对不能死,要不然你就闯下弥天大祸了!”左刀看着白杨浑身颤抖道。

    他手握刀柄,很想对白杨动手,但是却对白杨无比忌惮,那种可怕的火焰,他挡不??!

    “左大哥,我知道你是禁武堂的人,是玉飞龙的手下,有难处,我可以理解,但是,玉飞龙想杀我,我就要弄死他,管他是谁,人都是活在当下,第二天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管他是谁,什么身份,要杀我,我就要弄死”白杨冷声道,丝毫不买账。

    发现玉飞龙居然还在抵抗,念头一动,轰一声嗡鸣,包围玉飞龙的火焰大了一倍,不但如此,束缚玉飞龙的锁链之上也有火焰燃烧,加速他体外的罡气崩碎!

    白杨也很意外,这两条锁链自己居然能控制,这是意外之喜。

    若不是这两条锁链,搞不好他之前面对玉飞龙就得跑路了。

    那锁链,和血纹剑一样,他的意念渗透进去,宛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臂使指,白杨不知道这到底是材质的关系还是因为那是神道修士手段炼制的关系。

    同样的,那两条锁链和血纹剑一样,在白杨意念渗透之下,如臂使指的同时,不知道多重的它们,对白杨来说根本没有重量,不存在念力控物极限的问题。

    这很好解释,两条锁链简直相当于白杨身体的一部分,如手脚,除了残疾之外,谁还不能控制自己的手脚?

    最让白杨惊讶的是,他居然发现了这两条锁链的一个功能,能变大变??!

    马蛋,这算什么如意金箍链?还是两条……

    控制锁链的大小,锁链越大,白杨消耗的念力就越多,反之锁链越小,白杨消耗的念力就越少,所以锁链才缩小到了手腕粗,但这消耗依旧惊人。

    最后还有一点,白杨发现,这锁链在念力控制之下,宛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就好像自己身体各处都能冒火一样,心念一动,锁链的任何地方都能出现异能火焰!

    “白杨,听我一句劝,玉飞龙你不能杀,他是州府玉家的天才,家主继承人,王朝禁武堂分堂堂主,他家现任家族玉飞龙的父亲乃是州府府主,也是宗师之境修为,甚至,玉飞龙的祖父也是宗师之境修为,正在闭关冲击大宗师,随时都可能突破,你不能杀他,若是杀了,王朝境内,再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左刀再度看向白杨劝解。

    一头冷汗,白杨太无法无天了,玉飞龙啊,若是死了,简直要出大事儿。

    玉飞龙被锁链束缚在空中,此时脸色变了,体外的罡气咔咔作响,随时都会崩碎,可怕的火焰燃烧罡气,他坚持不了多久,体外的铠甲发红发软,快要融化,但宗师之境的体质,加上罡气?;?,他还能抵挡,高傲的他,不容许低头,哪怕是死!

    他是州府玉家下任家主,一旦低头,丢的是玉家的脸,所以还在硬撑,心中也在想办法,可无法摆脱锁链的束缚,一身修为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难怪那么多青年才俊死皮赖脸的跟在玉飞凤身边,原来玉家这么大的来头,州府府主的身份,家族几个宗师,甚至还有有可能出现的大宗师,难怪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但白杨却不买账,冷声道:“那又如何,我说过,要杀我的人,不管是谁,都要死!”

    轰!

    话音落下,玉飞龙体外的火焰更加炽烈了。

    左刀心中焦急,暗道白杨居然如此不顾一切,这样的人让人胆寒,不招惹还好说,一旦招惹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目光一闪,左刀最后看向白杨说:“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外面的那些人着想啊……”

    “你说什么!”白杨目光一寒,看向左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