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龟庞大如山,趴在那里,哪怕是死了,但外表无损,仿佛睡着,依旧让人胆寒。

    “白兄,你是怎么杀死它的?”站在老龟面前,古奇峰忍不住问,对应白杨的手段他好奇又发毛,太诡异了。

    “你要不要试一试?”白杨咧嘴。

    古奇峰后退两步,赶紧摇头,开玩笑,他可不想死。

    锵锵锵……

    冷镜手指敲击庞大的龟壳,发出金鸣交击之声,摇摇头道:“可惜了,若是能将老龟尸体带出去的话,找神道修士,可以将龟壳炼制成一面盾牌,防御力惊人”

    然而老龟太大,根本就弄不出去,说啥也白搭。

    白杨没说话,意念扫视老龟体内,遗憾的是没有发现类似蛇胆一样的东西,冷镜的话让白杨起了心思,得找个时间乘他们不注意,将老龟的尸体搬地球那边去,反正那边的溶洞也够大,然后就可以倒腾弄出去了嘛。

    到时候再找冷镜帮忙,看看能不能把龟壳炼制成盾牌。

    嗯,就这么定了。

    锵……

    此时,再度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火花四溅,却是叶商函用手中的长枪砸在了束缚老龟的锁链上。

    可是,他奋力一击,却并未在那银色锁链上留下丝毫痕迹!

    “好坚固的锁链,真不敢想象,这是何人所铸,专门用来束缚老龟,用意何在?”叶商函凝眉道。

    “好东西啊,可惜了,若是能斩断带走的话,光是材料就价值无量”古奇峰有些遗憾道。

    他们手中的兵器都是好东西,却没法在锁链上留下痕迹,可想而知有多么珍贵了。

    咦?

    白杨心头一动,也走向了堆积在地上的锁链。

    锁链能从这里一直延伸出去,快到冷热泉水面了,可想而知有多么长,白杨策略估计了一下,近七公里长!

    谁没事弄这么长的锁链专门就为了束缚两头猛兽?其中必定有古怪!

    走进一看,仔细观察下,白杨果然发现了点端倪。

    锁链光亮如新,隐约间表面好像有很多复杂的纹理。

    神道器物?白杨眉毛一挑,意念渗透锁链,心头一跳!

    周围的人貌似都意识到了这点,目光闪烁,心头火热。

    这还没有进入大门呢,就有如此重宝?

    可是,锁链直径有一米粗,七千米长,根本没法带走,而且他们中也没有人是神道修士,压根不知道如何收取。

    “谁!”

    就在此时,左刀看向来的方向沉声道,手握刀柄一脸警惕。

    其他人也在这个时候看向了进来的方向,可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左叔叔,怎么了?”玉飞凤手持巨门剑问。

    左刀目光闪烁,皱眉道:“我感受到有人在暗中窥视我们,可却并未发现异常!”

    “周围空旷无物,谁能隐藏?左老大你不会是太过紧张出现幻觉了吧?”古奇峰愕然道。

    话是这样说,但他却手持长剑比谁都紧张。

    白杨意念散发出去扫描周围,赫然抬头,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唰一声,一个青年从他们进来的洞口出现在了这个空间。

    “左刀,是我”来人看向这边说道,打量着周围的同时迈步走了过来。

    来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身穿华丽金色铠甲,英武非凡,一双眼睛闪烁让人不敢直视的锋芒,迈步走来,每走一步身上的铠甲都发出冰冷的摩擦声。

    啧啧,这骚包的铠甲,去装黄金圣斗士都不用道具了,白杨心头无语。

    “参见大人”左刀看到来人,当即单膝跪地低头道。

    这人是谁?居然让左刀行这么大的礼?而且有点眼熟,没见过啊,白杨不解。

    再看其他人,白杨发现他们表情古怪,居然带着点讨好的神色。

    “哥,你怎么来了?”一声欢呼响起,玉飞凤眉开眼笑的奔向了那人。

    我去,这就是玉飞凤的哥哥玉飞龙?那个什么郡城禁武堂的老大,难怪有点眼熟,和玉飞凤长得很像的说。

    古奇峰他们讨好的神色也能解释了,玉飞凤的哥哥呢,他们想追人家妹妹,可不得讨好么。

    “我怎么会来?小妹你也太无法无天了,喜欢玩闹这没什么,居然玩到迷河林深处来了,要是出点什么意外怎么办?”玉飞龙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妹妹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宠溺的伸手去揉玉飞凤的脑袋,顿时脸色一变,沉声问:“凤儿,你的头发呢?”

    白杨表情一僵,心道要遭。

    提到头发,玉飞凤顿时一脸委屈,转身指着白杨咬牙道:“哥,我被人欺负了,就是他,这个可恶的家伙,烧了我的头发,你帮我教训一下他”

    马蛋,女人果然都记仇!

    “找死!”玉飞龙脸色一沉杀气腾腾的怒道。

    嗡……

    空气发出一声嗡鸣,他闪电般冲向白杨,速度太快,视线都快跟不上!

    白杨瞳孔一缩,浑身冰凉,一种被洪荒猛兽盯上的?;性谛耐纷躺?,面对玉飞龙那一双冰冷的眼睛,他居然感觉自己的身躯不受控制了。

    这就是宗师之境的高手吗?只是一个眼神就如此可怕!

    白杨心头凝然,念头一动,轰,以他为中心,赤红火焰燃烧,热浪滚滚,空气扭曲,其他人立即闪开!

    极速冲向白杨的玉飞龙脚步一顿,距离白杨二十米停下,眼睛一眯狞声道:“有点本事,但敢欺负我妹妹,就要付出代价!”

    其他人面面相窥,这算什么?一言不合就干起来了?

    玉飞龙表情冰冷,目视白杨,伸手虚空一抓。

    嘶啦……

    让人牙酸的扭曲声音响起,虚空中金光闪烁,一只宛如实质的金色大手出现,穿透白杨的异能火焰抓了过来。

    宗师之境的罡气化作的大手!

    白杨心头一紧,浑身汗毛都竖起了,极度危险!

    郡城方面禁武堂的老大,身居高位,手握生杀大权,一言一行都不容置疑,白杨居然敢欺负他妹妹,他已经动了杀机!

    “我去年买了个表,牛叉哄哄的给谁看呢!”白杨大怒,真当老子是软柿子不成!

    不待那恐怖的大手临身,心念一动,玉飞龙身上火焰升腾,白杨先下手为强,想要弄死丫的。

    “白兄且慢”左刀一脸焦急。

    “哥,不要”玉飞凤脸色一变,她原本只是撒娇的一句话,却没想到自己的哥哥因为这样一句话而对白杨动了杀心。

    “哼!”玉飞龙冷哼,声音不大,却震得整个空间都嗡嗡作响,宗师之境的罡气澎湃,在体外形成一堵金色气墙,硬生生的将白杨的异能火焰给排开了!

    但他脸色微变,因为白杨的异能火焰实在是太过炽烈,居然在缓慢的燃烧他的罡气!

    轰!

    白杨怒了,周围火焰升腾,扩大了十倍不止,以他为中心,好似一颗炽烈的骄阳坠地,恐怖的高温下,硬生生将玉飞龙罡气化作大大手被烧没了!

    “你以为你很牛13?充什么大半蒜呢!”白杨的声音从炙热滚滚的火焰中出来。

    他真的怒了,你特么的,居然想杀老子,我不就是烧了你妹妹的头发吗,又不是弓虽女干了她。

    哗啦啦,一阵冰冷的金鸣交击之声响起。

    站在远处的人寻声看去,发现那束缚老龟的锁链居然动了,肉眼都跟不上节奏的在变小,从老龟身上脱落,最终只变成了手腕粗,蜿蜒扭曲,横空而过,直接将玉飞龙给捆了个结实!

    哗啦!

    锁链抖动,越勒越紧,将玉飞龙给提了起来。

    咔咔咔,让人牙酸的声音中,玉飞龙体外的罡气居然都被那缩小的银色锁链给勒得几近破碎!

    什么!

    周围的人心中惊骇,白杨是如何办到的?那锁链他是如何控制的?

    玉飞龙目光闪烁,表情冰冷,罡气澎湃,在体外凝若实质,想要撑开锁链。

    呼……

    白杨周围的火焰消失,他一脸冰寒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不过脸色有点微微发白。

    “你不是很牛逼吗?想杀我,老子管你是谁,弄死你个狗曰的,麻痹,老子一般不发怒,可你特么的一来就要死要活的,装给谁看呢!”白杨声音冰冷的说道。

    锁链束缚玉飞龙,他罡气硬撑,一时奈何不了他。

    念头一动,玉飞龙身下一朵赤红火焰升腾,锁链勒不死你老子烧死你!

    麻痹,宗师了不起吗?依旧被老子吊打!

    多亏了这条锁链,要不然自己估计得跑路,白杨心头庆幸。

    “白杨,快住手,放开他,你可知道,他是郡城禁武堂堂主,你若是杀了他,等于是和整个王朝为敌,天下没有你的容身之处”左刀焦急大喊。

    “不要,姓白的,放了我哥,别杀他”玉飞凤惊叫。

    玉飞龙被锁链束缚,虽然罡气硬撑这,但锁链越勒越紧,罡气随时都会破碎,下方火焰燃烧,玉飞龙身上的铠甲都在发红,好像要融化一般。

    “老子管你是谁,想杀我的都要弄死,人都是活在当下,哪管明天天翻地覆!”白杨近乎咆哮。

    轰……

    玉飞龙身下的火焰更加炽烈了!

    白杨之前面对玉飞龙,真的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对方想杀自己,他怎么可能放过!

    “哈哈哈,很好,免费看一场狗咬狗的把戏”就在此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空间。

    “还有你,老子早发现你了,藏头露尾的,给我死来!”白杨冷哼。

    哗啦啦……

    另外一条银色锁链抖动,极具缩小,退回这个空间,蜿蜒扭曲,向着虚空某个地方飞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