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方烨把话说完,白杨直接嘴角抽搐的打断他问:“这你也信?”

    “不信,我又不是傻子”方烨嘴角含笑摇头道。

    这就对了嘛,若是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的话,我严重怀疑你们怎么活到现在的。

    白杨心中点头,看到古奇峰和玉飞凤脸色有点不自然,问:“你们怎么了?”

    “关你什么事儿?”玉飞凤白了白杨一眼。

    “我去,你俩不会是信了老乌龟的鬼话吧?”白杨愕然。

    古奇峰一脸不好意思的说:“白兄,何必拆穿,何必拆穿……”

    白杨无语,他俩居然对于老龟的如此拙劣的说法下意识的没有选择怀疑。

    果然,活得简单的人心思也简单,没有想那么多……

    人之常情,毕竟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好不容易见到个活物,说的是鬼话也让人信三分。

    “套路啊兄弟,虽然我不知道它还说了什么,但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它说让你们帮忙摆脱束缚,然后它可以给你们开门让你们进入什么试炼之地?”白杨摸着下巴看下古奇峰问。

    “你怎么知道?额,的确是这样的,然后我就在考虑如何帮它获得自由,还是白兄你靠谱,他们知道是假话居然也不提醒一下”古奇峰尴尬道。

    “我以为你能明白”叶商函在边上补刀。

    “哼,有什么不对吗?”玉飞凤脸上有点挂不住,冷哼一声道。

    她和古奇峰一样,心头想的都是铁剑门的试炼之地有可能遗留的好东西,忽略了对方话语的真实性。

    白杨撇了玉飞凤鼓鼓囊囊的胸脯一眼,一脸鄙视,啥也没说。

    “你什么意思?”玉飞凤刚长出一点点的眉毛一竖瞪着白杨咬牙。

    耸耸肩,白杨说:“还有什么不对吗?把‘吗’字去掉,不对的地方多了,所以说胸大的女孩子一般都没有什么头脑,和你说话很累,然后请无视我”

    “我弄死你!”玉飞凤握着巨门剑就要和白杨干仗。

    白杨指尖飘着一朵赤红火焰说:“来呀,怕你?”

    你俩就不能消停一会儿?都什么时候了……

    方烨干咳一声,挡在白杨和玉飞凤中间说:“白兄,你怎么看?”

    我站着看……

    想了想,白杨言之凿凿的说:“虽然我不知道老龟还给你们忽悠了什么,但我敢肯定,这里绝对不会是铁剑门的什么试炼之地!”

    “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样肯定吗?”叶商函也忍不住问白杨。

    考我?

    白杨看了那边懒洋洋趴着的老龟一眼道:“很简单的一个道理,铁剑门是千年前的事情了,若这里是铁剑门的试炼之地,它和巨蟒必定千年前就被束缚在这里,它们能活过千年?即使能活这么久,早就是称尊做祖的存在了,还跟这儿被束缚着?”

    “哼,万一是真的呢”玉飞凤不服气。

    我不和你说话,因为会降低我的智商,白杨无视之。

    “依白兄只见,这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冷镜难得的开口问。

    “我哪儿知道,恐怕它自己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白杨看向那边的老龟说。

    从一开始,无论是外面巨蟒的话还是方烨转达的老龟的话,白杨都是不信的,鬼话连篇。

    白杨敢肯定,老龟和巨蟒都是在吃了冷热泉上方的开慧果后才开启的灵智,聪明得很,然后抓住了血莲教的人,了解了一些外界的事情,然后编织一箩筐谎言……

    信了一句都是傻蛋,而这样的人偏偏就有,比如说某两个。

    那边趴着默不作声的老龟此时开口了,声音苍老浑厚,说:“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快帮我摆脱束缚,我给你们开门”

    帮你摆脱束缚你估计第一时间不是开门而是吃了我们吧……

    白杨他们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而且也不知道是谁用了什么方法让声音传递不出去,是以老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这会儿还期盼白杨他们能帮它摆脱束缚呢。

    众人对视一眼,然后全都看向了白杨。

    “你们看我干嘛?”白杨撇嘴道。

    “这头老龟或许是和那条巨蟒一个层次的存在,我们恐怕不是对手,所以还请白兄出手”叶商函稍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白兄帮忙解决老龟,打开门后,里面有好东西你优先挑选”冷镜开口道。

    你们估计不是解决不了老龟,而是想将底牌都留着进入大门后争夺好东西,但是凭什么让我来?白杨心头鄙视。

    一个个都打得好算盘,我是那么笨的人?如果我搞定了老龟,让你们捡便宜?

    大家都明白这一点,面面相窥,有点尴尬。

    “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有?我的耐心有限,若是不肯帮忙,还请离去,铁剑门的传承和你们无缘,我再等以后的人类来到这里好了”

    他们沉默的时候,那边的老龟又开口了,它还高深莫测的以为忽悠住了众人。

    它是异兽,而且是很聪明的异兽,但却低估了人心,毕竟没有在人类世界混过,人心之复杂,岂是单纯的聪明就能看穿的。

    眼珠子一转,白杨是无利不起早,管他大门内有什么东西,进去是肯定要进去的,自己如果能进去了也阻止不了其他人进去,除非把他们都干掉……

    于是说道:“让我解决老龟可以,但你们也不能让我白出手吧,我也不能免费出力不是,丹药法宝武功秘籍月光宝盒什么的我是不会嫌多的,你们觉得呢?”

    “白兄,月光宝盒是什么?没听说过也没有啊”古奇峰好奇问。

    兄弟,你很会捧哏嘛……

    “别在意细节,总之要我出手可以,给我出手的好处就OK啦”白杨摆摆手说。

    又是一些听不懂的话,众人无语。

    “我身为公门中人,自身没有太多积蓄,修炼秘籍也是上头下发,不能外传,如果白老弟出手的话,我承诺你,在青木县境内,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帮忙”左刀率先开口道。

    “这个可以有,你们呢?”白杨看着其他人。

    “白兄,这是十张护体金光符,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出手?”古奇峰也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叠符纸递给白杨说。

    白杨顺手接过塞怀里笑道:“客气了客气了,然后你们呢?”

    “你能不能矜持点?”玉飞凤无语。

    “矜持能当饭吃吗?哎,话说你给我什么?”白杨看着玉飞凤撇嘴。

    “哼,这个给你,他们都不用给你什么了,足够让你出手杀掉老龟了”玉飞凤看不惯白杨无利不起早的嘴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块玉佩丢给白杨说。

    玉佩温润,因而巴掌大小,内中有一道红线,白杨翻来覆去的看,不懂,问:“这是什么?很值钱?”

    “有钱你也买不到,这里面封印了一道宗师之境的剑罡,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翻盘,现在可以动手了吧?”玉飞凤鄙夷道。

    “那么牛?话说怎么用?”白杨眼睛一亮。

    看着白杨手中的玉佩,周围的人都有点眼热,这种东西,在场的也就玉飞凤能轻易拿得出来了。

    “很简单的白兄,?;?,你只需要捏碎玉佩,内中的剑罡就能出现,但你要掌握好方向,因为那是无差别攻击,小心别误伤自己”古奇峰给白杨解释。

    那还等什么,白杨麻溜收好,宝贝啊。

    接着白杨看向玉飞凤说:“既然你有这玩意,为什么你不直接弄死那头乌龟?”

    “要你管”玉飞凤咬牙。

    “咳咳,白兄,我们之前试过了,动用了一些底牌,依旧不是老龟的对手,要不然你以为能心平气和的说话?那个,你有了这枚剑罡玉佩,能不能将金光符还我?”古奇峰纠结道。

    到了我手中的东西还会给你?白杨无视。

    看了看老龟的方向,周围果然有战斗的痕迹,之前没注意。

    一道宗师之境的剑罡,白杨完全可以动手了,然后扛着血纹剑就向着老龟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发现其他人没动,转身说:“走???你们不是要进大门吗?”

    “白兄,你还没杀掉老龟……”方烨提醒道。

    “然而它已经死了,你们没看它都不动了?而且连呼吸都没有了”白杨耸耸肩说。

    啥?

    众人脸色一变,你什么时候动手的?

    向着老龟看去,果然已经没有声息了,所有人觉得毛骨悚然,白杨怎么办到的?什么时候动的手?

    杀死老龟对于白杨来说真的很简单,估计那家伙也是觉得自己牛叉哄哄,无视在场的人,居然没有神秘能量护体,白杨逮着机会,意念渗透它的脑袋,给它脑浆揉啊揉就挂了……

    嗯,就这么简单!

    玉飞凤不信邪,还过去查看了一下,老龟果然已经死了!

    倒吸一口冷气,众人看向白杨的目光充满忌惮。

    哪儿跑出来的妖孽!

    “可惜了,这老龟带不出去,对了,你们饿不饿?听说龟肉大补,要不我们先吃点?”

    白杨来到老龟身边双眼放光说。

    死去的老龟如同一座大山,站在它面前一个人显得渺小无比,相当震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