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深处,寂静无声,漆黑渗人,越发冰寒。

    下潜两千米后,白杨的意念依旧无法观察到泉水尽头。

    到了这个位置,原本淡蓝色的泉水变成了深蓝色,只是黑灯瞎火的无法分辨,而且太冷了,水中有细微的冰晶出现。

    离体的异能火焰都无法保证温度,不得已他再次燃起两朵火焰环绕在自己周围这才好受了些。

    “又一具尸体,好惨”目光凝然,白杨看着下方暗道。

    在他下方几百米处,一具尸体漂浮,凄惨无比,浑身青紫,身躯干瘪,甚至很多地方都变形折断。

    这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冷死后,可怕的水压将其身躯压得变形扭曲。

    近三千米深的水压,可怕无比,地球那边很少有潜水艇能达到这个深处,稍不注意就会被压成铁饼。

    “这泉眼到底有多深?没有光也没有声音,搞得好像通往另一个世界一样”

    心中嘀咕,但白杨依旧没有停止下潜。

    渐渐的,越来越冷,水压越来越大,就连白杨体外的护体金光都被强大的水压压缩了一倍!

    “再向下一段距离,如果还看不到尽头就退出,用不着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心中这样想,白杨依还在下潜,陆陆续续又看到了几具凄惨的尸体。

    他们冰寒的温度中身躯被冻结,强大的水压将其变形,身躯都小了几号。

    水中的冰晶越发的多了,泉水变得好像粘稠了一些,甚至水中还漂浮着一些手指头大小的碎冰,很少,但越往下越多。

    到后来,泉水越发冰寒粘稠,一立方的水中就有好几块浮冰,而且有的都已经到了巴掌大小,冰冷无比,白杨砰了一下,整个手臂都麻木了,再也不敢用自己的身躯去触碰水中的浮冰。

    渐渐的,白杨下降到了水下四千米的位置,在这个地方,每一立方米的水压都高得可怕,钢铁都要被压碎,但他体外的护体金光依旧坚挺,却也被压缩道了十厘米厚。

    不愧是能抵御高机子弹的神道修士手段,不能用地球人的尝试去判断。

    之前的冷镜等人下来,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但想到他们都是有名的青年才俊,本领高强,身上估计有不少神秘的宝贝,应该扛得住水压和寒冷。

    嗯,扛不住的要么挂了要么麻溜退出了。

    突然,白杨目光一凝。

    在他意念延伸出去的尽头,总算发现了点端倪。

    那里,已经是水下近五千米的地方。

    并非是泉水的源头,事实是泉水是从更深处涌上来的。

    五千米的位置,是冰冷泉水的源头!

    周围冰块都快凝聚成整体,从崖壁上有蓝色光芒涌出,冻结了泉水,造成了冷热泉的冰寒。

    最为古怪的是,在那个距离,横移几百米后,有红光涌动!

    那边,是热泉的源头,被土石阻隔,泉水一路涌向冷热泉上方。

    也就是说,冷热泉的冷热源头,处于同一个深度,但不管是冷泉还是热泉,都来自于地底更深处的地下水,只是到了五千米的位置被崖壁上的冷热光芒改变了性质。

    在冷泉这边的源头之处,崖壁上蓝光涌动,冰晶中有一条银色锁链延伸出来,垂落道了地下深处!

    眼皮一跳,这个时候白杨才意识到,锁住巨蟒的锁链,居然长达五千米甚至更长,那一米粗的银色锁链,是何人所铸?得耗费多少材料?尤其是能锁住巨蟒的材料,那得多么珍贵?

    最为让他震撼的是,死去的巨蟒可是拖着那么长的锁链半节身躯出现在泉水上方,那得多么可怕的力量?

    既然已经看到了源头,白杨就不想放弃了,看了看体外的护体金光,再向下千米虽然冒险,但值得一试!

    咬牙再度下降,同时白杨意念横行渗透,穿过冷热光芒的地方进入崖壁内部。

    眉毛一挑。

    崖壁很厚,意念延伸出去看不到尽头,冷热光芒分别来自于崖壁上的两个通道。

    热泉源头的通道中红光弥漫,仿若红云,周围的岩石都有融化的迹象,水根本就渗透不进去,被蒸发,强大的气压阻隔了水顺着那个洞口进入内部。

    冷泉这边,同样是一个通道,但却被冰封,阻隔了外面的泉水。

    五千米的水压都渗透不进去,白杨无法想象那冰晶有多么坚固,炙热的红光有多么炙热。

    冰封的通道,尽管依旧完整,但却有被打破的痕迹,显然之前下水的人都从这个地方进去了,后来又被冰封。

    看不到通道的尽头,就无法了解里面到底是什么。

    既然冷镜他们都进去了,而且没有看到尸体,就证明他们还活着,他们都能进去,白杨没有道理不去,万一有好东西自己要是不去的话岂不是便宜别人了。

    继续向下,来到冷泉尽头的通道之处,这个时候白杨体外的护体金光已经被压制到了两厘米厚,随时都有崩溃的迹象,万幸挡住了巨大的水压。

    冰寒的水中一道赤红火焰燃烧,将冰封的通道融化出一个洞口,白杨顺着洞口游了进去。

    他进入冰层几米远,身后就再度被冰封。

    在这个冰封的通道中,冰块内还有被冰冻的尸体,白杨认得,正是下来的人之一,被生生冷死冰封在了这里。

    继续往前,足足千米后,白杨看到了真正寒冷的源头。

    源头就在这个通道的墙壁上,那是一些复杂的蓝色纹理,铭刻在墙壁上,绽放冰冷光芒,只是那些纹理溢散的寒气,就造就了冷热泉的冷泉!

    热泉那边也一样,只是墙壁上一些火红的纹理,散发的热量造就了热泉。

    “绝逼是这个世界的强者造就了这个地方,而且恐怕还是神道修士的手笔,有点像传说中的阵法符文,恐怕和护体金光符是一类的东西,只是这里的纹理是铭刻在坚固的石壁上的,而且威力天差地别”

    心中自语,白杨继续向前,再前面,已经没有冰晶了,通道中只有冰寒到极致的光芒,如灵蛇一样飘荡,从墙体上的纹理中散发出来的。

    异能火焰抵御这些寒光,最终他穿过了通道。

    顿时压力消失,一点都不觉得冰冷了,好像踏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神奇无比。

    回头,通道依旧冷光涌动,可这边却并不冰寒,炙热通道那边也是一样,什么原理白杨不懂。

    通道里面,是一个很庞大的空间,漆黑的石质地面平整,高千米,穹顶,顶上中间有一颗桌子大小的夜明珠镶嵌,柔和的光芒将这个空间照得通透。

    空间的尽头足足千米远,那里伫立着一座庞大的漆黑门户。

    “果然如巨蟒所说的那样,这下方有一道门!”

    大门高百米,漆黑冰冷,仅仅闭合,不知道多少年月没有打开。

    “这特么的为毛有一种遇到了地下副本的赶脚?而且还是高级副本……”白杨的心中相当古怪。

    在那大门上,有两个直径三米的巨大门环,分别有一条银色锁链链接在门环上。

    白杨身边就有一条,从大门的门环上过来,延伸到了通道外,分明就是锁住巨蟒的那条锁链!

    率先来到这里的玉飞凤他们也在这个空间中,就在白杨前方数百米外,驻足不前。

    听到动静,他们转身看来,发现了白杨。

    “白哥,你也来啦”古奇峰看着白杨打招呼。

    将血纹??乖诩绨蛏?,白杨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你自己看不到吗?”玉飞凤撇嘴。

    说话的同时,白杨走了过去,他发现,下来的那么多人,真正进入这里的,加上自己,只有十个。

    玉飞凤,叶商函,冷镜,方烨,古奇峰,左刀,还有一个应该是禁武堂的人,另外两个也是单独的,是来自州府境内的青年才俊。

    能来到这里,本身就是一种本事。

    意念延伸出去,白杨就明白了他们为何驻足不前的原因。

    前方,漆黑的大门外,有一个大家伙蛰伏在那里。

    那是一头很庞大的老龟,阻拦了他们的去路。

    那只老龟龟壳直径就有五十米,浑身漆黑,龟壳上还有一根根竖起的尖刺,它缩头缩脑并未理会白杨等人。

    好像他们并不存在一样。

    还有一头可怕的猛兽!白杨心头一跳。

    那头老龟也是被锁住的,尾巴上有一个洞,被一个银色圆环穿透,链接锁链,银色锁链堆成很大一堆,另外一头在漆黑的大门门环上。

    白杨秒懂,最开始,大门的两边应该都锁着一头生物,分别是巨蟒和这头老龟。

    然后为毛在外面能看到巨蟒却看不到乌龟很好解释,乌龟的体型没法通过只有二十米直径的通道……

    方烨看着白杨笑道:“白兄,我们先下来,和那只老龟对话过,了解到了一些东西,需要我告诉你吗?”

    “简直太需要了,说说看”白杨点头。

    “刚才老龟告诉我们,这里是历史上曾经铁剑门的一个试炼之地,它和巨蟒被锁在这里,负责看守这座大门,来到这里的人,打败它们,才有资格进入大门后面真正的试炼之地……”方烨娓娓道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