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银狼变异很惹眼,但眼前的冷热泉更为关键,下水的人上来后,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他从水中腾身而起,落到岸上,身上结冰,打了个冷战哆嗦了一声好冷。

    “情况怎么样?”左刀第一时间看着他问。

    将身上的冰晶震碎后,那人才回答道:“回禀大人,属下下潜了近千米,已经尽力,可依旧没有能到达最深处,下面太冷,再深入的话有生命危险”

    众人面面相窥,这可怎么搞?

    接着那哥们继续说道:“属下到了那个位置,并未看到巨蟒口中的大门,就连束缚巨蟒的锁链都沉入了深处,并未看到,不过属下却找到了玉小姐的巨门剑,已经用绳索绑住,随时可以拉上来”

    这会儿白杨才注意到,边上有一根手指粗细的绳子深入冷泉中。

    有人拉绳子,很快将玉飞凤的巨门剑给拉了上来。

    辗转一段时间,巨门剑从新回到手中,玉飞凤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太多的人因为她而死去。

    白杨看着泉水心头琢么,下水对于他来说并不难,用异能火焰将泉水煮沸就能抵御冰寒,可问题是强大的水压他无法抵挡。

    下潜千米都没有到尽头,只会更深,根据引力压力什么的计算,那么深的地方,强大的水压足以将他压死在下面。

    念力虽然能控制几十斤的水,但面对那个位置的水压没用。

    如何解决水压的问题?搞个潜水艇过来?不说操作的问题,地球那边的材料,能抵挡下方的冰寒吗?别到时候冰寒太过剧烈潜水艇失灵了那就哭都找不到地方。

    噗通……

    就在此时,有人跳水,却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冷镜。

    看到他入水,一路向下潜去,岸上的人目光闪烁,众人沉默,静待结果。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冷镜没有上来。

    然后有人坐不住了,叶商函也跳了下去,接着方烨,随后其他几个青年才俊也跳了下去,接着一些胆大的武师也跟着下去,他们各施手段深入泉水,最终居然超出了白杨的意念覆盖范围!

    “我也下去”玉飞凤目光闪烁,随即按耐不住说道。

    左刀立即阻止,拦住她摇头道:“小姐不可,下方危险”

    “没关系,如果承受不住我立即上来”玉飞凤沉凝片刻,依旧坚持,然后跳入了水中。

    左刀无奈,只能跟上?;?。

    这是在作死吧?带着三千斤重的巨门剑下去,个小妞还想上来?白杨愕然无比。

    话说玉飞凤带着巨门剑下去,比其他人都要沉得快。

    “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也下去看看?要不然好东西都被他们弄走了”胡图看着古奇峰说。

    古奇峰撇嘴道:“你能保证抵御得了冰寒?”

    胡图无奈闭嘴,他修炼的功法不适合抵御冰寒。

    “嘿嘿,你不行,我行啊,我修炼的是火系功法,昨天下去的时候有所保留,咬咬牙应该能抵御冰寒,再加上这玩意,水压就不是问题了”古奇峰嘿笑道,手腕一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拿出一张符纸。

    护体金光符?

    目光一闪,白杨走过去问:“这玩意怎么用?”

    “白兄不知道?”古奇峰看着白杨愕然问。

    我应该知道吗?白杨无语,摇摇头。

    “很简单的,符纸这种东西是神道修士搞出的一次性消耗品,用特殊材料绘制的线条能沟通天地间的神秘能量,激发之后就能引动那种能量护体,不过要找准激发符纸的频率,我听说神道修士都是直接催动,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武者也可以使用,只需要用真气或者真元根据特殊的平率就能激发符纸,你看,这样”古奇峰给白杨解释。

    然后他手上真元闪烁了几下,符纸化作一道金光将其笼罩。

    果然不愧是大地方来的青年才俊,这种东西都知道,意念观察,白杨记住了他使用真元的频率,可问题是白杨自身没有真元……

    “我先下去啦”金光护体的古奇峰噗通一声跳进了冷热泉。

    边上的胡图无奈,他没有护体金光符这玩意,即使有也不敢下去,毕竟下面太冷了。

    频率,意念能否模拟那种频率呢?

    想到就做,在胡图愕然的目光中,白杨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护体金光符。

    这玩意是当初在红岩山杀死钟午夜的时候得到的,当时一共得到了两张,一直不知道怎么用,留到了现在。

    此时白杨念力包围金光符,模拟古奇峰使用真元激发时的频率,未曾想居然成了。

    只见金光符发光,化作一抹淡金色光芒将自己笼罩,感觉中自己外面有一层坚固而没有重量的护罩!

    马蛋,早知道这样我还纠结个什么劲。

    白杨无语,但很快就根据这一现象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符纸是死物,将其比喻成一种精巧的器械,需要能量催动才能起作用,就好比汽车还得烧油呢,武者真元是一种能量,神道修士使用符纸恐怕也是一种能量在催动,那么自己的精神念力能燃烧出异能火焰,也可以将其比喻成一种能量……

    啧,岂不是说自己也能使用神道修士的器物?这个以后再研究!

    金光护体,白杨觉得自己应该能抵御泉水的水压了,当即对边上趴着还在长大的银狼说道:“回到营地中去,我也下去看看”

    呜呜……

    银狼睁眼看着白杨呜咽,好似在说它也想帮忙。

    “乖,回到营地中去,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你得?;に恰卑籽钆牧伺囊堑哪源?。

    银狼呜咽一声,起身离去,很快回到营地中蛰伏起来继续进化。

    “胡兄,我下去后,如果发生什么事情,麻烦你照看一下”接着,白杨看向胡图说道。

    胡图看了看白杨他们营地的方向,笑着点点头说:“没问题,如果有好东西的话,嘿嘿……”

    “放心,即使下面得不到好东西我也给你弄一些新奇玩意”白杨笑道。

    白杨也就随意那么一说,也没指望胡图能帮上什么忙,虎子他们手中的武器也不是吃素的。

    为了探索迷河林,白杨可是专门准备了的,不说其他,就是那些火神炮的子弹都涂抹过万物枯,要不然如何能轻易撕开武师之境的真元?

    当时白杨给子弹涂抹万物枯着实废了一番功夫,将其掺入胶水中,然后意念控制子弹在弹头上沾染了那么点……

    还不等白杨下水,哗啦一声,水面再度破开,又有人上来了。

    那人一脸苍白,浑身哆嗦上岸。

    “你家少爷他们呢?”白杨认得那个家伙,是叶商函的一个武师之境护卫,看着他问。

    对方见白杨外金光护体,居然不觉得意外,但还是说道:“我家少爷他们下去了,我承受不了下面的冰寒,是以提前上来”

    “哦,那行,你忙”白杨点头,然后跳入了冰冷的泉水中。

    刚下水,他就打了个寒战,马蛋好冷,哪怕是金光护体,低温依旧侵蚀他的身躯,就这一下他浑身都僵了。

    就这水,白杨估计至少有零下三十度,鬼才知道为毛这水没有结冰。

    一朵拳头大小的赤红火焰在白杨三米外出现,泉水沸腾,温度升高,他这才好受了一些。

    沸腾的泉水有大量的气泡,影响视线,但白杨的念力代替目光根本不受影响。

    说也奇怪,白杨的异能火焰对于别人来说可怕无比,但他却只是感觉淡淡的温暖,就连异能火焰沸腾的泉水他都不觉得烫,或许是因为那是被异能火焰烧开的原因……

    深吸口气,白杨沉入水中,一路向下游去。

    他的速度不慢,毕竟带着血纹剑呢,三百多斤重的血纹剑带着他如同一块石头一样向下。

    护体金光符的金光撑开泉水,周围一朵火焰燃烧,很快他就看到了冷泉下方的那个黝黑洞口。

    洞口漆黑,仿佛一个黑洞矗立在哪里,吞噬一切,无比渗人。

    “虽然金光护体感受不到水压,可憋不住了”白杨无语,他可没有武者那么强大的肺活量,搞不好他们还有利用真气替代氧气的办法。

    话说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体,白杨闪身消失,在地球那边换气后又回来继续向下……

    如此这般,他很快就接近了冷泉下的那个洞口。

    泉水清澈寂静,这种感觉真心让人发毛。

    还没有等他进入洞口,下面又有人上来了,不止一个,相继四五个,一个个脸色苍白,浑身僵硬,显然是抵挡不住冰寒不得不退出。

    摆摆手,白杨算是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进入洞口向下。

    当连续换气来到洞口深处八百米之处的时候,白杨目光一凝。

    他看到了一个死人。

    脸色苍白扭曲,漂浮在水中。

    这是之前下水的人之一,不知道是溺死的还是被冻死的。

    贪婪是原罪,为了泉下有可能的宝物,这个武师之境的强者白白丢了性命。

    洞口周围都是漆黑的岩石,水中无光无声。

    当他下降了千米,连续看到了四具尸体。

    在这个位置,冰寒无比,下水的时候三米外的异能火焰被他弄到了半米之外方能抵御冰寒。

    意念依旧没有观察到泉眼的尽头,只能感觉到有水流从下涌出。

    之前下去的人到什么地方了?是否有所发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