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热泉是肯定要下去的,没有人不对下面的情况心动。

    可这会儿黑灯瞎火的,之前又经历了和蟒蛇的厮杀,来到迷河林的人伤亡惨重,可不是下去的时候。

    白杨带来的人和禁武堂的人忙着打捞切割蟒蛇的尸体,其他人却撅着屁股找那些伤亡的人尸体。

    “少爷,你在那儿啊,这可怎么办,回去如何交代?”

    “老大,你醒醒,醒醒??!”

    “少爷,你的手臂断了,万幸,回去让老爷帮忙找来生生果或者再造丹就能恢复……”

    哭喊声此起彼伏,在冷热泉周围响起,那些死伤的青年才俊带来的护卫胆战心惊。

    他们关注的是自家主子的生死,至于蟒蛇尸体这种东西他们还是别想了。

    忙活了大半个晚上,众人撤离冷热泉周围,这里冷热交替,实在是不适合多呆。

    最终巨蟒的庞大尸体被打捞了上来,切割成碎片,禁武堂的左刀利用特殊方式联系外界禁武堂的人,不久后会有人来带走巨蟒的尸体。

    至于怎么带走白杨就不知道了。

    白杨他们的营地中,火光摇曳,热闹非凡。

    提前留下的一些蛇肉骨血肉块在冰清玉洁和小猫她们的精心烹制下,做成了很多美味的菜肴。

    蛇血做成的血旺,红的耀眼,弄成毛血旺最合适不过,蛇肉做成肉羹,浓香四溢,而且还有轻微的氤氲之气飘散,让人流口水的同时又觉得神奇无比,蛇骨敲碎熬汤,那香味……

    蟒蛇尸体太大了,带回来的部分足够白杨等人可劲的吃。

    吃吃吃,吃得满头大汗肚子滚圆,最后白杨脑袋枕在小猫的胸脯上直哼哼,吃得太爽了。

    蛇肉果然是好东西,大吃一顿,里面的神秘能量有助于白杨的念力提升,他实验了一下,念力控物的重量增加了一斤左右,虽然看似不多,但提升也算迅猛了。

    “少爷,还难受吗?”小猫眨眼轻语,相当哭笑不得。

    白杨吃多了,撑得,她这会儿用小手给白杨揉肚子帮助消化。

    “哎,我发现我啥时候居然也有八块腹肌来着?”白杨看着自己的肚子觉得相当神奇。

    这个谁知道,小猫都无法回答。

    白杨也没纠结,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小猫不说话,那样子仿佛像一个饿狼。

    小猫脸蛋一红,有点害羞,知道白杨在想什么,可万一被人听到动静多尴尬是吧。

    “少爷,我们出去看看”冰清玉洁四姐妹红着脸识趣的起身离开。

    眼神有点幽怨,自家少爷自从和小猫在一起后就不调/戏我们了……

    “少爷,少爷,你要的东西弄回来了,你没看到其他人羡慕的眼神”这会儿虎子的声音在屋子外风风火火的响起,伴随着一阵脚步声。

    麻蛋,这家伙来得真不是时候。

    暗骂一声,白杨丢给小猫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然后起身离开屋子。

    屋子外的空地上,摆着一根长达近十米的蟒蛇独角,被人从巨蟒头上给硬生生剥离下来了,哪怕已经脱离了巨蟒的身躯,这根独角也冰寒无比,让人浑身发冷。

    唰,血纹剑飞起,在这根独角上进行劈砍。

    锵锵锵的声音中,有火花迸射,但血纹剑劈砍在上面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就知道,这玩意坚固无比,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精铁物质。

    收起血纹剑,白杨看着这根独角心头琢磨,要如何处理它,目前没有好办法,看来只能丢地球那边以后慢慢想办法了。

    还没付出行动,白杨目光一抬,看向了不远处。

    “冒昧打扰,见谅”那边,响起了一个生硬的声音。

    冷镜那个冰块?来这里估计是为了真跟独角吧,心头一动,白杨点头道:“有事儿?”

    对方很直接,指着地上的独角说道:“我是为了它而来,不知可否割爱?”

    “可以,但你拿什么东西交换?”白杨比他更直接。

    这根独角他不知道如何处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唯有在这个世界的土著手中才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会怎么样,眼前能获得利益就够了。

    “我还缺少一件称手的兵器,这根独角不错,正好我也有些关系,能找到神道炼器之人,可以帮我炼制成一件兵器,你要如何才能割爱?”冷镜看着白杨直言不讳的说。

    看得出来,这家伙是骄傲的,或许是太过心仪这根独角,才拉下脸过来索要,但却有一股你不答应我转身就走的干脆。

    “我想,这根独角你要炼制成兵器用不完吧?”白杨想了想问。

    “是,事实上三分之一都用不到”冷镜点头。

    毕竟独角有十米长,虽然不知道神道炼器手法是什么鬼样子,但一件兵器也要不了那么多。

    “那就妥了,剩下的给我弄成剑,然后听说你的夺命星光指很厉害?”白杨眉毛一挑。

    冷镜目光闪烁了一秒,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本蓝色封皮的书籍丢给白杨说道:“这是夺命星光指的秘籍,大宗师级绝学,里面有配套的步伐,最好是配合冰寒属性的真气真元使用效果最佳”

    白杨翻看了一下,书籍有半厘米厚,里面图文并茂,而且还是新鲜的墨迹,搞不好是冷镜不久前现卷写的。

    “这么干脆?”白杨哑然。

    冷镜伸手抓住十米长的独角,看着白杨说道:“秘籍是死的,能不能修炼成是一个关键,在什么人手中有什么样的威力又是一个关键,东西我带走了,会让人给你尽量的多炼制一些剑器,做好了我会给你送去”

    “OK”白杨伸手比划。

    脚步一顿,冷镜虽然不懂白杨说的是什么意思,大概明白他同意了,十米长的独角,搞不好得有几千斤,他直接带走了。

    “冰儿,秘籍给你们,我记得你们修炼的是偏冷的功法?这玩意应该适合你们,对了,小猫修炼的也是冰寒属性的功法,你们事后指点她一下”白杨转身就把秘籍给了林冰儿。

    他没法修炼武道,拿着也没用,将其记在了脑海。

    “多谢少爷赏赐”林冰儿接过秘籍的时候身躯都有些颤抖。

    这可是大宗师创造的秘籍,市面上买都买不到,白杨就这样给她们了,怎能不激动。

    “好好修炼,少爷我的安全还得你们负责呢”白杨笑道。

    或许是觉得这段时间冷落了她们,还伸手捏了捏她的滑腻脸蛋。

    亲近并不代表亲密,白杨对她们和对小猫完全是不一样的。

    随后白杨和她们分开,和小猫嘿嘿嘿……

    蟒蛇独角被冷镜得到,很多人羡慕,那可算得上难得一见的宝物了,可他们只能干瞪眼,禁武堂的人想要白杨都没给呢。

    “额……”虎子看着身边的一个黑木盒子挠头。

    算了,看好了吧,明天再给自家少爷,今晚别睡觉了,一定要?;ず谩?br />
    距离白杨他们一二十公里以外,密林中一个隐秘地点,有火堆明灭不定。

    血莲教的人聚集在这里,人坐在火堆边,为首一人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掌心上方有一团漆黑的雾气状东西在扭曲。

    黑袍下,他阴森的声音笑道:“一帮蠢货,这才是蟒蛇身上最好的东西,有了这条蟒蛇的灵魂,我的修为将能更近一步,甚至能修炼成那个手段,哈哈哈……”

    武道和神道不同,修炼武道的人眼中看到的好东西在修炼神道的人眼中或许只是垃圾,反之亦然……

    第二天一早,白杨神清气爽,在小猫的细心照顾下穿衣洗漱。

    出门后,一大早就看到虎子顶着一双熊猫眼抱着个箱子等在远处。

    “我去,虎子,你丫昨晚偷牛去了?”白杨愕然。

    “少爷,我没偷牛,我偷那玩意干嘛,我昨晚帮少爷?;ふ饪派叩?,一晚没睡”虎子呵欠连天的说道,将箱子递给白杨。

    哦对,还有蛇胆。

    白杨一拍脑门,昨晚急着和小猫那什么把这玩意给忘了,嗯,那什么误事儿啊,可男人嘛,不就好那一口?

    “去休息一下吧,等下多吃点”白杨接过装蛇胆的箱子拍拍虎子的肩膀说。

    “好的少爷,那我走啦”

    虎子离去后,白杨抱着箱子回到屋中。

    那么大一条蟒蛇的尸体,蛇胆得多大?

    在期待的心情中打开箱子,白杨嘴角抽搐。

    和想象的不一样,蟒蛇的蛇胆并没有那么大,反而很小,只有拳大那么点,圆溜溜,呈现蓝色,恍惚间仿佛在发光,里面蕴含惊人的能量。

    “这才是蟒蛇一身精华所在,不说是蛇胆的话,说是它的内丹我都相信,这玩意应该能吃吧?”打量着眼前的蛇胆,白杨心头琢磨。

    他有点犹豫要不要吃,鬼才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而且,这么大个吃下去还不得噎死?

    嗯,里面蕴含滂沱的能量,还是去听取一下专业人士的意见,等下不是要下冷热泉嘛,到时候问一问那些青年才俊,他们应该知道这东西如何安全服用。

    想好了,白杨收好蛇胆,起身去吃东西,又是美味的蛇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