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蟒死了,半截身躯处于冷热泉外,如一段钢铁长城,即使不动,依旧给人莫名震撼,一个人站在它面前,太过渺小。

    周围无数人胆寒,浑身冰凉,忍不住颤抖。

    他真的做到了,杀了巨蟒!

    看向白杨,众人目光复杂。

    方烨目光闪烁,一席白衣如雪,莫名笑了,轻语道:“我想我明白了一些东西”

    “方哥你知道冷热泉下是什么了?”一大难不死的哥们在方烨身边好奇问。

    “不是”方烨摇头。

    那你知道了啥?

    一双双眼睛无不看向方烨。

    “额,我想说的是,其实,很多时候,武道修为再高也没用,因为总有比你更厉害的人或者物”方烨摇摇头笑道。

    “不懂啊,能说明白点吗?知道你饱读诗书,问题是我们听不懂啊”躺地上直喘气的胡图挠头道。

    “智慧才是最强大的,你们看他,其实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比他厉害,为何我们加起来都对付不了巨蟒,而偏偏他毫发无损的将巨蟒杀了?”方烨看向白杨说道。

    “你是说他凭智慧杀了巨蟒?”叶商函过来眉毛一挑说。

    “不只是单纯的智慧,而是对各种手段的运用,总之,很复杂”方烨皱了皱眉说。

    古奇峰撇嘴道:“拉倒吧,那家伙老厉害了,没见巨蟒都被他干掉了吗?你居然说我们任何人都比他厉害?谁给你的自信?”

    方烨想骂人,麻痹遇到这样的文盲你就没法好好说话……

    “或许你说的对,但我依旧会保持自己的本心,追求武道极致,不会有任何东西能动摇我的信念,今天的遭遇,只是我武道之路上的一次历练而已”叶商函目光灼灼道。

    “你们说得好复杂,我不懂,还是过去看看能不能忽悠点便宜吧”胡图咧嘴道,浑身是伤,龇牙咧嘴的站起来往白杨他们那边走去。

    或许,我们真的每一个人都要比他厉害,但我们太过依赖所谓的武道修为了,其实很多东西,运用好了,也能起到无与伦比的效果,只是相对来说,武道更为直接而已……

    冷镜默然不语,目光深邃,谁也不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

    “左叔叔,他们这是这么了?”玉飞凤问边上的左刀。

    看着冷镜他们一群人都若有所思的古怪状态,玉飞凤很是不解,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无忧无虑,没有想那么多。

    左刀也受伤了,一身衣衫破碎,尤其是脸上一道伤口,深可见骨,但他目光依旧平静森冷,听到玉飞凤的话,笑道:“玉小姐,他们都是州府境内的青年才俊,不是笨蛋,能活下来的,自然都能从之前的遭遇中得到一些启发,人都是在成长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唯有经历磨难凶险,他们才能在人生路上走得更远更长……”

    “我听不懂,算了”玉飞凤摇摇头,想了想,她迈步走向了白杨他们那边。

    左刀脸上出现一丝笑容,看着玉飞凤的背影很是欣慰。

    人都会成长,经历了一些心态必定会改变,这是毋庸置疑的,玉小姐你不是不懂,只是深埋心底吧?

    背对左刀的玉飞凤眼神有些复杂,看着冷热泉周围有点茫然。

    说到底,那些之前死去的人,都是因为自己才来到了迷河林,如果不是自己,他们不会来,也不会死……

    或许,我应该试着长大一点了?

    冷热泉边,白杨和小猫温存片刻,顿时忙碌开了。

    “虎子,想办法把这家伙的鳞片剥离下来,皮也别放过,它体内曾有特殊能量,老皮和鳞片搞不好比你们身上穿的铠甲还坚韧,以后打磨缝制成皮甲铠甲有大用”

    “对了,血肉也别放过,收集起来,等下我们吃了,这么大,何年何月才能吃得完呢”

    “别去触碰那些有毒的部分,小心你们的小命……”

    白杨在那儿指手画脚的一通指挥,一群人被他指点得团团转,但却乐在其中。

    这么大的异兽啊,以前见都没见过,即使见到了估计也得尿裤子,现在却要被我们肢解,谁有我们牛?

    “少爷,这鳞片太坚硬了,蛇皮也很坚韧,我们的武器根本撕不开啊”虎子满头大汗的来到白杨身边诉苦。

    他们几十个人围着巨蟒忙活半天,压根奈何不了。

    “我去,你们都吃了那玩意的好吧,还那么傻?手中的家伙都是摆设啊,用火神炮给我撕,撕不开用火箭弹炸,这总行了吧?”白杨无语道。

    好办法!

    虎子眼睛一亮,反正自家少爷都这么说了,弄坏了也没事,就这么干。

    “猫儿啊,等下你就先搞一块肉去给少爷我做火锅,啧啧,口水都流出来了”白杨双眼放光的看着小猫说道。

    “好的少爷”

    小猫带着笑容去忙活,冰清玉洁四姐妹帮忙。

    一转身,白杨对身后将一根棍子插在地上,拿着一把小刀不停削制的单秋林说道:“我说你个残疾人没事跑来凑合什么?”

    “你这是在浪费你知道吗?”单秋林动作不停,撇嘴说道。

    “我知道啊,不这样做怎么能吸引那些人过来?”白杨笑道

    “果然你已经有想法了”单秋林头也不抬的说。

    “那当然,这条巨蟒的尸体我压根不知道搞神秘,只能加以人手了”

    单秋林点头道:“周围那些人是很好的利用对象,尤其是禁武堂的人,将巨蟒交给他们,一定能将效果最大化,血肉鳞片都能弄出很多好东西来,当然,这就需要你自己的魄力,万一被黑了那就有得哭了”

    “无所谓,黑就黑呗,了不起以后慢慢黑回来,一条蟒蛇尸体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白杨咧嘴,这条巨蟒如此可怕,鳞片骨血都是宝物,能真正将其利用最大化的必定是这个世界的土著,落到白杨手中存储是浪费,找人合作是必然的。

    “这位兄台……”

    不远处有人说话,一群人相继过来过来,被白杨带来的山民护卫拦住了。

    老实说,面对过来的人,这些山民压力很大,还好自家老大给力,腰板挺直,不能丢脸。

    转身看去,白杨发现说话的是胡图,从之前那些人的对话中白杨大概搞清楚了他们谁是谁。

    “啥事儿?”白杨走过去,目视一群过来的人问。

    “我们……”

    叶商函站在人前前方,并未说话,看着远处的巨蟒,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他身后有人帮他说话。

    然而白杨压根没听,直接略过他们,走向了过来的玉飞凤和左刀。

    “你想干嘛?”玉飞凤看着白杨眼睛一瞪。

    “不是找你,哎,话说我有那么可怕吗?瞧你那紧张劲”白杨撇嘴,丢下这样一句话看向玉飞凤身后的左刀。

    左刀点点头笑问白杨:“不知白少爷有什么事?”

    “合作一把如何?”白杨直言不讳的看着左刀问。

    左刀不是傻子,大概明白了什么,点头道:“说说看”

    “巨蟒尸体,我交给你们禁武堂,不管搞出什么好东西,我要七成”白杨一指巨蟒尸体说道。

    周围的人看着,眉头深皱,随即一叹,巨蟒尸体,他们没法染指了。

    “为什么?”左刀愕然。

    “因为我不相信他们”白杨咧嘴道。

    “那你就相信我?”左刀一笑。

    “你猜?”白杨咧嘴,然后摆摆手说:“你是王朝禁武堂的人,王朝什么样的好东西没有?还缺这条蟒蛇尸体?对吧?”

    “我明白了,放心把,巨蟒尸体交给我,弄出的东西,我只能保证给你五成,你也要理解,利用蟒蛇尸体弄出一些东西也需要成本和人工”左刀点头道。

    “够了,那就这么说定了”白杨点头道。

    一次合作,就这样三言两语的确定下来。

    蟒蛇尸体白杨并不知道如何利用最大化,只能找人帮忙,至于会不会被黑吃黑这个问题白杨没考虑,你尽管黑呗,了不起到时候让你连本带利吐出来。

    左刀带人过去帮忙处理巨蟒尸体,他们中有人是专业的,真元化作剑气刀芒切割,效率很高。

    真正的好东西白杨才不会给别人,比如巨蟒身上的蛇胆以及脑袋上的那根独角,这才是巨蟒身上的精华所在,白杨决定自己留下。

    然而他们迫切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如何真正的将巨蟒尸体从冷热泉中弄出来,弄不出来一切都白搭。

    毕竟巨蟒可是被锁在了冷热泉中的。

    “看来只能下水了”站在冷热泉边,左刀皱眉道。

    那么谁下去?冷热泉里面还有没有巨蟒这种恐怖的存在?

    没有人敢保证。

    “用不着下水,等下你们直接想办法将巨蟒拖上来就是了”白杨在边上笑道。

    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只有下水去将巨蟒的尾巴弄断才能将其搞上来,但白杨没有这个麻烦,意念延伸下去,水中生火,将蟒蛇尾巴烧断就是。

    死去的蟒蛇没有那种神秘能量护体,异能火焰烧断还是很容易的。

    左刀也想到了白杨的这种手段,顿时表情一松,不用那么麻烦了。

    “将蟒蛇尸体拉上来后,还是要下去看看的,你们就不好奇巨蟒口中提到过的冷热泉下面的那个神秘大门?”白杨转身,看着周围的人眨眼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