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赤红巨龙凭空出现,活灵活现,长达千米,横贯夜空,炙热无匹,周围温度急剧攀升,几个呼啸间远处的人就汗出如浆。

    之前还冰寒彻骨,下一刻热浪逼人,这一冷一热让人难受。

    红龙横空,一口吞下了巨蟒喷出的冰寒光柱,天地间的冰寒气息顿时一消。

    庞大的红龙,憨态可掬,虎头虎脑,长相相当圆润,在虚空中扭曲,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心情忍不住好起来。

    它无声打了个嗝,好像吃饱了一样,喷出一口火焰,消失在虚空中。

    随着红龙消失的,还有那一道冰冷的蓝色光柱。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心头震撼的同时,表情却下意识抽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窥。

    喂,气氛如此凝重,能不能严肃点?

    “咳,那个谁,就你,乌漆麻黑的,就叫你老黑好了,我问你,之前那些雪花是怎么搞出来的?”无比复杂的气氛中,白杨咳嗽一声,再次指着巨蟒大大咧咧的问。

    搞出这个红龙,我费了好几个脑细胞,我容易么我。

    千米长的火焰神龙只是出现了几个呼吸时间,就消耗了白杨二十分之一左右的精神念力!嗯,他还能这样干二十次的样子……

    “你……!是人类的神道修士?真人还是真君?”

    巨蟒显然也被之前的红龙给吓住了,沉默片刻才看着白杨问,声音低沉浑厚,如闷雷响彻夜空。

    “连这你也知道?哎不对,是我在问你,速速回答”白杨眨眼,然后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继续看着巨蟒说道。

    周围的人面面相窥,心绪起伏,这个人……要如何形容?

    他们心情复杂,看不穿看不透看不懂白杨这个人……

    “不久前,我抓住了几个人类,从他们口中问出了很多关于人类世界的事情,语言也是向他们学习的”黑蟒回答,身躯微微抖动,鳞片哗啦啦作响。

    它有些忌惮白杨,不,更应该说是忌惮白杨的异能火焰。

    “抓住了几个人?什么人?他们人呢?”白杨再问。

    这深山老林的,谁没事跑进来干嘛?

    “他们说来自一个你们人类叫做血莲教的势力,欲要前往林子深处探索一个叫做铁剑门的遗迹,不过走到这里发现了这个泉眼,也发现了我,一个阴神境界的神道修士,五个武师之境的武者,和你们一样,他们一来就向我动手,被我一口寒气杀死了那几个武者,最后一个阴神,心思灵敏,虚与委蛇,和我套话,我和他相处了两天,最后看他不老实,把他吃了”巨蟒回答道。

    血莲教的人也跑来了?而且是先跑进来的,后面还有吗?

    听到这个消息后白杨心头嘀咕。

    其他人无法淡定了,血莲教在陈王朝可是一个禁忌话题,尤其是禁武堂,专门负责剿灭这样的不法势力。

    白杨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这条巨蟒,不知道吃了多少开慧果,聪明如斯,不知不觉自己的节奏就被带偏了。

    自己明明问的是它那些雪花这么搞出来的好吧?

    还好哥也不是笨蛋,要不然怎么被这家伙阴死的都不知道。

    看到没,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都不叫事儿,当拳头没法解决后,就是动脑子的时候了,都不是省油的灯。

    远处的人相当纠结,同人不同命,白杨和巨蟒两个,居然若无其事的问答起来了,你们明明前一刻还在干仗好不好?

    不提那些雪花的事情,白杨估计也是巨蟒的天赋技能什么的了,转而看着它问:“你为什么会被束缚在这里,泉眼下面深处有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当我有智慧的时候就这样了,至于下面,有一个门,一个很大很大的漆黑大门,打不开,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巨蟒继续说道。

    周围听到的人,无不眼睛一亮,下面有一座门,会不会和铁剑门有关?其中会不会遗留了铁剑门的传承?

    心动了,所有人都心动了,然而没卵用,大老黑守在泉水中,谁也没辙。

    于是,一双双眼睛看向了白杨,你到是干死它啊。

    听了巨蟒的话,白杨没有任何表示,指着冷热泉继续问:“那这古怪的泉水源头哪儿来的?”

    泉眼深不可测,白杨的意念也没法到头,搞不清楚冷热泉水哪儿冒出来的,是以直接问巨蟒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住在冷泉这边,尾巴被锁链锁住,无法到达尽头,热泉那边我去不了”巨蟒摇头道。

    它庞大的身躯摆动,空气嗡嗡作响,一举一动都带着惊人的威势。

    “哦,那我没问题了,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白杨笑道,前一句话是对巨蟒说的,后一句话是冲着古奇峰他们说的。

    我们问什么?问了人家也不买账啊。

    其他人闭嘴,没有人开口。

    “人类,你能帮我摆脱锁链的束缚吗?如果能,我必将报答你”巨蟒的脑袋低下了数十米,靠近了白杨一些问道。

    那暗金色的眸子中,居然充满了希望的神色。

    “能,简直太能了,助人为乐是我为人处世的准则,我很乐意帮助你的”白杨咧嘴道。

    “那就麻烦你了,只是不知道你要怎么帮我?如果需要潜入水下的话,我可以带你下去”巨蟒的脑袋再度低了一些看着白杨说道。

    他俩在这里一问一答,其他人直接被忽视了。

    他们一个个浑身颤抖,手心冒汗,老实说,让他们站在白杨的位置,还真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气魄和巨蟒平静的说话。

    唰……!

    巨蟒话音落下,白杨手中的血纹剑飞起,闪电般飞向了巨蟒。

    “人类,你什么意思?”巨蟒瞳孔一缩,脑袋高高昂起沉声问,口鼻间有寒雾喷薄。

    “你紧张个毛线,是这样的,这把剑是人类神道修士炼器手法炼制出来的神兵利器,锋锐无匹,我不知道能不能斩断锁住你的锁链,所以想先实验一下”白杨翻了个白眼说。

    血纹剑浮空,距离巨蟒有几十米远。

    “你要怎么实验?”巨蟒问,平静了一些,也不知道它到底有没有信了白杨的鬼话。

    一指巨蟒,白杨说道:“你身上的鳞片坚固无比,我觉得就是最好的实验对象,你觉得呢?若是这把剑能破开你身上的鳞片,估计就有希望斩断下方的锁链”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因果必然联系吗?听到白杨的话,其他人搞不懂了。

    “好,那你就实验一下”巨蟒点头道,搞得真相信了白杨的话一般。

    那还客气什么,白杨念头一动,血纹剑飞出,斩在了巨蟒的身躯上。

    巨蟒明显没有抵抗,任由血纹剑斩在身上,锵一声,有火花迸射,在巨蟒没有抵抗的前提下,血纹剑居然将它的一片鳞片给撕裂了!

    事实证明,血纹?;故呛芊胬?。

    唰……!

    撕开巨蟒一片鳞片的血纹剑再度横空飞起,围着巨蟒就是一通劈砍。

    噗噗噗,一个呼吸间,巨蟒身上的鳞片就被撕开十多片,血肉模糊,血纹剑居然还往它体内深入。

    嗡……

    巨蟒身躯扭动,有蓝色光芒流淌,顿时血纹剑就奈何它不了了。

    “人类,你什么意思!”巨蟒沉声问,口鼻间寒雾喷薄。

    “咳咳,别紧张,我只是想要深入的实验一下而已,你再让我砍一会儿呗?”白杨嬉笑道。

    好吧,到了这个时候,傻子都知道白杨是在戏耍巨蟒了。

    “你找死!”

    巨蟒大怒,仰天咆哮,身躯一伏,张口向白杨咬来。

    “玩你呢,有本事你咬我啊”白杨咧嘴直乐,还得意的扭屁股。

    巨蟒庞大的身躯,向着他的方向冲了两百米,身躯都没有彻底脱离泉水就再也过不来了,尾巴在泉水下被锁链锁住的。

    嘴巴开合,哐哐作响,就是咬不到白杨,相距还有几百米远。

    其他人汗了一个,白杨这个人,到底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假的?

    就在白杨得意的时候,巨蟒瞳孔一缩,身上蓝光流淌,头上的独角绽放璀璨光芒,一片可怕的冰霜向着白杨席卷而来。

    “早就防备着你这招”白杨撇嘴。

    打了个不响的响指,以他为中心,几十米外有赤红火焰风暴席卷,将所有冰霜融化!

    叶商函等人眼皮一跳,这个白杨也太可怕了点,连他们都不敢触碰的冰霜,居然被他轻易泯灭,那火焰,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来而不往非礼也,送你漫天烟花怎么样?”白杨笑道。

    念头一动,漫天火焰化作朵朵鲜花横空,环绕着巨蟒进行焚烧。

    巨蟒着实了得,它体外有蓝色光芒流淌,那么可怕的火焰居然一时奈何它不得。

    “我记住你了”巨蟒咆哮,庞大的身躯蜿蜒扭曲,就要往泉水下退去。

    居然被白杨一个人吓退了!

    其他人再次心惊,他们面对巨蟒几乎无解,可白杨却能吓退对方。

    “上都上来了,我觉得你还是别下去了”白杨咧嘴一笑大声道。

    之前看到了巨蟒和冷镜他们的战斗,自己又亲自试验了一下,大概摸清楚了巨蟒的底细,这会儿岂能让对方给跑了?

    你想上来就上来,想跑就跑,浪费我那么多口水,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