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蟒一口寒气横扫当场,十多个武师被冻成粉末,恐怖滔天。

    让人心肝颤抖的气氛僵持片刻,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响起。

    “天啦,少爷死了,这可怎么办?回去如何交代?”

    “师兄,师兄,你没事吧?”

    那些退到远处去的人,自家主子死得完整的尸体都没有,顿时一脸绝望,有的看到自己相熟的人回来,一脸后怕。

    没有人高兴得起来。

    “还好我跑得快,要不然就完蛋了”古奇峰浑身颤抖道。

    胡图在他身边心有余悸的说:“我的大刀饥渴……额,全力劈在它身上也只能留下一道痕迹,连鳞片都没法破开”

    “这可咋办?莫名其妙的就干起来了,我有点懵”古奇峰挠头道。

    他这样一说,胡图反应过来了,是啊,搞半天我们为毛要对蟒蛇动手?

    “诸位,如若自觉不是蟒蛇对手的,自行远离就是”远处,一颗树梢上的冷镜淡淡的说道,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了其他人的耳朵。

    “别藏着掖着了,拿出真本事来吧,我们这么多人若是连这条蟒蛇都无法对付,说出去得笑死人,妄称州府境内的青年才俊”叶商函目光巡视说道。

    被他的话一激,原本听了冷镜的话想要退走的人顿时尴尬了,特么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人家那条蟒蛇又不是死的,等你们商量好慢慢开干?

    就这会儿的时间,它庞大的身躯扭动。

    哗啦啦……,泉水冲天而起,它再度一口寒雾喷出,将漫天水花冻结,身躯扭动,砰砰砰的声音中,将漫天冰块击飞出去。

    成片的冰块横空,速度堪比一般子弹!

    “虎子,你们跑远一点!”

    白杨大吼,那些可怕的冰块四散,可是无差别攻击,虎子他们只在千米之外,一不小心就会被误伤致死。

    “少爷,我们早就跑远了,你要注意安全”虎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起码在几千米之外。

    白杨表情一僵,狗曰,这帮家伙很有我的风格嘛……

    噗噗噗……

    漫天冰晶激射,有人躲避不及直接被打成筛子!

    当然,这种人都是武士或者武士之下的人。

    就这一下,蟒蛇起码干掉了一百个人类。

    白杨没事,他前方五米之外有一堵米许厚的赤红色火焰墙,那些冰晶飞射而来,进入火焰中快速融化蒸发,奈何他不得。

    蟒蛇的寒雾虽然冰寒无比,但白杨的异能火焰也不是吃素的。

    “杀,金龙出海!”

    惊呼和惨叫声此起彼伏中,叶商函一声爆吼,手持长枪再度杀出,他手中金色长枪颤抖嗡鸣,舞动间有风雷之声,长枪递出,虚空颤抖,金色光芒耀眼,一条十多米长的金龙盘绕,张牙舞爪霸道无比。

    “哼!”

    看到叶商函开大,方烨眉头微皱,也不甘示弱,轻哼一声,脚尖一点冲向巨蟒。

    他手中玉笛舞动,身躯周围出现了一片片青色的竹叶,每一片都极致锋锐,看似轻轻浮动,却能轻易撕碎钢铁。

    另一边的冷镜没有说话,但行动却表明了他的态度。

    身影闪烁消失,夜色下失去了他的踪影,唯有一点极致璀璨的锋芒闪现,好似夜空中的一颗星辰。

    那一点锋芒无比刺眼,观之好像自己都要被撕碎一样。

    “千山??!”

    左刀闷哼,手中雪亮长刀嗡鸣,刀芒吞吐,一片片一浪浪,如怒??裉蜗?。

    一个个都开大了,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欲要灭杀巨蟒。

    他们想要知道冷热泉下方有什么,就必须要杀掉这条巨蟒,同时,这条巨蟒能口吐人言,几乎成精,头上长角,化蛟的节奏,杀了它,身上的鳞片骨血都是宝物,怎能放过?

    “马蛋,不能丢脸,拼了,如果这个时候缩卵的话,还怎么在飞凤妹妹面前抬头?”古奇峰一咬牙,也不甘寂寞的开始行动。

    “你疯啦?有那本事吗?”胡图鄙视。

    得意一笑,古奇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张金色纸张,上面是一道道让人眼晕的线条。

    “护体金光符,神道修士的物品,你这穷光蛋没见过吧?有了这玩意,虽然危险一点但我却不会死!”

    口中说着,也不知道古奇峰怎么操作的,金光符化作一道金光将其笼罩,他再掏出一个瓶子,里面是一颗龙眼大小的白色丹药,眼神有些肉疼,还是一口吞下,然后风风火火的仗剑冲了过去。

    麻痹,知道你是大少爷,但身上的好东西要不要那么多?

    心头暗骂,胡图一咬牙,哥也不能被人看扁了!

    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邪门的功夫,胡图的身躯噼里啪啦作响,凭空增高了一尺,皮肤变得漆黑,有冰冷光泽闪现,仿若钢铁铸造,双目变得冷漠没有情绪,手持大刀就冲了过去。

    一个个此时都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欲要一举灭杀巨蟒证明自己。

    虽然没有人言明,但这帮青年才俊此时心中都起了攀比之心,谁能表现突出谁就能博得眼球,万一飞凤妹妹高看一眼呢是吧……

    为了妹子,冲??!

    伫立在冷热泉中的巨蟒一下子就遭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围攻。

    它明显具有极高的智慧,面对这些人类的青年才俊围攻,冰冷的眸子中居然出现了一丝戏虐的神色!

    就在最先出手的叶商函快要靠近的时候,巨蟒身躯一颤。

    浑身幽蓝光芒流动,如水一样,刹那汇聚到头上的那根度角之中。

    瞬间,那根度角变得璀璨无比,光芒冲天,十里范围都能清晰可见。

    “死!”

    它口吐人言,仰天咆哮。

    嗡!

    虚空颤抖,那根度角上,有蓝光向着四面八方席卷。

    呜呜呜,鬼哭狼嚎一样的风声响起,天地一片森然,片片蓝色雪花席卷四方,暴风雪般横扫!

    噗噗噗……

    一些个弱小的武师,真元崩碎,剑气瓦解,刀芒泯灭,在那可怕的雪花之下粉碎,自身更是被撕裂!

    “不好!”叶商函目光一凝暗叫不妙。

    手中长枪一挑,金龙横空而出,噗噗噗震碎无数蓝色雪花,但那条金龙也被雪花撕碎。

    嗤嗤嗤嗤……

    十多片雪花从他身边飞过,华丽的金色长袍被撕裂,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并且在伤口之处,快速被冻结,只一个呼吸不到,他感觉身躯麻木。

    没有迟疑,心神颤抖的他飞速后退。

    ?!?br />
    另一边传来一声轻响,有白色光芒席卷开去,如星光摇曳,震碎了无数雪花。

    光芒消失,冷镜的身影展现出来,不比叶商函好多少,无法保持平静,脸色苍白飞退。

    方烨,左刀,古奇峰,胡图,等等数十个武师,他们倾尽手段,不但没有能够碰到巨蟒,反而伤亡惨重!

    一个前冲,然后能退回去的不足三分之一,即使能侥幸退回去,都人人带伤。

    缺胳膊断腿算轻的,有人半节身躯都没有了,而有的皮肉消失,骨骼清晰可见。

    目光惊骇,活下来的人沉默,怕了,真心怕了,这条巨蟒,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恐怕即使是宗师来了也讨不了太大好处吧?麻痹,好痛……”侥幸逃脱的古奇峰惊骇自语。

    护体金光符的金光已经消失,他身上纵横交错布满了数十道伤口,没有血液流出,因为伤口已经被冰冻,此时他浑身打摆子。

    “我擦,亏大了,我还没来得急动手就吃了大亏”退回来的胡图想哭。

    不知道使了什么邪门功法的他,浑身漆黑如钢铁浇筑,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就连长刀都崩碎了,只剩下一节刀柄还在手中。

    漫天蓝色雪花飘散,落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粉碎,场面恐怖无比。

    当雪花全部落地之后,以冷热泉为中心,五百米内已经没有完整的地方了。

    巨蟒伫立在冷热泉中,口吐人言不屑道:“一群蝼蚁,也想妄图挑战我的威严!”

    周围的人面面相窥,无力反驳,他们确实不是对手。

    然而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哎,那什么,黑大个,没错,说的就是你,蟒蛇,对,看这边”

    周围的人表情一僵,嘴角抽搐,看向了距离冷热泉八百米指手画脚的白杨。

    巨蟒瞳孔一缩,冷漠的看向白杨。

    “瞪什么瞪?再瞪我给你眼珠子挖了你信不信?我问你,你刚才那个是怎么搞的?”白杨指着巨蟒头上的度角大大咧咧的说。

    “这家伙在作死”玉飞凤幸灾乐祸的自语。

    鬼才和他瞎扯,巨蟒张口,口中一片蓝色光芒闪烁,凝为一道蓝色光柱向着白杨喷出,横空八百米席卷而来。

    “你说你这脾气咋这么臭呢,就不能好好说话?”白杨咧嘴。

    伸手一指,夜幕下,一条张牙舞爪的红龙出现,长达千米,一口将巨蟒喷出的蓝光给吞了!

    这一幕很让人震撼,要知道那蓝光之前呈现散发状的时候都能轻易粉碎武师,但此时却被一条凭空出现的红龙给吞了,顷刻泯灭!

    然而人们的表情有点茫然,那条火龙,不但没有丝毫威风凛凛的感觉,反而显得很……可爱?

    没错,他们只能用可爱来形容那条红龙。

    因为那条白杨用异能火焰搞出的红龙特么是卡通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