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下,恐怖的巨蟒伫立在冷热泉中,高昂的头颅狰狞恐怖,俯视下方,震撼人心。

    周围寂静无声,让人心悸的恐怖气氛蔓延。

    难怪冷热泉周围没有其他生物,有这么个家伙在,什么虾米还敢靠近?

    “你们倒是快干啊”白杨心头嘀咕,希望冷热泉边的人将巨蟒干掉,至于他们能不能干掉那就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了。

    看着那条巨蟒,猛然间白杨想起了地球那边棒子国的一部电影,叫什么龙什么战的,电影中的巨蟒大闹米国,形成一场灾难,但电影中的那条巨蟒比眼前的这条还要小一号,而且也没有眼前的来得震撼心灵。

    “孽畜胆敢扬言!”

    夜色下,一声冰冷的低吼响起。

    只见冷热泉边的冷镜踏步冲天而起,脚下的地面龟裂,冰晶破碎,他并指如剑,向着巨蟒的脑袋点出。

    指尖一点璀璨的白光绽放,夺目而刺眼,照亮夜空。

    那一点白光如烟花一样爆裂,一道道手指粗细的白光冲天而起,锋锐无匹,划过夜空发出嗤嗤的刺耳尖啸。

    “你大爷,六脉神剑?”白杨瞪眼。

    厉害了我的哥,他没想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冷镜居然如此果断,一言不合就动手,居然有点自己的风格……

    “夺命星光指!”

    “相传这是一位大宗师创造出来的武技,若是修炼到极致,一指点出,如星辰摇曳,厉害无比……”

    有人低语,被冷镜出手的画面震撼。

    夺命星光指?这名字听上去很吊,可为毛有一种乡土气息的感脚呢?白杨咧嘴,名字太大众了哇。

    “蝼蚁,你找死!”

    伫立在冷热泉中的巨蟒口吐人言咆哮,身躯蜿蜒,如蛟龙翻身,森寒的鳞片哗啦啦作响,体外有蓝色幽光流淌。

    嗡嗡嗡……

    虚空颤抖嗡鸣,巨蟒庞大的身躯硬抗那无尽催促的锋芒,将其崩碎!

    漫天璀璨锋芒泯灭,巨蟒狰狞的脑袋俯冲而下,恐怖的大口张开,欲要吞噬冷镜。

    那狰狞的蟒蛇口中,一排排雪亮锋利的牙齿如刀锋,让人胆寒。

    咻咻咻……

    冷镜凌空踏步,一道道幻影向着四周飞射,分不清哪个是他,间不容发间躲开了巨蟒的扑击。

    “星光步,夺命星光指配套的步法,能幻化身影迷惑敌人”有人低语,目光闪烁。

    啧啧,这才是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估计还是那种能越级挑战的家伙,相比起来,以往见过的武师简直弱爆了。

    白杨目光闪烁,他觉得,面对这种高手,估计后方虎子他们手中的武器根本没用,瞄都瞄不准还玩个蛋蛋,而且瞄准了估计也没法破防!

    这会儿白杨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的武者战斗力并不能用单纯的境界来区分,比如瞎眼的单秋林一柄木剑就能秒杀十多个比他境界高得多的人。

    这就好比一个小学生掌握了大学生的知识点,天才的世界没法解释……

    “杀!”

    虚空中的冷镜一声厉啸,指尖一抹锋芒吞吐不定,幻影般来到巨蟒脑后,指尖那一抹锋芒刹那璀璨道极致,一指点在了巨蟒的脑后。

    锵……!

    一声刺耳的金鸣交击之声传遍四方,冷镜一指点落的地方,有白光如涟漪一样一圈圈扩散,空气扭曲。

    咔擦……

    细小的声音传出,巨蟒脑后的一片漆黑鳞片布满了裂纹,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人能看到这一幕而已。

    昂!

    巨蟒怒了,仰天咆哮,恐怖的声音传遍四野,方圆百里寂静无声。

    很多人捂住耳朵,受不了那可怕的声音。

    锵锵锵!刹那间,巨蟒身上的鳞片一片片炸起,如竖起的刀锋,它身躯转动,向着冷镜撞了过去。

    噗,猝不及防之下,冷镜的身躯被一片鳞片划过,衣衫破碎,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肩膀之处。

    他面不改色,身影闪烁,凌空踏步,出现在数百米之外落地,一脸冰寒。

    “你们成功的激怒了我,所有人类都要死!”

    巨蟒咆哮。

    只见它喉咙之处鼓起一个鼓包,脑袋微微上扬,随即张开。

    昂!

    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响彻夜空,从它口中,有一圈圈透明涟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噗噗噗!那涟漪所过之处,山石草木粉碎。

    单纯的音波,居然恐怖道如此地步,很多人胆寒,脸色发白,甚至耳膜有鲜血流淌。

    武师之境以下的人都已经远离了冷热泉,他们站在远处眼皮直跳,知道若是自己在边上的话,恐怕直接就被巨蟒一嗓子吼死了。

    “还好哥站得远,但这他娘的也太吓人了,狮吼功算个毛啊”白杨心有余悸,头皮发麻,只觉耳朵有些刺痛,再度往后方撤离两百米。

    “杀!”

    就在巨蟒咆哮的余音还未消散的时候,夜色下再度传来一声冰冷的低吼。

    一道金色身影冲天而起。

    那是叶商函,他目光冷冽,手持一杆金色长枪,长枪嗡鸣颤抖,绽放极致锋芒,金色枪影冲天,夺目耀眼,如一道金色长虹绽放。

    锵,一声巨响传来,他手中的长枪刺在了巨蟒身上,金光迸射。

    鲜血点点,巨蟒鳞片破碎。

    但是,相对于巨蟒庞大的身躯来说,这点伤跟一个人被一根针扎了一下没有什么区别。

    巨蟒身躯翻转,身躯一弓一弹,叶商函就被崩飞出去,惊骇的看着巨蟒。

    其他人对视一眼,然后一咬牙,杀呀。

    老子们这么多人,都是青年才俊,一个个都是武师之境,而且身怀绝学利刃,还怕你个长虫?堆都堆死你!

    刹那间,剑光冲天,刀芒横空,映照得这片天地明灭不定。

    近五十个武师之境的强者对巨蟒展开围攻,场面壮观无比。

    其中,又以一身白衣的方烨最为潇洒,他手持玉笛,先前点出,那玉笛所过,虚空生涟漪,唯美而致命。

    左刀身影腾空,霸道而致命,一柄长刀劈出,刀芒层层叠叠如浪潮席卷……

    锵锵锵……

    各种各样的招式轰在巨蟒身上,它身躯不断颤抖。

    然而人类一方虽然人多势众,但其中大部分人的手段根本就不破防!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冷镜叶商函他们那样的本事。

    巨蟒遭受围攻,身躯抖动,冰冷的暗金色眸子竖起,让人心悸的气息在它身上爆发。

    “不好,那家伙要开大,老子再退……”

    白杨眼皮一跳,扛着血纹剑再度往后方跑,意念却时时刻刻观察那边的情况。

    “喂,你这人还要不要脸,其他人都在对付巨蟒,就你一个人跑了”不远处的玉飞凤冲着白杨鄙视道。

    “汝脑疾乎?”白杨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玉飞凤眨眼,下意识问:“什么意思?”

    “你脑残啊,看不出我丝毫不懂武技?让我去找死呢?倒是你,明明是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为毛不去?”白杨鄙视道。

    “我巨门剑被你丢水里了,无法有效的施展武技……不对,你明明那么厉害……”

    玉飞凤反驳,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杨已经跑远了,压根没在乎她说了啥。

    于是玉飞凤在心中又鄙视白杨一万遍。

    如果那条巨蟒不是被水下的锁链给束缚了的话,恐怕战斗力将十倍提升吧?若是那样,周围的人估计要被横扫!

    白杨心中明白得很,巨蟒被束缚,行动不便,战斗力大打折扣。

    这就是龙游浅滩遭虾戏?

    那边,被人群围攻的巨蟒果然开大了。

    它狰狞的嘴巴大张,口中有幽蓝光芒闪烁,极度深寒的气息弥漫。

    不好!

    所有人心头一跳。

    然而晚了,巨蟒口中幽蓝光芒化作一圈圈涟漪波纹辐射出去。

    噗噗噗……

    在那可怕的光芒之下,管你什么剑气刀芒指劲全部粉碎成渣渣,山石草木化作粉末。

    “那是什么?”站在远处的武师之境以下的人惊骇,瞪大眼睛。

    “不!好冷……”

    一个来不及躲避的人被蓝光席卷,表情惊恐大吼,但下一刻,他身躯定格,变成蓝色,噗一声化作粉末!

    刹那间,以冷热泉为中心,天地冰封,有十多个武师直接爆碎成粉末,其余大部分真元喷薄苦苦抵挡,却被冰封在了蓝莹莹的冰块之中。

    有十来个人安然退到了远处,看着那边眼皮直跳。

    以巨蟒脑袋为中心,方圆三百米都是那蓝光辐射范围,在这个范围中,一切都被冰冻成粉末,更远处,寒气辐射,咔擦咔擦的声音中,山石草木冻结!

    好冷!

    远处的人打寒战,周围的温度起码下降了数十度不止!

    砰砰砰,有冰晶破碎,却是一些被冰封的人挣脱冰块在逃离,一个个脸色苍白,身躯被冻僵,连行动都有些不便。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也不过几秒钟的事情而已。

    巨蟒遭到围攻,一口寒雾横扫这些青年才俊。

    虽然如此,它自身也不好受,身上多处鳞片破裂,鲜血淋漓。

    不过,巨蟒身上的伤,却让它显得更加冰冷霸道血腥,冰冷的眸子俯视周围,让人心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