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赤红火焰落入水中,于夜色下很醒目,火光摇曳,像是精灵跳跃。

    咕嘟嘟,冰冷的泉水沸腾,大片水雾弥漫。

    “什么!”

    看到这一幕,有人下意识惊呼,显得很不可思议。

    淡蓝的泉水有多么冰寒他们深有体会,但在那朵火焰之下泉水飞速沸腾,那火焰温度得多高?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火焰落入水中并未熄灭,依旧在燃烧,这才是让人震撼的地方,什么火焰连水都浇不灭?

    顿时,众人看向白杨的目光更加忌惮三分。

    玉飞凤并没有感到吃惊,因为她早就亲身体会过这种火焰,知道入水不灭的特性,她脸色很黑,想到了被这种火焰烧光衣服的画面。

    “哎?人呢?”

    看到那朵入水的火焰,原本玉飞凤想要给白杨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然而她一转身,白杨人没了……

    众人都被那朵火焰吸引目光,此时听到玉飞凤的声音,转身一看,就看到白杨扛着一把剑往远处被狗撵了一样跑,身边一朵火焰漂浮。

    搞什么鬼?

    一脑门疑问,他们不懂白杨在玩什么把戏。

    “希望你们能干掉那家伙”

    白杨转身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跑路,片刻没有停留,一直跑出去五百米才停下来,冲着营地大喊道:“虎子,安排人把火力都对准冷热泉的方向,搞不好要出事儿”

    “好的少爷”虎子的声音从营地方向传来。

    很快,白杨他们修建的营地之处忙碌了起来。

    站在距离冷热泉五百米之处,白杨咧嘴直乐,我不是故意要坑你们的啊,实在是不借助你们的手干掉冷热泉里面的那个家伙我根本没法下去探索呀。

    冷热泉里面有大家伙,这是白杨来到这里之后就发现的。

    发现了水中的大家伙之后他没有声张,玉飞凤说那里归她了,白杨麻溜走人,然后将巨门剑丢水中就是为了引她们到泉水边去。

    “太可怕了,一段时间不见,那条巨蟒变得更加庞大,一个脑袋比火车头还大,体长三百米,这是要变成蛟龙的节奏吗?奇怪的是,开慧果应该被它吃掉了才对,可为什么没有离去呢?难道泉水是它的老窝?”

    远离冷热泉,白杨意念延伸过去观察冷热泉的情况。

    在他意念的控制下,那朵火焰落入泉水中,依旧在燃烧,高温让火焰周围一米内的冰寒泉水沸腾,大片水雾变成气泡涌动。

    火焰下降,往冷泉下方的那个洞口落下去。

    站在岸边的人茫然片刻,看了看远处的白杨,又皱眉看着水面。

    那朵火焰落入水中,光芒让他们看到了水下的情景,玉飞凤都借助火焰的光看到了水下自己的巨门剑。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泉水中那个深邃的洞口。

    看到那个洞口,猛然间,众人直觉心底寒气直冒。

    “不好,大家后退”叶商函眼皮一跳,当即大声说道。

    玉飞凤皱眉问:“怎么了?”

    “飞凤妹妹,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但心底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先离开为妙,白杨恐怕也是预感道了才离去的”叶商函皱眉道。

    有一句话他没说,这种危险的估计根本就是白杨那朵火焰引发的……

    泉水边,冷镜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他的目光更加冷冽了,死死的注视着水面,脚步没有移动分毫。

    “玉小姐,你还是先后退一些吧”左刀出现在玉飞凤身边说,他手中的未出鞘的长刀轻轻嗡鸣,心中有些不安。

    泉水中,那朵火焰在继续下降,进入了那个五十米直径的黝黑洞口中。

    岸边,有几个艺高人胆大的青年才俊目光死死的看着水下的洞口。

    火焰落入洞口一两百米后,他们极目观看,水下的情景有些模糊。

    就在此时,他们眼皮一跳,看到了洞口中一个模糊的庞大身影,看不真切是什么,但却让人心底发寒。

    “是什么?你看清了吗?”古奇峰吞了口口水问胡图。

    摇摇头,胡图说:“我看清楚个蛋蛋,哎对了,你之前不是下水了吗?没看到?”

    “毛线,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个洞口,太冷了”古奇峰摇头。

    一身白衣的方烨双目微眯,手持玉笛站在泉边,并未离去。

    明明知道有危险,但周围的都是一帮赫赫有名的公子哥青年才俊,别人都没走,自己走了那多丢脸不是,于是就跟着不走了。

    “一帮傻蛋,好戏开场了”白杨在远处咧嘴嘀咕。

    冷热泉中那个洞口下,赤红火焰继续下降,已经深入洞口快三百米了。

    此时,就在火焰下方二十多米处,一个漆黑狰狞的脑袋横陈在那里。

    一双磨盘大的暗金色眸子看着火焰,瞳孔竖起宛如一条缝隙。

    火焰继续下降,它好似有些忌惮火焰一样,脑袋往水下沉了几米。

    岸上,白杨皱眉,这样不行啊,你得出来被干掉才行!

    眼珠子一转,念头一动,火焰消失,下一刻,在那可怕的狰狞脑袋下面,再次一朵火焰凭空出现,灼烧那个脑袋的下巴。

    当火焰再度出现灼烧下巴之后,那个狰狞脑袋上的双目瞳孔一张,显然是愤怒了。

    漆黑的体表有幽蓝光芒闪烁,赤红火焰一时居然无法奈何它!

    昂!

    它张嘴咆哮,泉水涌动,庞大的身躯宛如一段钢铁长城一样,向着泉水上方猛然冲出!

    “那家伙体型太大,体内有神秘能量流淌,如武者的真元一般意念无法穿透,异能火焰温度虽然很高,但想要将其杀死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恐怕我精神念力消耗完也别想燃烧那么大的火焰烧死他,只能借助上面的人了……”白杨时刻关注着泉水中的动静。

    岸上,众人直觉心脏突然一紧,一种可怕的?;谐鱿衷谛耐?。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原本平静的水面轰然涌动,数十米高浪花溅起。

    一个庞大的黑影在泉水中急速冲出,快如闪电。

    轰……

    水面轰然破开,一个恐怖的生物出现在水面,冰冷的俯视着岸边的人。

    “我勒个擦擦擦,尽管意念已经看到了,但当它真正的出现在眼中,依旧如此震撼”白杨瞪大眼睛,心脏仿佛被人捏住了一样。

    泉水哗啦啦轰鸣,冷热泉边众人惊骇。

    一条恐怖滔天的巨蟒从泉水中冲出,只是出现在水面上这一节差不多就有百米那么高!

    它通体漆黑,桌面大小的鳞片仿佛钢铁铸造,有冰冷的金属光泽,身躯有近十米粗,让人震撼。

    尤其是它的脑袋,房屋那么大,长满了数米长的漆黑尖刺,那些尖刺在脑后并列成一排,从背部一直延伸下去。

    最为让人心悸的是,在它的脑袋中间,有一根长达近八米的蓝色独角,根部直径两米,呈现锥形,末端如针尖,好似一柄可怕的长枪直指苍穹,让人心寒。

    “老天,这是什么东西!”有人惊骇,腿肚子打颤,浑身冰凉,觉得自己身躯不受控制。

    太可怕了,在那庞然大物面前,自身是多么的渺小。

    “退,快退”左刀额头冷汗直冒,死死的盯着那冲出水面的庞然大物,一个劲的催促玉飞凤。

    泉水边,冷镜面无表情,仰头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目光闪烁。

    “武师境界以下的人,全部后退!”叶商函目视巨蟒沉声道。

    方烨站在泉水边,看着巨蟒沉眼睛很亮,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胡图鬼,你怕不怕?”古奇峰浑身颤抖问身边的胡图。

    “老老……子……才……才不怕,干它丫的就是”胡图牙齿打颤,握着大刀的手骨节发白。

    “不对啊,为何它就那么看着我们?”玉飞凤一边后退一边问。

    恐怖的巨蟒身躯伸出水面百米高,夜色下森然庞大,就那么俯视着周围的人,场面让人心颤。

    “蝼蚁,滚!”

    猛然间,一声浑厚的咆哮响彻夜空,仿若天雷滚滚,让人耳膜发麻。

    恐怖的巨蟒,开口说话了,说的是陈国语!

    “夭寿啦,巨蟒口吐人言,有妖怪!”远处,白杨瞪大眼睛,双眼差点没变成蚊香圈,这尼玛不科学!

    虽然他距离冷热泉足足五百米远,可是那巨蟒太庞大了,三十多层楼那么高,好似自己就在它不远处一样。

    当初这条巨蟒在红外线热成像仪中只有一百多米长,而如今体长却超过了三百米,吃什么长的?难道是吃了开慧果的缘故?吃了那玩意长个?

    白杨脑袋里面乱成一团。

    “少爷,快回来!”远处,小猫焦急的大喊,若不是冰清玉洁四姐妹极力的拉着她,她都奋不顾身的跑过来了。

    “小猫别怕,那家伙过不来,被锁链拴着的”白杨回头大声回答了一句。

    听到白杨这句话,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被锁链拴着的?什么意思?

    别人不知道,但白杨意念却已经深入泉水中看到了,在这条巨蟒的尾巴之处,有一条一米粗的银色锁链穿透了它的尾巴将其锁住,此时锁链快要崩直,也就是说,这条蟒蛇无法脱离泉水!

    难怪开慧果都没有了它依旧不离去呢,原来是这样。

    若不是发现了这一点,以白杨的尿性,还不麻溜跑路啊。

    只是,这条可怕的蟒蛇,是何人将其束缚在了泉水中?目的是什么?

    (再见2016……各位朋友,元旦快乐,谢谢你们陪伴石头走过2016,2017再会……啦啦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