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冷热泉平静无波,月光透过浓雾照射下来,别样朦胧。

    人影幢幢,泉水边聚集了很多人,全都带着异样心思打量眼前平静的泉水。

    一半淡蓝,一半淡红,泾渭分明。

    “好冷!”

    赫然一声惊叫响起。

    众人看去,却是一个青年蹲在泉水边,一只手伸进了淡蓝水面。

    当他将手从冷泉中缩回的时候,一只手掌苍白无比,肉眼可见凝结了一层冰壳。

    他是武师之境的青年才俊,当然不会受伤,只是吃惊于泉水的冰冷,在没有真元护体的情况下,泉水简直冰冷彻骨。

    “有那么冷吗?估计是你女人玩多了虚的吧?我感觉跳进去洗个澡都没有问题的样子……我擦……”

    古奇峰善于拉仇恨,撇嘴鄙视,然后蹲在潜水边伸手去试了一下,脸色微变,缩回了手。

    看到他这样,其他人撇嘴,你也虚了吧?

    不过他们也很惊讶,真有那么冷?

    不信邪的一个个都试了一下,泉水冰冷无比,在没有真元护体的情况下根本无法长时间接触!

    “这边好烫,比火焰还烫,但是好奇怪,为什么这水没有沸腾?”

    又一声惊呼传来,却是淡红色泉水那边,一个人将手臂从泉水中退出,通红一片。

    一冷一热,泾渭分明,好神奇的泉水。

    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稍等片刻”胡图眼珠子一转,丢下这样一句话闪身冲入了黑暗中。

    不久后胡图回来,手臂轻微抖动,两只手抓着两条十米长的蟒蛇,随着他的手臂抖动,蟒蛇仿若无骨一样无法进行反击。

    众人都猜到了胡图想做什么,好奇看着。

    噗通噗通两声,胡图将两条蛇分别丢进了冷泉和热泉里面。

    片刻,两条活着的蟒蛇分别丢入泉水几个呼吸后就不动了,捞起来一看,热泉这边那条已经被煮熟差点煮烂,冷泉这边这条直接成为了冰棍,轻轻一敲成为了碎片!

    好可怕的泉水!

    众人心头一凝,这人要是跳进去会如何?

    玉飞凤站在泉水边,眉头紧皱咬牙切齿,她站的地方,就是虎子将她的巨门剑丢下去的地方。

    面对这样的冷热泉,老娘怎么捞起来嘛……

    古奇峰乘机站出来唰存在感,说道:“飞凤妹妹别急,我修炼的是火系真元,巨门剑掉下去的是冷泉,真元可以抵挡冰寒,我帮你打捞起来”

    “那就多谢了”玉飞凤转头看着他笑道。

    她又不是傻子,有人在这个时候献殷勤当然不会拒绝。

    得到玉飞凤的笑脸相向,古奇峰整个人的骨头都轻了三两,脑袋一热,噗通一声就跳进了冷泉之中。

    当进入冷泉后,被冰寒的泉水一激,他打了个冷战,浑身麻木,一下子清醒了,麻痹好冷……

    体内炙热真元流淌,他感觉好了很多,但依旧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深吸口气,向着水下潜了下去。

    岸边,周围的人看着,默不作声。

    古奇峰潜入泉水中,越往下越冷,真元在体内流淌险些都抵挡不住,当他潜入水中近三十米后,水压加上冰冷,已经让他身躯有点麻木了。

    “马蛋,祸水啊,面对玉飞凤的笑脸我为毛就没有脑子了呢”这家伙开始反省自己。

    然而跳都跳下来了,就这样上去的话会很丢脸,咬牙继续向下。

    再度向下二十米后,他快承受不住了,但总算是看到了水底,玉飞凤那十多公分长的漆黑巨门剑就静静的躺在碎石中。

    心头一喜,总算是看到了,帮飞凤妹妹捞起巨门剑,一定能给她一个好印象吧?

    带着这样的心情,古奇峰咬牙来到泉底,抓住巨门剑就要往上游。

    但随即他脸色一僵,麻痹,这是水里,无处借力,巨门剑重达三千斤,加上水压和自身僵硬的身躯,他居然无法将巨门剑带出泉水。

    这可怎么办?

    心中权衡片刻,他决定先上去,然后想办法弄条链子或者绳子下来,绑住巨门剑让上面的人拖上去。

    但下都下来了,上去不及,先看看下面是什么情况再说。

    在冰冷的水中,古奇峰四下巡视,接着眼睛一瞪。

    在他前方百米处,有一个黝黑的洞口,直径差不多五十米,漆黑阴冷,仿佛能吞噬一切,明显能感觉到泉水是从其中喷涌出来的。

    他试着靠近了一点,但越是靠近洞口就越冷,当来到那洞口十五米外的时候,已经冷得受不了了,若再靠近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马蛋,邪门的地方”

    他暗骂一声,离开洞口看向别处,又在另一边两百多米外看到了另一个洞口,是热泉那边,大小和冷泉这边的洞口差不多,喷涌热水。

    冷热泉的水源居然是分开的?

    没有贸然靠近两个出水口,他往上面游了上去。

    上游一二十米米后,古奇峰突然感觉浑身一冷,汗毛一竖,一种无与伦比的?;邢闲耐?。

    心头一颤,他四处打量片刻,却并未发现?;醋院未?。

    冷热泉中环境恶劣,没有任何生物不说,连植物都没有。

    或许是错觉!

    心中这样想,他继续往上……

    岸上,当古奇峰进入冷泉后,其他人就安静的开始等待。

    黑灯瞎火的,他们也看不到泉水中的情况。

    “你们在干嘛?想集体跳下去游夜泳?”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突然想起。

    玉飞凤转身一看,咬牙道:“姓白的,你来干嘛?”

    此时白杨踏着冰晶走了过来,脚步声咯吱咯吱作响,嘴里叼着一根烟,肩上扛着一柄长剑。

    “你管我,这又不是你家的,麻痹,好冷”走过来的白杨冲着玉飞凤撇嘴道,下意识打了个冷战。

    身处冷热泉边上,白杨仿佛置身于南极。

    打了个不响的响指,虚空一朵拳头大的赤红火焰在他两米外凭空出现,照亮周围的同时温度升高,他这才好受了点。

    众人看到那朵火焰,目光一凝,怎么办到的?

    玉飞凤瞪着开始磨牙,就是那种可恶的火焰,当初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烧掉了……

    “握草!”

    突然,白杨眼睛一瞪惊叫道,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众人看着白杨,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姓白的,你发什么神经?”玉飞凤美目一瞪无语。

    身躯再度颤抖了一下,白杨撇嘴说:“关你屁事”

    说完,白杨看着冷热泉表情惊咦不定。

    哗啦……

    泉水涌动,古奇峰的脑袋从水中伸出,长长的出了口气。

    “怎么样?”关心自己的巨门剑,暂时不管白杨,玉飞凤看着古奇峰第一时间问。

    腾身而起,古奇峰离开水面来到岸上,身上快速结冰,身躯一震,冰晶粉碎飘散后,他打了个寒战说道:“下面好冷,飞凤妹妹,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巨门剑,但太重了,水里不受力,加上冰冷,无法带上来”

    这家伙运气好,白杨看着古奇峰心中暗道。

    “那怎么办?”玉飞凤皱眉道。

    同时她再度瞪了白杨一眼,都是这家伙把我的巨门剑丢泉水里了。

    古奇峰摆摆手说:“飞凤妹妹别急,让人准备一条绳索,我再下去一趟,绑住巨门剑你们拉上来就是了”

    “那好”玉飞凤眼睛一亮。

    白杨想了想,鉴于古奇峰这家伙之前提醒自己霍仓是真武阁的事情,来到他身边说:“哥们,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别下去了”

    “哎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去,那火焰是你搞出来的?”古奇峰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边上飘着的赤红火焰,于是瞪眼问。

    “别在意这些细节,听我的,别下去,要不然是在找死我跟你讲,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白杨压低声音说道。

    想到之前莫名其妙出现在心头的?;?,古奇峰皱了皱眉迟疑道:“可是……”

    “算啦,反正我已经提醒你了,为了妹子丢掉小命活该”白杨撇撇嘴说。

    “姓白的,你什么意思?”玉飞凤在边上咬牙问。

    看着玉飞凤,白杨上下打量了几眼撇嘴道:“我就奇了怪了,你这小妞,脾气又臭,还有点自以为是,为毛一个个的都往你跟前凑?”

    “你!”玉飞凤看向白杨瞪眼,捏紧了拳头。

    “兄弟,你到底知道点什么?”古奇峰见气氛不对,悄悄的问白杨。

    白杨没说话,摇摇头,走到边上,将肩膀上的血纹剑往地上一插,靠在上面皱眉看着泉水沉思。

    “有危险,最好还是别下去了”沉默的气氛中,一直站在边上的冷镜突然开口道。

    人们的视线被冷镜的话吸引,看着他不明所以。

    白杨眉毛一挑,这看上去高冷的家伙也发现了?

    然而面对众人的目光,冷镜压根不接受什么。

    看了看周围的人,白杨脸上出现一丝古怪的笑容,然后挥挥手,虚空中再度出现一朵拳头大小的赤红火焰,伸手一指,火焰凌空飞过,落入了冰冷的泉水中。

    咕嘟嘟……

    当不大的火焰落入冰冷的泉水,泉水很快沸腾,咕嘟嘟冒泡,腾起大片水雾。

    冷热泉中,冷泉底下那黝黑洞口深处,一条庞然大物蛰伏,一双磨盘大的暗金色眸子冰冷的注视着上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