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理会白杨在远处的叫声,全都一脸惊骇的看着单秋林。

    一剑,简简单单的一个直刺,涟漪激荡,灭尽敌手,这是何等可怕的剑法?

    单秋林身上没有任何血气真气真元的波动,妥妥的武徒无疑,能有如此战力,必定是那邪门剑法的功劳。

    铁剑门!

    此时,周围的人脑海中几乎同时出现了这三个字。

    白杨等人不顾危险深入迷河林,来到这个古怪的冷热泉,难道说那种剑法就是在冷热泉中得到的?里面有历史上铁剑门的传承?

    一瞬间,众人看向单秋林的目光充满了炙热的贪婪。

    练武之人,谁不想得到高明的武技?

    “有点本事,他们死了也就死了,技不如人怪不了谁,但他们却不能白死,我倒是想看看,你手中的剑,能否依旧犀利如斯能将我一剑灭杀!”

    霍仓踏出一步看向单秋林脸色阴寒道。

    轰……

    他踏步的地方,地面颤抖,冰晶崩碎飞舞,地面有蜘蛛网一样的裂痕延伸出去数米远。

    无耻!

    众人反应过来,无不在心头暗骂。

    这家伙明显是觊觎单秋林掌握的那一门剑法,却用如此冠冕堂皇的说辞。

    无人能够反驳,毕竟他的人被单秋林杀了是事实。

    此时谁都知道霍仓不会杀了单秋林,绝对会将其擒拿,然后逼问剑法。

    目光闪烁,他们静待事态发展的同时,目光也看向了不远处的冷热泉,单秋林之前站在冷热泉边上,那这种可怕的剑法是否是从其中得到的?

    很有可能。

    至于一个武徒创出那样的剑法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你大可试一试”单秋林手持木剑淡淡的说道。

    霍仓目光闪烁,再度踏出一步,地面颤抖,他身上黄袍鼓荡,右手握拳,土黄色真元闪烁,浑厚霸道,一种层层叠叠的力场吞吐不定,如大海波涛,汹涌澎湃,随时都会暴起将单秋林淹没摧毁。

    但他在犹豫,尽管确定单秋林武徒无疑,可没有正面交手,不确定自己能否接得下单秋林的那一剑。

    咯吱咯吱,冰晶破碎的声音传来,脚步声响起。

    “老单,你可以呀,简直就是小母牛倒立,牛13冲天了……”

    紧张的气氛下,白杨大大咧咧的跑了过来,嘴里叼着一根烟,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霍仓顿足,深吸口气,脸色阴沉。

    他本身就在犹豫要不要对单秋林动手,此时白杨过来,他直接放弃了。

    不是不想立即过去暴打单秋林将其拿下,而是不敢,他此时浑身发寒,一种无与伦比的?;中耐?,能感觉到,若是自己敢动一下的话,下一刻就是他葬身的时候。

    远处,至少十挺火神炮瞄准了他,而且白杨的意念也将其锁定,感受到莫名?;?,他不敢动!

    “你过来干嘛?”单秋林微微偏头面向白杨的方向微笑问。

    伸手揽住单秋林的肩膀,白杨吐出一口烟雾撇嘴道:“还能干嘛,叫你吃饭啊,等会儿饭菜都冷了,你个瞎子,不给你指路你估计回不去”

    “正好饿了,走吧”单秋林点头道。

    然后他和白杨两人勾肩搭背的离去,对于之前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一样。

    眼睁睁的看着白杨和单秋林离去,没有人说话。

    霍仓能感受到?;?,他们又何尝不是。

    鉴于白天的时候华昌荣的死,没有人敢小看白杨,加上此时心头隐隐约约的?;?,没人跳出来当傻瓜得罪白杨他们。

    至于你霍仓丢了面子活该,谁管你去死。

    “哼”霍仓咬牙冷哼一声,看着白杨的背影目光充满杀机。

    白杨原本离去的脚步一顿,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样看到了霍仓充满杀机的眼神,转身,看着霍仓吐出一个烟圈说:“嘿,哥们,你好像很不爽?”

    别人都明显的表现出杀机了,白杨不会当做不知道,干脆直接挑明。

    白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霍仓若是还隐忍的话,脸往哪儿放?周围那么多人看着呢。

    于是冷眼看向白杨道:“属下的死,心绪不平,你说如何才能让人平心静气?”

    “要不你喝太太口服液?”白杨眨眼道。

    太太口服液是什么鬼?没有人懂……

    “嘿,开个玩笑,然后你不是不爽嘛,我让你爽一爽?”眼睛一眯,白杨似笑非笑的说。

    “呸,牛虻,不是好东西,下流,恶心……”听到白杨这句话,不远处的玉飞凤在心头大骂。

    白杨脸色一黑,麻痹老子好像说错话了,太特么又歧义了。

    周围其他人嘴角抽搐。

    “你待如何?”霍仓冷声道,全神戒备盯着白杨,真元引而不发。

    再度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白杨吐出一口烟雾,咧嘴笑道:“你猜?”

    说话的同时,他一指霍仓做了个扣动扳机的动作。

    嗡嗡嗡……

    远处刹那传来嗡鸣声,指着霍仓的十挺火神炮开火,喷射半米火焰,子弹如暴雨一样倾泻而来,子弹在夜色下拉出一条耀眼的光带。

    “杀!”霍仓目光一寒,爆吼一声冲出。

    握拳轰出,土黄色真元爆发,如一圈圈波浪澎湃,所过之处空气扭曲。

    噗噗噗……

    暴雨一样倾泻而来的子弹打在那一圈圈波纹上,激荡扭曲,轰然破碎。

    霍仓双眼爆睁,一脸惊骇。

    他施展的拳法十重浪居然被远处邪门的武器撕碎了!

    无与伦比的?;中耐?,他真元喷薄,在体外形成龟甲状的气墙,企图挡住那暴雨般的子弹。

    单独的子弹无法打穿那龟壳一样的气墙,可千佰颗子弹,却是刹那将那气墙撕碎。

    噗噗噗……

    “不!”

    霍仓惊叫,身躯颤抖,被暴雨一样的子弹打得后退,身上血花朵朵,一两秒钟时间,他被倾泻而来的子弹撕成碎片,鲜血喷洒,触目惊心!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一言不合就开干,白杨是如此直接。

    你想杀我,这个仇本身就已经结下,何不乘早将你干掉?留着后面给我找麻烦?白杨才不会那么傻。

    本身就已经得罪了,杀了解决一个后续麻烦,不杀难道对方就会感激你?麻烦只会更多。

    叶商函看着白杨眉头一皱,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他算是看出来了,白杨就是个人来疯,一言不合就开干,霍仓而已,死了就死了,没必要这个时候得罪白杨。

    “啧,我估计那家伙爽了,你们觉得呢?”白杨看着周围的人咧嘴笑道。

    吸一口烟,喷出一口烟雾,见没人说话,带着单秋林继续离去。

    “嘿,哥们,我很欣赏你的性格,我也看霍仓不爽,死了活该,但我得提醒你,这家伙来头不小,是真武阁的弟子,这里这么多人都看到了,你以后小心真武阁的报复”就在此时,古奇峰冲着白杨的背影说道。

    “多谢,哥们要不要来喝一杯?”白杨转身看着古奇峰笑道。

    古奇峰看了看玉飞凤那边,摇摇头,开玩笑,自家女神貌似和白杨不对付,如果还去喝酒的话就没机会了。

    看着白杨和单秋林离去,其他人各有心思,没有说什么,转身走向玉飞凤,来到了冷热泉边上。

    “这坏蛋简直无法无天,其他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冷热泉边,玉飞凤皱眉不解自语。

    她身边的左刀说道:“玉小姐你看那边,如果他们有任何异动的话,恐怕下场比霍仓好不了多少,虽然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奇门武器,单威力有目共睹,没有人会冒险这个时候得罪白杨”

    顺着左刀的视线,玉飞凤看去,发现那边白杨他们的营地中,一个个黑洞洞冷冰冰的金属武器对着这个方向。

    “那些是什么东西?我感觉浑身发寒”玉飞凤皱眉道。

    “不知道”左刀摇头。

    没有人认得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那些武器,只是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白杨和单秋林勾肩搭背的回到营地中,进入一栋屋子后,白杨才撇嘴道:“都到这儿了还装?”

    噗……

    单秋林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一变,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喷出,浑身颤抖。

    不但如此,他手中那木头片子也顷刻间爆碎,变成木屑纷飞。

    “虽然又给你添麻烦了,但我是不会对你说抱歉的,还有,你知道我强撑着还不给我疗伤药?”喷血的单秋林没好气道,瘫坐在了地上。

    白杨眼睛一瞪无语道:“你这家伙……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真武阁而已,能比得上血莲教?反正虱子多了不怕痒,还有,你活该,谁叫你强出风头的,我要是不过去你就等着完蛋吧你”

    单秋林翻了个白眼,听不懂地球那边的谚语,不和白杨说话。

    耸耸肩,白杨拿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玉瓶递给单秋林撇嘴道:“喝吧,我可是记住了的啊,你又欠我的,这玩意有钱都买不到我跟你讲”

    单秋林接过瓶子,打开,一缕清香飘散,眉毛一挑,暗道一声好东西,当即一口喝下。

    眨巴嘴唇,单秋林说:“味道不错,就是少了点,一口不到,再来点?”

    说话的时候,单秋林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

    “拉倒吧,这玩意还是我省下来的,还想要?做梦”白杨鄙视道。

    给单秋林喝的是地乳精华,最是滋养身躯,效果立竿见影。

    “那种剑法,还有待完善,对身体负荷太大,木剑施展不好掌握,之前只是实验一下,强行使出,险些承受不了爆体”单秋林面容一正皱眉道。

    “那你就不能换一柄好点的剑?”白杨酸溜溜的说道。

    这家伙貌似琢磨出了一种牛叉闪闪的剑法,可惜鸟,劳资不能修炼武道,要不然绝逼学到手啊,一柄木剑横扫四方,吊炸了有木有?

    然而无法修炼武道没卵用,再好也只能干瞪眼……

    “兵器再好终究只是外力,我逐步将剑法完善,用木剑都能随意施展的时候,用你的话来说,那才叫牛//逼,你说是吧?”单秋林平静道。

    “切,你这家伙也是个装逼犯,还以为你真的看淡一切了呢”

    白杨撇嘴,丢下单秋林不管了,转身就走。

    之前他一直都用意念在观察单秋林,细致入微,当单秋林一剑灭杀那些人之后,白杨就‘看到’单秋林喉咙一口鲜血强忍着没喷出,那柄木剑已经粉碎,若不是白杨及时赶到,单秋林就危险了。

    鬼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方法保持木剑到了避开众人视线的时候才粉碎。

    “哎,给我再找一把小刀和一根枯枝来,我要再削一把木剑,对了还有,给我弄点吃的来,饿了”单秋林在后面说道……

    这些事情白杨才不会亲力亲为,他又不是单秋林的丫鬟。

    离开木屋后,白杨看向冷热泉的方向。

    “玉飞凤的巨门剑被虎子丢了进去,应该有人为了献殷勤而跳下去打捞吧?嘿嘿,好戏开始了,冷热泉,你到底有是秘密呢?”白杨期待自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