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木剑,众目睽睽之下,单秋林很平静,脸上没有悲喜,甚至在他的嘴角,还有一丝淡淡的微笑。

    那种笑容,是下意识的,是发自内心的,仿佛在追忆,沉寂在曾经美好的某一个瞬间。

    周围的人看着他,短暂的陷入了寂静。

    越级挑战,并非什么传说,在场的人很多都能做到。

    可是,单秋林以一柄木??缭搅礁龃缶辰缑肷倍允?,这就有点惊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单秋林吸引,就连冷热泉边的玉飞凤冷镜等人也不例外。

    单秋林,一个瞎眼断臂的残疾之人,此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有点意思!”短暂的沉默过后,叶商函看着单秋林轻语,目光闪烁,他一身金色长袍,很瞩目,周围的人都簇拥着他。

    黄袍青年目光一闪,心头已经有了杀机。

    对于他这样的公子哥来说,死个把手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手下被人杀死,这无疑是当众打脸。

    他看向周围自己的其他属下,眼神示意,于是,十多个黑衣护卫站出来,慢慢的将单秋林包围。

    黄袍青年是武师之境的青年才俊,虽然失了面子,但也不会向单秋林动手,毕竟单秋林只是一个武徒,赢了丢脸,输了更丢脸。

    人群中的胡图看了看单秋林,然后一脸鄙视的看向黄袍青年道:“霍仓,怎么,输不起?我说你丢脸不丢脸,对一个武徒残疾人没完没了我都替你感到脸红”

    “就是就是,没想到你心眼这么小,啧啧,九个武士,两个武师四层,对付一个武徒,我鄙视你一脸”古奇峰和胡图是一伙的,这个时候和胡图一唱一和。

    被称为霍仓的黄袍青年和叶商函是一伙的,他们很乐意寻找机会打击那一群人。

    霍仓面无表情的撇了胡图和古奇峰一眼,将两人无视。

    我这暴脾气,古奇峰忍不住要动手,但被胡图拉住了。

    兄弟,他们人多,别浪,猥琐发育……

    “无妨,剑技本身就要在厮杀中才能磨砺出来,周围人好像不少,你们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人生最美是初遇,刹那的芳华定格生命,人生就不会有遗憾”单秋林手持木剑淡淡的说道。

    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期待。

    在还没有修炼雷霆秘典之前他就在琢磨一种全新的剑法,到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加上现在雷霆秘典铸体篇大成,拥有十万斤巨力,他很期待这种强大的身体素质配合自己琢磨出的剑法能发挥出什么样的效果。

    听到他这句话,很多人眉目一挑,觉得他太过于托大,有人沉思,觉得单秋林并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混蛋身边跟着的都是些什么人,让人看不透”玉飞凤皱眉,白杨就够古怪了,疑似神道修士,那种火焰很可怕。

    现在又跑出来一个更古怪的,明明只是武徒,却凭借一柄木剑杀死武士境界的强者不说,更是不将包围他的十多个强者放在眼中。

    冷热泉就在边上,不会跑,玉飞凤周围的人都暂时放弃探究冷热泉,看单秋林接下来的表现。

    “既然这位兄台想要磨砺剑技,那么你们就成为他的磨刀石吧”霍仓淡淡的笑道,表达了两个意思,要么你们给我杀掉这个家伙,要么你们就不用活了。

    他失了脸面,自然是要找回来的,但自己不好动手,只能指示手下了。

    “霍仓,你要不要脸?要不我和你练练?”胡图看不下去了,虽然这家伙很多时候二了一点,但做人还是有底线的,欺负一个残疾人算什么?

    单秋林没有理会也没有在意众人的心思,缓缓抬起木剑,微微偏头说:“谁来?麻烦快点,那边都开饭了,老白不靠谱,回去晚了不会给我留的”

    众人愕然,这什么人啊,不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吗?

    然而还有让他们更愕然的,转头一看,不远处的营地中,有一群人排排坐,端着木碗大口吃东西,兴致勃勃的对这边指指点点的讨论。

    一脑门黑线,这都什么朋友,不过来帮忙就算了,居然还在边上围观……

    “少爷,不过去帮帮单公子吗?他一个人面对那么多高手,我看着都害怕”虎子凑白杨边上问。

    冰清玉洁小猫她们也看向白杨,毕竟单秋林是自家这边一伙儿的,她们就这么看着也不好。

    白杨大大咧咧的一挥手说:“没事,你们看着吧,老单不简单,这家伙古古怪怪也不知道琢磨出了什么剑法,其他人要倒霉了,我们正好观摩一下,还有,老单这家伙聪明得很,我敢保证,若是他没有把握的话,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跪地求饶要么麻溜跑路,他已经看淡一切,知道脸皮什么的没卵用,我们也正好看看这家伙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哎,虎子,快点,去拿夜视摄像头架上,我们拍下来……”

    “那我们就不管了?”林洁儿眨眼,总觉得自家少爷有点不靠谱。

    “当然要管啦,如果老单挂了我们就给他报仇就是了嘛”白杨咧嘴道。

    “……”

    这会儿的时间,那边已经有了动静。

    包围单秋林的十多个人中,有人脸色一冷,踏步而出,地面颤抖崩塌,冰晶粉碎四溅,腾空而起,一脚踢向了单秋林的心窝。

    他并未像第一个人那么大意,武士之境的他一上来就用上了真气。

    金色的真气亮晶晶金灿灿,环绕着他,以脚尖为中心,整个人仿若化作一股金色的尖锥,猛然旋转,狂风呼啸,具有可怕的撕裂力量。

    “呵”单秋林轻笑,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

    手中的木剑直着刺出,速度并不是很快,周围的人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他是那么的脆弱,在那武士的一腿之下,下一刻就要被踢碎。

    然而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单秋林手中还有虫眼的木剑刺在对方的脚尖,时间好似在那一刻定格了一秒。

    噗……

    金色真气刹那粉碎,那个黑袍武士从脚尖开始,整个人被撕成两半,血液喷溅,周围晶莹的冰晶被鲜血染红!

    尸体跌落,周围的人眼皮一跳,又是这样!

    那平平淡淡的木剑,平平淡淡的刺出,为何有如此威力?

    看不透,看不懂!

    饶是这帮见多识广的公子哥大少爷青年才俊这个时候也无法淡定了。

    手持木剑,单秋林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在追忆什么。

    “杀!”

    一声冷哼,如闷雷,一抹冰寒刀锋闪现,于夜色下划过,那是一抹无匹的锋芒,刹那出现在单秋林前方,下一刻就要将他劈碎。

    单秋林依旧仿若未觉,本能的抬手,手中木剑一抖,一横,挥过。

    噗嗤!

    刀锋粉碎,长刀断裂,持刀的人,被撕成两半!

    又一个武士之境的强者被一柄平平无奇的木剑斩杀。

    这一现象太诡异,让人发毛。

    包围单秋林的其他人面面相窥,太邪门了,一柄木剑,居然如此恐怖。

    霍仓脸色一寒,太丢脸了,自己的属下居然如此不堪,连那个残疾人的衣角都没碰到就死了三个。

    “杀!”

    或许是感受到了自家主子心中的愤怒,也或许是心中惊悚单秋林的邪门,其他人对视一眼,一起冲向了单秋林。

    剑气纵横,刀芒横空,在夜空中绽放,映照得单秋林的脸色明暗不定。

    “初遇之于美好,如一粒种子在心间,生根发芽,后续才能演绎无数悲欢离合,正因为那一刻的相遇,那一眼的凝视,便是人间悲欢离合,当那一刻出现在生命中,好比一粒石子落入心湖,丝丝波纹跳动心弦……”

    瞎眼的单秋林脸上原本淡淡的笑意变得无比炽烈,那是一种欣喜,一种期待,一种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周围无数刀光剑影,他好似无法察觉,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

    手中木剑向前缓缓刺出,不快,肉眼可见。

    没有真气激荡,没有真元涌动,可于那剑尖之处,一圈圈无形涟漪扩散出去!

    那一圈圈无形的涟漪,好似心湖投下了一粒石子,变得不再平静,让人心头颤抖,那是一种灵魂的共鸣,周围的人仿佛沉寂在了单秋林内心的那种美好里面。

    “这……”冷热泉边,冷境目光一凝,眼中闪过丝丝光芒。

    看到这一幕的青年才俊,也是无法保持平静,目光闪烁不定。

    那丝丝波纹辐射开去,周围的剑气刀芒刹那粉碎!

    锵锵锵……

    一柄柄兵刃在那轻微的波纹中粉碎!

    噗噗噗……

    那些围攻单秋林的人,身躯被那波纹碰到,刹那定格,一丝裂痕出现在身上,鲜血喷涌,身躯已经变得两节!

    “这一剑,我取名‘初遇’,祭奠曾经的美好,那一天,偶然的相遇,那一眼不介意间的凝视,如一粒石子投入心湖,刹那永恒……”

    单秋林持剑而立,轻轻述说,他黑布遮住的瞎眼双目,流下一滴泪水。

    他将自己曾经最美好的初遇,化作此时泯灭一切的一剑!

    咣当……

    远处,白杨手中的饭碗掉在地上,表情定格。

    下一刻,白杨跳起来冲着单秋林大声说:“老单,我觉得你应该换个名字了,比如叫独孤求败你觉得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