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星光璀璨。

    异界没有所谓的北斗七星,也没有所谓的天马流星座,总之白杨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如何规划天上星辰的。

    距离冷热泉千多米外的一处空地一派热火朝天。

    一棵棵巨大的木头被砍伐过来,劈成木板,拼装木屋。

    白杨的护卫手艺真心不错,修炼武道后对力量和技巧的运用超乎了地球人的想象。

    一棵木头噼里啪啦的就劈成了木板,再捅吧捅吧搞出凹槽衔接严丝合缝,没几下一栋小木屋就成型了。

    “饿了割草,这特喵的是金丝楠木吧,而且还是直径两三米的金丝楠木,就这样搞成了临时木屋?逗我呢……”

    来到‘工地’上,看到地上的木头白杨瞪眼。

    “少爷,这种木头很常见呀,我们烧火都用这种木柴呢,做成木屋的话,漂亮又能防虫蛀”小猫在白杨身边眨眼道。

    好吧,白杨无语。

    地球人,你们看到没,价比黄金的木材在这边只是柴火,哥们临时住一晚上的屋子都是金丝楠木的,古代的皇帝都没这待遇!

    进入一栋已经搞好的木屋,白杨闪身消失片刻,然后出门找到虎子说:“屋子里面的东西你们都知道,给我埋在我们营地范围内,对了,搞一块木板竖外面,就写……”

    虎子麻溜点头道:“好的少爷,木有问题”

    “别学我说话”白杨在虎子屁股上踹了一脚。

    这家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屁颠屁颠的去按照白杨安排的做。

    十几箱子地雷抗出来,在营地内悄悄挖坑埋下,半夜三更谁要是摸进来,哼哼……

    闲人免进,死了活该?

    不远处,一群人看着白杨他们营地外竖起的木板面面相窥。

    “好大的口气!”有人沉声不悦道。

    这些都是一帮无法无天的青年才俊,看到这种带有警告性的字眼怎能不怒。

    “不要小看那个人,难道你们忘了华昌荣?”叶商函转身摇摇头道。

    听到这句,众人目光一凝,虽然他们并未看到华昌荣是怎么死的,但死成灰烬的事实却让他们无比忌惮。

    左刀来到玉飞凤身边说道:“玉小姐,看来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属下去安排宿营的事情”

    “麻烦你了左叔叔,放心,我有分寸,这里是迷河林深处,我不会乱跑”玉飞凤点头道。

    左刀安排宿营事宜去之后,玉飞凤看向白杨他们那边的营地暗自咬牙,转而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

    我可是传说中的采花大盗,你身边的几个妹子我要了,哼哼,气死你!半夜就给你拐走……

    不过现在不急,转身,玉飞凤走向冷热泉。

    “飞凤妹妹小心,那地方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若是要过去的话,我?;つ愎ァ币簧斫鹕づ鄣囊渡毯吹接穹煞锷肀咚档?。

    “男人,要有强壮的体魄,这样才能更好的?;ば囊堑呐?,飞凤妹妹,还是我来?;つ惆伞焙颊境隼此档?。

    还横了叶商函一眼,意思是你那小身板压根就是娘娘腔嘛。

    叶商函看了胡图一眼,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我也想见识一下这个地方有什么邪门之处”

    其他人也不想放弃在玉飞凤身边唰存在感的机会。

    于是,一群公子哥出动,簇拥着玉飞凤走向冷热泉。

    走着走着,一群人眉毛一挑表情愕然。

    他们看到了冷热泉冷泉这边的单秋林。

    他身穿最为劣质的麻衣,眼睛上绑着一条黑布带(其实白杨想给他搞副墨镜的,但他不稀罕),身躯呈现一个古怪的姿势站立,身边插着一柄木剑,剑身上还有虫眼……

    众人面面相窥,眼神交流,几眼就将单秋林看了个通透。

    体内没有血气真气真元流动,看上去是练武之人,但最多也就武徒层次,而且瞎眼断臂,这根本就是个残疾人士。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给一帮青年才俊很古怪的感觉。

    单秋林就那么简单的站在那里,好似一头沉睡的洪荒猛兽,随时都会暴起伤人,又如同一座大山,浑厚滂沱。

    但再一看,他依旧是他,很普通,如同路边的一块石头,毫不起眼。

    “这个人有古怪”有人眯眼道。

    相互对视,一群人来了兴趣,反正都要前往冷热泉,过去看看。

    他们来到距离单秋林十几米开外,但单秋林依旧保持自己的动作不变,好似没有发现他们一样。

    “用木剑,居然还有虫眼,他是在搞笑吗?”古奇峰看到单秋林身边的木剑鄙夷道。

    然而谁都没有说话,看着单秋林目光变得凝重了起来。

    雷霆秘典!

    这四个原本应该是受人嘲笑的字此时沉甸甸的出现在了他们的心头。

    雷霆秘典几乎可以说修炼武道的人都知道,对于其中的修炼状态自然不陌生,而此时单秋林修炼的姿势,分明就是在修炼雷霆秘典。

    这不奇怪,是个人都想要修成雷霆秘典,但天下无数年来没有人修成。

    然而此时,单秋林的状态,分明就是修炼有成!

    他呼吸节奏如雷鸣,体内有电流传递的噼啪声音,血液奔涌,肌肉起伏,分明是在壮大自身。

    “这不可能!”有人惊叫。

    如果单秋林真的修炼成雷霆秘典了的话,这将是大事件,足以震惊天下。

    “方兄,你怎么看?”叶商函看向方烨目光闪烁道。

    此时一个个青年才俊双眼放光,若是能得到修炼雷霆秘典的方法……!

    “我无法确定,或许只是形似,毕竟雷霆秘典至今无人练成”方烨眉头微皱道。

    众人沉默,单秋林不理会这些围观自己的人。

    人群中,和人们格格不入的冷镜看了单秋林一眼,并未表达什么,径直走到冷热泉边上四处打量。

    玉飞凤顿足,看了看单秋林,又看了看白杨他们营地的方向,撇撇嘴,心道一声故弄玄虚,没理会单秋林,走向冷热泉。

    “糊涂鬼,你怎么看?”古奇峰对胡图挑眉道。

    “老子用眼睛看”胡图撇嘴。

    咯吱咯吱,脚步声响起,一个黑衣中年人踩着冰晶走向单秋林。

    这个中年人是一群公子哥中一人的护卫,得到授意想要试探一下单秋林。

    但他距离单秋林还有五米的时候,单秋林开口道:“请走开,别打扰我,谢谢”

    黑衣中年人顿足,转身看了看自家主子。

    那是一个身穿黄色长袍的青年,在人群中很不起眼,微不可查的点点头示意护卫继续。

    “一时手痒,切磋切磋如何?”黑衣中年人转身看着单秋林说。

    他是武士之境三层的武道修士,单秋林只是武徒而已,若不是自家主子授意,他才不做这种欺负人的丢脸事情。

    “等我十个呼吸时间”单秋林平静的说道,并未拒绝。

    黑衣中年人点头,其他人眯着眼睛等着。

    十个呼吸你能干嘛?

    单秋林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直接将里面的壮气丹全部吞掉,然后再度保持修炼姿势。

    噼里啪啦……

    他一呼一吸之间,仿若闷雷,当然,这种声音不注意根本听不到,同时,他体内筋骨齐鸣,好似闪电噼啪,血液哗啦啦流淌,肌肉震动。

    十个呼吸后,单秋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周围雾气很浓,他一口气喷出数十米远,雾气涌动可以看出。

    噗……

    他脚下地面震动,周围的冰晶化为粉末。

    雷霆秘典,武徒境界铸体篇大成,人体极限,十万斤巨力成了!

    借助冷热泉奇特的环境,单秋林一举突破,没有惊天动地的异像,但单秋林能感觉到自己看似柔弱的身躯下蕴含的恐怖力量!

    “你要和我切磋?”收功的单秋林面向那黑衣中年人的方向平静的问。

    对方手持一柄短矛,尽管知道单秋林看不到,但依旧点头道:“请赐教”

    “你会死,不后悔?”单秋林的声音依旧平静。

    其他人皱眉,虽然心中觉得很好笑,你一个武徒对一个武士说交手会死,在搞笑吗?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笑不出来。

    黑衣中年人又看向自己主子,得到对方点头首肯后,看向单秋林说:“请”

    说话的同时,他竖起了银色短矛。

    单秋林慢慢的摸索,抓住了身边木剑的剑柄,随意的提在手中淡淡说:“你出手吧,要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

    “哼!”

    被一个小小的武徒几次三番的无视,黑衣中年人心有怒气,冷哼一声,闪电般冲向单秋林,手中短矛宛如毒蛇獠牙,快准狠,划破空气发出刺耳尖啸。

    他并未动用真气,对付一个武徒而已,根本用不着,给点教训就好了。

    单秋林微微偏了偏脑袋,好似在倾听,然后,微微侧身,手中有虫眼的木剑一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划过。

    他在搞笑吗?

    人们愕然,太慢了好吧。

    别人怎么想黑衣中年人不知道,但此时他面对单秋林的这一剑,眼神迷醉,整个灵魂都在颤抖,那是一种一眼便是一生的感觉。

    噗嗤……

    他和单秋林错身而过,前行几米,喃喃道:“好美的……?!?br />
    噗……

    鲜血喷涌,他手中的银色短矛以及整个身躯,被单秋林一柄木剑撕成两节。

    噗通,尸体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周围的冰晶。

    “人生若只初遇,只一眼便是一生的执着,生命若能定格在初遇那一刻,该多么美好……”单秋林轻轻抚摸手中滴血不沾的木剑轻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