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河林阴森幽暗,阳光很少照射到地面,腐烂的树叶散发恶臭,毒虫猛兽蛰伏。

    突然,一道淡淡的白痕从林间升起,一闪即使。

    “玉小姐,那个方向没有白杨等人的踪?!贝?,左刀看了一眼痕迹的方向,转身对玉飞凤摇摇头道。

    玉飞凤咬牙,可恶的家伙,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她们一路深入迷河林,在纵横交错的河道穿行寻找白杨等人的踪迹,可迷河林太大,纵然她们人多势众想找到也不是那么容易。

    跑来寻找玉飞凤的护花使者很多,无一不是州府境内有名的青年才俊,他们有的带着护卫小斯,有的则只身前来。

    其中古奇峰和胡图就是俩逗逼,经常惹出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而且很爱拉仇恨,和其他人格格不入,俩家伙只能抱团。

    此外还有三个人很受人瞩目,比如处于人群外围的一个青年。

    他叫冷镜,长发齐腰随意披散,一身蓝色长衫,虽面容英俊但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立于人群之外几乎不说话,身边没有任何人,眼神很冷,仿若寒冰。

    人们下意识远离他,他跑来这里,却不往玉飞凤身边凑,很容易联想到他来到迷河林别有目的。

    此外还有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青年,叫叶商函,面带和煦笑容,很容易让人亲近,身边簇拥着好几个公子哥以他马首是瞻。

    此人很善于交际,对谁都客气,游走在人群中,很轻松的于人拉近距离,和冷镜是两个极端。

    最后一个,是一个白衣青年,他坐着船舷边,周围也簇拥了好几个青年才俊。

    他叫方烨,很儒雅,身上有一种读书人的书香之气。

    此时他手持一根近一米五长的玉笛,吹奏悠扬的曲调,让人不自觉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叶商函冲着身边的人笑了笑,慢步来到玉飞凤身边笑道:“飞凤妹妹,不用着急,既然那人还在迷河林中,就一定会被我们找到,那么多人分散出去寻找,想来很快就有消息”

    玉飞凤撇撇嘴道:“要你管,边上去”

    砰了个软钉子,叶商函目光闪烁,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看着周围的人说:“各位,你们猜猜,那个叫白杨的人跑来迷河林有什么目的?飞凤妹妹不待见他,若是我们提前知道他的目的,到时候给他制造麻烦,让飞凤妹妹出一口气如何?”

    不得不说,叶商函很会揣摩人心,居然被他猜到了玉飞凤的目的。

    “有道理,反正也无聊,我们不妨来猜一猜”

    叶商函很得人心,话音落下就有人捧哏。

    “迷河林神秘危险,广阔无边,但越危险的地方就蕴含越多机遇,我想,那白杨到迷河林来,应该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吧”

    “不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迷河林深处几乎没有人去过,说不定就诞生了什么天材地宝,想来白杨就是在寻找此类物品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口,不过大多都是在看玉飞凤的脸色。

    然而玉飞凤压根就不待见这些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边上悠扬的笛声停下,一身白衣的方烨站起来笑道:“各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迷河林的一些传说?”

    这句话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转头看向他,就连玉飞凤都安静了下来。

    “方兄博览群书,想来应该知道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奇闻异事了,这迷河林有何特殊之处,不妨给我们说到说到”叶商函笑道。

    温文尔雅的笑了笑,方烨点头道:“我记得还是在几年前,偶然看过一本孤本书籍,上面记载了一些关于迷河林模糊的记载……”

    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说道这里,方烨笑问:“不知道各位可曾听说过铁剑门?”

    “铁剑门?”众人愕然,面面相窥,压根没听说过,很有名吗?

    叶商函眼睛一眯,笑道:“倒是听说过,不过并不清楚,相传陈王朝开国之初,这铁剑门极其强大,甚至有资格和还未稳定的王朝势力对抗,不知这铁剑门和迷河林有何联系?”

    “当然有联系,因为这迷河林深处,就是当年铁剑门的宗门所在之地!”方烨一指迷河林深处笑道。

    什么!

    众人面面相窥,迷河林深处还有一个宗门?

    其他人没听说过铁剑门,叶商函稍微解释了一句说道:“相传昔年铁剑门门主有大宗师之境修为,一柄铁剑在手,剑断山河,还有三位大宗师之境的长老,战力滔天,门徒百万,剑法超群,是一方无上势力,不过却消失千年,没想到当年的铁剑门在迷河林深处”

    原来是这样,众人点头。

    “当年太祖立国,平定四野,这铁剑门奋起反抗,惹怒陛下,派兵百万,御驾亲征,祭出开国王道神兵之一传国玉玺,一举镇杀铁剑门四位大宗师,屠尽铁剑门百万门徒,人头滚滚,山河破碎,铁剑门从此化作历史尘?!狈届怯迫坏?。

    众人汗毛直竖,无法想象当年那是一副何等惊世大战。

    “方兄的意思是,那白杨想要去探索昔年铁剑门遗迹?”叶商函想到了这点,眉毛一挑问。

    笑了笑,方烨摇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千年来,无数人深入迷河林,想要一探铁剑门遗迹,但全都一去不复返,久而久之,迷河林也就被人遗忘了”

    “铁剑门……”人群边缘,一直默不作声的冷镜微不可查的撇嘴,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古奇峰和胡图面面相窥,没想到迷河林居然还有这样的过往秘密。

    “埋葬千年的铁剑门,恐怕一切都化作了历史的尘埃,居然讨论这个,无聊……”古奇峰撇撇嘴,腾身而起,离开大船前往密林。

    “古疯子你干嘛去?”胡图问。

    古奇峰头也不回说道:“我撒尿……”

    好吧,人有三急这个没办法,并不是包皮打个结就能解决的问题……

    古奇峰对着一颗大树吹着口哨嘘嘘,迎风尿三丈,好不畅快。

    突然,他心头一紧,汗毛倒竖,感受到了一种?;?。

    一阵狂风出现在他背后,他来不及倦鸟归巢,瞬间往边上闪去。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些,一个海碗大的牛蹄哐一蹄子踩在他的背后,将其踢飞出去。

    噗……

    一口老血喷出,愤怒惊恐的古奇峰看到一头浑身漆黑鳞片的黑牛眨眼远去。

    为毛那头牛有点眼熟?尤其是刀锋一样的牛角还断了一节!

    “我擦你#¥%……&*”

    反应过来的古奇峰大骂,他被偷袭了,而偷袭他的,就是昨天他们遇到的那头异兽黑牛。

    麻痹,老子被盯上了,狗曰的黑牛你要不要这样记仇?还有,有种你别跑啊,老子不撕了你!

    “出什么事儿了?”胡图第一时间来到古奇峰身边问。

    同时,身影闪烁,有十多个人出现在了这里。

    “没事……我尼玛……”

    并未受太大伤势的古奇峰下意识回答,然而感觉下面一凉,再加上周很多人古怪的眼神,脸色一红怪叫一声跑了。

    太特么丢脸了,半节**被人看到啦,而且袍子都被尿打湿了。

    狗曰的黑牛,老子和你没完!

    轰轰轰……

    就在此时,远处的密林中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声巨响。

    河道上的船头,左刀目光一凝,看着声音的来源对玉飞凤说道:“玉小姐,声音来源是那个方向,可能是白杨等人弄出来的动静”

    “还等什么,快去看看”玉飞凤眼睛一亮催促道。

    然而等他们来到沼泽的时候,白杨他们早就人去楼空,随后他们沿途搜索,找到了白杨等人吃饭的地方,不过依旧没人……

    此时,距离他们百里外,河道上白杨等人停了下来,驻足看着前方。

    “少爷,恐怕我们要绕路了”虎子在白杨边上挠头道。

    在他们前方,大中午的起雾了,并不是普通的白雾,而是一种漆黑的雾气,笼罩很大一片山林。

    瘴气,原始老林中很常见的一种东西,瘴气有毒,这是常识,稍不注意就会被毒死,更可怕的是瘴气中隐藏的?;?。

    皱眉看着前方远处遮天蔽日的瘴气区域,白杨回忆地图,原本这个地方是没有瘴气的。

    想了想,白杨让人将船只滑动靠近了瘴气一些,意念散发出去实验了一下,能穿透瘴气,而且,意念形成屏障,能推开瘴气。

    眼睛一亮,笑了笑说:“继续前进,如果绕路的话,我们至少要多出两天的路程来”

    白杨都这样说了,那就继续前进呗。

    一行人进入瘴气区域,尤其是看着几十米外瘴气涌动,一个个胆战心惊。

    这片瘴气区域很安静,安静得让人害怕,能见度很低,百米外就看不清物品了。

    而且到处都能看到死去的动物尸体,想来应该是误入瘴气区域被毒死的。

    白杨他们进入瘴气区域一个小时后,玉飞凤等人也来到了这里。

    “他们居然进入了瘴气区域!”左刀目光一凝。

    “何以见得?”玉飞凤不明所以的问。

    “飞凤妹妹你看,河面上的浮萍,明显有被新鲜翻动的痕迹,应该是他们的船只所过造成的……”叶商函来到玉飞凤身边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