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昌华荣俯视蝼蚁一样要白杨乖乖就范,然后白杨让手下怼他,他展开反击,结果刚刚冲出就被赤红火焰笼罩。

    “是哪位真人路经此地,如若有所得罪之处还望见谅”昌华荣真元护体,飞速后退,嘴里惊恐说道。

    此时昌华荣的心情可以用肝胆俱裂亡魂大冒来形容。

    那赤红火焰太过恐怖,不但炙热无匹,更是燃烧他的真元,一个呼吸间他的真元就已经被消耗过半!

    这不是最可怕的,他这个层次的高手,一个呼吸间能做的事情太多了,比如飚出去几百米远之类的。

    然而,笼罩他的赤红火焰如影随形,他根本无法躲避脱离!

    也就是说,再有一个呼吸,他的真元消耗一空,接下来燃烧的就是他的身躯了……

    “啧,这家伙居然看不起我,误认为是神道修士真人境界的高手对他动手”白杨撇嘴。

    真人是神道修士某一个层次的称呼,硬要做一个对比的话,相当于练武之人的宗师之境,这些东西当初白杨从杀死的血莲教神道修士口中知道一点。

    昌华荣大喊几声,没有人回答,被赤红火焰包围的他,仿若一个火球般左冲右突,却无法摆脱火焰的束缚。

    两个呼吸后,他真元消耗一空!

    赤红火焰席卷,他身上华丽的紫色长袍顷刻化作飞灰,身躯被烧得吱吱冒油,然后一个呼吸时间,整个人化作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耸耸肩,撤掉火焰,白杨看向目瞪口呆的虎子等人说:“还愣着干啥,救火啊,如果整个迷河林真的燃起来了我们也要被烧死”

    好吧,赤红火焰温度太高,点燃了周围的树木,眼看就要引发森林大火。

    还好的是,树木燃烧只是普通火焰,没有白杨意念燃烧的赤红火焰那么恐怖,而且燃烧范围不大,虎子等人很快扑灭。

    “刚才发生了什么?”瞎眼的单秋林茫然问,他看不到,只言片语也搞不懂什么情况。

    “没事,净化空气而已”白杨耸耸肩说,这个事情就这样接过了。

    看了远处的密林一眼,白杨微不可查的笑了笑,杀鸡儆猴,某些家伙如果再敢跳出来的话,哥不介意一把火烧死你们!

    后面有人跟着,还不止一个,这点白杨是知道的,对方不跳出来他不在意,但要找他麻烦的话,那就不客气了。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shai),人上一万要出坏蛋。

    那什么紫衣阁的昌华荣跳出来就目空一切的姿态,不用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恐怕仗着武道修为祸祸过不少人。

    练武的,而且到了武师之境,要说没杀过人鬼都不信,所以白杨烧死那家伙一点压力都没有,不算滥杀无辜,更何况对方先找麻烦的说。

    火焰扑灭,吃饱喝足,休息了不久,远处的密林中传来了一声狼嚎。

    玉飞凤等人上路了,白杨他们收拾收拾根据狼嚎声指引的方向前进,继续深入迷河林。

    白杨他们离开后,停留的地方,相继有人来到这里,人数不少,有十几波,有的是单独出现,有的则是成群结队。

    “昌华荣死了?武师之境有机会冲击宗师的实力,居然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刚才他大喊一声真人是何意思?难不成密林中有真人境的神道修士?”

    “白杨他们不简单呢,算了,不关我事儿,还是去找飞凤妹妹吧……”

    一个个来到这里的人,无不脸色微变,观察了一下昌华荣死去的地方,面色凝重的离去。

    最后,足足过了一个小时,一群黑袍人来到这里,他们人数众多,足足百人,全部笼罩在黑袍之下,看不到面容。

    但是,从他们黑袍的角落一个莲花图案可以看出,他们是血莲教的人!

    “前段时间追杀他的人全部死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这次又跑迷河林深处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管怎么样,先暗中观察,看看有什么手段,若是有用,抓活的,若是没用,找个机会杀了……”

    为首的人观察一番,带人沿着白杨等人留下的痕迹追去。

    血莲教,从未放弃过追杀白杨,只是这次更加谨慎而已!

    随着深入迷河林,白杨越来越无语。

    我特么不过就是跑来找一找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陈永发,你们要不要那么多人跟来?

    算了,不管你们,只要不惹到我,爱谁谁,要不然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从吃饭的地方再度深入一百多公里后,白天纠结一秒钟说道:“接下来我们换个方向”

    “为什么?”虎子不明所以的问。

    没解释,白杨拍了拍银狼的脑袋,让它安排一些金狼换个方向探路,然后往迷河林深处前进。

    “虎子,因为前面‘帮我们探路’的玉飞凤等人已经发行你家少爷吊在她们后面了,所以你家少爷才要换个方向的”瞎眼的单秋林解释了一句。

    虎子吃过开慧果,不笨,听到单秋林的解释恍然道:“那些原本跟在我们后面的人找到了玉飞凤她们?”

    “没错”单秋林笑道。

    的确,白杨杀鸡儆猴的手段还是有用的,原本吊在他们身后的人忌惮白杨的手段,先后离去去找玉飞凤了。

    毕竟他们的目的是玉飞凤,可不是白杨。

    然后就导致接二连三的人出现在自己周围,玉飞凤无语问苍天。

    这些个公子哥大少爷成名侠客高手围着自己献殷勤,玉飞凤表示压力很大,老娘都跑迷河林来了还是躲不开你们,天底下好妹子多的是,你们缠着我干嘛啊。

    接二连三不输于自己的公子哥出现,最先来到玉飞凤身边的古奇峰和胡图感到压力山大,这俩逗逼甚至都不用眼神交流就自觉的组成了同盟。

    干架的事情以后再说,飞凤妹子只有一个,可不能让这些家伙给忽悠走了!

    “飞凤妹妹,你在找什么?一句话,我帮你搞定”一哥们来到玉飞凤身边献殷勤。

    “我们都是死人啊,哪儿轮得到你?”古奇峰站在玉飞凤身边几米外瞪眼道。

    那哥们撇了一眼古奇峰说:“古疯子,没你的事儿,滚边上去”

    “找死!”古奇峰一怒,就要动手。

    胡图拍了拍古奇峰的肩膀,摇摇头示意兄弟忍住,情况不对。

    古奇峰不是傻子,发现那哥们身边几个人都眯着眼睛看自己。

    懂了,和自己一样,其他人也拉成了派系,先一致对外搞定对手然后在内部解决飞凤妹妹的归属问题……

    “全都给我滚!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的是妹子!”被烦得受不了,玉飞凤尖叫道。

    然而一个个公子哥死皮赖脸的就是不走,有人说道:“没关系的飞凤妹妹,你喜欢妹子我支持,只要你嫁给我,我给你找很多很多漂亮的妹子”

    “是啊是啊”一群人符合。

    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玉飞凤算老几,我们觊觎你的不是你的容貌,而是你背后那位大爷,要是能通过你攀上关系,付出再多都值得!

    只要能和你共结连理,不碰你一根手指头天天给你找百八十个妹子将你当祖宗供起来都木有问题。

    玉飞凤被烦得没脾气,不搭理周围这些没脸没皮的家伙,问左刀:“左叔叔,还没找到吗?”

    “玉小姐,根本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看来白杨等人并未来到这个地方”左刀摇摇头道。

    都不是聋子,听到这句,当即有哥们跳出来说:“飞凤妹妹,原来你在找白杨啊,我告诉你,他们在后面呢,你是不是要抓住对方夺回巨门剑?”

    “你好像对我的事情很清楚?”玉飞凤杀气腾腾的双眼看向对方问。

    无论是任何人,都不喜欢自己被调查。

    同时玉飞凤心头不解,白杨什么时候跑自己等人后面去的?

    “咳咳,飞凤妹妹,你在德阳镇被人夺走巨门剑吃了点小亏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胡图在边上提醒道。

    玉飞凤差点爆粗口,自己在白杨手中吃亏的事情全天下都知道了吗?合着老娘就没有点秘密了是吧?

    “那还不给老娘带路?”玉飞凤咬牙。

    我这没头没脑的找半天,你们除了惦记着我还能为我分点忧吗?

    接着一群人返回白杨等人停留的地点,这里早就人去楼空,随后又跟着白杨等人离去的痕迹追了下去。

    然而她们追了几十公里,站在一处河面傻眼。

    周围有大树被砍伐,还有很多木屑,明显白杨等人伐木造船顺着河道离去了。

    “造船,追!”玉飞凤咬牙,看你能跑什么地方去!

    然而怎么追?这条河道可不是单独的一条,沿着上游就能追到白杨等人。

    河道四通八达,纵横交错,鬼知道白杨等人去了什么地方。

    白杨怎么可能留下痕迹让玉飞凤等人追上,观看地图的他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河道纵横,乘船离去你就慢慢找吧。

    日落西山的时候,白杨他们前进了五百多公里,找了个地方靠岸,安营扎寨。

    “距离冷热泉还有一千公里左右,不知道那几个大家伙还在不在,我可是给你们准备了大餐的,可别跑了哟”

    夜晚,白杨看着地图心头自语,他觉得有必要拿出点大家伙来了。

    想了想,乘着夜色,白杨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