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间,白杨等人驻留。

    一百五十个护卫,其中大部分分散四周警戒,其余的人在忙碌。

    清理场地,拾来柴火,埋锅造饭。

    因为有体现庞大的狼群托运,是以白杨等人带的东西可不少,一应生活物品一样不缺,锅碗瓢盆调料厨具应有尽有。

    白杨整理思路的时候,小猫和冰清玉洁四姐妹去做饭。

    噼里啪啦的声音中,有人砍断树木,劈成木板,现场做饭桌板凳。

    在这个世界中,可没有乱砍乱伐这样的说法,随便搞,点火烧山都没事……

    一颗颗水桶粗的竹子被砍来,劈成一节节,钻个孔,用林间清泉洗刷,灌入珍珠一样的大米,参入适量的水,直接丢火堆中。

    竹筒饭,白杨‘发明’的,纯天然的竹子,清泉,加上晶莹剔透的大米,在火舌的舔舐下,不一会儿就有清香四溢的饭香飘出。

    大米的清甜,竹子的清香混合,让人直流口水,不需要菜肴都能搞几碗下肚。

    另一边,十多口一米五直径的铁锅已经架在火堆上,泉水已经煮沸。

    猎来的几头猛兽被洗刷干净,砍成大块丢入大锅里面开水煮,不时加入一些原生态的香料和适当的盐,一会儿就浓香飘荡,让人直抽鼻子。

    小猫守在一口锅边,见肉块煮得差不多,捞起一块大的,足足得五十斤左右,放边上冷却。

    林洁儿在边上帮忙,尽职尽责,给她另生一口锅,准备各种配料调料。

    肉块冷却差不多了,小猫挥舞长剑,一片剑影闪过,肉块被切成纸张一样的薄片。

    留下其中大部分备用,三分之一丢入滚烫的热油中,嗤一声,热气蒸腾,葱姜蒜入锅爆炒,加入适量的盐和辣椒,轻轻翻炒几下,出锅。

    小猫炒菜的时候,边上林玉儿已经准备好了一口小锅,底料放好,配菜入锅,添入肉汤,将小锅架在一个铁桶上,铁桶中添入火红的炭火。

    小猫将一部分备用的肉片入锅,就让林洁儿往白杨那边送。

    好吧,这是一道火锅,依旧是白杨‘发明’的。

    在林洁儿送火锅过去的时候,小猫在做蘸料。

    蘸料弄好后,小猫将剩下的肉片放入木盆,加入盐,醋,芝麻,花椒,辣椒,糖,搅合搅合一道凉拌肉菜就好了。

    再将煮好的竹筒饭带上,就喜笑颜开的走过去说“少爷,可以吃饭啦”

    荒郊野外的,一切从简了,不过小猫厨艺大涨,一种肉在这么短时间内被她做出了三道菜。

    白杨开小灶,护卫们也没有亏待,大块的肉加上竹筒饭还有酒才是他们的最爱。

    小猫,冰清玉洁四姐妹加上单秋林和白杨围着桌子吃东西,有酒有肉,纯天然的,荒郊野外别提多爽。

    吃得肚子滚圆,白杨看着小猫竖起大拇指说:“猫儿啊,手艺越来越好了”

    “少爷喜欢就好”小猫开心的笑,还细心的给白杨擦嘴。

    瞎眼的单秋林丢下木碗说:“这些饭食,别出心裁,简单的食材经过烹饪居然如此美味,比得上一些大酒楼精心烹制的菜肴了”

    “啧啧,说得你吃过很多美味似的,看你也不像食客老饕啊”白杨撇嘴道。

    “我记得郡城有一家酒楼,每月推出一道菜肴,那才是人间极品,可惜只是听闻,没有那个口?!钡デ锪忠藕兜?。

    这家伙,把心思从他小师妹身上转移后,居然开始琢磨享受生活了。

    “虎子!”就在此时,白杨眉毛一挑大声道。

    那边虎子一手抓着一大块肉猛啃,一手拿着筷子扒拉竹筒饭,听到白杨的呼喊,抬头咽下嘴里的饭菜回答:“少爷,什么吩咐?”

    白杨一指密林远处说道:“敌人还有五秒到达战场,做好准备!”

    虎子已经适应了白杨说话的方式,当即丢下饭碗将巴特雷握在手中挥手道:“兄弟们,干活儿了!”

    呼啦啦,二三十个山民手持巴雷特占据各个要点对准了白杨所致的方向。

    白杨一般不开玩笑,冰清玉洁四姐妹和小猫都警惕了起来,将白杨护住。

    “真有人来?”单秋林侧耳倾听了一秒钟,没听到什么,好奇问。

    “当然”白杨点头。

    吼……!

    银狼匍匐在白杨前方,浑身毛发炸起低吼,感受到了?;?,间接性的证实了白杨的话。

    动物的?;馐兑话愣家热死嗬吹拿羧?。

    距离白杨等人八百米外,一颗参天大树顶端站着一个紫衣青年,他好似没有重量一般站在树梢随风摇曳。

    “发现我了?”他眉毛一挑轻声自语。

    不以为意的轻笑一声,脚尖一点,他整个人凌空飞跃而出,一步百米,几秒钟后就到达了距离白杨等人两百米外的树梢上。

    “喂,你哪个?”

    不待他开口,白杨嘴里啃着一颗清香四溢的果子,汁水四溅,抬头看着树梢上的紫衣青年问。

    紫衣青年长相俊朗棱角分明,手中随意拎着一柄长剑站在树梢很是骚包。

    “紫衣阁,昌华荣”树梢上的紫衣青年看向白杨笑道。

    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虎子等人的巴特雷就已经对准了他,白杨没有命令,虎子等人没有开枪。

    被巴特雷指着,昌华荣微微皱眉,身上致命之处发冷甚至隐隐约约有一种刺痛感,那是作为武者的?;馐短嵝阉芪O?!

    白杨撇嘴道:“不熟,有事儿?”

    “虽然不知道他们手中那是什么兵器,但能让他们收起来吗?被这样指着我很不舒服”昌华荣皱眉道。

    “少爷,州府境内有十多个大大小小的门派,紫衣阁就是其中之一,阁主宗师之境修为,这个昌华荣也并非泛泛之辈,武师之境修为,实力堪比当初的岳空”林冰儿在白杨身边小声提醒道。

    她原来是血莲教中的人,对于各方面的信息都有掌握,知道昌华荣这个人并不奇怪。

    白杨微微点头,看来这家伙也是有望冲击宗师之境的高手了。

    这个世界,武道昌盛,神道缥缈,虽然王朝帝国林立瓜分天下建立秩序,但民间宗门教派也不容忽视。

    宗师之境的强者有资格占山头收门徒传承武学自成一方豪强,王朝帝国是允许的。

    甚至很多强者建立的宗门连国家都要忌惮,比如血莲教。

    “少爷,此人危险,要不要我们将其干掉?荒郊野外,他找上我们,肯定被安好心”虎子用巴特雷指着昌华荣说道。

    稍微汗了一下,白杨说道:“虎子,猥琐发育,别浪”

    好吧,虎子这家伙自信心有点爆棚,修炼了雷霆秘典,学会了枪械的使用,飘飘然居然有点不把人放在眼中了。

    也不想想,敢只身跑来迷河林中的人会简单吗?这么短的距离,白杨敢保证,昌华荣若是要动手的话,虎子等人估计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等级差距太大,这就没法搞。

    “然而你应该是冲着玉飞凤那小妞才跑来迷河林的,但从翻过老鹰崖后就吊在我们身后是几个意思?”白杨歪着脑袋看向昌华荣说。

    “你知道我跟踪你们?”昌华荣眉毛一挑。

    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白杨懒得多说,就你那种隐藏跟踪的手段弱爆了,哥们早就发现你啦,只是之前你没有表现出敌意,懒得搭理你而已。

    撇嘴道:“你到底有啥事儿?我很忙的”

    “呵,你既然知道我是冲着飞凤妹妹来的,那么问题就简单了,第一,把飞凤妹妹的巨门剑给我,第二,跟我走,我会将你带到飞凤妹妹面前让她发落”昌华荣看着白杨戏虐道。

    “你那儿来的优越感?”白杨眨眼。

    “也就是说你不答应了?”昌华荣渐渐的收起笑容。

    马蛋,原本以为你跟了这么久是要憋什么大招,搞半天就一自信心爆棚的**,全天下的人都应该顺着你?

    白杨一指昌华荣道:“怼他!”

    虎子等人早就在等白杨这句话了,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还未放下的巴特雷一抬,砰砰砰冲着昌华荣开火。

    “哼,不识好歹!”昌华荣脸色一冷。

    一抹雪亮锋芒闪现,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他长剑出鞘挑飞几颗子弹,身影闪烁就向着开枪的虎子等人杀了过来。

    高手,白杨眉毛一挑。

    从对方体表隐隐约约的真元判断,此人必定是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无疑,冷兵器挑飞巴特雷的子弹,也唯有这个层次的武者能做到。

    危险!

    这是虎子当然此时脑海中升起的念头,浑身寒气直冒,对方速度太快,冲过来他们连开第二枪的机会都没有!

    “蝼蚁而已”昌华荣在心中冷笑,杀死在场的所有人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压力。

    果然,这种一言不合就踩人的家伙活不过一章。

    白杨撇嘴心头自语。

    管你什么紫衣阁的人,弄死完事。

    瞬息之间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当昌华荣仗剑杀出的时候,莫敏心头一惊,一股无与伦比的?;中募?,让他浑身冰凉,紫色真元如霞光喷薄,飞速后退。

    然而晚了。

    赤红火焰凭空出现,将其笼罩,他仿佛置身于烘炉,真元亦无法抵挡那恐怖的火焰,飞速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