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玉飞凤等人就上了老鹰崖。

    看了一眼周围,玉飞凤茫然道:“他们人呢?”

    白杨等人提前他们不久上了老鹰崖,按照道理来说,那么多人走过,地面肯定会留下很多明显的痕迹才对,可此时,在他们前方仿若从来没有人踏足一样。

    知道玉飞凤等人跟在后面的白杨,在离去的时候就用意念尽量的抹除痕迹了,不认真仔细寻找的话,还真找不到他们往哪个方向走的。

    “好像跟丢了”苟一初尴尬道。

    玉飞凤咬牙,看着苟一初问:“怎么会跟丢的?”

    “玉小姐,我们用作追踪的飞禽,在之前被白杨的人杀了”苟一初忐忑道。

    “看来他早就发现我们了!”

    玉飞凤咬牙。

    “飞凤妹妹,你们在找什么?”古奇峰走过来问。

    没搭理他,玉飞凤看向左刀吩咐道:“左叔叔,麻烦帮忙寻找一下他们离去的痕?!?br />
    “放心,他们跑不了”左刀点头道。

    一挥手,有几个善于追踪的禁武堂成员立即分散开去寻找白杨等人的痕迹。

    “飞凤妹妹,白杨是谁?”胡图走过来瞪眼问。

    他耳朵很好使,听到了玉飞凤和苟一初的对话。

    原来玉飞凤跑迷河林来是在找一个叫白杨的人,无论这个人和玉飞凤关系好还是恶劣,他都不打算放过!

    “对呀,飞凤妹妹,告诉我,白杨是谁”古奇峰也插嘴问。

    “我先问的”胡图瞪他。

    “咋滴,不爽?”

    “我砍死你!”

    乒乒乓乓……

    一言不合就开干,这俩人又打起来了。

    玉飞凤手捂额头,真想一脚踹死这俩逗逼,你们是来搞笑的是吧?

    “玉小姐,有发现,他们往这个方向去了!”

    禁武堂中的人才不少,专业负责追踪的人员很快发现了痕迹,过来汇报道。

    “带路!别跟丢了”

    玉飞凤眼睛一亮挥手道。

    然后一群人沿着白杨等人离去的痕迹追了下去。

    “哎,飞凤妹妹等等我”

    “还有我……”

    古奇峰和胡图又不打了,特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就此罢手追逐玉飞凤的脚步。

    他们沿着‘白杨等人离去留下的痕?!记敖?,走了几十公里后,前边出现了一条河,再没有任何痕迹了。

    “然后呢?”玉飞凤斜眼看向负者探路的人。

    那哥们有些尴尬的说道:“玉小姐,小的估计,他们应该是乘船离去了,河对岸没有痕迹,还有,这条河的下游是迷河林外面,是以属下肯定他们往上游去了”

    “那还不快带路追?”玉飞凤咬牙。

    那就追吧,一行人沿着河流往上游也就是迷河林深处而去。

    在这个位置,已经几乎没有人踏足过了,林木参天,老藤如龙,奇花怪石无数,毒虫猛兽蛰伏。

    饶是大晴天,阳光也无法穿透浓密的树叶,林间阴暗清凉,腐烂的树叶怪味浓郁。

    玉飞凤从小生活在城池中,从未踏足过这种原始丛林,走着走着看什么都新鲜。

    路过一颗大树的时候,她停下脚步伸手一指前方惊讶道:“那朵花好大好好看!”

    在她指的方向,百米开外,一块怪石上有一朵花,这朵花很大,花瓣张开足足三米直径,通体分红,香气扑鼻。

    “既然飞凤妹妹喜欢,那我给你采摘过来!”古奇峰听到玉飞凤的话,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献殷勤。

    “你滚开,我来”胡图呼一声也冲了过去。

    “你走!”

    这种献殷勤的机会古奇峰怎么会错过,当即大吼。

    乒乒乓乓,然后俩人又干起来了……

    一路打一路破坏,两人来到花朵边上,古奇峰使了个阴招,一剑捅向胡图的裆部,这家伙浑身一抖跳开。

    “哈哈,花朵是我的了”古奇峰当即冲向花朵。

    然而他高兴得没有两秒,就在他靠近花朵的时候,那朵花中心喷出一股粉红色花粉,他当即中招,只一个呼吸,他脸皮发红双眼迷离。

    “我擦,这什么花?……哈哈,姓古的活该,中毒了吧,毒死你”

    看到这幅画面,胡图一愣,然后站在边上幸灾乐祸。

    古奇峰浑身摇摇晃晃,看向胡图,眼睛一亮笑道:“飞凤妹妹,我喜欢你”

    说着,古奇峰手中的长剑一丢,流着口水张开双手就抱向了胡图。

    浑身一抖,胡图大吼道:“古奇峰你搞什么鬼?”

    然而古奇峰速度很快,一把就抱住了他,一个劲的叫飞凤妹妹,嘟着嘴就想啃胡图。

    砰,胡图一脚踢开古奇峰,打了个寒战后退几十米瞪眼道:“你恶心不恶心”

    “飞凤妹妹别跑”古奇峰爬起来,张开双手继续去追胡图。

    不远处,一群人面面相窥,这是什么情况?

    “古少爷中毒了,一种天然的至幻花粉,他武师之境的修为都中招了,大家远离那朵花”左刀将玉飞凤护在身后说道。

    “咦……那那家伙怎么办?”玉飞凤特嫌弃的指着古奇峰问。

    左刀想了想,看向一边处于惊慌失措状态的古奇峰的护卫问道:“你们身上有没有解毒药?给他服下,如果没效果的话只能打晕了”

    “有,有的”其中一个老人浑身颤抖说。

    他们负责?;す牌娣?,如果这个大少爷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也别想活了。

    反应过来,他立即冲向古奇峰,趁其不备将一粒药丸塞进了古奇峰的嘴里。

    “你给我滚开啊,恶心死了”胡图浑身恶寒大吼。

    此时古奇峰抱着他的一条腿亲去亲,踹都踹不掉。

    ……

    服下解毒药丸,分钟后,古奇峰迷离的双眼恢复清明,看着周围的人茫然道:“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

    胡图距离古奇峰几十米远,握着大刀一副你敢再过来我就砍死你的表情。

    “没事了,继续上路”玉飞凤双眼看天说道。

    不搭理古奇峰,原来这家伙内心如此肮脏,居然想对我做那么恶心的事情……

    “嘶,我的脸好痛,怎么肿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古奇峰觉得浑身不对劲,龇牙咧嘴的问自己的护卫。

    “咳咳,少爷,你之前中了那种花粉的毒,属下给你服了解毒药,还好这种毒不严重,我们带的解毒药能解……”

    古奇峰的属下顾左言他。

    “原来是这样,那走吧”挠挠头,古奇峰看了一眼远处的鲜艳花朵说道,然后跟上玉飞凤他们的步伐继续前进。

    只是,为毛自己中毒了浑身疼痛呢?

    前行不远,他们一行人看到了一颗奇怪的大树。

    大树高四十米左右,树干漆黑,没有一片叶子,但偏偏在树枝上结满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翠绿色果子,娇艳欲滴,一看就让人很有食欲。

    “那是什么果子?谁认识?”玉飞凤好奇问。

    众人摇头,他们又不是迷河林中的山民,鬼才知道那是什么果子。

    这会儿古奇峰和胡图学乖了,不去冒险献殷勤。

    “你,过去给我摘一个过来”玉飞凤大小姐脾气上来,指着一个武者境界的禁武堂成员说道。

    “属下遵命”那哥们不敢违背,深吸口气冲了过去。

    “玉小姐,荒郊野外的东西,不能乱吃啊”左刀担忧道。

    玉飞凤摆摆手说:“没事,我不乱吃,就看看是什么东西……”

    噗噗噗……

    他话还没有说完,也就是那个禁武堂成员刚刚靠近那棵奇怪大树的时候,大树摇摆,上面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果子到处乱飞。

    四散的果子凌空炸裂,爆出一团团绒毛,无比漂亮。

    “小心!”左刀惊呼,真元喷薄,第一时间站在了玉飞凤身前。

    那些果子炸裂开来的绒毛太多了,铺天盖地弥漫很大一片密林,武士境界以下的人没有真气真元护体,皮肤被绒毛沾染上,奇痒难耐。

    “哈哈哈,氧死了”

    “啊,哈哈哈,我受不了啦”

    一个个身上沾染绒毛的人满地打滚哈哈大笑,自己给自己挠啊挠,都挠出血了。

    “快走,离开这片区域”左刀第一时间下令。

    一群人好不容易离开那片区域,面面相窥,心头发紧,他们这些城里人第一次对密林生出了敬畏之心。

    那些绒毛杀不死人,但有几十个人自己把自己给挠得血肉模糊无比凄惨。

    他们才刚刚松一口气,树叶腐烂形成的松软地面突然裂开,一道黑色幻影冲入人群,噗嗤噗嗤,瞬息之间,至少有十个人被拦腰斩断。

    那是一条长达五米的黑色蜈蚣,身躯两侧的脚仿佛一把把锋锐的刀锋,能撕开金属铠甲。

    “杀!”

    人群中一个武师人怒吼,长刀出鞘,一抹深寒刀芒划过,蜈蚣被撕成两半。

    “大家小心了,密林中处处是危险”左刀严肃告诫。

    玉飞凤皱眉沉声道:“可是,白杨虽然乘船向前,难道他们就没有遇到危险吗?”

    危险个毛线,白杨等人这会儿根本就在他们身后。

    上了老鹰崖,白杨带人迅速离去,意念尽量抹除痕迹,然后脱下几双鞋,意念控制留下一些足迹一直到几十公里外的河边,然后悄悄的回来藏着。

    等玉飞凤等人离去后个把小时,他才带着虎子等人再度出发。

    “嘿嘿,你们就先给我探路吧,城里人恐怕还不知道迷河林的危险,深处出了大问题,那么正好给我扫除这些?;卑籽钚耐分毙?。

    这会儿他们才刚刚接近玉飞凤他们遇到奇花的地方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