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吃了亏都不会善罢甘休,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是玉飞凤这种大小姐,所以后续找白杨的麻烦那是必然的。

    而且玉飞凤身份不简单,稍微放出点消息就会引来一群护花使者,如此一来可操作性就大了。

    将种种情况考虑清楚,白杨一脸轻松。

    舟车劳顿,当白杨再次回到戈多村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玉小姐,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去把白杨给你抓过来?”

    距离戈多村几公里外的一条河道上,停放着一艘大船,船上,德阳镇禁武堂的堂主苟一初在玉飞凤身后恭敬道。

    “先别打草惊蛇,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他说要前往迷河林深处,不管做什么,我都要进行破坏,你们只需要确保别跟丢就可以了”玉飞凤冷笑道。

    在白杨手中吃了那么大的亏,她一肚子火气,想到白杨劳师动众费尽千辛万苦就要完成某个事情的时候被自己破坏,那画面一定很好玩。

    “玉小姐放心,他们逃不过我们的追踪手段,只是迷河林深处很危险,大小姐用不着以身犯险……”苟一初在边上忐忑提醒道。

    同时他心中叹息,这些个二代最难伺候了,命令一下我们不得不听,一旦出了什么事情背锅的还是我们这些人。

    做人难啊……

    “迷河林的危险程度我比你清楚,所以我才让你们通知县城方面的人过来,对了,那些人来了没有?”玉飞凤点头后问。

    “我们沿途都留下了记号,他们很快就会来”苟一初回答。

    “那就好……”

    玉飞凤不知道,不但是她要的禁武堂的人正在火速赶来,还有一大群仰慕她的公子哥也来了。

    她之所以跑出州府,跑出郡城,来到这些乡下小地方,就是不胜其烦为了躲避那些人,可想而知,当那些人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有多么郁闷……

    戈多村上空,一只展翅两米的黑色猛禽盘旋。

    白杨抬头看了一眼,笑了笑并未在意,找到虎子问:“都准备好了吗?”

    虎子身穿钛合金铠甲,要挂长刀,背上背着一杆巴雷特狙击步枪,全副武装的他点头道:“少爷,根据你之前的安排,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那好,我们连夜启程,先到达伽马村再说”白杨挥手道,一刻也不想耽搁。

    在他前往德阳镇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了,玉飞凤跟来只能说是意外之喜。

    陈王朝讲究律法,而且玉飞凤也并非心狠手辣之人,不会对迷河林中的山民下手,这一点白杨可以肯定。

    戈多村外的河道上,早已经停放了三艘长达五十米的木船,每一艘木船上都有五十个全副武装的山民。

    站在其中一艘木船上,白杨目视所有人沉声道:“我再说一遍,此去无比危险,随时都会丧命,我也不敢保证有多少人能回来,全凭自愿,如果现在退出还来得急,我绝不怪罪退出的人”

    没有人说话,坚定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他们的决心。

    “出发吧”既然没有人退出,白杨点头道。

    乘着夜色,三艘大船沿着河道往迷河林深处前进。

    此行白杨并没有带多少人,一百五十个足够了,人多了反而不好。

    为了这次行动,白杨准备了很长时间,确保万无一失。

    除了那一百五十个护卫之外,小猫,冰清玉洁四姐妹和单秋林也跟来了。

    “玉小姐,白杨他们开始行动了”戈多村外,苟一初听到天上盘旋的猛禽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在玉飞凤身后说道。

    玉飞凤眼睛一亮,挥手示意众人跟上。

    白杨居然乘着夜色出发,肯定是要搞事儿呀,她觉得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迷河林深处很神秘很危险,整个陈王朝众人皆知,然而白杨却想要深入,肯定不是小事!

    破坏,必须要破坏!

    殊不知她们暗中跟踪的举动早就被白杨发现了……

    一路深入迷河林,大半个晚上后,白杨等人来到了位于迷河林最深处山民居住的村落伽马村。

    一路上并未发生什么异常情况,当白杨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第一时间惊动了整个村子的人。

    伽马村的人口很少,不足戈多村的五分之一,全村上下也就五百人左右。

    可以说整个迷河林的人都受到过白杨的恩惠,报上姓名,白杨等人得到了村民最友好的接待。

    “白少爷,你能来到我们伽马村,是我们的荣幸,一定要多住一段时间,我们会用最好的食物来款待你”

    伽马村的村长家,村长亲自带着村里几个最勇猛的猎人接待白杨。

    村长是一个墩实的中年人,常年在密林中和猛兽搏杀,整个人充满了野性,不过看着白杨却笑得无比友善。

    “多谢多宽大叔,深夜打扰还望见谅,不过我们无法在这里停留太久,明天一早还需要继续深处迷河林,希望在你们村子借宿一晚”白杨笑道。

    “白少你们要深入迷河林?”村长多宽凝重道。

    白杨心头一动,问:“有何不妥吗?”

    村长多宽沉默片刻说道:“不妥,大大的不妥,白少爷有所不知,最近迷河林深处很不安宁,时常有猛兽咆哮,恐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有这样的事情?”白杨皱眉。

    他们居住在迷河林最深处,多听取一些意见不会有错。

    “具体不清楚,毕竟我们还没有胆量深入迷河林,但就在前几天,有一头体长十多米的猛虎从深处出来,我们有十多个村民不幸遇难,虽然合力将其击杀,但伤亡太大,还有,老鹰崖上最近有很多猛禽盘旋,这是以往没有的,显然迷河林深处出了大事,很不安稳,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将村子往外面迁徙了……”

    听了多宽村长的解释,白杨并未忽视,但他为了这次行动准备了很久,不会放弃。

    想了想说道:“多谢多宽大叔提醒,不过你放心,我只是稍微深入一些寻找点东西而已,如果太过危险的话我们会退出的”

    “这样最好,无奈我帮不上你什么忙”多宽摇头道。

    他常年在密林中和猛兽搏杀,对于危险的直觉极其敏感,能感觉到,白杨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给他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

    白杨带着这些人深入迷河林,他们整个村子还真帮不上什么忙。

    寒暄一番,夜深了,白杨等人在村民家里休息。

    第二天天亮后,在村民们的款待下吃过早饭继续出发。

    毕竟打扰了这里的村民一晚上,白杨让人留下了一些食盐等物品,算是作为补偿。

    他们得到伽马村村民的款待自然过得舒服,但没有太多丛林生存经验的玉飞凤一行却是状况百出,被密林中的毒虫魔兽袭击,甚至还牺牲了几个禁武堂的人。

    好在他们一个个都修炼武道,这里还处于迷河林外围,状况能应付下来。

    从伽马村一早出发,几个小时后,白杨等人接近了当初来过的老鹰崖。

    站在距离老鹰崖几公里外的一颗大树上,白杨拿着望远镜观察,眉头微皱。

    迷河林深处好像真的出了状况。

    老鹰崖上空,如今有猛禽盘旋,最小的都展翅五/六米,尤其是其中一只展翅近三十米的黑鹰,宛如一架飞机般巨大,利爪森然,神俊而可怕。

    “迷河林深处不安稳,造成这一切的,会不会和冷热泉那边的三头猛兽有关?时隔这么久,开慧果恐怕已经成熟了吧,不知道那三头大家伙还在不在”

    看着老鹰崖上空,白杨皱眉自语。

    “少爷,我们上次来的时候老鹰崖上空还没有猛禽盘旋,不过不足为虑,我这就去将他们干掉”白杨下到地面,虎子第一时间开口道。

    此时他已经将巴特雷狙击枪拿在了手中,跃跃欲试。

    训练了那么些天,他早就想真刀真枪的试一试白杨搞来的那些装备的威力了。

    “行,不过注意安全,你带十个人过去,清理上方的猛禽后掩护我们上去”白杨点头道。

    虎子眉开眼笑,点头之后就带着十个人往老鹰崖而去。

    “胆子不小,都深入这个地方了居然还在向前,我看你们怎么上去,悬崖陡峭,上方有猛禽盘旋,哪怕是武师之境的高手也别想轻易上去”远处暗中隐藏的玉飞凤冷笑。

    老鹰崖笔直陡峭,无处借力,上方有猛禽盘旋,犹如天堑,还真不是那么好上去的。

    苟一初在边上警惕周围,他已经折损了几个手下,迷河林太危险了,他想退出,并非胆小,而是怕玉飞凤出什么意外,可玉飞凤执意跟踪白杨等人,他们也只能咬牙向前。

    此时,他们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众人目光一凝,转头看去,发现是一群身穿黑色铠甲的人后,顿时松了口气。

    青木县禁武堂的人来了。

    “前方可是玉小姐?”一个沉稳的声音问道。

    玉飞凤头也不回说道:“你们怎么才来?嘘,别吵……”

    “飞凤妹妹,真的是你啊,原来你跑这里来了,害得我好找”一个惊喜的声音说道。

    同时,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青年唰一下跑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玉飞凤表情一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