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镇最繁华的街道上鸡飞狗跳,很多人都往这个方向跑来。

    无他,就因为在德阳镇闹得沸沸扬扬的采花大盗现身了,活的哟,赶紧围观去……

    人群中心,玉飞凤被一群妹子淹没,她吓得脸色苍白。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呀……”玉飞凤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句话。

    对于妹子,她没有使用暴力,只能用巧劲推开,但是妹子太多,推开一个涌来十个。

    这些妹子都被玉飞凤撩过,一个个对她朝思暮想,这会儿见到她,怎能放过。

    “怜花郎,我想你想得好苦啊”

    “啊,好英俊啊,我要醉了……”

    “怜花公子,我要给你生猴子……”

    看着一群激动得浑身打颤的妹子涌向玉飞凤,周围的一帮糙汉子咬牙切齿面面相窥,挤不进去啊。

    所以说,妹子疯狂起来男人都要退避三舍。

    白杨在酒楼上看到这一幕笑得直打跌,叫你撩妹,现在尝到苦果了吧。

    “艾玛,太疯狂了,比追星族见到自己的偶像还疯狂十倍百倍呀”笑够了,看到人群中的玉飞凤白杨暗自汗了一个。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自己处在玉飞凤那个位置的话,搞不好整个人都要被活撕了。

    玉飞凤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脸上被一群妹子亲了又亲,满是唇印和妹子的口水,啧啧,太‘性?!?。

    妹子们,有本事冲我来??!

    周围无数糙汉子心中怒吼,羡慕嫉妒恨……

    半个小时后,玉飞凤高明的身手保住了身上的衣服没有没撕碎,但是,她脸上头上都被妹子的唇印给覆盖了,没一个空缺的地方。

    觉得差不多了,白杨无声无息的退走,你不是喜欢撩妹吗?我让你撩个够……

    “姓白的,我和你势不两立,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一边应付疯狂的妹子,玉飞凤一边在心中诅咒白杨。

    感觉到白杨离开后,她腾身而起,冲出人群很快消失在了街道上。

    “我的郎呀,别抛弃我”

    “怜花郎,等等我,我要嫁给你,马上就可以入洞房”

    “呜呜呜,你这个负心汉,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玉飞凤跑路,一群妹子不干,伤心欲绝的追逐,然而怎么可能追的上武师之境的玉飞凤。

    不久后,玉飞凤从一家衣服铺子走出,已经改头换面,一身雪白长衫,腰挂翠绿玉佩,手持折扇,头上戴着一顶精致的小帽,打开折扇遮住面容疾驰。

    穿过人群建筑,最终玉飞凤来到了一处庄严的院落外面。

    这处院落占地很广,处于德阳镇的角落,建筑风格偏向森冷,让人压抑,相隔很远都不会有人靠近这里。

    院落大门前,站着两排十个浑身漆黑铠甲加身的人,面罩下一双目光如刀一样锋锐。

    “站住,禁武堂禁地,闲人走开!”

    玉飞凤还未能靠近这座院落三十米,一个黑甲壮汉沉声道。

    “我要见你们这里的负责人!”玉飞凤收起挡脸的折扇开口道。

    “你是何人?”那黑甲壮汉问。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长刀刀柄上了。

    “苟一初,出来见我!”

    懒得废话,玉飞凤冲着森冷的院落说道,她声音不大,却足够让院落深处的人听到。

    “你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玉飞凤的声音落下片刻,院落深处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同时,呼啸声中,一个身着漆黑铠甲的人出现在了玉飞凤前方。

    同样是黑色铠甲,但这个出现的人身上的铠甲明显要华丽很多。

    他是王朝禁武堂驻德阳镇的堂主,武者境界巅峰修为,随时可以冲击武士之境,出现在这里,他一双冰冷的眼睛审视玉飞凤。

    瞳孔一缩,他感觉到了玉飞凤不简单,很危险!

    “%#%#¥%”玉飞凤冲着这个人嘴里吐出一段听不懂的音节。

    出来的黑甲人浑身一颤,单膝跪地冲着玉飞凤双手抱拳道:“苟一初参见大人,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现在,通过禁武堂的渠道,让县城方面派人过来,就说我说的,然后,给我查一个叫白杨的人的下落,立刻!”玉飞凤沉声道。

    “大人,擅自调动禁武堂的人,恐怕不妥吧?”苟一初迟疑道。

    “出了问题我负责”玉飞凤皱了皱眉说。

    那就没问题了,黑甲加身的苟一初当即回答:“是!”

    德阳镇禁武堂的人立即行动起来,王朝禁武堂遍布整个陈王朝,眼线密探很多,很快就得到了白杨的行踪。

    当然,白杨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

    “回禀大人,白杨正乘船离开德阳镇,往迷河林而去”

    德阳镇禁武堂大院,原本苟一初的位置被玉飞凤占据,此时苟一初正向玉飞凤汇报白杨的消息。

    “带路,对了,沿路留下暗号,别让县城方面的人走丢了”玉飞凤当即站起来说道。

    “大人,用不着这么麻烦吧?只要我们禁武堂出具一份逮捕文书,他不敢反抗,会自己来的”苟一初声音平静的提议。

    “我有自己的打算,你管那么多干嘛?带路!”玉飞凤皱眉道。

    “是”苟一初顿时就不敢还口了。

    你说你到迷河林深处有事情,哼哼,不管你是什么事情,我都给你破坏了,居然敢这样对我……

    前去追踪白杨的时候,玉飞凤在心中哼哼道。

    女人都是很记仇的。

    她哥是郡城方面禁武堂的老大,公器私用的命令一下德阳镇和青木县这些个小地方的禁武堂人员没有一点压力。

    禁武堂有特殊的消息传递渠道,不久后青木县方面就收到了消息。

    相比起德阳镇来,青木县的禁武堂驻地就要更加威严得多。

    青木县禁武堂堂主邵阳正在揉眉心,在他面前摆着两份消息。

    第一份是自家的顶头上司,郡城方面堂主的妹妹被人在德阳镇欺负了,第二份就是玉飞凤要禁武堂的人去听她安排。

    “这丫头,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邵阳摇头轻笑,心头琢磨了下,冲着门外吩咐道:“去一个大队的人,听从飞凤的命令,但要记住,主要是?;に陌踩?,不要妄造杀孽,还有,可以适当的将消息透露出去,说飞凤在德阳镇,要前往迷河林,其他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遵命”门口有人第一时间回答。

    不久后,青木县禁武堂一个大队的人向着德阳镇飞驰而去。

    这一个大队三百人,大队长武师之境六层的高手,三个中队长都是初入武师之境的高手,小队长是武士境界,这一豪华阵容,足以在一片区域横行无忌。

    同时,郡城禁武堂堂主的妹妹,州府玉家大小姐玉飞凤出现在了德阳镇那个小地方的消息不胫而走。

    女人是祸水,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如果是一个有背景而且有天赋的漂亮女人,那就更加祸水了。

    所以吧,一些个对玉飞凤有想法的公子哥就坐不住了,好机会呀,她受了委屈,正好给她报仇,露个脸什么的,岂不是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还等什么,走起!

    于是乎,一个个抱着别样目的的人向着德阳镇汇聚……

    德阳镇外,碧波河上,一艘小船缓缓前行,蓝欣的事情搞定,白杨开始返回戈多村。

    他躺在船头晒太阳,银狼趴他身边懒洋洋。

    在小船快要进入迷河林入口的时候,划船的护卫皱眉道:“少爷,后面好像有人跟踪我们!”

    “我知道,不用管”白杨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弧度笑道。

    “看服饰好像是禁武堂的人”护卫再次提醒。

    白杨撇嘴道:“都说了我知道的,别管就是了”

    没办法,白杨都这样说了,两个护卫只能闭嘴。

    他们搞不懂白杨为什么一点都不在意,那可是王朝禁武堂的人啊。

    “玉飞凤如此年轻就有那么高明的身手,来头肯定不小,听说州府有一个大家族姓玉,这不是什么秘密,那么这样一来,玉飞凤是玉家的人就没跑了,这种大小姐一般都无法无天,受了委屈肯定会找回场子,他哥在郡城是禁武堂的老大,那么她肯定不会舍近求远,找禁武堂的人来找我麻烦可能性很大,这会儿他们跟在后面也证实了这一点……”

    白杨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心头在完善计划。

    要玉飞凤的巨门剑白杨又没用,之所以还给她抢了,就是要引玉飞凤来。

    而且,在小岛上的时候,白杨几次不着痕迹的在玉飞凤面前提及自己要去迷河林深处有事儿,嘿嘿,就不怕你这个贪玩的大小姐不上当!

    “你想要回巨门剑,而且还想找回场子是必须的了,带人来就不难理解,你是大小姐,长得也漂亮,那么追求者必定不少,然后我也在帮忙释放你跑去迷河林的消息,这样一来,必定有人蜂拥而至……”

    “很好啊,有很多高手来,我就能省却很多麻烦,迷河林深处可不简单呢,你们这些高手给我探路最好”

    一路返回戈多村,白杨心头琢么接下来的种种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