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待如何?嘿嘿嘿……”

    上下打量着玉飞凤,眼珠子一转,白杨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嘿笑起来。

    这妹子有意思,一看就是个调皮捣蛋的货,估计是被家里宠坏了的那种,要不然也做不出女扮男装勾搭妹子的无语事情来。

    燃鹅收拾这种调皮捣蛋的家伙白杨有的是办法。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被白杨看得心头发毛,玉飞凤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果然白少非常人啊,连这个高手都惧怕,只是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回头一定要好好问问欣丫头。

    德阳镇修炼武道的人绑一起都不够她收拾的,但白杨却偏偏能把她吃得死死的,这一幕看在蓝清风等人眼中相当神奇。

    但鉴于白杨以往运筹帷幄的手段,他们又觉得理所当然。

    “等下你就知道了,嘿嘿,你也可以试着跑路,不过却要做好被我烧成烤乳猪的准备!”白杨买了个关子,丢下玉飞凤不理会。

    看向蓝清风等人,白杨说道:“各位,蓝兄没事了,估计大家也忙,要不就散了呗?”

    人老成精,蓝清风他们意识到白杨这是在给自己等人找台阶下。

    凭玉飞凤的武道修为就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更别说这种人的背景,一旦牵扯的话鬼才知道会扯出多么大一堆可怕的人物。

    自家闺女没事,被一个女‘采花大盗’给劫持了,这样的事情虽然让人无语,但人没事,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了,还是息事宁人的好。

    “正好我还有事情要处理,白少要不要到家里去坐坐”蓝清风看着白杨点头道。

    一来是想尽早离开玉飞凤这个神秘不靠谱的大小姐,二来蓝清风是真心邀请白杨,最好去了不走了,入赘也木关系……

    “暂时不了,我接下来还有事情,就不打扰蓝叔叔你们啦”白杨笑道,一切尽在不言中。

    玉飞凤这个麻烦还是要自己来解决,如果他们几家牵扯进来不会有好下场。

    “嗯,那好”

    周围的人都不是傻子,想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都相继识趣离开。

    “白少,我家花花就交给你啦,改天一起回来看看,我怪想她的”

    临走的适合,牛栏山冲着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

    白杨无语,什么叫就交给我了,我又没把你闺女咋样,是她自己赖在葫芦山谷不走的……

    至于官府的官差头子,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打了一圈酱油就走了,连在白杨这里留下点印象都没有。

    最后这里就剩下了白杨蓝欣蓝霜和玉飞凤四人了。

    “好啦,没事了,你们先回葫芦山谷去吧,那边还得你们主持,离开久了别处什么乱子才好”人都走后,白杨看着蓝欣兄妹说道。

    “少爷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蓝霜看着白杨问。

    当初他和牛健被白杨忽悠成护卫,看来如今已经不适合?;ぐ籽畹陌踩?,实力跟不上这就没法搞。

    没看到那么强大的玉飞凤都被白杨吃得死死的么。

    “暂时不回去了,我是真的有事情,办完了会回去的”白杨摇头说。

    他接下来要带人去一趟迷河林深处,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出了蓝欣这档子事情,恐怕都已经出发了。

    “白兄,这把?!??”蓝欣有些吃力的拿着三千斤重的巨门??聪虬籽?。

    玉飞凤在边上眼睛一瞪说:“那是我的!还有,你们关系好复杂,当哥的称呼这个坏蛋少爷,当妹妹的则称呼白兄,我都搞糊涂了”

    “现在巨门剑是我的!还有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白杨看着玉飞凤眼睛一瞪说。

    玉飞凤缩了缩脖子,瞪着白杨磨牙。

    坏蛋,欺负我,烧我头发,我和你没完,你给我等着……

    接着白杨再次看向蓝欣说:“蓝兄帮我放到那艘船上吧,等下我带走”

    “不行,那是我……”玉飞凤惊叫,然而看到白杨指尖的一缕火苗,当即闭嘴。

    蓝欣兄妹走了,葫芦山谷那边还需要他们主持。

    又不是生离死别,没有那么多惺惺作态。

    待蓝欣蓝霜离去后,白杨看向玉飞凤说道:“你跟我来,别想跑路,要不然给你衣服烧光!”

    “你想干嘛?”玉飞凤后退一步。

    白杨不怀好意的说:“你来了就知道了,嘿嘿,放心,死不了人……”

    玉飞凤不敢跑,首先巨门剑在白杨手中,就这样不要了她不甘心,再一个,白杨的手段也让她不敢跑,万一自己又被火烧找谁哭去?

    是以只能乖乖跟上,内心不停诅咒白杨。

    ……

    德阳镇有数十万人定居,最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街边各种商铺林立,叫卖声不绝于耳。

    “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一辆宽敞的马车上,玉飞凤瞪着白杨问。

    示意外面赶车的人停下,白杨看着她嘿笑到:“现在你是阶下囚,给我老实点,然后,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被我一把火烧死,别以为你是个妹子我就下不去手,第二,乖乖在这里呆一顿饭的功夫,你如果不答应呢,我一把火烧死你,你要是没有呆够一顿饭的功夫,我也一把火烧死你,你自己选吧!”

    玉飞凤磨牙,这还有得选吗?当然是第二条了,她又不想死。

    你给我等着,有你好受的时候,她继续在心中‘吊打’白杨。

    唰唰唰……

    边上的血纹剑飞起,马车车厢当即被撕成碎片,白杨站起来大吼一声:“大家快来看啊,在本镇闹得沸沸扬扬的采花大盗就在这里,没错,就是她!”

    “你……!”玉飞凤浑身一颤,脸色苍白的看着白杨。

    无论如何她都想不到白杨居然会对自己出这样的阴招。

    “我什么我,记住你答应的,乖乖在这里呆够一顿饭的功夫,我就在不远处看着,你要是敢跑,我保管一把火烧死你!还有,别伤人杀人,死一个我也弄死你,这是你应得的惩罚!”

    匆匆忙忙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示意赶车的护卫赶紧跑路。

    玉飞凤想跑,但是不敢,他看到白杨冲进街边一家酒楼中去,就在二楼看着自己。

    此时她脸色苍白,胆战心惊的看着周围。

    当白杨那一嗓子大吼出去后,这个原本繁华的街道这一段诡异的安静了那么几秒钟,然后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玉飞凤顶着光头,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活脱脱一可口小鲜肉唐生在眼前,要多瞩目有多瞩目。

    “啊……!怜花郎,原来你在这里!”

    街边,一个漂亮的少女被白杨那一嗓子大吼吸引,看了过来,看到玉飞凤之后,美目中顿时冒出星星,面红耳赤欣喜万分的就扑了过来。

    玉飞凤浑身一颤,完蛋,要被白杨坑死了。

    “是他?真的是采花大盗?”

    “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宛如画中走出,和传言一样,看来他真的就是采花大盗了”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头发眉毛?”

    “管他呢,但他就是采花大盗绝对没错了!”

    “你就是采花大盗,我要砍死你,你还我未婚妻”

    “不行,不能杀了他,我要把他抓回去和我姐姐成亲!”

    几秒钟的安静后,这一片街道炸开锅了,说什么的都有,群情激奋,一群人大喊大叫着冲了过来。

    有的要杀了采花大盗,有的要抓他回去成亲的。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动手啦”

    面对一群糙汉子,玉飞凤浑身颤抖,不敢想象自己若是被这些人碰到一点的话得有多恶心。

    然鹅人太多了,她的威胁没用。

    最开始双眼冒着星星扑过来的少女一下子不知道被挤到什么地方去了。

    “抓住他,我姐姐为他茶饭不思,我要把他带回去”

    “砍死他,我未婚妻因为他要和我取消婚约!”

    一群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瞬间,这节街道变得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人已经冲到了近前,不想被一群粗鲁的男人碰到,玉飞凤不得不出手,但白杨说了不让她伤人杀人,只能动手将冲过来的人丢开。

    砰砰砰……

    她毕竟是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德阳镇这个地方谁能碰到他,一个个被她打飞出去。

    不过,采花大盗怜花公子出现的消息却仿若瘟疫一样在德阳镇扩散。

    “什么?怜花郎出现了?在哪里,快带我去”

    “郎啊,我的郎啊,我想得你好苦啊,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来”

    “呜呜呜,爱郎,我来啦……”

    得到消息的一大群美少女哭着喊着从各个方向出现,看到玉飞凤双眼放光脸颊通红不管不顾往她身上扑。

    “你们别过来,哎哎,不能砰我,哎呀,别亲啊”

    玉飞凤满头大汗,就差尖叫了。

    一群女人围着她,她又不能像对糙汉子一样动粗,只能尽量推开,面对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红嘟嘟的小嘴巴,玉飞凤快哭了。

    周围的男人咬牙切齿啊,那些美少女都是我们的,你不能这样,都被你一个人勾走了我们怎么办?

    一个个咬牙切齿,可没法动手,玉飞凤都被越来越多的美少女淹没了,他们可不能伤了那些美少女。

    只能干瞪眼,内心大吼,妹子们放开那个采花大盗,有本事冲我来!

    “哈哈哈,你不是喜欢当采花大盗吗?我让你一次性采个够,哎哟妈呀,玉飞凤的脸都被亲肿了,嘴对嘴,哎呀呀,太劲爆啦,玉飞凤不会被哥给掰弯了吧……”在酒楼上看到这一幕的白杨笑岔了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