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撤掉火焰,也不怕玉飞凤跑了。

    不一会儿蓝欣就带来了一套侍女衣衫,相隔老远用巧劲给玉飞凤丢了过去,主要是那妞儿很危险,贸然靠近很容易出意外。

    拿到衣服,浑身真元包围的玉飞凤嗖一下冲进了不远处的小楼中。

    切,你能装男人,必定飞机场搓衣板,还藏起来穿衣服,谁稀罕看似得,白杨撇嘴。

    小院一片狼藉,白杨走进还算完好的凉亭中坐下,嘿嘿笑着问蓝欣:“之前的一天那丫头真没对你动手动脚?”

    好吧,白杨心头也有一只小恶魔,总觉得应该发生点什么邪恶的事情才正常。

    蓝欣不知道白杨心中的想法,摇摇头道:“没有,她把我带到这里来之后,一直在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以及武道修为,相当无聊”

    “啧,你事先不知道她是女的,那么优秀又英俊的美男子,你就没有一丢丢动心?”白杨挑眉饶有兴致的问。

    蓝欣瞥了白杨一眼,下巴一抬看着天边说道:“我所中意的男子,必须要有算计苍生的智慧,盖压当世的修为,如若不然我宁愿孤独终身”

    “要真有那样的男人我也动心,搞基……还是算了,蓝兄我告诉你,作为一个妹子你眼光不要太高,要不然会嫁不出去的我跟你讲”白杨无语道。

    “要你管”蓝欣学着白以往的做派耸耸肩道。

    “还有呢?”白杨问,把话题掰正,没发生点什么劲爆的事情他觉得有点遗憾。

    蓝欣白了白杨一眼,这会儿她大概知道白杨的心态,觉得这人没救了,交友不慎,同时也想到了白杨来之前玉飞凤的所作所为,心头一震恶寒,对方是妹子啊,虽然很优秀,但如果自己真的动心的话……

    不敢想下去了。

    或许是觉得自家老大撑得住场子,银狼也不怕了,趴白杨身边懒洋洋晒太阳,不过狼眼却一直盯着小楼。

    白杨也一直用意念锁定小楼,防止玉飞凤给跑了。

    几句话的功夫,吱呀一声门开了,一身翠绿长裙的玉飞凤嗖一下来到白杨十米外,也不靠近,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也不说话。

    “噗……”

    看着玉飞凤的样子,白杨没忍住,笑岔了,边上的蓝欣也有些忍俊不禁。

    “你死定了!”玉飞凤瞪着白杨,眼圈通红,咬牙切齿的说。

    穿上了衣服,笼罩身躯的真元隐去,玉飞凤显露出了真实面容。

    翠绿长裙穿在她身上相当合身,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这没毛病,可整个脑袋上没有一根毛就搞笑了,连眉毛睫毛都没有一根,尤其是知道她是个妹子的情况下,相当滑稽,看着就想笑。

    她男扮女装去欺骗女孩子的心,这会儿受到相应的惩罚了。

    “好一个标志的小和尚,你要是去演唐僧的话都不用化妆了,保管迷死一堆粘人的小腰精”白杨看着玉飞凤评头论足。

    玉飞凤不知道唐僧是谁,也不知道小和尚是什么鬼,更听不懂白杨在说什么,伸出白质修长的手掌冲着白杨说:“拿来!”

    “什么?”白杨不懂。

    银狼在白杨边上狐假虎威的冲着玉飞凤呲牙。

    “巨门剑,拿来,在你手中根本没用”玉飞凤看着白杨咬牙道。

    虽然巨门剑此时在蓝欣手中,但她好歹知道这里白杨说了算。

    “到了我手中的东西你还想要回去?门都没有,而且我凭真本事抢的为什么要还?”白杨不买账。

    这丫头撤掉真元,长身玉立,顶着光头,眉清目秀,一身原本侍女的长裙愣是给她穿出了中性美,活脱脱唐僧在世。

    表面上看是搓衣板飞机场,但白杨用意念瞄了一眼,啧啧,这丫头相当内媚哟,衣衫下的身材很有料的。

    虽然发现了这点,但白杨可不会说。

    “巨门剑在你手中是祸非福!很多人都知道那是我的佩剑,出现在你手中,你自己想想后果!”穿上了衣服,玉飞凤胆子大了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白杨看光,在那儿瞪着白杨威胁。

    “你说了不算,哎对了,你真有个宗师之境的哥哥在郡城禁武堂当扛把子?”白杨随意转移话题。

    扛把子是什么鬼玉飞凤没听过,下巴一抬冲着白杨说:“怎么?怕了?”

    “怕个毛线,给我说说你哥呗”白杨撇嘴。

    “我哥可是郡城数一数二的高手,要是知道你这么欺负我,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的”玉飞凤威胁白杨。

    “到时候再说吧”白杨撇嘴,然后瞄了小岛外一眼。

    这会儿小岛周围的湖面来了十多艘大大小小的船只,还不等靠岸,嗖嗖一片身影就飞掠而来。

    “欣儿,我的乖女儿,你没事吧?”

    “小妹,万幸,你在这里”

    “采花贼是谁?老牛我要活劈了他!”

    “白少爷也在这里……”

    一群人来到小院,迅速靠拢过来,七嘴八舌。

    这边之前那么大的动静,惊动了德阳镇中的人,蓝家牛家和官府的人都来了,蓝清风牛栏山蓝霜等人一个不少,还有一个身穿黑衣的官差头子,白杨不认识。

    “爹,大哥,牛伯伯……”蓝欣看着一群人挨个打招呼。

    光头的玉飞凤很扎眼,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稍微寒暄后,蓝清风眯着眼睛打量玉飞凤侧身问白杨:“白少,此人就是采花大盗?”

    爹啊,你咋不问我的意见?蓝欣此时相当受伤……

    “没错,就是她,还好我来得早,要不然蓝兄估计要被她糟蹋了”白杨点头,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

    听到这句,蓝欣直翻白眼。

    然而听到白杨的这句话,周围的人眼睛都红了,不是说这采花大盗不会真个‘采花’吗?蓝欣居然差点被糟蹋了,这还得了。

    “小贼,我杀了你!”

    蓝欣在家里可是宝贝疙瘩,此时蓝霜一脸杀气的冲着玉飞凤怒吼,手中长剑嗡鸣,一往无前闪电般冲杀了过去。

    “老夫活剐了你!”

    “杀!”

    蓝清风牛栏山等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打算放过玉飞凤。

    “我开玩笑的……”白杨傻眼,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玉飞凤虽然忌惮白杨,但这帮德阳镇的扛把子高手在她眼中就是一帮乡下人,压根没放在眼中,冷声道:“滚!”

    纵然真元消耗过度,但她本身实力摆在那里,伸手闪电般挥出,掌影漫天。

    砰砰砰……

    有一个算一个,来得快去得也快,全都倒飞出去,脸色苍白,一脸惊骇的看着光头玉飞凤。

    “再敢动手,我杀了你们!”玉飞凤冷哼道。

    白杨就在边上,她可不敢真的下杀手,但自身威严可不容侵犯,额,白杨不算。

    “好高的修为……!”

    一群人惊骇,看向白杨,他是怎么撑住场面的?

    干咳一声,白杨指着玉飞凤说:“这丫头很厉害的,武师之境呢,搞不好还是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你们打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你怎么不早说,众人无语,居然敢对比自身高出两个境界的人动手,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蓝霜低头看了看胸口被震碎的衣衫,惊骇玉飞凤的实力的同时,猛然抬头,看向白杨问:“少爷,你说她是女的?”

    好吧,不笨的他抓住了白杨口中关键的‘这丫头’三个字。

    “对啊”白杨点头,一副有问题吗的表情。

    牛栏山在边上挠光头,看着玉飞凤瓮声瓮气的说:“没看出来”

    玉飞凤此时顶着光头,虽然穿着长裙,但身材内媚,有一种中性美,外表真心看不出来是女的。

    “哼!”

    居然看不出自己是女的,玉飞凤不高兴了,咬牙冷哼,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一声冷哼,让周围除了白杨和蓝欣之外的人都脸色微白后退了几步。

    她不敢对白杨动手。

    “既然是女的,那……她怎么可能玷污小女?”蓝清风平复翻腾的血气,有点蒙圈的看向白杨问。

    白杨来了精神,看着蓝清风说道:“蓝叔叔,我跟你说,这个女人呢,其实也是可以和女人做羞羞的事情的,往往这种女人被称为拉拉,蕾丝边,磨镜……”

    你在说什么?我们完全听不懂……

    周围的人一脸茫然。

    “白兄,你够了啊”蓝欣无语的看着白杨说。

    咳咳,白杨适可而止。

    周围的人依旧看着白杨,在这里貌似就白杨有恃无恐,接下来怎么搞?

    嗯,除了蓝欣之外,所有人此时都还处于一种懵逼状态。

    白杨站起来,一指玉飞凤看着众人说“喏,这个丫头,你们惹不起,现在又切身体会了吧?”

    没错,虽然看不出她是女的,但的确修为深不可测,惹不起啊,众人点头。

    “蓝兄没事,嗯,完好无损,还是黄花大闺女,别打……”白杨避开蓝欣的拳头。

    然后呢,众人等着白杨的下文。

    挠挠头,白杨说:“然后没事了,大家伙都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丫头现在已经成了光头,想来应该没法冒充男人再去欺骗女孩子的心了”

    “就这样算了?”蓝霜皱眉。

    玉飞凤眼睛一瞪冷笑道:“你还想练练?”

    切身体会过挥手间败尽德阳镇大部分高手的玉飞凤的手段,一群人除了白杨之外顿时没脾气了。

    “你,我接下来怎么处置你呢?”最后,白杨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玉飞凤。

    脖子一缩,玉飞凤很忌惮白杨,依旧硬气道:“你待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