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玉飞龙从湖中冲出,水花四溅,他飞速回到狼藉的院落中,顿在墙角呜呜哭泣。

    “你欺负人,大坏蛋,你欺负人,大坏蛋……呜呜呜……”

    白杨目瞪口呆,你大爷的,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一个大男人,好端端的你哭个毛线???

    “啊,我的头发!”

    白杨懵逼的时候,蹲在墙角的玉飞龙猛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跟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似得。

    “喂,你别以为你哭我就会放过你,我跟你讲,这招赖皮的方式在我这儿没用”白杨指着对方相当无语的说道。

    玉飞龙浑身亮晶晶白茫茫的真元喷薄护体,蹲在墙脚哭泣,就是不起来。

    朦胧真元护体,看不真切。

    但白杨判断出,他的衣衫已经被赤红火焰烧得差不多了,搞不好头发也被烧焦。

    事实也是这样,玉飞龙一身雪白长衫化作飞灰,头上一根毛都没有,全给烧没了。

    这还是他武道修为高超,真元护体加上白杨无意杀他的情况下,要不然整个人这会儿估计都成了飞灰。

    饶是他真元护体,但白杨那赤红火焰太过恐怖,这会儿身上多处有灼烧的痕迹,虽无伤大雅,但一个个燎泡却如珍珠一样处于被灼烧的皮肤上。

    “我的头发,我的皮肤,啊啊啊,我一定要杀了你,呜呜呜,你欺负人,我哥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为我报仇……”

    玉飞龙真元护体,蹲在墙脚又哭又尖叫。

    白杨一拍脑门超级无语,你个大男人哭哭啼啼是几个意思?

    蓝欣从白杨居然能轻易对付一个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震撼中反应过来,愕然片刻,拉了拉白杨的衣角不确定的说:“白兄,好像有点不对劲”

    “的确有点不对劲,一个大男人居然哭哭啼啼的耍赖,我看着都恶心”白杨深以为然点头道。

    蓝欣皱眉,看着墙脚的玉飞龙,随即眼睛一瞪,指着墙脚真元护体的玉飞龙惊声道:“你是女孩子?”

    噶……

    玉飞龙哭泣尖叫的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他大声反驳道:“不是,我不是,我才不是女孩子,我是采花大盗,我怎么可能是女孩子,呵呵,我不是女孩子……”

    “那你站起来,撤掉真元我看看”蓝欣嘴角勾起一丝古怪的弧度说。

    玉飞龙不说话了,然后又带着哭腔说:“我不……”

    白杨几多聪明,听到这两句四六不通的对话,瞬间懂了,嘴角抽搐,一拍脑门,仰天长叹道:“天了撸,这么漂亮可爱的一定是绿孩纸没跑了……”

    难怪呢,这家伙号称采花大盗,偷取少女的心却不动人家一根手指头,搞半天原来是女孩子。

    也是,这家伙是女的就解释得通了,没那功能也无法和女人做羞羞的事情哇,而且估计也不是拉拉,要不然还是可以羞一下的……

    “我不是女的,啊啊啊,你还我头发,你欺负人,我要杀了你,呜呜……”玉飞龙蹲在墙脚不起来,在哪儿又哭又尖叫。

    女孩子情绪多变,白杨理解。

    蓝欣看着白杨,哭笑不得,问:“白兄,这可如何是好?”

    眨了眨眼,白杨嘴角一勾说道:“没想到居然能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

    说着白杨就准备走向玉飞龙。

    蓝欣一把拉住白杨的手臂瞪眼道:“白兄,你想干嘛?”

    “我过去啊”白杨眨眼。

    “你不能去!”蓝欣眉毛一竖。

    白杨愕然问:“为啥?”

    “她是女孩子,现在应该没穿衣服,你怎么能过去?”蓝欣理所当然道。

    白杨一指蹲墙角的玉飞龙说:“你听到了,她自己承认自己不是女孩子的,我为毛不能过去?反倒是你,可不能过去,会长针眼的我跟你讲”

    “不能过来,谁都不能过来,啊啊啊啊,呜呜呜……”玉飞龙又哭又叫。

    蓝欣不理她叫嚣,拉着白杨就是不让过去。

    “咳咳,蓝兄,你听我说,我只是想过去把她给抓起来而已,真的没你想的那么龌蹉,你看啊,那家伙厉害着呢,你别过去,危险得很”白杨义正言辞的说。

    “总之,就是不能过去”蓝欣不和白杨瞎扯,瞪眼道。

    切,不过去就不过去,以为我就木有办法了吗?

    白杨心头琢磨,不过去也有办法确认玉飞龙的性别。

    打了个不响的响指,蹲墙角的玉飞龙周围出现了一圈赤红火焰,白杨冲着她说:“那个谁,现在,立刻,麻溜的给我滚过来,撤掉真元,要不然我烧死你,你要是不听话我真的会烧死你的!”

    啧啧,难怪这家伙一直都真元护体,自己意念无法穿透,由于又是采花大盗,居然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这就是个西贝货。

    “我不!”

    玉飞龙在墙脚近乎赌气般说道。

    好吧,撕掉表面的伪装,玉飞龙作为女孩子的一面就表现出来了,却依旧极力掩饰不肯承认自己是女孩子。

    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白杨无语。

    “那我不客气了,对付你这种采花大盗,就应该烧死”白杨笑道,控制赤红火焰靠近玉飞龙。

    火焰温度奇高,热浪逼人,周围草木枯萎燃烧,砖石噼里啪啦炸裂粉碎。

    “我……你别这样,大不了我不杀你了,也不叫我大哥杀你了好不好?你放我离去,我给你钱,给你好多钱”玉飞龙在墙脚哀求道。

    白杨摸着下巴说:“放你离去?做梦呢,赶紧的,再不听话等下要变烤乳猪啦”

    “不要,我不要被烧死,也不要被烤乳猪”那丫头依旧犟嘴。

    这就没法搞,白杨不说话,控制赤红火焰缓缓靠近,给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

    “求求你,放我离去好不好?我大不了不恨你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玉飞龙语气软了很多,哀求道。

    “啧,那你先把那什么巨门剑丢过来”白杨眼睛一亮。

    嘎嘎,看大爷我不把你压榨一遍。

    “不行,这是我哥给我的宝剑,不能给你”玉飞龙不干。

    白杨撇嘴说:“那我就只有烧死你了”

    与此同时,控制赤红火焰又靠近了一些。

    “不要,我给你就是了”玉飞龙吓得尖叫。

    手一抖,十五公分长,奇形怪状的巨门剑就丢了过来。

    白杨眼睛一瞪,那么小一个金属片,自己的意念想控制不能,仿若面对一座大山似的。

    砰!

    巨门剑掉在白杨前边几米外,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泥土纷飞。

    “巨门剑我给你了,放我走好不好?”玉飞龙在那边祈求道。

    “不行,那个谁,这巨门剑真的有三千斤?”白杨看着前方大坑中的黝黑巨门剑问。

    “那是当然,这可是地火黑金锻造而成,别看它小,但奇重无比!”玉飞龙回答道。

    白杨不信,就这么点有三千斤?颠覆了物理定律嘛,跳坑里试了试,压根拿不动,一丝一毫都撼动不了,太重了。

    “蓝兄,你来试试”白杨转身看着蓝欣说。

    蓝欣点头,跳坑里拿巨门剑,脸色一变,然后很吃力的拿在了手中,看着白杨肯定道:“白兄,这剑虽小,但三千斤绝对没错”

    “啧啧,宝贝啊,归我了”白杨一开口就宣布了巨门剑的归属问题。

    然后转身瞪着悄悄咪咪准备跑路的玉飞龙说道:“想跑?没门,现在过来投降不杀,撤掉真元,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何方妖孽”

    明知对方是女孩子,但是嘴巴太硬了,白杨决定逗逗她。

    “你不能这样对我,被我哥知道你会死的”玉飞龙在那边带着哭腔说道。

    你哥是哪根葱啊,白杨撇嘴问:“你哥谁???很厉害吗?还有,你还不乖乖照做的话,我真把你变烤乳猪了啊”

    “我哥你不知道?我哥可是郡城禁武堂堂主,宗师之境修为,你居然不知道?”那边玉飞龙声音显得特惊奇的说。

    “没听说过,嘿,你的真元我看能消耗到什么时候去,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要不然下一刻就让你变烤乳猪!”白杨威胁道。

    同时让赤红火焰靠近玉飞龙,加剧她为数不多的真元消耗。

    “你能不能先撤掉这火焰,问什么我告诉你就是了”玉飞龙很紧张很害怕的说。

    她是真的很怕周围的火焰,温度太恐怖了。

    “没门,撤掉火焰搞不好你就跑了,现在我问你,是不是女孩子?你不说也没关系,等下你真元消耗干净了我自然能看到,嘿嘿,我还让我的仆人来看”白杨不上当,不怀好意的说。

    “不要,我说,我是女孩子,你满意了吧”玉飞龙哭泣道。

    承认自己是女孩子,仿佛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一样。

    早就猜到你是女孩子了,继续问:“玉飞龙这个名字肯定不是你的真名对吧?你到底叫什么?”

    “我……我叫玉飞凤,玉飞龙是我哥的名字,你问什么我都回答了,能不能撤掉周围的火焰?我的真元快维持不住了”玉飞龙,不,玉飞凤近乎哀求的说。

    “早这样不就完了嘛”白杨撇嘴,看向蓝欣,意思不言而喻,让她去搞套衣服来。

    这个简单,不远处就是白杨的豪华楼船,取一套丫鬟的衣服来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