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控制长剑凌空劈斩,这根本就是神道修士的手段,由不得玉飞龙不慎重。

    神道修士的手段不能以常理来揣测,太多所谓的武道高手载在了初出茅庐的神道修士手中,就因为他们手段诡异莫测,让人防不胜防,所以玉飞龙有必要搞清楚白杨的身份来历。

    “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白杨眼睛一瞪,看着玉飞龙说道。

    仿佛对方不知道自己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一样。

    “你再不说别怪我不客气了!”玉飞龙沉声道。

    说话的时候,玉飞龙身上的真元吞吐不定,白茫茫亮晶晶,好似穿上了一套神圣的战衣,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血纹剑悬浮在身边,白杨把蓝欣拉到身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说道:“听好了,本人白杨,人送外号不靠谱大侠,专门收拾你这种仗着一身修为胡作非为的家伙,我见一个收拾一个,今天轮到你了,赶紧的,麻溜束手就擒争取宽大处理……”

    玉飞龙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白杨在那儿嚷嚷,等他说完后鄙视道:“原来你就是白杨,传言说你智计出众,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二杆子!”

    “你大爷,居然敢鄙视我”白杨眼睛一瞪。

    身边的血纹剑唰一声飞出,向着几十米外的玉飞龙劈了过去。

    血纹剑的确锋利异常,但白杨却知道这玩意劈不开玉飞龙的护体真元,力道不够这就没法搞,之所以还要这样做,其实只是为了吸引玉飞龙的注意力而已。

    “纵然你是神道修士,但你却白痴的以肉身状态和武者搏杀,简直愚蠢到家了!”玉飞龙冷笑道。

    神道修士手段诡异莫测不错,但肉身却相当脆弱,和武者近身搏杀,当真是找死的行为。

    然而白杨压根就不是什么神道修士,要不然的话他早就神魂出窍飞在空中嚷嚷你来打我呀你来打我呀这样的话了……

    眼看着血纹剑闪电般飞来,玉飞龙探出右手,亮晶晶白茫茫的真元赋于皮肤表面,一把抓住了血纹剑的剑身。

    血纹剑被抓住,任由白杨如何意念控制纹丝不动。

    “这把剑不错,归我了!”玉飞龙抓住血纹剑,握住剑柄冲着白杨宣布道。

    然而白杨压根就没在意,血纹剑飞出去的时候,他伸手搂住蓝欣的腰肢就往后跑。

    “白兄,你……”蓝欣愕然,不明所以,脸颊微微出现一丝红晕。

    她倒不是觉得白杨有意要占自己便宜,只是白杨猝不及防的举动让她不解而已,还有一点点害羞。

    “快跑,要爆了”白杨搂着蓝欣边跑边焦急道。

    边上的银狼也跟着跑。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蓝欣却知道白杨是要带着她跑路,然而白杨的速度太慢了,她反手楼主白杨的肩膀一步数十米冲出。

    翻了个白眼,白杨相当受伤……

    搞什么?玉飞龙抓住白杨的血纹??醋排苈返陌籽钏倾等黄?,然后撇嘴,跑得了吗?顷刻就能追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玉飞龙眉头微皱,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十多个拳头大的铁疙瘩已经从四面八方飞向了自己。

    “这是神道修士的手段?也不知道是何种暗器”玉飞龙皱眉自语。

    握住血纹剑的他,反手就是一?;映?,闪电般的斩向其中一枚铁疙瘩。

    轰……!

    一声巨响传来,铁疙瘩凌空爆炸,猝不及防之下,玉飞龙没有握住血纹剑,被白杨意念控制嗖一声飞走了。

    “神道修士,果然有些门道!”玉飞龙皱眉道。

    好吧,那就是一颗手榴弹,白杨离开戈多村的时候带来的,面对未知的敌人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做准备,除了手榴弹之外,楼船上还有其他东西呢。

    一枚手榴弹爆炸并未伤了玉飞龙,他体外亮晶晶白茫茫的真元坚固异常,居然完全挡住了手榴弹爆炸的威力。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飞来的十多颗手榴弹包围着他连番爆炸。

    轰轰轰……

    连串的巨响传来,火光冲天,弹片四射,气浪翻滚,泥土纷飞,地面出现一个个大坑,周围精心栽培的植物都被炸得凌乱不堪。

    “不死也要脱层皮吧?”两百多米外,白杨瞪眼看向手榴弹爆炸的方向自语。

    蓝欣搂着白杨的肩膀,看着手榴弹爆炸的方向,美目瞪得溜圆,震惊道:“白兄,你真的是神道修士?”

    好吧,这样的场景颠覆了她这个武道修士的认知。

    然而白杨没回答,而是尴尬的说道:“那个,蓝兄,虽然我不介意,但你能不能先放开我,你那个那个什么顶着我了……”

    蓝欣表情一僵,放开白杨撇撇嘴说:“白兄,我把你当兄弟,不用拘礼这些小节”

    “蓝兄大气,那你继续搂着我,挺舒服的”白杨顺杆子往上爬。

    蓝欣握拳轻轻捶了白杨一下,翻了个白眼,意思是你够了啊……

    就这会儿的功夫,那边爆炸的地方开始平静下来,让白杨和蓝欣瞪眼的是,爆炸的地方,并未看到玉飞龙的身影。

    “吼……”

    边上的银狼冲着一个方向低吼。

    顺着银狼低吼的方向看去,白杨和蓝欣看到,鬼知道玉飞龙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十多颗手榴弹爆炸中心百米远的地方,距离他们两百多米远。

    此时玉飞龙眼神死死的看着白杨。

    他看上去并不好受,脸色微微发白,衣衫凌乱,嘴角甚至有一丝血迹,体外的真元明灭不定,显然被十多颗手榴弹爆炸给伤到了。

    “好手段,神道修士果然非凡,但你却激怒我了!”玉飞龙目视白杨冷声道。

    白杨指着他说:“喂,别不识好歹,我已经是看在你并未玷污任何一个女子清白的份上给你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你早就被炸成一堆碎肉了懂不懂?”

    白杨真的是手下留情了,十多颗手榴弹,相隔玉飞龙几米的地方爆炸,若是真的一窝蜂在他身边爆炸的话,哪怕他是武师境界出类拔萃的高手恐怕都死得不能再死。

    况且,白杨还有后手呢,不远处的楼船上,还有一箱子手榴弹蓄势待发不说,更是有三把填装了特种子弹的巴特雷瞄准他了。

    “的确,是我事先招惹了蓝姑娘,我有点理亏,但是,你让我受了轻伤,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不会杀你,但必须要让你吃点苦头才行,就断你双手吧,放心,最多养一段时间就好!”玉飞龙看着白杨冷声道。

    显然这家伙也是讲原则的,自己理亏,被收拾活该,但却不能就这样算了,得找回场子。

    “别自讨苦吃啊我跟你讲,如果不是看在你还有点原则的份上,早就弄死你了”白杨撇嘴道。

    “白兄,我们还是快走吧,此人太过危险了”蓝欣担忧道。

    武师之境的强者,足足比她高了两个大境界,根本不是她们能对抗的。

    “小美人,你可以走,但他不行,我生气了!”玉飞龙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生气了想干啥?”白杨撇嘴说。

    玉飞龙沉声道:“整个青木县境内,有资格让我拔剑的人屈指可数,你是其中一个!”

    “你也是神道修士?没见你身上有剑啊”白杨瞪眼道。

    玉飞龙不答,翻手间,鬼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剑,郑重其事的拔剑,持剑指着白杨。

    噗……

    白杨一下子没忍住,一口笑喷了,指着玉飞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说,你是不是在搞笑?就你手中那玩意也叫剑?”

    好吧,玉飞龙手中的确拿着一把剑,通体黝黑,冷冰冰阴沉沉,右手持剑,剑身下垂,好似那把剑无比沉重一样。

    然而,你那把剑也太袖珍了吧?

    他手中的那把剑,估计只有十五厘米长,剑柄就占据了五厘米,剑身只有九厘米长,却足足三厘米宽,咋看咋滑稽。

    “笑吧,等下你就笑不出来了,此剑名曰巨门,重三千斤,虽算不上名剑神兵,但在青木县境内,应该无出其右,就你手中那把剑,一??啥?!”玉飞龙持剑指着白杨说道。

    “喂喂,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就你手中那破铁片子居然有三千斤?这根本就不符合物理定律,还有,你不觉得那铁片子取名巨门一点都不匹配吗?”白杨鄙视道。

    “哼!”玉飞龙懒得回答,脚尖一点,持剑向着白杨冲了过来。

    嗡!

    他手中名为巨门的黑剑嗡鸣,绽放九尺漆黑剑芒,浑厚滂沱,给人泰山压顶之感。

    那剑芒漆黑无华,根本看不出那是真元凝聚的剑芒,分明就是一柄漆黑巨剑。

    恐怖的剑芒横空而来,狂风大作,地面被撕开一道沟壑,甚至空气都有些轻微的扭曲!

    “我去,你这巨门剑果然有点门道哇,借给我玩几天呗?”白杨饶有兴致说道。

    蓝欣脸色狂变,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沉声道:“白兄快走!”

    白杨并未走。

    血纹剑飞出,斩在那漆黑的剑芒上,直接被漆黑剑芒冲飞。

    砰砰砰,不远处的楼船上,巴雷特狙击枪开枪,特种子弹突破音速打在剑芒上,却无法击碎剑芒,子弹反而被弹开!

    这个貌似有点牛啊,白杨心头琢磨。

    一切不过只是一两秒间发生的事情而已,两百多米距离,持剑的玉飞龙转瞬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