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湖面上,一艘华丽的楼船缓缓向着这边驶来。

    “这里并非什么隐秘之地,寻我的人来到这里是迟早的事情”蓝欣看着那艘楼船说道,眼神中难掩担忧的神色。

    这个英俊的采花大盗实力深不可测,恐怕来人根本别想把她就走不说,一个不好反而会徒增伤亡。

    英俊男子深以为然的点头道:“那倒是,所谓的灯下黑就是这个道理,明明就在眼皮子地下,却用了一天多时间才找到这里来,不过谁能想到我会把蓝家大小姐带到青/楼来一呢,不过,就德阳镇这个小地方,只要我不愿意,来再多人也别想把你带走”

    蓝欣表情不变,相隔还远,她不知道远处往这边而来的楼船上是谁,沉默了两个呼吸,她看向英俊男子道:“你待如何?”

    “放心,我也讨厌杀戮,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人,但若是有人不识好歹的话,少不得要吃点苦头就是了”青年耸耸肩笑道。

    他还真没有将德阳镇的任何人放在眼中,来到这里,也不过只是他游历天下短暂停留的一处而已。

    蓝欣沉默,她知道英俊男子说的是事实,他在德阳镇弄得鸡飞狗跳也没有人能抓住他,这就足以说明一切,简直来去如风。

    猛然间,看向楼船的蓝欣眼睛一亮,一丝欣喜一闪即使,随即被担忧取代。

    她的这一丝表情变化没有逃过英俊男子的目光,好奇问:“船上过来的人你认识?不对,你的情绪波动很剧烈,那个人你很在乎,甚至在你心中占据了很大的分量,我说的对吗?”

    蓝欣不回答,漂亮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看来我猜对了,原来如此,你已经有心上人了,难怪我无法打动你的心,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能打动你的心!”英俊男子微微点头,一脸恍然道。

    听到这句话,蓝欣摇摇头否认道:“来人是我的好友,我只是不想因为我而让他陷入危险而已?!?br />
    “我明白,你是怕我吃醋杀了现在过来的那个人才这样说的吧?放心,我的度量还没有那么小,不过,让我白白浪费一天多时间,让他吃点苦头是在所难免的了”英俊男子了然道。

    “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吗?”蓝欣皱眉道。

    摇摇头,英俊男子淡定的说道:“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湖面上的楼船距离这个小岛越来越近了,可以清楚的看到船上的人。

    不过,楼船外面也只是一些普通的下人丫鬟而已,蓝欣之所以能判断出船上过来的是白杨,是因为看到了船头趴着的银狼。

    白杨已经从县城回来的消息她早已知道,只是一直在葫芦山谷忙碌还未曾见面。

    银狼是白杨的跟屁虫,它出现的地方,几乎就相当于白杨出现了。

    此时,楼船上原本懒洋洋趴着的银狼突然浑身一颤,站起来冲着小岛方向低吼,它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让它很不安。

    “啧啧,采花大盗就是那家伙?不得不说英俊得过头了,画像根本无法准确的描述出他的气质容貌”白杨从船舱中走出来,拍了拍银狼的脑袋示意它稍安勿躁,看着小岛的方向轻笑道。

    “我明白你为什么会担心过来的人了,原来他只是一个不通武道的普通人而已,我很费解,就这样的人居然能占据你的心房?”采花大盗看了楼船上的白杨一眼,摇摇头说道。

    蓝欣不说话,皱眉思索,如何才能让白杨安然离去。

    白杨站在楼船上,采花大盗站在小岛上的凉亭顶端,两人相隔数百米,四目相对,都在审视对方。

    楼船靠近小岛,停在了小岛边不大的码头,吩咐下人都在船上等着,白杨就带着银狼踏上了小岛。

    自从看到小岛上的那个采花大盗后,银狼就浑身紧绷,显得很不安,踏上小岛后,银狼的这种不安就显得越发的强烈了。

    “嗨,蓝兄,这小白脸没把你怎么样吧?”带着银狼踏足院子,白杨看着阁楼上的蓝欣笑道,无视采花大盗。

    居然敢比我帅,等下给你烫头!

    站在凉亭顶端的采花大盗听到白杨这句话,表情不变,轻笑一声看向白杨说:“你胆子不小,敢只身前来,这点我倒是有些佩服,不过你说话的方式让我不喜,等下我决定将你丢进湖里去”

    然而白杨根本就不鸟他,伸手指了指他,依旧看着蓝欣说道:“小白脸,等下再找你算账,然后在我说话的时候请你闭嘴,OK?”

    微微愕然,采花大盗笑了笑不说话了,看着白杨,倒是想看他能搞什么幺蛾子,尽管他压根听不懂白杨说的‘欧克’是什么鬼意思。

    “我没事,白兄,你走吧,也别让人来了,没用的,他不会拿我怎么样,过一段时间他应该就会放我离开”蓝欣看着白杨摇摇头说道。

    她知道白杨稀奇古怪的手段很多,但那采花大盗深不可测,就白杨一个人来,面对采花大盗的实力根本无解。

    “你没事就好,看来这家伙和传言的一样,并不会玷污女孩子的清白,不过他耽误了我时间,却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的,蓝兄想怎么收拾他?”白杨看着蓝霜点头笑道。

    蓝欣不知道白杨哪儿来的自信,有些焦急道:“白兄,你还是快走吧……”

    白杨点头,明白蓝霜是在忌惮那个小白脸,笑着打断蓝欣的话头说道:“了解,看来这家伙的手段比想象的还要高明一些”

    说道这里,白杨转身看着凉亭上的采花大盗说:“那个谁,貌似你用了什么手段把我蓝兄的一身武道修为给封住了,麻烦给她解开一下?”

    采花大盗看着蓝欣无语道:“我算是知道你说话的风格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了……”

    “我和你说话呢,别给我扯那些乱七八糟的,赶紧给他解开”白杨开口打断采花大盗说道。

    笑了笑,采花大盗转头看向白杨说:“如你所愿,不过我发现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的行事风格很容易吃亏你知道吗?”

    说话的时候,采花大盗伸手隔空向着蓝欣连点几下,几点白光从他指尖飞出,瞬间进入蓝欣体内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蓝欣身躯一颤,被封住的武道修为解开,想也不想,立即从阁楼上翻身而下,来到白杨身边拉着他的手就跑。

    “哎哎,蓝兄跑什么啊,我还没找那家伙算账呢,误工费,名誉损失费,必须得敲诈啊不,让他赔偿一大笔钱……”被蓝欣拉着跑,白杨嘴里不停的说道。

    蓝欣是武者,封印被解除后,武道修为回归,拉着白杨这个一百多斤的人跑路简直跟一根稻草没什么区别,一心想带着白杨离开的她哪儿有心思和白杨瞎扯。

    “跑得了吗?”

    蓝欣拉着白杨才冲出去一二十米远,还没来得急离开院落,那白衣胜雪的采花大盗就闪电般出现在了他们前方一脸微笑的说道。

    “我留下,放他离去”蓝欣停下,将白杨护在身后,看着采花大盗皱眉道。

    呜吼……!

    银狼站在白杨身前,身躯低伏,尽管浑身颤抖,但依旧敢冲着采花大盗呲牙。

    白杨拍了拍蓝兄的肩膀,站出来冲着采花大盗说:“你身手不错,我猜猜看,你应该是武师之境的修为,但绝对没有达到宗师之境,我说的对吗?”

    采花大盗眉毛一挑,看着白杨哑然道:“你眼光不错”

    白杨有个毛眼光,只是因为意念查探这家伙的时候,发现他体外有一层蒙蒙真元覆盖从而判断他是武师之境的修为而已。

    “没什么大不了的,武师之境的强者我弄死了几十个了……”白杨看着对方撇嘴道。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采花大盗后方百米外的楼船上,血纹剑横空而来,宛如一道血色闪电劈向采花大盗。

    目光一凝,采花大盗也不回头,反手一点,食指中指并指如剑,指尖一抹白茫茫亮晶晶的锋芒吞吐,点在了血纹剑的剑尖之上。

    唰……

    血纹剑被他一指崩飞,打着旋飞了出去。

    “这样的偷袭对我没用,反而会激怒我,但不得不说这把剑是好?!辈苫ù蟮晾渖?,身影一闪,一步踏出,追上崩飞出去的血纹剑一把抓了下去。

    血纹剑凌空拐了个弯,避开他的手,来到了白杨身边漂浮。

    “神道修士!”采花大盗动作一缓,看向白杨目光凝重了起来。

    “有点本事”白杨看着对方眼睛一眯。

    蓝欣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白杨身边漂浮的血纹剑,一脸惊讶,她从不知道白杨还有这样的手段,但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在边上保持安静。

    获得血纹剑是白杨道县城去之后的事情,蓝欣当然不知道。

    “鄙人玉飞龙,人送外号怜花公子,以这位兄台的手段,想来并非无名之辈,可我从未听说过你这号人,可否告知?”采花大盗认真的看着白杨问。

    “玉飞龙?还怜花公子?噗……,你这名号也太LOW了吧?”白杨嘴角抽搐道。

    虽然不懂白杨在说什么,但玉飞龙却隐约觉得白杨说的并非好话,皱眉道:“你究竟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