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镇中,个把小时时间,白杨已经乘坐马车将整个德阳镇逛了一遍,意念全开,没有找到蓝欣的任何踪迹。

    利用意念开挂找人,当然不需要任何地方都去跑一遍了,节省了无数时间。

    “那么应该就在城外了”白杨摸着下巴心头琢磨。

    “少爷,前面好像是蓝霜公子”此时,外面赶车的护卫说道。

    白杨意念又不是时时刻刻开启,之前没发现蓝霜,掀开帘子一看,还真是。

    街道上,蓝霜一脸杀气,就差在脑门上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了。

    自家妹妹被采花大盗掳走,是个人都不会有好脾气。

    他带着一群身穿钛合金铠甲的人把整个街道搞得鸡飞狗跳,不管是什么地方,都要进去搜查一番。

    当然,他的态度不算蛮横,和人家主人以礼相待,看在他是蓝家大少爷的份上,都买他面子,尽管搜,我们都知道你妹妹被掳走了……

    白杨让护卫驱车过去,下车走向蓝霜。

    “少爷,你什么时候来的?”蓝霜第一时间发现了白杨,率先打招呼。

    “刚来不久,一段时间不见,你好像变得更强了”白杨点头,上下打量蓝霜一番说道。

    此时蓝霜哪儿有心情说这个,苦笑道:“少爷,小妹被劫持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这都过去一天了,还没有半点消息……”

    “我理解,但是急是急不来的,然后镇子里就别找了,相信我,没人的,让人分散到镇外去吧”白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方圆数百里,已经派出去上万人了,到现在依旧没有音讯,我担心小妹被带到远处去了”蓝霜皱眉说。

    “应该不会,我猜测,‘蓝兄’必定还在德阳镇周围,毕竟才一天时间,虽然派出去的人多,但不可能什么地方都找过,一时没有找到她在什么地方也在情理之中”白杨很肯定的说道。

    吼……

    就这会儿的功夫,一直跟在白杨身边哈巴狗一样乖巧的银狼低吼一声,宛如一道银色幻影般扑向了蓝霜。

    砰……!

    猝不及防,蓝霜被银狼给撞飞十多米,冲破一家酒楼的墙壁砸在里面一张饭桌上,一身汤汤水水,别提多狼狈。

    呜呜呜……

    撞飞蓝霜后,银狼龇牙咧嘴呜呜叫唤,仿佛在说你可算被我干翻一次了吧!

    蓝霜这会儿心系蓝欣被抓走的事情,又和银狼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一下子中招。

    银狼得势不饶人,将蓝霜撞飞后,一声低吼,再度冲了过去,龇牙咧嘴要咬蓝霜。

    “回来”白杨一拍脑门开口道。

    银狼顿时不甘的看了蓝霜一眼,乖乖的回到白杨身后摇尾巴。

    蓝霜从撞破的酒楼狼狈的出来,看着银狼无语道:“早晚有一天把你宰了烤肉吃”

    吼!

    银狼咆哮,仿佛在说你来啊,我们现在就干一架。

    白杨无语,这银狼一直都和蓝霜不对付,估计是当初蓝霜杀了它母亲的缘故,拍了拍它的脑袋说:“别闹”

    银狼顿时安静下来,站在白杨身后龇牙咧嘴的看着蓝霜。

    苦笑一声,蓝霜看着白杨说:“少爷,请允许我先带人去找小妹,等找到小妹后,我再回你身边听候差遣”

    “理解”白杨点头道。

    虽然他自己也有把握找到蓝欣,但多一个人寻找就多一分把握提前找到不是。

    蓝霜走后,白杨拍着银狼的脑袋说:“你个家伙,蓝霜这是看我的面子不和你计较,要不然早就宰了你了”

    “呜呜……”银狼脑袋一抬叫唤,好似不服气,看着蓝霜离去的背影还有点不甘心,想要上去咬一口。

    这就没法搞,天生八字不合,估计以后有得闹了。

    再次上了马车,白杨一指城外。

    走起。

    德阳镇外就大得没边了,不过凡事总是有??裳?,那采花大盗既然能俘获女子的芳心,必定是一个有情趣的人,这样一来就可以排除荒郊野外了,往吃喝玩乐风景优美又人多的地方寻找绝对没错。

    “啧啧,这个地方,估计是一个隐藏的极佳地点”站在马车上,白杨看着前方嘀咕。

    离开德阳镇城区后,他来到了一个码头上,前方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湖泊,湖内大大小小的岛屿分部。

    “少爷,此湖换做忘忧湖,是牛家的产业”护卫在边上说道。

    白杨秒懂,牛家在德阳镇中拥有最大的青//楼,这个湖泊名唤忘忧,寻欢作乐的地方没跑了。

    在忘忧湖中,有大大小小数百个岛屿,大的横纵不过千米,小的也就篮球场大小。

    岛屿上修建了很多精美的庭院楼阁,风景如画。

    湖上大大小小的花船来往,一些个公子哥读书人在湖上泛舟搂着妹子吟诗作画好不潇洒。

    啧啧,灯下黑啊,此地是牛家产业,寻欢作乐的地方,防守严密,对客人的**?;ず芎?,把蓝欣劫持到这种地方,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

    心头自语,白杨对护卫说道:“我记得我有那么一艘华丽的楼船来着,让人去给我弄来,咱们泛舟湖上”

    “好的少爷”护卫立即离去。

    当初白杨可是从丰礼手中忽悠了一艘楼船,到现在还没真正的使用过一次呢,这次正好用得上了。

    不久后华丽的楼船驶来,白杨上船,指点方向,往湖中驶去,这湖不小,逛完估计得几个小时时间。

    当然,这是在白杨意念范围覆盖的前提下,若是换其他人来的话,上千人估计一天也别想搞清楚这个湖泊的所有角落。

    在这片湖泊中的一个相对大一些的小岛上,修建着一座精美的小院,亭台楼阁,花园假山一样不缺。

    四周湖水环绕,相隔上千米远才有其他小岛,清静雅致。

    蓝欣就在这个小岛上的院落中。

    此时她站在阁楼上,平静的眺望着远方,蓝色长裙迎风轻扬,几欲乘风而去。

    院子里,凉亭中,一白衣胜雪的青年仰头看她,一脸微笑。

    “你在看远处的风景吗?殊不知,在我眼中,你才是最美的风景”看着蓝欣,男子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

    男子英俊得宛如画中走出,如此深情款款的对着一个女子如是说话,若是一般女子的话,恐怕早已心花怒放面带羞容了。

    然而蓝欣微微撇了他一眼,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说道:“滚”

    面对蓝欣的冷语相向,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愕然,随即苦笑一声,再次看着蓝欣说道:“我到底哪里不好?你竟正眼都没看我一次?”

    讲真,他这做派,丝毫不显做作,宛如真的一个得不到心仪女子欢心的落寞青年,让人不禁生出怜悯之心。

    懒得回答这种无聊的话题,蓝欣看也不看他问道:“你到底要把我囚禁到什么时候?我很忙的”

    咦?这口头禅貌似有点熟悉。

    “我怎么忍心限制你的自由,你若想走,大可就此离去”男子苦涩一笑道。

    蓝欣强压心头的怒气,我忍。

    你的确没有限制本姑奶奶的自由,可是你封住了我的修为,除了能正常行走之外,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而且还不给我船,让我怎么离去?老娘又不会飞。

    “你能否告诉我,什么样的男子才能打动你的芳心?”男子见蓝欣不说话,再次开口道。

    蓝欣闻言,表情微微动容,想了想看着他说:“你真想知道?”

    “想”男子点头道,一脸期待的等着蓝欣回答。

    蓝欣目光闪烁,带着思索的神色看着远处。

    男子看着蓝欣,等着她的回答,然而等啊等,都快半个小时了,蓝欣还是没开口,忍不住问:“还没想好吗?”

    “我没说要告诉你啊”蓝欣嘴角一扯说道。

    “……”

    英俊男子竟无言以对。

    你既然不想告诉我,还一脸思索的神色误导我是几个意思?这种不靠谱的风格都跟谁学的?

    当然是跟白杨学的,蓝欣和白杨混熟后,难免沾染上了一些不靠谱的习性。

    英俊青年愕然片刻,轻笑摇头,一点都不以为意。

    在他边上的一张石桌上放着一张古琴,他坐下后,眼睛微闭,修长的双手抚琴,悦耳的琴声响起,让人陶醉。

    琴音袅袅,院落中花草树叶居然都跟着摇曳,这已经是二品琴师才有的手段了。

    “你烦不烦?”蓝欣翻了个好看的白眼说道。

    琴音戛然而止,青年愕然的看着蓝欣问:“你不喜音律,诗词歌赋也不感冒,到底喜欢什么?”

    “你猜?”蓝欣似笑非笑的说。

    又来了……

    采花大盗青年差点仰天长叹,德阳镇这个地方,他就没遇到像蓝欣这么难搞定的女子,怎么会有这样一点都不靠谱的奇葩?

    一天多时间了,他手段用尽,不管做什么说什么,蓝欣总能用一些不着调的话说得他无言以对,他愣是拿蓝欣没有办法。

    若是其他女子的话,凭那些手段,早就被他俘获芳心了。

    但蓝欣他没拿下,激起了好胜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愕然片刻,英俊青年正要说什么,眼睛一眯,腾身而起来到凉亭顶端,看向远处的湖面笑道:“往这边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来救你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