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兄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被劫持的?有没有目击者?”白杨想了想问道。

    前来汇报的人立即说道:“回少爷的话,具体时间不清楚,地点是在德阳镇蓝家蓝欣小姐的闺房之中,还是第二天丫鬟去打扫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留下的那封信”

    啧,能无声无息潜入德阳镇蓝家把蓝欣带走没有惊动任何人,这家伙身手高明呢,至少是武士境界以上!

    “我记得前段时间,德阳镇中就出现了一个偷心大盗,闹得沸沸扬扬,应该就是这家伙了,他如此大张旗鼓,想来有不少人见过吧?有画像吗?然后德阳镇方面,蓝家有什么动作?”

    白杨想了想继续问道。

    前来汇报的人立即从怀中掏出一张画像递给白杨说道:

    “少爷,此人的确猖狂,但凡德阳镇中未出阁的有名美女都被他光顾过,这是他的画像,每一次都是真面目示人,简直胆大包天,此外,德阳镇中,蓝家牛家联合官府都在大力追查此人,却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无人知道他将蓝欣小姐劫持到什么地方去了”

    点点头,接过画像,白杨瞄了一眼。

    尽管这只是一副水墨画作,但也将此人刻画得入木三分,而且从笔迹来看,这幅画像应该是出自一位蕙质兰心的女子之手。

    画像上,男子白衣若雪,面如冠玉,星目剑眉,总之就是一妥妥的男神。

    单看此人的画像,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给人的感觉很奇怪,兼具读书人的儒雅,侠客的潇洒,军人的铁血,诗人的洒脱等等特质。

    如果硬是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个人的话,白杨觉得用‘极品’两个字再恰当不过。

    嗯,用完美的话这家伙还不够格。

    “难怪能成为众多少女倾心的偷心贼,就这卖相就足够引发一场花痴狂潮了”,白杨看了一眼画像啧啧称奇。

    既然这家伙是偷心贼,而且也未曾流传出他正真‘采花’的传言,是以蓝欣的安全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站起来,手中赤红火焰一吐,画像被烧成飞灰,白杨撇嘴道:

    “我也有点对着家伙好奇了,走,我们去会会这家伙,蓝欣可是哥的管家,你这给我弄跑了辣么多事情谁管去?看我不把你这家伙抓住吊起来打!”

    “少爷,要带多少人?”护卫眼睛一瞪问。

    “谁都不带,那家伙在德阳镇犯案这么多,必定不会跑远,抓住之后吊打一顿我们就回来了,估计花不了多少时间”白杨耸耸肩说道。

    那家伙至少是武士境界以上的人,除非上千人给他包围,要不然没用,然而人家来去如风,绝逼不会给人包围的机会,所以白杨觉得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啧啧,抓住后除了吊打还得给那家伙烫头,叫你骚包,给你弄成秃头!

    呜呜呜……

    银狼龇牙咧嘴的低吼,显然是感觉到了自家老大心情不爽。

    “少爷,饭菜做好了”此时,小猫笑颜如花的走来说道。

    先吃饭,反正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知道白杨胃口大,小猫做了很多菜肴,经过这段时间和林洁儿学习,小猫的手艺见长。

    一通胡吃海塞后,白杨对小猫说道:“猫儿,我要去德阳镇办点事情,很快就回来,你在家乖乖的”

    “哦,好的少爷,我等你回来”小猫很乖巧的说。

    白杨微微一怔,笑了笑,将小猫拥入怀中说道:“我的小猫最乖了,等我”

    亲了小猫一口,在她脸蛋红红中,白杨出门。

    一艘十米长的木船离开戈多村,顺着河道前往德阳镇,船上,除了白杨之外,只有银狼以及两个负责划船的护卫。

    银狼爬在船上懒洋洋,但耳朵却不时抖动一下,显然在警惕沿途危险。

    白杨坐在船头,身边放着血纹剑。

    这并非是载货的木筏,加上两个划船的护卫如今都修炼了雷霆秘典,力量惊人,是以速度不慢,但饶是如此,到达德阳镇也至少要四个小时。

    沿途白杨琢磨事情。

    “我因为陨石里面那一根挥发性极强的毛得到了火焰异能,那么希莱特送出去的其他几块陨石内是否也有这样的东西呢?”

    “陨石来自外太空,茫茫宇宙中谁也不知道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那颗陨石里面有让我得到异能的物质,不一定其它几块里面也有,几率太小了,而且还得考虑其他因素,比如我本身就已经获得过念力异能,我能穿越两个世界等等,这些综合起来我才能获得火焰异能,若是其他人得到,搞不好是祸非?!?br />
    “但不管怎么样,有时间回地球一趟,去米国把那几块找到,但这不急……”

    德阳镇,白杨来到这个世界接触到的第一个城镇,有着数十万人口。

    不过如今整个德阳镇都笼罩在一股紧张凝重的气氛之中。

    官府官差四处奔走,一个个杀气腾腾,除此之外,德阳镇最大的两个家族,蓝家牛家的护卫打手也都出动,四处找人。

    找那个在德阳镇闹得沸沸扬扬的‘采花大盗’!

    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毕竟那家伙弄出的动静确实不小,同时也让人无语又啼笑皆非。

    “此人太过可恶,四处沾花惹草,让无数少女茶饭不思”酒楼中,一个读书人一脸愤慨的说。

    “呵呵,你是因为他招惹了你心仪的女子,从此那女子整个人想的念的都是他,泡汤了一场婚事才如此的吧?”边上有人调侃道。

    然后另一人又接过话茬说:“要说此人也是让人啼笑皆非,招惹了人家女子,却规规矩矩不曾动人家一根手指头,待到女子倾心于他,他却飘然离去,简直让人无语……”

    “嘿嘿,这次对方估计是栽了,招惹谁不好,居然敢招惹蓝家大小姐”

    “接下来我们静待对方被抓住后的结果就是了……”

    类似的谈论比比皆是,总之都围绕着那个可恶的‘采花大盗’。

    蓝家,广阔的院落深处大厅中,蓝清风一脸寒霜的坐在上首,原本的儒雅不在,他本身就修炼寒冰劲,此番给人一种万年寒冰的感觉。

    自家宝贝闺女被采花贼掳走了,谁人不怒。

    “有消息了吗?”此时蓝清风冲着门外的护卫沉声问。

    “回禀老爷,还没有任何消息,我们已经加派人手追查了,大少爷也带着白少爷的一部分属下回来帮忙追查此事”

    “嗯,加快追查,一定要抓住此人,将其碎尸万段,毁我女儿名节,此人当诛!”蓝清风咬牙切齿的说。

    “蓝兄冷静些,虽说此人掳走了小欣,但以他的行事作风,断然不会伤害到小欣的”铁塔一样的牛栏山此时在边上安慰蓝清风。

    “哼,被抓走的不是你闺女?;ɑ?,你当然不担心了!”蓝清风咬牙道。

    “嘿嘿”牛栏山不说话了。

    蓝清风暗恨,你个老牛这会儿是来看我笑话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

    自家闺女被采花大盗抓走,名节有损,白杨必定心有隔阂,想要成就好事儿就没那么轻松了,但你以为你家?;ɑň陀谢崃寺??哼!

    “爹,牛伯伯”此时,一个蓝衣青年进入大厅拱手道。

    他是蓝霜的弟弟蓝青,和蓝霜长得有几分相似。

    “青儿,有消息了吗?”蓝清风问。

    “爹,暂时没有消息,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抓走小妹的那家伙不久之后就要倒霉了”蓝青笑道。

    “怎么说?”牛栏山瓮声瓮气的问。

    在蓝清风不解的目光下,蓝青笑道:“爹,牛伯伯,据下人前来汇报,已经有人去通知白少爷了,想来白少爷不会袖手旁观,有白少爷帮忙,那家伙插翅难飞!”

    “如此就好”蓝清风如释重负说到。

    白杨搞出的事情太多,德阳镇就不说了,最近县城方面白杨的所作所为也已经流传到了这里,有这样一位足智多谋的人帮忙,想来那掳走蓝欣的人要倒霉了……

    几个小时后,白杨乘船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德阳镇码头。

    呜呜呜呜……

    银狼第一时间站起来冲着周围的人低吼,顿时将一帮平民吓得不轻。

    “安静点”白杨拍了拍银狼的脑袋说。

    “少爷,我们现在去见蓝家家主吗?”

    银狼安静下来后,护卫在白杨身后问。

    “正事要紧,暂时不去见他们,这样,去给少爷我找一辆马车来,我们在城中逛一逛,先找到那家伙吊打一顿再说”白杨笑道。

    “好的”其中一个护卫回答,立即去办。

    不久后,他牵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回来,白杨上车,晃晃悠悠进城,在德阳镇中闲逛,银狼就跟在边上,谁要多看一眼就冲着谁呲牙。

    白杨当然不是在闲逛,他躺马车里面,意念散发出去,在范围内寻找那采花大盗的踪迹。

    论找人的本事,德阳镇中估计没有人比得上白杨。

    白杨猜测,那家伙在德阳镇中逗留这么久,此番虽然劫持了蓝欣,但绝对不会走远,不是在城中就是在德阳镇周围。

    “你到底是单纯的想要俘获女子的芳心体验那种乐趣呢,还是冲着我来的?”白杨在心中自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