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多村这段时间很热闹。

    这当然不是因为戈多村人多的缘故,而是因为戈多村外有一个新建的码头,迷河林中数十万山民都会把山货拿到这里来交易,所以这里很热闹。

    然而这种人声鼎沸的热闹,却被另一种声音所掩盖。

    轰……!

    戈多村远处的山林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惊起鸟兽无数,地面都在颤抖。

    “又来了……”

    前来戈多村外交易的山民往巨响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嘀咕一声也就不再理会。

    因为这几天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见怪不怪了。

    同时,除了这种不时的巨响之外,还有一种哒哒哒的声音和嗡嗡嗡的声音,很是可怕,然而除了戈多村的一些人知道怎么回事外,外人只闻其声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相隔戈多村几十里外的山林被破坏得不成样子。

    老树被连根拔起甚至拦腰断裂的场景比比皆是,地面不时有一个大坑,硝烟味在这里弥漫,有一些小山头都被抹平了。

    嗡嗡嗡……

    巨响传来,一架武装直升机歪歪扭扭的盘旋,随时都要栽倒下来。

    飞机上,虎子嘴巴都快裂到耳根子了。

    作为好奇心突破天际的他来说,没有比这种大玩具更让他感兴趣的了,为此他荒废了雷霆秘典的修炼,被白杨吊起来抽了一顿鞭子。

    他不服,白杨丢下一句‘武道才是根本’的话就把虎子打发了,很不负责任的离去,告诉虎子,如果再因为这些外力的东西荒废武道修炼,直接吊起来脱了裤子打哭!

    “虎子哥,你慢点,注意前边那颗树,哎哎,要撞上了!”

    虎子身边一个大块头大呼小叫。

    “没事,撞不上,飞得又不高,大不了我们跳下去就是”虎子相当淡定的说道,操控武装直升机躲避那棵参天大树。

    然而边上那大个子鄙视道:“少爷说了,这种铁鸟不是很多,如果报废一只就把你吊起来打,不,少爷换花样了,给你烫头!”

    “哼,我已经会玩了,等下换你来”虎子撇撇嘴说。

    然后边上的大个子也不说话了,低头捣鼓手中的平板电脑,学习上面的武装直升机的操作视频。

    嗯,这些视频都是白杨到各大部队去偷拍的。

    这片密林中,不但有武装直升机盘旋不时轰鸣炮火,还有坦克装甲车横冲直撞,车载高射机枪和车载火箭弹都有,至于各种枪械更是不少。

    这里是白杨让自己的护卫们训练的地方,务必要学会各种武器的操作,人手一台平板电脑,里面有他偷拍的教学视频。

    他还将特种兵的训练方式都搞来了,锻炼护卫的相互配合能力。

    指望训练特种兵的方法增加他们的战斗力还是算了吧……

    老实说,白杨让自己的这些修炼武道的手下使用各种科技武器,可怕的身手结合武器,发挥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效果。

    是以,以这片山林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鸟兽都不敢靠近!

    村子里,小猫在绣袍子,和冰清玉洁四姐妹一起在绣袍子。

    就因为白杨现在对衣服的需求量很大很大,所以她们手工给白杨绣袍子,各种精美的袍子。

    “少爷真的不会有事儿吗?”林洁儿一边麻利的穿针引线绣袍子,一边说道。

    小猫笑了笑说道:“少爷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了”

    林冰儿几姐妹抿了抿嘴唇,眼波流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呀,我该去给少爷做饭了”想起了这茬,小猫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离开。

    林洁儿起身说道:“我也去帮忙”

    剩下的林冰儿三姐妹面面相窥。

    “姐姐,妹妹,你们说,少爷把山林弄得鸡飞狗跳,到底要做什么?”林清儿问。

    林冰儿想了想说道:“我那天听到少爷和单公子说过,等虎子他们熟悉那些奇怪兵器后,将进入迷河林深处!”

    “深处啊”林玉儿自语,看着迷河林伸出,眼神中有一丝惊惧。

    每个人都在忙碌,只要人活着,只要不是植物人,总能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哪怕是睡觉。

    所以,瞎眼的单秋林也没有闲着。

    他眼瞎断胳膊,虽然残疾了,但整天都在忙,忙着修炼雷霆秘典,忙着拎着他的木头片子练剑,因为眼睛不方便,他用木头片子搞坏了不少东西,已经有很多人向白杨告状了。

    刷!

    单秋林站在一片空地上,手中木剑向前横扫而过,一块人高的大青石纹丝不动,但若是轻轻一推的话,青石已经断成了两节,切口平滑。

    这家伙,修炼雷霆秘典后,体质大幅度增长,虽然还达不到当初他武师境界的百分之一,但在武徒这个层次,绝对称得上顶尖,加上他那自己琢磨出来的古怪剑法,武者境界以下,几乎很难找到对手。

    当然,这仅限于德阳镇和戈多村这个范围,放眼天下,同境界估计能吊打他的人多的是。

    青石被斩断,边上几个大块头村民麻溜把青石抬走,然后换上一块新的。

    好吧,为了防止单秋林乱搞破坏,白杨专门安排了几个人给他服务……

    白杨最近迷上了烤肉,烤各种各样的肉,各种各样野生动物的肉。

    然而他的手艺真心不咋地,异界已经是十天时间了,他还没有能烤出一块完整能吃的肉来,全部给烤成了飞灰。

    没办法,他控制的火焰温度太可怕了,连金铁都能融化,何况肉块乎。

    一道银色身影在密林中穿梭,那是一匹神俊的银狼,没错,就是白杨养的宠物。

    只是这家伙块头太大了点,已经长到了四米长,毛发柔顺光泽宛如绸缎。

    这家伙很能长,十天前被烧焦的毛发已经换了新的。

    此时它嘴里叼着东西,一条二十米长的蟒蛇,比一般女人的腰肢还粗,脑袋被拍碎,被它叼在嘴里。

    砰,银狼来到白杨身边,将蟒蛇尸体丢下,然后哈巴狗一样摇着尾巴趴地上看着白杨吐舌头。

    白杨坐在地上,顺手就给爬地上比自己还高的银狼脑袋一巴掌无语道:“你这臭德性是跟谁学的?”

    “呜呜……”银狼眼睛眯起呜呜叫唤,很享受和白杨的互动。

    这家伙聪明是聪明,就是不会说话,白杨撇嘴,懒得理会。

    然后,念头一动,身前一片赤红火焰升腾而起,包围银狼带来的蟒蛇尸体进行烧烤。

    恐怖的火焰灼烧,蟒蛇尸体顷刻间就变成了焦炭粉末,风一吹到处飞。

    不但如此,在这可怕的火焰下,地面龟裂,大有一种被融化的趋势。

    “哎,想要自己随时随地搞烧烤的想法估计要落空啊”白杨叹息。

    他能随心所欲的控制火焰的大小,却无法控制火焰的温度,这就没法搞。

    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他大概搞清楚了这火焰是个什么情况。

    总的来说,这也是一种异能,并非以他的血肉燃烧作为‘燃料’,而是以他的精神念力作为能量来源。

    火焰若是持续燃烧下去,精神念力消耗过度,白杨会昏迷的。

    讲真,当大概清楚火焰异能是个什么情况之后,白杨也震惊了,这玩意太逆天,如果现在再遇到当初追杀他的血莲教成员的话,他压根就不用跑,直接烧死那帮家伙!

    嗯,神道修士除外,这个不敢保证。

    这种火焰,是以他的精神念力作为能量来源燃烧,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而且,火焰并不局限于在他的体外燃烧。

    只要他的念力覆盖范围之内,想让什么地方出现火焰什么地方就出现火焰,想出现多大的一片火焰就出现多大的一片火焰。

    火焰大小由他随心控制,形状也是一样。

    当然,火焰范围越大他消耗的精神念力也就越多。

    他在一片很大的湖中试过,让自己念力范围内的所有地方起火,然后,只是一秒钟,精神念力消耗一空,他口鼻喷血晕了。

    直径两公里内,天上地下全部是那种可怕的火焰,那一片区域就是一座恐怖的烘炉,场景可怕,好似骄阳坠落大地。

    然而消耗太大了,以他如今的念力,也只能维持区区一秒,还得冒着玩死自己的风险。

    所以,那一次后他再也不那么玩了。

    “少爷,不好了,出事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钛合金铠甲的护卫匆匆忙忙跑来大呼小叫道。

    “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给你烫头你信不信!”

    白杨撇嘴说。

    烫头,这是他得到火焰异能后的一大乐趣,往往给人烫头的话,就预示着这个人的头发木有了,搞不好还一头燎泡。

    所以戈多村最近经常能看到光头。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种说法在这个世界是没有的。

    “少爷,属下不敢欺瞒少爷,真的出事儿了,葫芦山谷方向传来消息说,蓝欣姑娘被劫持了!”那壮实的护卫说道。

    “啥玩意?你给我说清楚,谁没事儿劫持‘蓝兄’干嘛?”白杨眉头一皱。

    那护卫立即回答道:“千真万确啊少爷,来汇报的人说是德阳镇中犯案无数的采花大盗劫持了蓝姑娘,并且大言不惭的留下一封信,说蓝欣不识好歹,居然对他不动心,然后把蓝姑娘劫持,说一定要得到她的心,但却不会伤害她一根手指头!”

    这特么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哪儿来的奇葩?听完后白杨无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