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正好,微风徐徐。

    苍茫的迷河林中,山体横陈,古木参天,鸟兽奔走,不时在各处上演丛林厮杀的血淋淋生存法则。

    戈多村,村子中间,几千村民聚集。

    大多数站地上,某些站自家树屋上,有的直接挂在村子里的大树上,一双双眼睛看着中心位置。

    白杨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瞳孔一缩,一句话脱口而出。

    “哇塞,大美妞,好几个呢……”

    微风卷起一片树叶飘过,数千人的场面顿时寂静了些许。

    然后轰一声,嘈杂开来,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少爷醒啦!’

    “少爷,你没事吧?”小猫的连距离白杨的脸不足一尺,双目含泪紧张的问。

    稍微汗了一秒钟,白杨说道:“猫儿,是你们啊,我没事,冰儿你们也在呢……”

    前一句是和小猫说话,后一句是和冰清玉洁她们四姐妹打招呼。

    “少爷,你有什么地方感到不适吗?”林冰儿同样带着关切的眼神看着白杨问。

    然而白杨正要说什么,脸色一变,立即坐起来惊悚道:“哎我去,什么情况?”

    此时,他正躺在一块大青石上,浑身光溜溜,也就腰间盖着一块兽皮!

    要死了,特么几千人看哥裸睡?

    嗷嗷嗷……

    银狼摇着尾巴,哈巴狗一样的凑过来,想要靠近白杨却有些迟疑害怕。

    再一看,白杨发现了情况不对,周围的人都无比狼狈。

    冰清玉洁四姐妹身上都有被火烧的痕迹,甚至小猫的头发都少了很多,然后不远处有几个大个子村民躺地上哼哼唧唧,虎子就在其中。

    赤脚医生木老头正给他们身上抹黏糊糊的植物药。

    这几个家伙,身上有燎泡,甚至还有大片大片的灼伤。

    “我昏迷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想到自己昏迷之前浑身冒火的场景,白杨忐忑的问。

    貌似这周围的一切都和自己有关!

    “少爷,你昏迷的时候,我准备把你带回屋子,但半途你身上又着火了,烧毁了两栋房屋和几棵大树,差点引起森林大火,还好及时扑灭”小猫回答道。

    她不会骗白杨,哪怕白杨昏迷中差点酿成大祸。

    吞了口口水,白杨又问:“然后呢?”

    “然后不得已之下,我只能把少爷你带到村子中间放青石上,这已经是第八块了,前面七块都在少爷昏迷的时候身上冒火少得炸裂”小猫继续回答。

    白杨挠挠头,伸手一指哼哼唧唧的虎子等人问:“那他们呢?”

    “他们是想查看少爷你的情况,然后被少爷身上突然冒出的火焰烧伤的”这句话是林冰儿回答的。

    还好,没伤亡就行,白杨松了口气。

    不用说,原本威风凛凛的银狼,此时身上却东一块西一块的毛发焦黑,肯定也是被自己身上的火焰给烧的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瞎眼的单秋林距离白杨五米远,手里拎着个木头片子皱眉问。

    白杨感觉脑袋有点晕,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鬼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虽然敢肯定是吸入那根毛引起的,但为何自己又是冒烟又是冒火的却屁事没有?

    “……”

    众人无语,这就没法搞。

    “都散了吧,我想静静,对了,小猫,给我找身衣服来”白杨想了想说道。

    他觉得有必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咋地了。

    “好的少爷……少爷,静静是谁呀?在什么地方,要我去通知她来伺候少爷吗?”小猫点头,然后好奇的问。

    嗯,她是真心一点都没吃醋。

    白杨:“……”

    最终小猫还是给白杨找来了一套华丽的长袍,伺候他穿上,周围的村民也都散得差不多了,也就几个重要的成员还在周围。

    “呀……”

    刚给白杨穿好衣服,小猫惊呼一声跳开了,手掌火辣辣的痛。

    轰……

    白杨身上呼啸一声,浑身毛孔喷薄米许火焰,刚穿好的衣服又被烧成了飞灰。

    “我艹尼玛#¥%……&”

    白杨破口大骂,欲哭无泪,这他娘怎么搞?我特么以后就只能裸奔了?

    他浑身喷薄火焰,整个人就是一个大火球,头顶火焰都窜起了两米高,周围空气扭曲,邪门的是他一根毛都没有没烧焦,屁事没有。

    双手捂着下体纠结得要死。

    “少爷,你……”

    小猫在不远处看着白杨,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又要哭了,她是真的担心白杨。

    “我貌似没事,就这火焰有点蛋疼”白杨无语,迈动大长腿冲出,最后噗通一声又跳进了河里。

    “少爷又跳河啦!”虎子一声咋咋呼呼的大吼,不顾自身伤势从地上跳了起来准备去打捞白杨。

    白杨哗啦一声从河中冒出一个头大声说:“别过来,让我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

    虎子等人收住脚步,在岸边局促不安。

    白杨脑袋冒火,火焰呼呼窜起两米高,周围的河水沸腾咕嘟嘟冒泡,蒸汽升腾。

    生无可恋的游到河中的一块大石头上趴着,白杨一手托着下巴无语。

    特么的,这怎么搞?

    嗷嗷嗷……

    毛发被多处灼烧的银狼在岸边不停嚎叫,想接近白杨又不敢。

    “少爷,要不我去县城给你请几个有名的大夫来看看?”林冰儿在岸边提议道。

    讲真,白杨这时不时‘冒火’的状况,一开始着实将所有人吓得不轻,然而次数多了,白杨貌似也没事,也就习惯了。

    “暂时不用”白杨仰天长叹。

    单秋林拎着个破木头片子走到岸边坐下说道:“你这种情况,我从未听说过,练功走火入魔也不可能是这样的状况,也不像是中毒,费解,当真费解……”

    费解个毛线,哥这是变异了!

    白杨心头跟明镜似得,而且还是那根毛引起的。

    然而问题来了,自己身上除了冒火之外,也没有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甚至白杨还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质也没有增长一丝。

    也就是说,忽略了他身上呼呼乱窜的火焰之外,他还是他。

    想了想,白杨意念延伸出去,岸边虎子身上挂着的一把小刀飞了过来。

    刚要伸手去拿住小刀在自己身上试一试自己到底有没有什么变化,赤红色的火焰接近小刀,然后,那把劣质金属打造的小刀飞速变红,然后融化,最终变成汁液滴入了水中!

    “……”

    这么神奇?

    这火焰也太可怕了吧?

    可为毛我感觉不到一点温度?除了碍眼之外也就什么??!

    白杨目瞪口呆的同时又百思不得其解。

    “好可怕的火焰,哪怕是武师之境的强者,恐怕也不敢硬抗这种火焰吧!”林冰儿在岸边惊叹。

    小猫一直在掉眼泪,自家少爷这到底是怎么了嘛……

    白杨不放心,意念再度延伸出去,控制屋子中的血纹剑飞来。

    小心翼翼的接近,他怕一个不小心把血纹剑也给毁了。

    一试之下,血纹剑不愧是神道炼器手法弄出的玩意,居然能抗住这赤红色的火焰!

    他这就放心了,但他也能感觉到,血纹剑如果长时间处于这赤红色的火焰之中,搞不好也要被烧毁。

    速战速决,强大的脑袋控制血纹剑一咬牙在自己手臂上划过。

    嗤!

    一道寸许长几毫米深的伤口出现在手臂上,血珠直冒,瞬间被火焰焚烧殆尽。

    控制血纹剑飞走回到屋子,白杨眯起了眼睛。

    “事实证明,这火焰温度高得可怕,然而我自己身上冒火,自身却没有丝毫改变,我还是我,身体相对于武者来说依旧脆弱,而且,这火焰也并非我的血液身躯在燃烧……”

    心头琢磨半天,白杨表情一垮,问题是这特么的该肿么办啊。

    长时间下去,估计自己又要晕。

    “火焰不是凭空而来的,根据能量守恒,应该是以我身上的某种东西为燃料,温度奇高,却不会对我自身造成什么伤害,然而怎么控制呢?心念控制?”

    心中千百念头划过,当‘给我收’三个字出现在心头的时候,白杨身上呼呼乱窜的火焰顷刻消失无踪!

    “……”

    啧,还真行,和意念一样随心所欲的控制!

    白杨眼睛一亮。

    冒火!

    呼。

    火焰当即从他浑身喷薄而出,呼呼乱窜。

    菊部……局部燃烧。

    当即,他身上的火焰消失,只有手掌有火焰在燃烧。

    咦?这火焰是无规则状在燃烧,是不是科员变化一下形状?

    心中这样想着,他看着手上喷薄出的米许赤红色火焰,然后肉眼可见,那火焰神奇的扭曲,最终变成了一把赤红色的长剑。

    这把剑和真实的长剑没有什么区别,但它却是火焰形成的。

    接着长剑扭曲,变成了长刀,然后是长枪,火球,手掌……

    白杨玩得不亦乐乎。

    到最后,他哈哈大笑,一下子从水里站起,仰天大笑道:“哈哈哈,牛掰不解释,从此之后,哥就是火焰君王,就问谁敢不服!”

    “呀……”

    岸边传来一声娇羞的惊呼。

    白杨低头一看,麻痹,自己浑身光溜溜的说。

    尴尬一笑,捂住下体说道:“猫儿,再给我找一套衣服来,这次应该没事了”

    “好的少爷”小猫点头,红着眼睛飞快去给他准备衣服去了。

    白杨目光闪烁,既然这火焰自己能随心所欲的控制,那么就得深度挖掘一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