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浑身冒烟的白杨一头扎进了河水中,水花四溅,他直接往水底潜。

    咕嘟嘟,他浑身冒烟,在水中形成一连串的气泡,气泡来到水面烟雾升腾。

    “?;ど僖?!”

    虎子一声惊呼,第一个冲到河边,想都不想就直接跳入水里,想要打捞白杨。

    此时几乎所有看到白杨异状的村民围到了河边,一个个神情焦急。

    噗通噗通的声音不断响起,一个接一个村民跳入水中准备把白杨救起来。

    哗啦,水面翻腾,虎子直接从水中窜出几米高,大喊一声好烫,然后噗通一声掉入了水中。

    他第一个冲入水中,抓住浑身冒烟皮肤通红的白杨要往水面上拉,然而刚刚碰到白杨的皮肤,他就觉得自己仿佛抓到了烧红的铁块,短短的时间手都了起燎泡。

    给烫的!

    是以他才松开白杨直接窜出了水面惨叫了一声。

    可尽职尽责的他觉得不能丢下白杨不管,又进入了水面。

    水面扑腾,十多个村民入水想要打捞白杨,这一片原本平静的河面顿时鸡飞狗跳。

    话说戈多村中间的这条河还是很深的,得有三四米,白杨跳入水中后,就往水底钻,他总有一种自己要燃烧起来得立即降温的错觉。

    然而事实是他其实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热,完全是因为自己冒烟的缘故而产生的错觉。

    他浑身毛孔冒烟,在水中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咕嘟嘟往水面翻腾。

    虎子如今可是练武之人,速度最快,第二次接近白杨,准备抓住他往河面拉,然而刚碰到白杨的手臂,手又缩了回去,比之前那一下更烫了。

    “我他娘的这到底是咋啦?”

    潜在水中的白杨心头惊悚,皮肤发红,浑身冒烟,谁来解释解释这到底是特么个什么意思!

    从他身上毛孔中冒出的烟雾更多了,皮肤也在向着深红色加深。

    十多个村民相继接近他,想要拉他上岸,但无一例外都被烫得缩回了手。

    不但如此,村民们还发现,白杨周围原本清凉的河水此时跟开水一样烫人,接近的话自己要被煮熟了一样。

    半分钟,白杨在水中憋不住了,往上游,脑袋伸出水面大大的喘了口气。

    然而他这一喘气,嘴里就喷出一大股白烟,不但如此,鼻子耳朵眼睛甚至整个身上的毛孔都在冒烟……

    “少爷,你怎么了?别吓我们啊”虎子在边上焦急大喊,想靠近,但白杨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无法过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白杨差点哭了。

    说这一句话,他的口鼻中白烟直冒,整一个烟雾弹似的。

    此时他皮肤赤红,真如烧红的铁块。

    咕嘟嘟,他周围,一个又一个气泡直冒,烟雾缭绕,除却他身上冒烟冒泡之外,他周围的河水直接沸腾了。

    这事儿搞得,谁来解释解释?

    “可是,少爷你在冒烟”虎子又急又怕,担心白杨状况的同时,却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白杨从水中伸出一只手,手臂宛如烧过的湿柴一样嗤嗤冒烟,看了两眼,挠挠头,麻痹搞不懂啊。

    于是说道:“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你们离我远点,我怕传染给你们”

    他这会儿真心纳闷,浑身冒烟,然而身上冒的烟却不呛鼻也不辣眼睛,他呼吸烟雾,和正常呼吸没什么区别,而且他周围的水都沸腾了,可他却感觉不到烫,只是觉得温和,自己身上也感觉不到那种火烧火燎的热,感觉上和正常没什么区别。

    可他娘的自己这是什么个情况?

    他知道一定肯定是自己吸入的那根毛才变成这样的,然而他搞不懂哇。

    咕嘟嘟,白杨周围冒泡,水面翻腾,真的沸腾了,周围的村民不得不远离。

    “少爷”小猫在岸上双目通红眼泪直流的惊呼,若不是冰清玉洁四姐妹把她死死的拉住,她都要不管不顾跳下去到白杨身边了。

    嗷嗷嗷……

    银狼焦急嚎叫,噗通一声跳下水往白杨身边游,然后给滚水烫得没办法,只能远离。

    “大家别担心,我好像没事”白杨一脸纠结的说。

    我的少爷哦,你都这样了还没事呢?周围的人不信。

    然而这就没法解释,白杨确实好好的,可这浑身冒烟烫得惊人是几个意思?而且他周围烟雾缭绕,没人看得清他的状况。

    此时全村都被惊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来到了岸边,不是看稀奇,而是为白杨担心。

    “白杨,你感觉怎么样?”老村长站在岸边担忧问。

    白杨纠结回答道:“我没啥感觉啊,而且,你们这么多人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个毛线,他浑身烟雾缭绕,压根就看不到他。

    “木爷爷,你看看少爷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小猫看向村子唯一的赤脚医生木老头问。

    无疑,懂医术的木老头这会儿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木老头看向河中的白杨,是挠头道:“这种情况,老夫从未见过,不得其解,而且听他说话,好像没有什么大碍……”

    周围的人无语,果然乡下医生不靠谱,少爷都这样了还没大碍?我们又不是瞎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此时,瞎眼的单秋林拎着个木头片子做的木剑来到岸边问。

    他看不到,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猫紧急将白杨的状况描述了一下,然后问见多识广的他:“单公子,你知道我家少爷这是怎么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单秋林皱眉,她也不懂。

    白杨浑身冒烟,无比烫人,这种情况他从未见过。

    “不好了,你们看,少爷燃起来啦!”此时,水中已经远离白杨五米远的虎子惊呼道。

    轰……

    周围的村民炸开锅,不解的同时看向白杨又担心有惊悚。

    “麻痹,老子真的燃起来了!”水中,白杨自己也是目瞪口呆。

    他身体表面不再变得赤红,反而向着正常颜色开始变化,体表的浓烟也少了很多,可他娘的,毛孔中有火星子往外喷是几个意思?

    浓烟伴随着火星子从白杨浑身毛孔口鼻喷出,周围的温度更高了,河水嗤嗤蒸腾,烟雾缭绕。

    “……”

    周围无数人懵逼,这就没法解释,鬼知道白杨为毛会这样啊。

    白杨脑袋露在水面,一脸生无可恋,麻痹好奇心不但能害死猫,还能害死人,我特么好端端的没事研究那块陨石搞毛啊。

    这下好了,自己变成这个鬼样子,以后咋搞?

    “少爷这不会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吧?”拉着小猫的林冰儿担忧道。

    “可是少爷从来不修炼武道的呀”小猫急哭了说道。

    没人能解释这一情况。

    此时,白杨的皮肤渐渐变成了正常颜色,浑身毛孔中的烟雾也渐渐减少,直至没有。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看清楚白杨的人更加惊悚了。

    他皮肤正常了,不再冒烟了,可特么却冒火!

    是的,他不冒烟了,反之浑身毛孔开始喷火,赤红的火焰喷出一尺远,周围的空气扭曲,他整个人宛如燃烧,火焰升腾。

    可偏偏邪门的是,那么可怕的火焰升腾,他却屁事没有,甚至自身处于火焰中,连一个毛都没有被烧焦。

    “我¥%……&*()……&”

    白杨顿时就凌乱了,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变异!

    这两个字顿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什么神奇四侠,蜘蛛侠,蝙蝠侠,绿巨人,X战警等等变异人的情况从他脑海中划过,自己绝逼成为了那样的一员。

    而且这种情况也必定是那根自己吸入体内的毛带来的。

    “可问题是以后我他娘怎么见人?”白杨傻眼了。

    浑身冒火,整个人都在燃烧,头顶火焰升腾起三尺高,而且看样子温度还不低。

    就这个状态,砰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得烧起来,没法穿衣,没法在易燃易爆物品面前行走,难不成一辈子只能泡在水中?

    最主要的是,没法和人接近了哇,如果和小猫做羞羞的事情还不得给她烧成焦炭!

    “无语啊,到底是因为陨石中的那根毛本身就拥有让人变异的性质,还是因为我本身变异获得过念力异能才有这样的变化?亦或者是那玩意是从地球那个时空带到这边来之后形成的神奇反应?”

    一个个念头在白杨脑海中划过,然而这些都是无解的。

    搞不懂啊。

    浑身冒火,周围水面翻腾,咕嘟嘟冒泡。

    而且他身上的火焰大有越来越炽烈的架势,浑身毛孔喷薄的火焰都快一米远了。

    周围无数双眼睛看着这一幕,神奇的同时又担忧,少爷这是咋啦?

    白杨泡在水中,浑身冒火,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他就像一块烧不尽的干柴,火焰熊熊升腾。

    麻痹反正除了自己冒火之外貌似没啥特别,爱咋咋地。

    他泡水中三个小时后,脸色一变。

    麻痹有点头晕。

    然后,他很干脆的眼皮一翻,晕了。

    说也神奇,他晕了之后,身上的火焰慢慢变小,然后消失。

    最后,他整个人宛如浮尸一样飘在水中。

    “少爷”小猫一声惊呼,第一个冲向水中的白杨。

    “少夫人你小心啊”冰清玉洁四姐妹惊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