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血纹?;故呛芊胬?,不愧是神道剑器,虽然只是半成品……

    黝黑如煤炭的天外陨石被斩成两节,切口平滑有光泽……咳,总之就是断了。

    “搞鸡毛啊,里面也没啥特别的说”白杨撇嘴嘀咕。

    断裂成两节的陨石在他的意念控制下漂浮在眼前,翻来覆去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观看,没看出什么不同。

    伸手抓住一块,在手中掂量了下,冷冰冰沉甸甸,具有金属质感。

    我信了你的邪!

    白杨蛋疼无聊的执拗脾气上来,血纹剑飞起,唰唰唰在不大的房间来回穿梭,锵锵锵的声音中,这块陨石被他撕成碎片,全部在意念的控制下漂浮在空中。

    “额,马蛋,这好像是希莱特临死之前送给我的纪念品……”

    挠挠头,算了,那老头这会儿估计都已经火化成灰了,别在意这些细节,我内心记得有这么个人存在就好。

    咦?不对!

    恰好此时,白杨眼睛一眯。

    这块陨石被血纹剑斩成碎片后,他的意念控制这些碎片漂浮,这个时候他能感觉到,意念居然能穿透这些碎片!

    “事实证明,意念是可以穿透这块天外陨石的,只是其中的某一个地方有古怪!但是不对啊,为毛之前整块陨石都无法穿透呢……”

    心头疑惑不到一秒钟,白杨强大的脑袋就想明白了。

    这块陨石,应该是其中一个部分影响了意念的穿透,当它整体碎掉的时候,那部分无法影响到其他部分,所以自己的意念能穿透其他部分了。

    那么问题就简单了,在这些碎片中找到那块能影响自己意念的部分就可以了。

    “让我来看看你是什么鬼”

    意念筛选速度很快,念头一动,意念能穿透的部分飞走,落入房间中也不知道啥时候丢的一个木碗里面。

    最后,在白杨面前,只剩下了一块黝黑的陨石,大拇指一半那么小一块。

    “就是这玩意影响了我的意念?”伸手捉住这块,白杨翻来覆去的看,依旧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估计其中还有秘密!

    继续干活,意念控制这一小块飞起,血纹剑飞来,强大的大脑控制,一毫米一毫米的将这一小块切开。

    好吧,白杨判断这块里面百分之九十有东西。

    连续片了十多下,这一小块都快片开近半了,白总算是停了下来。

    在切开的切面,他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小点,针尖大小,因为整个陨石都是黑漆漆的,所以显得尤为显眼。

    “就这么个玩意,能影响我的意念?是什么东西呢,外星矿石里面的伴生物品?”翻来覆去的看那个小点,白杨不是科学家,自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了。

    然后继续,沿着那个针尖大小的红色小点,血纹剑一点点拨开外面的黑色部分。

    最终,额,一个半节米那么大的一个红色小晶体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两根手指粘着打量,晶莹剔透,仿若红翡翠。

    “就是这玩意在影响我的意念?还真是……”

    打量这玩意的同时,白杨也试着用意念去控制这玩意,可意念接触那一小个红色晶体,他明显的感觉到,红色晶体上在散发一种微弱的波动,排斥他的念力。

    这倒是新鲜了,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那块陨石完整的时候,我的念力无法穿透,应该就是这玩意散发神奇波动影响到了其他部分造成的了,我信了你的邪,倒要看看你内部是什么东西!”

    他这脾气上来,搞不清楚心头跟猫爪死的,也不管这玩意是不是珍贵了,意念无法穿透,血纹剑飞起,就要将这一小颗红色晶体给斩成两半看看内部结构。

    锋利的血纹?;?,那玩意太小,甚至声音都没有发出,就无声无息被斩成两节。

    “卧槽,什么鬼!”

    当那红色晶体被斩开的一瞬间,白杨就瞪大了眼睛。

    从斩开的地方,有一根‘丝线’飘了出来,飘在空气中自由伸展开,也就一厘米长不到,比发丝还细,不过却是两节,明显是被之前的血纹剑斩断的。

    一节短一点,三毫米不到,一节长一点,大概有六毫米的样子。

    在这短短的时间,短一点的那一节,仿若升华了一样,有微弱的红光闪烁,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长一点的那一节也在绽放微弱的红光,快速消散,眼看就要消失。

    对自身貌似没什么危害,白杨瞪大眼睛凑过去看,然后一个呼吸,剩下的那一丢丢在空气的流动下顺着他的鼻子进入了身体。

    所以才有了白杨那一声惊呼。

    “什么鬼东西?外星病毒?放射性元素?麻痹老子不会成为丧尸吧?咳咳,咳咳……”

    白杨大惊失色,鬼知道把那玩意吸入身体会有什么后果,心惊胆战的同时大声咳嗽,企图将其咳出来。

    然而注定是徒劳的了,以那玩意的消散速度,估计这会儿都已经木有了。

    “我会不会死?那是什么东西?会对身体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白杨脑洞大开,千百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即逝。

    然后等啊等,貌似没什么不适。

    挠挠头,白杨不敢确定,在考虑是不是要回地球那边找顶尖的医学专家给自己检查一下。

    “少爷,是你回来了吗?”此时,小猫的声音在门外传来问道。

    白杨立即说道:“小猫,是我,你先别进来”

    吸入那挥发性恐怖的红色丝线,白杨不确定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怕殃及小猫,让她在门外等着。

    “哦”小猫在门外回答。

    白杨等啊等,一脑门冷汗,到底会怎么样,给个反应啊。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依旧没有任何不适。

    挠挠头,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一边胆战心惊的同时,他开始观察陨石的其他部分,没有什么变化。

    唯一有变化的是,那出现丝线的那颗红色晶体,在没有那根丝线后,颜色开始变淡,最终变成了无色,最后诡异的变成了一小挫粉末飘飞……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白杨挠头不解,对于这一现象无法解释。

    这块陨石是来自地球那边的外太空,鬼知道太空中都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这种情况估计没有人见过,科学家都无法解释。

    “麻痹,真的要搬个空调过来了,地球已是寒冬,这边却热死人”白杨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嘀咕,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热的。

    汗水越来越多,抹都抹不尽,最后更是大颗大颗的往下滴,不一会儿白杨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了。

    “麻痹,不对头!”

    这一情况,白杨立即反应过来,顿时心惊的爆了句粗口。

    异界是热不错,但这是在房间里,自己来过这边无数次了,差不多已经适应了气候,再热也热不到这种程度的。

    “希莱特,你个大鼻子歪果仁,死了也不让哥安生啊”

    一边咬牙切齿,白杨一边脱衣服,太特么热了。

    这会儿白杨用屁股想都知道自己出现这样的状况和吸入那根红色丝线脱不了干系。

    很快他就把自己剥得只剩下一条四角裤衩。

    嗯,裤衩上还有一个米老鼠图案,米老鼠图案下是鼓鼓囊囊的一坨……

    浑身汗水横流,都快汇聚成小溪,脚下的木质地板很快湿了一块。

    这还不算,让白杨更加惊恐的是,他的皮肤在发红,开始很淡,慢慢的越来越红,最后跟煮熟虾子没什么区别。

    “我的天,这不会自燃了吧?”

    白杨胆战心惊。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

    当那个念头出现在他脑海的时候,他身上开始冒烟了!

    真的在冒烟,全身上下的毛孔中,有一缕缕白烟冒出,烟雾升腾,他整个人被烟雾笼罩,变得缥缈朦胧。

    “这烟可以,一点都不呛鼻不辣眼睛……我特么在想什么呢,这都快烧起来了!”

    一个激灵,白烟拔腿就跑,砰一声撞开房门,就穿着一条大裤衩冲出屋子往村里的河流跑。

    跳到河里应该能降温吧?

    他心中这样想。

    小猫就在门外,白杨出来的时候她没反应过来,当白杨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擦了小猫的手臂一下。

    “啊……”

    小猫一声惊呼,只觉自己被白杨碰到的地方像火烧了一样,火辣辣的痛。

    “少爷你怎么了?”

    顾不得自身疼痛,小猫惊呼一声就追了下去。

    白杨的样子真的太吓人了,浑身冒烟,皮肤发红发烫,一看就知道出大事了。

    “小猫别跟来,我怕有什么危险”冲出门外的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浑身烟雾缭绕的跑了。

    出了屋子,噼里啪啦的沿着楼梯向下,然后跑向村子中间的那条河。

    此时这边是正午,白杨浑身通红就穿着一条大裤衩出现还冒烟的场景无数村民都看到了。

    一个个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了?

    “不好,少爷有危险!”

    也不知道是哪个哥们喊了一声,顿时所有村民都丢下手中的活计呼啦啦的冲向了白杨。

    “你们别过来啊,羞死个人哒!”

    白杨那个汗啊,浑身发红冒烟不说,鬼知道什么情况,自己身上仅剩的裤衩都燃烧起来了!

    噗通,最后白杨干脆一头跳进了河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