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哪位?”接通电话,白杨直接问。

    对方很快回答,听声音是一个青年,说道:“我是联邦国际快递的,请问是白杨先生吗?”

    “我是,有什么事吗?”白杨愕然。

    他记得自己没买什么东西啊,快递公司的找自己干嘛?还是国际快递公司。

    “哦,是这样的,这里有一份你的国际快递,我现在就在你的住所外面,请问方便出来签收一下吗?”对方说道。

    意念往外面一扫,白杨哑然,还真有一辆联邦国际快递的黑色车辆停在外面,想了想,说了一句稍等走了出去。

    白杨来到外面,对方下车,核对身份信息后,递上一个整条香烟那么大的盒子给白杨说道:“这是您的快递,请在这里签字”

    “谁寄来的知道吗?”在指定地点签字的时候白杨问。

    因为在快递单上只有自己的信息,并无寄件人的信息。

    “抱歉,我并不知道对方的信息,快递是从米国发过来的,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查询一下,不过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毕竟要联系米国方面”负责送快递的小哥说道。

    “那……算了”白杨原本还想要对方查询一下的,当意念透过盒子看到里面还有一封信的时候就不用了。

    “好的,那再见”对方点头开车离去。

    拿着快递盒子进屋,白杨心头哑然,希莱特那米国大鼻子老头居然会寄东西给自己?

    快递是从米国寄来的,就是几天前白杨在米国帮忙寻找几十年前女朋友的那个老人希莱特,因为当时鉴于白杨的帮助,对方询问了白杨的身份住址信息,没想到对方居然寄来了东西。

    之前白杨并未意念仔细观察盒子里面的东西,这会儿好奇拆开。

    盒子密封得很好,拆开外包装后,里面居然还有一个严严实实的盒子,除此之外则是一封信。

    信封上用英文写着白杨亲启的字样,先打开信件,白杨快速浏览。

    翻译过来是这样的:“嗨,亲爱的东方小子杨,我是希莱特,你不久前帮助过的那个大鼻子老头,收到我的信件是不是很意外?不过你再意外我也看不到了,就在写下这封信的时候我将不久于人世,医生说我只能活五个小时了,我出车祸了,抱歉,这封信并非我亲笔所写……”

    这老头快死了?那天还硬朗得很呢,居然出车祸了,不过心态够乐观的。

    白杨读到这里微微愕然,继续往下浏览。

    “我已经老了,对生死看淡,这辈子我过得很开心,有自己的妻子孩子还有爱人,只是今生有点遗憾,就是几十年前我的女朋友……呵呵,很快这个遗憾就要弥补了,因为我很快就会去见她,希望不管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我都能遇到她,向她说声对不起……”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还要留下交代后事,就不和你多说了,谢谢你那天帮我寻找女朋友的下落,我并不想在死后还欠人人情,所以干脆送你点东西,盒子里面是一块石头,我年轻时候捡到的,嗯,实话告诉你,这是一块陨石,哈哈,你可别期望它值什么钱,专家鉴定过,并没有太大的价值,而且也不止这一块,我年轻时捡到了几块,分别送给了我的几个孩子,送给你的只是其中一块,好了,虽然这块陨石并不值钱,但就当送给你做个纪念吧,也在你的生命中证明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我这么个老头,嗯,亲爱的东方杨,永别了……”

    信件不是很长,白杨半分钟不到就看完。

    沉默片刻,白杨笑了笑,人生际遇还真是奇妙,谁能想到,不久前的一次善意之举,居然被异国他乡的一个老人记住,而且还在死前专门寄来一个纪念品。

    “难怪之前觉得盒子不大却有点分量,原来是一块陨石”嘴里嘀咕,白杨意念控制厨房的一把小刀飞来,将盒子拆开。

    里面是一个比一整条烟小了不多的纸盒子,打开后里面居然有一个精美的木盒,联想到希莱特是木匠,木盒应该是他亲手打造的。

    木盒打开,里面用绒布放着一块长条形石头,筷子长,手腕粗,扁平状,黑黝黝如煤炭,表面凹凸不平,有灼烧过的痕迹。

    “就一块石头,有必要包装这么好吗?嗯,恐怕得有三斤重,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估计金属含量不低”掂量了下这块陨石,翻来覆去的看,白杨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

    考虑到这是那老头临死之前的一番心意,白杨也不能随便给它丢了,哪怕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意念一动,准备将其控制放到衣柜上面。

    “咦!”当白杨意念控制这块陨石飞起的时候,眼睛一瞪,下意识惊咦一声。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意念居然无法穿透这玩意!

    在这之前,除了异界武师之境的强者真元之外,白杨还未发现过任何东西能阻挡自己的意念穿透。

    打个比方,如果将他的意念形容成无形无质的阳光的话,当他的意念散发出去,只要他愿意,接触的东西都仿佛透明的玻璃一样能穿透,然而这块陨石,却如同阻挡阳光的不透明石头一样,让他的意念无法穿透。

    “陨石,外太空来的,然而这是什么玩意?居然能阻挡我的意念!”意念控制陨石漂浮在身前,白杨翻来覆去的观看,他又不是科学家,当然不可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信了你的邪!

    任何人都有好奇心,白杨也不例外,对于不懂不认识的东西也想搞个明白。

    “反正这玩意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砸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结构!”

    想到就做,白杨开始找家伙,然而意念巡视一圈,并没有在别墅中找到榔头之类的玩意。

    然后他意念控制一把厨房生灰的剁骨刀飞来,锵一声砍在这块漆黑如煤炭一样的陨石上。

    有几点火花溅起,让白杨意外的是,剁骨刀并未劈开陨石,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点点微不可查的痕迹,反观剁骨刀却缺了个米粒大小的口子。

    “剁骨钢刀居然没有能斩开,这玩意堪比一般的金属了吧?”

    心头嘀咕,白杨挠头,想了想,决定到异界那边去用血纹剑试试,他还就不信这块陨石能抵挡得住血纹剑的劈砍。

    然而此时一阵‘我在遥望……’的蛋疼手机铃声再度响起。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号码,白杨微微皱眉。

    她打电话给自己干嘛?难道自己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想了想,白杨还是接通了电话问:“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个忙”电话那头,王清雨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道,虽然她的声音依旧平淡如水,但却能从语气中听出她有些忐忑。

    “我没空”白杨迟疑不到一秒钟回答。

    既然自己并不想和对方未来的人生发生点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还是干脆点的好。

    “……”王清雨不说话。

    白杨明显听出对方呼吸有些絮乱,显然心情复杂,但他还是果断说:“没事我挂了?”

    “等等……”王清雨立即说道。

    “我在听”

    “……算了,我不打扰你了”那头,王清雨有些失落的说。

    “嗯,那我挂了”白杨回答,然后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沉默片刻,笑了笑自语道‘我并非你今生对的那个人,天底下好男人多的是,你总能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当时间过后,我也只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带着这样的心情,白杨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另一头,一间豪华办公室内的王清雨拿着电话久久出神,然后放下手机,将自己精心挑选的一套男士礼服锁尽了柜子里。

    咚咚咚……

    秘书沈小鱼敲门进来说道:“王总,外面何时出发?约定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王清雨坐下,平静的说道:“小鱼,这次会面取消吧,对方的风评并不好,我并不想和对方单独见面”

    “可是,王总,这是公司努力了半年才拿下的项目,关系到近两亿的投资,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公司大半年的准备就白费了”沈小鱼急道。

    “小鱼,你知道我和白杨有婚约在身,尽管事关公司两亿的投资,但我也不想在自己身上留下任何哪怕有可能的污点,所以,取消吧,一应损失,我来承?!蓖跚逵甑乃档?。

    “可是,王总,多带几个保镖就可以了啊”沈小鱼尽量挽救,作为王清雨秘书的她,知道半年来公司为了这个项目作出的努力。

    “好了,我心意已决,小鱼,就这样吧”王清雨平静道,仿佛放下的近两亿投资只是两块钱的事情一样……

    不管王清雨做了任何决定,白杨都是不知道的,他带着那块漂洋过海来到他手中的天外陨石闪身来到了异界戈多村自己的卧室,没有和小猫她们打招呼,就控制放在卧室中的血纹剑飞起,向着那块陨石斩了过去。

    锵,一声金鸣交击之声响起,些许火花闪烁,那块黝黑的陨石被劈成了两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