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天色渐暗。

    虽是冬季,但云省处于亚热带,林间基地之处的气温并不是很冷。

    武装直升机上的弹药被白杨消耗一空,各种操作熟悉,玩够了,白杨这才驾驶直升机返航降落。

    这种钢铁机器,若是一般人的话,从理论到模拟再到实际操作,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白杨以强大的脑袋,几个小时就将其玩的溜熟,比无数从业几十年的老司机还老司机……

    直升机降落在林间的?;荷?,机上的几个哥们第一时间脸色苍白的下去,浑身颤抖,爬地上哇哇开始呕吐。

    不是他们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不行,实在是白杨驾驶的直升机太狂野了,真心吃不消。

    “胡闹!”

    白杨刚摘下头盔下机,就听到了一声严肃冷哼。

    转眼一看,?;捍耸庇屑甘鋈苏驹谥芪?,刘青山就在其中。

    “一时手痒,玩嗨了”白杨管你是谁,丝毫不惧,咧嘴道。

    尽管他不是军旅中人,但也知道武装直升机出动,开火之类的都有严格的审批,自己的行为,确实有那么一丢丢出格。

    当然,只要不是上纲上线的话,想来问题不大。

    “玩嗨了?你……”苏忠国指着白杨吹胡子瞪眼,无语至极。

    这又不是玩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万一出了点事情怎么办?

    他倒不是因为白杨私自驾驶直升机的事情生气,实在是担心白杨出什么意外,如今白杨太过关键,武装直升机算得上是大家伙,一个不好就容易出大事,毕竟白杨在这之前没有任何驾驶经验。

    “好了,没事了,都散了吧,你们几个,检查一下直升机有没有什么故障”第九处的处长出来打圆场说道。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动用武装直升机这样的事情当真算不了什么大事儿,一句话的事情。

    “没事我先走了啊,哎对了,等下我在哪儿休息?”白杨耸耸肩说。

    虽然一眼就看出其中几个人身份不简单,但白杨懒得询问,一旦扯上身份什么的就是麻烦。

    “休息?你小子欺负了我闺女还想休息?”苏忠国瞪着白杨咬牙切齿的说。

    之前白杨骑在他闺女身上抽屁股的画面他都看到了的,别提多膈应了,自家养了二十多年的白菜,虽然没有被拱,但那画面实在是让他火冒三丈。

    “你谁啊”白杨看着苏忠国眨眼问。

    “我是苏溪水的老爹!”苏忠国上前两步瞪着白杨说,若不是忌惮白杨的武力值,都想挽袖子干仗了。

    “你是她老爹了不起啊,她和那么多人想围攻我还不许我还手了?不就是抽她屁股嘛,又不会怀孕,你急什么急”白杨也瞪着对方说道。

    周围的警卫员等等装作我特么是孙子你看不到我,心中那个汗,估计全国的年轻人也只有白杨敢这么和他说话。

    “好了好了,老苏算了,小孩子闹着玩,你在意个什么劲,那个,小白……算了,叫你小杨吧,我让人带你下去休息,早点睡,明天带你去参观军演”处长再次笑呵呵的说道。

    “不能这样便宜这小子,他欺负了我闺女……哎老廖你干嘛……”苏忠国还想找白杨麻烦,被基地负责人老廖苦笑的拉走了。

    遇到白杨这么个不靠谱的,万一揍你怎么办?都一把年纪老胳膊老腿的,不像年轻人那么经得起折腾。

    “你貌似很说得上话?”白杨看着国字脸的九处处长问。

    “还行吧,你又想打什么主意?”处长笑道。

    心念闪烁,白杨说:“劳什子军演没看头,电视上都看很多次了,现场观看也没劲,要不让人带我去各个部队转转呗?”

    “哦?你都想去什么地方?”处长好奇道。

    “什么炮兵部队,装甲车机动部队,空军训练基地等等,我都想去转一转”白杨咧嘴笑道。

    “白杨,别太过分了”刘青山在边上沉声提醒。

    他说的都是厉害部门,哪儿能让人随便想看就看的。

    “呵呵,无妨,既然你觉得军演无聊,想到部队中转转就去吧,小苏会全程陪同”处长对刘青山使了个眼色,又看着白杨笑道。

    “那感情好”白杨无所谓。

    军演真心对他来说没看头,相隔那么远压根没法偷师,去部队转转,实地‘考察’一下才是他的目的。

    事情就这么定下,有人带白杨去住处,给他临时安排的一个房间,且送来了饭菜。

    大吃一顿,白杨躺床上休息,心中计算着,最多用两天时间各个地方转一转偷师,然后就得忙‘正事儿’了。

    砰……!

    他还没合眼,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暴力踢开,力道很大,薄铁皮的防盗门直接从门框上给踢下来了。

    “你吃枪药啦?”白杨躺床上,看着门口怒气冲天的苏溪水懒洋洋的撇嘴道。

    苏溪水红着眼睛,指着白杨咬牙切齿道:“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弄晕了我们,我只问你,在我晕倒后你都对我做了什么?”

    苏溪水那个气啊,从小到大她几时吃过亏?都是她打人的,同辈的看着她都得绕道,今天被白杨一脚‘踢晕’不说,醒来后屁屁火辣辣的痛,都肿得跟水蜜桃似得了,不用想都知道是白杨干的,是以饭都没吃就来找白杨麻烦。

    “我对你做了什么你感觉不到吗?嘿嘿,我跟你讲,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对你负者的,你太暴力啦,不是哥喜欢的类型,麻溜消失,要不然我还揍你哟”白杨晃了晃拳头说。

    言语撩拨苏溪水,就喜欢看这虎妞怒气冲冲又奈何不了自己的样子。

    “我杀了你!”苏溪水大怒,也不考虑自己和白杨之间的‘武力值’差距,母老虎一样就扑了过去。

    啪……

    刚冲向白杨,鬼知道什么时候一颗子弹刚好出现在苏溪水脚下,她脚底一滑,重心不稳,来了个屁股着地。

    这一下太狠了,苏溪水屁股白天被白杨抽肿,火辣辣的,这会儿屁股着地,那酸爽……

    然而即使是这样,她也咬牙没有叫出声,一个鲤鱼打挺就准备起来继续和白杨干仗。

    然而此时白杨已经冲了过来,在她鲤鱼打挺还没站稳的时候一个扫堂腿又给她弄到,继续屁股着地。

    “啊……”

    火辣辣的屁股连续两次和地面亲密接触,苏溪水疼得表情扭曲,下意识发出一声痛呼。

    白杨不管,将其翻身,双手反剪,面朝地的苏溪水看不到背后,一根皮带飞来,把她的双手捆了个结实。

    然后白杨又给她双腿捆住,接着白杨开始撕床单……

    直接将苏溪水拖到门外一丢说道:“睡觉呢,谁有时间和你玩,你自己冷静冷静吧”

    说完拍手,回屋把倒地的房门竖起,继续躺床上睡觉。

    “姓白的,我一定要杀了你!”苏溪水在门外咬牙切齿的大叫。

    太羞耻了,白杨这混蛋居然用撕的床单把她捆成了一个撅屁股挺胸的造型,手法简直比东瀛小电影里面的还专业。

    奇耻大辱啊,苏溪水恨不得吃了白杨。

    “你要是再吵得我睡觉不安宁的话,等下我用臭袜子堵你的嘴,大鞋拔子抽你屁股你信不信?”白杨在屋子里不怀好意的说。

    “总有一天我要打得你跪地求饶!”苏溪水咬牙在心头发誓,好女不吃眼前亏,没说出来。

    一番闹腾,最终两个女兵来将苏溪水带走了。

    基地中很多人憋着笑,苏溪水这胭脂虎也有今天啊,可算是有人能降住她的了。

    “这小子,这小子,这小子……”苏忠国咬牙切齿,自家闺女虽然虎了点,但被欺负到这个样子也让他怒火中烧,但偏偏拿白杨没有办法,只能在心头大恨。

    第二天,基地?;?,苏忠国黑着脸不搭理白杨,苏溪水阴沉着脸站在白杨身边。

    第九处处长笑呵呵的说道:“小杨,接下来你想去什么地方都可以,小苏陪着你,都打好招呼了,嗯,到了地方别太任性,弄得鸡飞狗跳也不太好”

    “放心,我很安分的,走啦”白杨笑道,转身上了直升机,苏溪水咬牙切齿的跟上,任务在身,没办法,只能跟着这个讨厌的家伙。

    你安分母猪都会上树,很多人心中撇嘴。

    坐在飞机上,白杨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从还未关闭的舱门出丢给刘青山说道:“这里面有十颗‘豆子’,吃了对身体有好处,切记,这玩意比草还丹原浆猛烈百倍,服用的时候最好碾碎稀释,而且一次别服用太多,隔十天可以服用一次,你们也可以拿去检测成分,如果能复制出来我算你们本事”

    飞机周围所有人听到白杨这番话目光一凝,看着刘青山手中的瓶子目光火热,比草还丹原浆效果猛烈百倍,这岂不是灵丹妙药了?

    知道这玩意的厉害性,众人点头,没有询问白杨这种东西的来历。

    他们知道,白杨这是在投桃报李。

    “这是什么?”刘青山死死的拽着瓶子问白杨,倒不是他想独吞,只是这东西太珍贵,下意识的怕出意外。

    “豆子,味道还行,走了”白杨耸耸肩说,还往自己嘴里丢了一颗壮气丹,顺手关上了舱门。

    直升机嗡嗡嗡升空离去。

    ?;旱闹谌嗣婷嫦嗫?,然后苦笑,这小子,心里明镜似得,他们这边示好,然后他就拿出好东西作为回报了。

    “这东西,交给你们了”刘青山将白杨给的十颗壮气丹递给九处处长说道。

    处长脸色一变,看着刘青山想说什么。

    然而刘青山却挥手打断说:“我大概知道这东西的珍贵程度,但是,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据为己有,而且,那小子既然舍得拿出来,继续保持这种良好状态,以后还怕没有吗?他留下,本身就是想让人帮忙分析成分……”

    对于那些壮气丹会被怎么处理白杨不管,反正多的是,国家如此示好,他也不介意拿出点来作为回报。

    飞机上,此时他说道:“我们先去装甲部队转转”

    “听他的”苏溪水吩咐驾驶员,然后,毫不犹豫的一手肘撞向了白杨,昨天的事情她可没忘。

    然而白杨早有防备,苏溪水刚抬手,他意念一动,苏溪水就感觉自己手臂一麻提不起力气。

    “小妞不老实”白杨口中说着,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准备了绳子,意念让苏溪水失去反抗能力,几下子又将其捆成了羞耻姿势丢机舱里。

    我是瞎子我看不到,机舱里的其他人心中默念。

    接下来两天,白杨各个部队都去转了转偷师,驾驶坦克装甲车飞机,操纵大炮火炮火箭弹,要不是导弹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敏感他都想玩一玩。

    在这个过程中,苏溪水无数次想让白杨吃点苦头,奈何奸猾如白杨怎能让她得逞,吃亏的还是她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