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瞪口呆,这是刘青山回到这里后的第一反应。

    他练武一生,又得到了百果酿的辅助,体质改善,单就武力值而言,堪称世界顶尖。

    但饶是这样他也不敢和这三百个精英战士刚正面,而且还是在不使用枪械武器的前提下。

    开玩笑,三百个精英战士,堆都能堆死他。

    可现在三百个百战精英战士全部躺了,分部在林子各处,全部都是白杨做的!

    他无法想象白杨是如何做到,一脸呆滞,看向白杨说不出话来,着实被吓到了。

    毫不夸张的说,除非是动用大规模军队围剿,要不然这三百人联手,天下大可去得,却全部载在了白杨手中!

    “你……”好一会儿,刘青山平复了心情,看着白杨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白杨动作一缓,若无其事的从苏溪水的蛮腰上起身。

    搓了搓手,啧,别说,苏溪水的屁屁手感不错哟,这小妞居然也想揍我,就应该受到惩?!?br />
    他一点都不脸红,吹了吹口哨看向刘青山说:“碰瓷的也想和我练练?”

    如今他可不是当初被刘青山收拾的时候,如果刘青山还敢用当初那种强硬的手段,白杨不介意让对方继续吃点苦头。

    至于拜师的事情,拉倒吧,是被逼的,被压迫的,我承认了吗?

    脸皮抽搐,刘青山深吸口气,看了看到处昏迷的战士问白杨:“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如你所见,被我‘打晕’了,放心啦,只是昏迷,没事的,了不起半天就醒了,嗯,个别的估计得躺久一点”白杨无所谓的说道。

    艰难的点点头,刘青山想了想对远处说道:“把他们全都带下去,检查一下”

    他有点不放心,白杨这家伙太不靠谱了,万一这些人全部被白杨整废了就粗大事鸟。

    很快就有一群人出现,将白杨弄晕的精英战士一个个带走。

    同时这些人也胆战心惊,我的老天,这三百人可是国家花大力气培养的,全部躺了,那家伙还是人?

    然而严肃的纪律下,不管这些人多么震撼,也没有说一句话。

    “你跟我来”最后,刘青山看着白杨说。

    白杨转身就走,丢下一句:“不去,我到处玩玩,你可别跟着我啊,虽然你一把年纪,但惹毛了我也不会客气的,哎对了,这里没有什么限制吧?”

    “你……哎……随你吧,白杨,我只需要你记住一句话,人,需要有仁慈之心,但却不是一味的烂好人,我是练武之人,一怒杀人的时候也有,但却不要利用自身的能力恃强凌弱”刘青山看着白杨的背影说道。

    他知道,自己已经教不了白杨什么了,唯有在做人上面能指点白杨一二。

    脚步一顿,白杨依旧不回头,说道:“我以为你会说什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废话呢,放心了,我有分寸,你看那些对我不友好的人我和他们装13打他们的脸了吗?给他们点教训,如果不知悔改的话,也别怪我了,当然,这是建立在我和他们没有仇恨的前提下……”

    丢下这样一句话,白杨晃晃悠悠的走了,碰瓷的你爱哪儿玩哪儿玩去。

    刘青山张了张嘴,摇摇头转身离开。

    不久后他来到了这个训练基地位于地下的一个房间中。

    房间中已经有三个人了,一个是这个基地的负责人,另外两个则是上头因为白杨来到这里而派来的大佬。

    苏溪水的老爹苏忠国,以及第九处的处长。

    此时这个房间中,周围的墙上十多块屏幕都在不停的播放画面,全都是白杨和那三百个精英战士交手的场景,各个角度都有。

    “刘老”看到刘青山进来,几人对他点头道。

    笑了笑,刘青山坐下说道:“各位继续”

    众人点头安静下来,继续观看白杨的战斗画面。

    这种沉默的气氛维持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算是结束。

    三百个精英战士,全被白杨干脆利落的搞定,饶是在场的几人都见惯各种大场面,心头也震撼无比。

    “各位,你们怎么看?”最终,苏忠国打破沉默说道。

    面面相窥,最后第九处处长摇摇头苦笑道:“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非人!”说道这里,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大兴安岭事件,当初我们都没有亲眼目睹,现在我才确信,那些外国武装人员全部都是他解决的了!”

    然后,几人全都看向了刘青山。

    苦笑一声,刘青山摇摇头说:“你们别看我,我做不到,再多十个我也做不到,甚至,之前和他接触,我能感觉到,他要对我动手的话,我没有反抗之力,这是作为练武之人的直觉!”

    “这样的人,能不能招募到军队中来?如果有他帮忙,将能培养出无数保家卫国的精英战士,大大提升国防军事力量”基地负责人双目放光。

    第九处处长摇摇头说:“不可,上头态度很明确,给他自由,不干涉他的任何日常行动,你们也看到了,他的本事,若是惹他不快的话,那将是灾难,谁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别忘了,他还没有用剑!”

    “可惜了”苏忠国苦笑道。

    这样的人,不为国效力,简直太浪费,一心为国的他,首先考虑的是国家利益,当然,他也并非古板之人,明白白杨这样的人不能用任何手段去约束。

    “呵呵,老苏,老廖,老刘,到现在,你们还看不出他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吗?若是将他约束到军营中,就真的是太浪费了”第九处处长微笑道。

    在场的人一愣,接着一惊,联想到最近的大事件,懂了。

    “好了,我转达一下上头的意向吧,白杨不是想要参观军事训练吗?完全满足他的要求,老苏,你来安排”处长看着苏忠国说道。

    “我知道了”苏忠国点头道……

    外面,在训练基地中晃晃悠悠乱逛的白杨莫名笑了笑。

    或许是早就得到了上头的命令,白杨在基地中瞎逛没有任何人过来询问他。

    一处武装直升机停放地点,白杨晃晃悠悠来到了这里,有几个士兵在这里忙碌,对于白杨的到来只是看了一眼,任由白杨在边上观看。

    “哎,这玩意能飞吗?”看了一会儿,白杨开口问。

    其中一人站直看向白杨点头道:“能”

    “那带我飞一圈,顺便教教我这玩意怎么操作呗”白杨当即提出要求。

    那人一愣,然后说:“我请示一下”

    “好,快点,行不行给个话”白杨点头道。

    然后那哥们就去用对讲机请示,很快得到回应,满足白杨的要求。

    接下来一番忙碌,武装直升机升空,白杨坐在副驾驶室,直升机上还有其他几人。

    “飞机驾驶,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多,天气,地形,风速风向等等,在天气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操作系统自动飞行,当然,某些落后的机型不具备这一条件,不过,系统操作无法取代人力操作,要考虑的因素很多……”

    驾驶员讲解得很细致,白杨也听得很认真,从各种驾驶技巧到各种仪器装备的操作,事无巨细,白杨都印入脑海。

    一个多小时后,白杨来了兴趣,觉得自己学得差不多了,说道:“让我试试呗?”

    “额……”驾驶员愕然,大哥,你开玩笑呢?

    然而上头有指示,满足白杨的要求,没办法,白杨想开的话就给他开吧。

    飞机落地,换白杨操作,然后机上的一个个就曰了狗了。

    最开始白杨还不熟悉,晃晃悠悠的操作飞机飞了起来,随时都要掉下去一样,让一帮人胆战心惊,觉得自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

    然而不一会儿,白杨熟悉过后,简直玩疯了,武装直升机被他玩出各种花样,垂直九十度升空和下降,甚至还在空中打滚。

    大爷,这是直升机不是战斗机啊,没你这么玩的,我们有着上千个小时驾驶经验也玩不来这样的花样,你让我们怎么活?

    “可以用机载武器吧?”操作玩得差不多了,白杨开口问。

    然而不等回答他就玩上了,机载火神炮高射机枪突突突开火,冲着一个山头倾泻子弹,噼里啪啦的声音中,树木被撕碎。

    咻咻咻……轰轰轰……

    机载火箭弹发射,拖着长长的火焰轰在了那个山头上,火光冲天,山石乱飞,大地颤抖。

    “大哥……不是,首长,我们还没请示上头,不能随意开火的”负者教白杨开灰机的哥们吓得面无人色。

    武器不能使用,没有得到批准的话擅自动用搞不好要上军事法庭的!

    “没事,不是说满足我的要求了嘛,我顶着”白杨无所谓的说。

    玩心大起,白杨操作武装直升机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的同时配合机载武器开火。

    一会儿在空中翻滚火神炮倾泻子弹,一会儿机载火箭弹在九十度俯冲的时候发射。

    那座被白杨当做目标的小山头都快被磨平了。

    机上的其他几个哥们脸色苍白,快吐了,大哥,飞机不是这么玩的,这不是山地车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