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珠子一转,白杨指着那一群怒气冲冲的兵哥哥看向刘青山撇撇嘴说:“他们不行!”

    那鄙夷中带着不屑的表情,真的是让人恨不得把白杨按地上暴打一顿。

    他这是在挑衅,是在拉仇恨,同时也是在挖坑!

    白杨几多聪明,懂得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跟着别人的节奏走,只会让自己处于被动之中,那不是他的风格,他要把握节奏,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看你这嘴上功夫已经无敌了,行与不行,等下你就知道”刘青山看着白杨咬牙说,差点被气得冒烟。

    这小子一直都不靠谱,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变得更不靠谱了,这是什么地方?岂容你大言不惭!

    他真的被白杨气坏了,这小子,自己一段时间没管束,居然如此无法无天目中无人,自己当初还巴巴的收他为徒,脸都被丢尽了。

    “有枪吗?这里应该不缺那玩意吧?”心念闪烁,白杨心中憋着坏,乘着刘青山气头上话锋一转说道。

    压根不跟着对方的节奏走,你要这样我偏要那样,让你搞不懂我在想什么。

    刘青山果然上当,有点没有跟上白杨的节奏,下意识问:“你要枪干嘛?”

    看我不把你们这帮自视甚高的家伙玩眼球惊爆!

    白杨心头嘀咕,指着一帮兵哥哥对刘青山嚷嚷道:“他们号称精英中的精英战士,但我看嘛也就那样,我要在他们的强项上打击他们的自信,让他们认识到自己有多么的不足!”

    说道这里,白杨转头瞪着那些气得冒烟的兵哥哥说:“瞪什么瞪,咋滴,不服???不服咬我??!”说完,他不搭理一帮兵哥哥,看着刘青山说:“枪呢?”

    他这一番眼花缭乱的说辞,愣是整的一群人脑袋有点懵。

    “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想玩什么花样”刘青山的节奏被白杨带偏,看着他咬牙说道,然后冲着边上吼:“警卫员,拿枪来,各种型号的都要!”

    “是!”远处有人大声回答,一阵脚步声远去。

    啧啧,我这忽悠的功夫见长了哇,刘青山都快被忽悠瘸了,白杨心头得意道。

    此时苏溪水已经换上了一套迷彩服跑过来,感觉气氛不对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军营讲究纪律,她也没问什么,归队后呈现三体式姿势站好。

    很快有十来个警卫员抬着几个箱子匆匆而来,咔擦咔擦打开,几个箱子中,手枪步枪机枪狙击枪都有,边上还有各种型号的子弹。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刘青山看着白杨沉声道。

    这个时候他才有点意识到,自己貌似被白杨牵着鼻子走了,然而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倒是想看看白杨到底想玩什么幺蛾子。

    白杨拍拍屁股站起来,冲着那些警卫员指挥道:“去,给周围都竖起靶子,五十米一百米一百五十米两百米三百米五百米八百米都无所谓……”

    警卫员看向刘青山,不知道咋搞,白杨是那颗葱?为毛要听他的……

    “照做”刘青山皱眉道。

    然后看着白杨冷笑:“想要打靶证明你玩枪的能力?小子,我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在这里哪一个不是数万发子弹喂出来的神枪手,你居然敢在他们面前玩枪,在枪械上的造诣,老夫都不敢在他们面前班门弄斧……”

    看着那些警卫员在林子里安放靶子,白杨撇嘴打断刘青山说道:“那是因为你不行!”

    这句话把刘青山气得脸皮发抖,差点就没忍住冲过来收拾白杨一顿了。

    术业有专攻,就近身搏斗而言,这里的兵哥哥刘青山一人能收拾几十个,但要说到玩枪,距离拉远一点,他单独面对一个都得小心翼翼,这没办法,地球毕竟是火器的世界,武力只是辅助,装备才是主流。

    警卫员的速度很快,十分钟后,林子里就竖起了几十个靶子,远近都有,有的在树上,有的在地上,有的甚至还能活动,最远的都快接近千米远了。

    “看好了,你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在我眼里,你们还配不上精英这个称号,玩枪是你们的强项,但是在我面前你们不行,别瞪,我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神枪手!”白杨继续拉仇恨瞎嚷嚷。

    说话的时候,他毫不顾忌身上价值不菲的衣服,抓住用力一撕……

    麻痹质量好撕不开,这特么就尴尬了。

    在一阵憋着笑的兵哥哥扭曲表情中,白杨一点都不脸红,走到箱子边,拿起一把战术小刀在衣服上划了两下,然后撕下一块布条,直接给将眼睛给蒙了起来!

    “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他还在哪儿卖弄。

    哥有特别的装13技巧,一般人学不来,现在就让你们这帮家伙开开眼!

    装模作样的摸索到装有枪械的箱子边,他摸到一把95手枪,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说道:“你们都是军人,比我专业,但我也知道,战场上瞬息万变,没有多少时间让人思考问题,快速记忆就是重中之重,就在刚才,枪械的摆放位置,以及靶子所在的地方我都已经记在了脑袋里面!”

    说道这里,白杨的表演开始了。

    双手一搓,两秒钟不到,手中的95手枪就被他拆成了零件,在一帮专业的兵哥哥愕然的注视下,蒙着眼睛的白杨甚至用了更短的时间,咔咔几下就将手枪重新组装好。

    伸手一抓,子弹入手,咔咔装弹,弹夹插//入枪柄,一拉扳机,手臂一抬就开火。

    砰砰砰……

    刹那间枪声大作,白杨用最快的时间打空了手枪里面的子弹。

    噗噗噗,五十米外,几个靶子中心位置被子弹击穿。

    全部命中红心,分毫不差,也没有一粒子弹脱靶的!

    一瞬间,这个训练地点变得鸦雀无声,曰了狗了,这特么不科学。

    蒙着眼睛拆枪装枪填充子弹涉及目标,这些都是特种兵基本的训练科目。

    然而此时白杨并非事先准备好,也不是枪械靶子摆放位置演练了很多次的情况,是他却临时做出决定,还能准确无误的完成,这就有点惊悚了!

    这样的条件下还能枪枪命中靶子中心,在场的人自问没有人能做到。

    一般的训练基地,随意开枪当然是不行的,要受到处罚,但这个地方可不一般,枪械就是玩具,有刘青山授意,当然没有问题,想怎么玩怎么玩。

    在一帮兵哥哥目瞪口呆中,不待他们反应过来,白杨的表演继续。

    丢掉手中的95手枪,拿起一把步枪,依旧用极短的时间拆掉重组,填充子弹,抬枪怒射,百米外,靶子中心噗噗的被子弹打穿!

    接下来是冲锋枪,机枪,狙击枪,白杨如法炮制,动作娴熟,拆枪组装上弹开火,全都在蒙眼状态下完成,无论是多远的靶子,不管是树上还是树下甚至是移动的,他都在蒙眼状态下命中红心!

    没有一粒子弹脱靶,也没有一粒子弹打在除却红心之外的地方,这样的画面,让一帮精英中的精英士兵目瞪口呆,呼吸都下意识屏住了。

    “还好靶子都在千米之内,你们以为我看不到吗?哼哼,作弊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原本我不想装13的,但不拿出点真本事岂能唬住你们这帮家伙,我这已经算克制了,尽管有点夸张,还在正常人的接受范围之内,要不然的话,我直接意念一动,枪械自己就散架重组上弹开火了……既然已经开始和上头试探性的接触,就得拿出点东西来,保持神秘感的同时,虽然有点夸张,却也在心里接受范围之内,体现自身价值又不会被人当做怪物……”

    一边眼花缭乱的给一帮专业士兵演示盲射白杨心头一边嘀咕,他看似不着调的举动其实都包含着自己的深意在其中。

    将最后射击的一杆狙击枪丢掉,一把扯下脑袋上的布条,他下巴一抬,咧嘴看着一帮专业士兵臭屁道:“我就问还有谁!”

    鸦雀无声,一帮精英中的精英此时看着白杨目瞪口呆,简直跟看怪物没有什么区别,全都收起了轻视的表情。

    白杨的一系列举动,如果给他们时间的话,他们都能勉强做到,快速记忆周围地形环境枪械位置,然后蒙眼盲射,这些都是精英特种兵的训练科目。

    可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记住那么多处位置运用那么多枪械,切枪枪命中红心,在场的人尽管再怎么不服白杨,也不可能有一个能做到的。

    所以人此时脑海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他是怎么做到的?

    “你……”刘青山看着白杨说不出话来,不管内心多么不待见白杨,此时也被震撼得不轻,看着白杨说不出话来。

    咧嘴一笑,白杨说道:“哈哈,骗你们的,刚才脸上的布条我留了一条缝隙……”

    真当白杨是傻子呢,还是给这些人一点台阶下的好,把所有人都得罪死了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上头’肯定也知道自己有些奇奇怪怪的本事,应该不会好奇自己为毛如此会玩枪。

    这些东西白杨都在心中权衡过,并未做得太出格。

    “哼,哗众取宠,别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现代战争,尽管枪械是士兵的第二生命,但很多时候,手中若是没有了武器,近身搏杀才能生存下去,你玩够了吧?那么现在依旧别想逃脱被他们收拾的命运!”老奸巨猾的刘青山看着白杨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说道。

    你玩你的,但我的想法却不会改变!

    “我晕,没忽悠过去,这碰瓷的比我还不靠谱,不按常理出牌,还以为我露一手他就给忘了呢……”

    白杨心中汗了一个,但输人不输阵,他撇嘴看着刘青山说:“你确定?到时候我把你训练出来的人收拾了我怕你老脸挂不住哟”

    “二九九,叁零零,出列,叁零零先上,给我收拾他,如果你不能在一分钟之内让他躺下,以后的训练加三倍!”刘青山不搭理白杨,自顾自的下令。

    完了才对白杨说:“这三百个士兵,都是根据综合实力考核后进行编号的,二九九和叁零零是其中最差的两个……”

    不等刘青山说完,白杨就鄙视道:“你是想玩车轮战吧?啧啧,碰瓷的,你很不厚道啊,但是我不怕!”

    说完,白杨目视一群兵哥哥瞪眼道:“也别整那些虚的,你们是想单挑还是群殴?单挑是我一个人挑你们三百人,群殴是你们三百个群殴我一个!”

    哥可是‘疯’一样的男人,无所畏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