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白杨是不想和苏溪水照面的,不过转念想到某些事情或许需要她帮忙,这才等在这里。

    要不然的话,苏溪水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条街上了,监控以为就能锁定白杨了?

    咄咄咄咄……布加迪的车窗被敲响。

    白杨降下车窗,看着外面的苏溪水不说话。

    “我有些事情需要和你聊聊”苏溪水看着白杨语气生硬的说道。

    若不是带着任务来的话,她绝对第一时间将白杨爆捶一顿,居然敢挂我电话!

    表情平静,但苏溪水的眉梢却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再一次和白杨见面,她心头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具体是什么她又想不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遗忘了似的。

    好敏锐的直觉,这就是精英职业军人吗?

    当初苏溪水陷入昏迷的时候我救了她,虽然她没有明确的记忆,但本能的却对我有一种熟悉感!

    苏溪水轻微的表情变化白杨看在眼中,不动声色。

    心中自语,白杨看着苏溪水咧嘴笑道:“啧啧,你咋不穿你的迷彩服了?一身皮衣,身材火到爆,这样很容易引人犯罪的,你看那边一哥们摩托车都快撞垃圾桶了”

    苏溪水常年锻炼,波大腰细臀圆,皮肤紧致有力,很是具有视觉冲击力,此时她穿着黑色紧身皮衣,将惊爆眼球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带着一副墨镜,活脱脱的一小野猫。

    王清雨和苏溪水还有叶幽月赵胜男并称什么四妖姬,面对苏溪水,白杨的态度和王清雨完全不同,王清雨他不敢撩,一旦撩的话那可是要担一辈子责任的。

    苏溪水嘛,就没有这样的顾忌了,反正这脾气火爆的小妞不会在意。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我是认真的找你有事,若再这样信不信我先把你暴打一顿?”苏溪水声音冷了几度不悦道。

    撇撇嘴暗道一声无趣,白杨指了指前面一家饭店说道:“正好我饿了,我们边吃边聊”

    微微哑然,对于白杨这次没有跑路苏溪水有点意外,但还是点头同意,两人一前一后开车去了白杨指的那家饭店。

    这是一家川菜馆,看上去挺正宗的。

    包间内,一张直径两米的圆桌摆满了一二十道各色菜肴,白杨还让服务员送来了一盆米饭,也不管苏溪水,自己一个人胡吃海塞。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你点这么多先不说浪费多少的问题,就不怕撑死?”苏溪水看着白杨饿死鬼一样的吃相鄙视道。

    “你有什么事儿就说,我很忙的”白杨边吃边抽空说道。

    白杨的生活态度苏溪水不管,她起身,从身上掏出一个婴儿巴掌大小的仪器贴在墙上,然后才看向白杨严肃的说道:“我这次专门找你,有两件事情”

    苏溪水贴墙上的是防窃听器,白杨知道,看了一眼,没在意,继续吃,示意她有话就说自己听着。

    皱了皱眉,苏溪水说道:“第一,你前两天去了米国,好莱坞黑熊事件,米国武器库失窃事件,以及旧金山机场事件,是不是你做的?”

    咽下一口饭菜,白杨翻了个白眼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然后继续闷头吃东西。

    这些事情不管上头是不是猜到了些什么,白杨都不可能承认,首先那么恐怖的黑熊来历就没法解释,还有那些武器去了什么地方就说不清楚,是以他干脆打哈哈,你们爱怎么猜怎么猜,如何猜测我都不会承认。

    这些事情注定是问不出结果的,苏溪水在来的时候上头就预料过,之所以问一遍白杨,只是在例行公事而已,万一问出点什么呢对吧。

    见白杨没说什么,苏溪水想了想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反正全世界多的是国家明里暗里查这些事情,早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接着,苏溪水正视白杨说道:“上次从你那里购买的草还丹原浆用完了……”

    说道这里,苏溪水看白杨的反应。

    然而白杨压根就没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吃东西,你用完了管我毛事。

    根据上头安排的说辞,苏溪水继续说道:“效果很显著,一百个精英战士服下草还丹原浆进行训练,这段时间以来,体质有了大幅度提升,不过可惜的是,因为一次任务,牺牲了一些战士……”

    白杨知道她指的是那次‘傻得’事件,停下吃东西,看着苏溪水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草还丹原浆这种东西,对于国家军事力量有着跨越式的帮助,所以想从你这里大量订购,用以军事训练,提升军事素质,提高国防安全,但是,你的要价太贵,大规模的采购军费根本不可能出得起……”苏溪水沉声道。

    不等她说完,白杨挥手打断,想了想说:“大规模采购,根本不现实,那种东西的效果你们自己也看到了,也应该明白,我不可能也没办法大量提供……”

    “那你能提供多少?你报个价,我询问一下某些人的意见”苏溪水皱眉。

    很多东西到了这个时候根本不用藏着掖着,都不是傻子,苏溪水不可能自己喝那么多百果酿,白杨也知道那些东西不可能真的被苏溪水喝了,直接开门见山。

    沉吟片刻,白杨笑道:“我也是在这个国家生养长大的,不论如何,爱国之心我也有,很多东西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说明,国家需要这种东西,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这样,我可以免费一年给国家提供一千坛草还丹原浆,就当是我对祖国的回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说道这里,白杨止住了话头。

    之前卖给国家的百果酿,白杨之所以收费那么狠,国家给钱也干脆,其实都只是在相互试探,白杨在试探国家的态度,国家也在给白杨示好让他打消一些顾虑。

    当初上头若是强硬的‘归国家了’,后续白杨就是另外一种态度了。

    如今这样的局面就很好,国家没有让白杨伤心,他也乐意回报。

    苏溪水完全没有想到白杨居然会免费提供那么多,而且是每年,若是换算成钱财的话,无法估量。

    内心着实被惊了一下,苏溪水深吸口气问:“你有什么条件,不妨说出来,我会帮你转达”

    这样的事情,苏溪水做不了主。

    “不用紧张,很普通的条件,只要一个说得上话的人都能满足我的要求”白杨笑了笑说道。

    “你说”

    组织了一下语言,白杨看着苏溪水说道:“我想参观一下军事训练,这个问题不大吧?”

    “就这么简单?”苏溪水哑然,白杨这是想干嘛?

    “就这么简单,我也是个男人,当然也向往铁血男儿,亲眼看一看各种武器装备的训练画面,想想应该很带感吧?”白杨张嘴瞎扯。

    其实就是想偷师,他从米国搞的那么多武器装备很多东西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用,武装直升机战斗机坦克车载火箭弹这些,不学习一下鬼才知道怎么用的,自己摸索虽然也行,但大爷,那些东西太危险了,万一炸了咋办?

    “我去请示一下”苏溪水点头离开包间。

    白杨无所谓,自顾自的胡吃海塞,别说,这家川菜做得还挺不错。

    很快苏溪水就回来,看着白杨带着点似笑非笑又幸灾乐祸的表情说:“你的要求,上面同意了,你什么时候去参观?我亲自带你去,还有,你答应的东西,什么时候能兑现?”

    “这效率我喜欢”白杨眉毛一挑,然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三个小时候,你让人到郊区XXX仓库去取东西,随后我和你一起去观看军事训练!”

    “好,你慢吃”苏溪水回答一声,收起防窃听器很干脆的离开。

    白杨撇撇嘴,把肚子填饱,然后将布加迪开去4S店修理。

    到了4S店,考虑自己没代步的了,干脆直接刷卡数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买了一辆现成的R8,在车模妹子水汪汪的幽怨目光中远去。

    回到别墅换了底盘高的奔驰‘拖拉机’杀到仓库,意念散发出去,直径两公里内没有任何人监视,很好,国家的这个态度白杨很满意。

    进入仓库,跑戈多村来来回回搬了一千坛百果酿过来,然后无聊的等待。

    异界戈多村如今可是山民们交易的地点,这点百果酿分分钟就能筹齐。

    刚好三个小时,几辆大型货柜车就到了这里,暗中起码有一个团的兵力在周围警戒。

    “东西呢?”苏溪水找到白杨问。

    一指仓库白杨笑道:“在里面,自己搬,然后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你也知道,我很忙的”

    “跟我走吧”苏溪水点头,将运输百果酿的事情交给别人,带着白杨离去。

    这次的一千坛百果酿要怎么处理,那是国家的事情,苏溪水无权过问。

    白杨和苏溪水先是来到一个小型机场,乘坐早就准备好的一架军用飞机一飞冲天,往未知的军事基地而去。

    一路上苏溪水很少和白杨交流,但却不时用怜悯而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他一眼。

    切,白杨懒得搭理,虽然不知道苏溪水为何有点幸灾乐祸,但白杨压根不在乎,‘疯’一样的男人无所畏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