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加迪几乎以最高时速在高速飞驰,呼啸而过,无数老司机目瞪口呆,眨眼间只能看到车屁股了。

    如果有人此时在驾驶室看到白杨开车的话,恐怕心脏病都要吓出来。

    因为白杨自始至终都只是一只手在开车,目视前方,眼神略微迷茫疲惫,这种状态和车速,稍不注意就会车毁人亡,然而白杨却开得四平八稳,见车超车!

    魔都到S市,白杨只用了二十分钟出头就火速杀到了接近收费站的地方。

    快接近收费站的时候,白杨才将车速降了下来,摇摇头,自己这是在发哪门子神经,心态还是不够好啊,恐怕给人添麻烦了。

    事实也是这样,当白杨接近收费站的时候,这里早就有几辆交警的车在等待了,闪烁警灯,一字排开拦在前方。

    当白杨在高速上飙车的时候,就已经被交警监控拍摄到,那可怕的速度,让一帮交警心脏抽搐,高速摄像头都只能拍到一个模糊的轮廓,追肯定是追不上的,只能在收费站等了。

    “停车接受检查!”几个交警小心翼翼的出现在布加迪前方向着白杨挥手,生怕他一脚油门撞过来。

    “交警同志,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白杨开车过去歉意道。

    一帮交警围过来,眼神交流,都有点愕然。

    他们当然认得这两价值一千多万的跑车,有眼力劲的也能认得白杨那一身价值百万的衣服,然而这样的人没有一上来大喊大叫说我是某某某我爹是某某某你们滚开要不然我扒了你们的皮,反而很好说话,这的确有点让人意外。

    老实说,交警也是人,警察也只是一份工作,普通老百姓看到了他们威风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们惹到了惹不起的人的心酸无奈,稍不注意工作不保不说,搞不好还要被搞得下场凄惨,只能说任何人都不容易。

    他们风雨雨里,有时候的确有点不尽人意,但那也只是极个别,大多数人还是尽职尽责的。

    白杨好说话,他们也放心了很多,态度也算随和,一个中年交警站在车边敬了个礼对白杨说道:“先生,请出示一下你的驾驶证行车证,并且下车配合接受一下酒驾毒驾检查”

    “好的”白杨没有为难他们,下车配合。

    递上驾驶证行车证,配合酒驾毒驾简单测试,一番眼神交流后,这些警察也不想把白杨得罪死了,但工作还是要做的。

    询问白杨的那个中年交警上前,看着白杨说道:“先生,你的驾驶证行车证都没有问题,也没有酒驾毒驾,但你涉嫌超速,按照交规,我们得对你进行??羁鄯执?,鉴于你的态度配合,就不进行扣车拘留处理了”

    “我完全配合,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因为一点心事,心思烦闷,给你们添麻烦了”白杨苦笑道。

    交警也不想把事情搞大,白杨只是超速而已,把他惹急了的话,开得起千多万跑车的人发火他们估计要被搞得凄惨,有意息事宁人,白杨也配合,事情就好办了。

    最终白杨被扣了八分,??盍酵蛟?,毕竟超速太多了,开出单据,到时候白杨去交警队处理,这事就这么完了。

    只能说,人都是相互的,如果白杨态度强硬的话,最终交警也只能抬出国法,然后越闹越大,如此大家都配合你好我好大家好……

    和交警分开,白杨下了高速,一番发泄后,心情平静了下来,脸上带着笑容,再次变得‘无忧无虑’……

    直到白杨这边和交警都处理完离开几分钟,后面的苏溪水才驾车赶来,不笨的她当然猜到这些交警肯定处理了白杨,好奇白杨为什么超速没事,下车去询问。

    她掏出一个小本本给一帮交警看了一下,顿时这些交警麻溜将之前的情况原封不动的说给苏溪水听。

    同时交警心情忐忑了,持有这个本本的人询问白杨,不管是和白杨关系好还是要调查他,貌似自己等人都摊上事了啊。

    然而苏溪水却挥挥手说:“没事了,大家忙自己的去吧”

    丢下一帮没头没脑的交警叔叔,苏溪水驾车离去。

    “这家伙倒是挺会做人的”苏溪水心中如是自语。

    下了高速,苏溪水车上有一台电脑,实时链接交管系统,调取沿途监控,一路追踪白杨。

    她并非有意调查白杨,只是上头有太多话想询问白杨了,不得不冒着让白杨不高兴的风险作出这样的举动。

    苏溪水有点不解,上头貌似不想和白杨闹僵,要不然的话,哪儿需要这种商量的方式,直接进行传唤或者抓捕不是更直接么?

    很多事情苏溪水不知道,自然就不理解某些大佬的难处。

    进入市区,不久后苏溪水就看到了白杨的布加迪,不过此时白杨不在车上,而是将车停在了路边,目光巡视,就看到了白杨到了马路对面的一家烟酒店去买烟去了。

    白杨的确是去买烟了,一番发泄后想抽根烟,一摸身上,没有了,停车靠边买烟。

    苏溪水将悍马停在了布加迪十多米外,正要下车到白杨车边去等,突然前方传来砰一声响动,抬头,愕然发现,白杨的布加迪被撞了!

    撞了白杨布加迪的是一辆人力三轮,此时侧翻在布加迪边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躺地上一脸绝望。

    他应该是个收破烂的,瓶瓶罐罐散落了一地。

    布加迪这样的豪车老人或许不认识,但那漂亮的外观就知道绝对是他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

    此时布加迪被他的三轮车撞坏了一个车灯,车身上还出现了几道触目惊心的划痕,这样的情况出现在布加迪身上,简直如同一个大美人脸上出现了几道伤疤。

    “完了,完了,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下完了”老人躺地上绝望自语。

    苏溪水刚要下车的脚步一停,他已经看到了白杨买烟回来,心头嘀咕白杨这家伙活该的同时,又好奇白杨会怎么办,让老人陪?

    显然不可能,老人根本赔不起,别看布加迪只是坏了一个车灯出现了几道划痕,但没有几十万下不来。

    白杨其实一早就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愕然无比,我这倒霉催的。

    点燃一根烟慢慢的走了过去,左右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布加迪,看着老人问:“老人家,这什么情况?”

    老人绝望的看着白杨哆嗦道:“我不是故意的,前面有一家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收废品,踩快了点,三轮车已经很旧了,链子不怎么听使唤,一不小心就给撞上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陪得起吗?”白杨眨眼问。

    老人绝望摇头道:“我赔不起”

    “那你赔不起怎么还不跑?”白杨一脸愕然道。

    “不可以的,我得等车主回来,再怎么样我也撞了人家的车,我大不了把积蓄全都给他,再不行我磕头认错,希望对方能体谅一下吧”老人眼圈发红道,他不知道自己要陪多少钱,但一辈子老实人的他做不出逃逸的事情来。

    “老人家,你家里不富裕吧?”白杨蹲下,丝毫不嫌对方脏,扶起来问道。

    “谢谢,我家哪儿称得上富裕,老伴卧病在床,儿子前年打工不幸遇难,儿媳妇跑了,剩下俩孙子孙女,就靠着我收点废品维持生活呢,哎……”老头在白杨的搀扶下起来苦涩道。

    “那你还是快走吧,这辆车我认得,价值一千多万呢,别看就坏了车灯和刮伤,但修理的话得几十万,老人就你就是卖血也赔不起,还是走吧”白杨劝解道。

    “那么贵?”老人浑身一抖,面无人色。

    “那可不,不信我上网搜索给你看……,所以你还是乘着车主没来快走吧,我看着周围也没摄像头,没事的,你看啊,你家就你一个人维持生活,要是等车主来了你肯定赔不起,搞不好还得坐牢,这样一来,你的老伴怎么办?孙子怎么办?对吧”白杨用手机搜索布加迪的信息给老人看说道。

    “这样不好吧?”老人迟疑,总觉得自己给人车撞了跑路不好,尽管自己赔不起。

    “没事,快走吧,等下车主来了你就走不了了”白杨一个劲的催促。

    “那我走了?”老人依旧忐忑。

    “走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白杨帮忙给老人收拾一地的破烂,完了老人连声给白杨道谢,忐忑不安的离去。

    看到老人走了,白杨才开门上车,沉默片刻,摇摇头苦笑道:“人世间,谁都不容易,没有人天生就是好人天生就是坏人,有强硬执法的警察,也有为老不尊的碰瓷老人,但同样有秉公执法心存仁慈的警察和良心未泯的老人,若是世间人人的心都放宽一点,或许这个社会更加美好……好人做到底吧”

    掏出电话,给熊大打过去说道:“熊大,我那金属加工厂是不是还缺个看门的?嗯,这样,有一个老人,挺不容易的,你想办法接触一下,请他去看门,工资的话五千吧,多了人家还觉得是在骗人,我把照片发给你,你上心点……”

    挂断电话,白杨往后面看了一眼,抽着烟等,苏溪水你再不过来我走了啊……

    (传递正能量,呵……或许会被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