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王清雨看着白杨驾车离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她并非傻白甜,脑海中思绪闪烁,从这两天和白杨的相处中感受到了点什么,说不清道不明。

    “他看似没心没肺,但身上隐隐约约背负了很沉重的枷锁,用这样的态度缓解自身的压力吗?他好似待人随意,却对任何人都保持着强烈的距离感,甚至对任何人都带着一种警惕心……”

    越想越不对头,王清雨好似抓住了点什么,却又不是很懂。

    “王总,你怎么了?”沈小鱼在王清雨身后小心翼翼的问。

    反应过来,王清雨恢复温柔婉约表情,想了想对她说道:“小鱼,这几天你陪我出差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我给你放一天假,后天你再上班”

    “好的王总,那我先走了”沈小鱼眨眼道。

    王清雨点头,待沈小鱼打车离去后,她想了想,坐上了早就等在不远处的奔驰商务车,到了车上,对司机说道:“去我姐那边”

    “好的王总”司机回答,四平八稳速度不慢的前往目的地。

    两个多小时后,王清雨来到了H市市政府外,却没有进去找她的市长姐姐,而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一个身穿得体西装的****走了出来,并且径直上了王清雨的车。

    司机和保镖早就下车到周围去了,车上只有王清雨和上车的美妇。

    “甄阿姨,不好意思,在你工作的时候打扰你”王清雨表情稍微有点不自然的看着甄国萍说道。

    毕竟若没有旧金山机场的‘意外’,此时的王清雨已经是甄国萍的准儿媳妇了,此时面对甄国萍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清雨,和阿姨不用客气,小白呢?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来找阿姨告状?放心,阿姨给你撑腰,如果他欺负你了我帮你收拾他”甄国萍看着王清雨笑道。

    “不是的,阿姨,我来找您,其实是有点事情想问你”王清雨想了想说道。

    甄国萍表情一正,点点头道:“清雨有话直说”

    足足沉默了三分钟,王清雨心中组织语言,深吸口气问道:“阿姨,白杨他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我能感觉到,他的心思很重,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没心没肺”

    听到这句话,甄国萍目光闪烁,随即笑道:“怎么,清雨,这还没过门,就开始关心起自己未来老公了?”

    “阿姨,我是认真的”王清雨脸色微微一红。

    微微点头,换甄国萍沉默了,她沉默了足足十分钟,才抬头看向王清雨说道:“清雨,老实说,我和老白,对于我家小白都不是很了解,但是,他长大了,我们作为父母的,无法永远为他遮风避雨,唯有不给他拖后腿,实话告诉你,我和老白,其实很多时候都心惊肉跳,我们不知道我家小白在做什么,生恐这个儿子什么时候就没了,所以,哪怕他再怎么反对,我们也想给他定下一门亲事,若是能留下一儿半女最好……”

    “给你说这些,阿姨真的是将你当做儿媳妇在看待,哎,知道了这些,你再考虑一下是否还要嫁给我家小白,如果不愿意,阿姨不怪你,会和你的父母爷爷说明,只怪我家小白没有这个福气……”

    说道最后,甄国萍的表情微微有些苦涩。

    她和白建军都吃过开慧果,远比一般人聪明。

    几个月前白杨搬离家里,他们当时没有多想,只觉得孩子长大了需要自己的空间,但当他们吃了开慧果之后,细思极恐,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虽然不知道白杨到底在搞什么事情,但从他拿出的那些东西可以分析出,白杨其实时时刻刻都处于危险之中。

    父母永远都想成为孩子的?;ど?,可是孩子始终会长大,白杨远离他们,甚至很多时候他们不主动联系都不会打电话来,后来他们才想明白,其实白杨是在刻意?;に?,让他们远离白杨,远离是非。

    他们真的不知道白杨在做什么,内心为他担心,可白杨不告诉他们,肯定有道理,他们做父母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白杨拖后腿。

    之所以不顾白杨的反对,死活也要给他订一门亲事,甚至巴不得马上就结婚入洞房,其实是因为甄国萍和白建军在思考白杨的事情后感到心惊肉跳。

    从百果酿的出现,开慧果的神奇,白杨时不时的消失,再到如今他去米国,去了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出事,别人想不到看不懂,吃了开慧果的白建军甄国萍还想不到?

    白杨很危险,极度危险,甚至他们能感觉到,白杨简直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个人就没了。

    吃了开慧果,甄国萍和白建军都很理智,没有贸然去参与询问白杨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以白杨的智慧,如果能告诉他们的话一定会告诉他们。

    他们帮不上忙,是以干脆给白杨解决后顾之忧,甄国萍从政,白建军经商,就是想在将来某一天能帮到白杨,给他定亲,给他找个媳妇,若是能留下骨血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些话,甄国萍都没有对王清雨说明,语焉不详,并不想将王清雨这个无辜的孩子带入?;?。

    王清雨很聪明,和白杨几天的相处就能感受到一些东西,不知道还好,知道了,甄国萍真心不想害了这个好女孩。

    认真思考了甄国萍的话,王清雨有些迷茫,这门看似普通的婚嫁,貌似并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加上自己爷爷的那些话,白杨貌似不简单,可是他的爷爷也不清楚,只是语焉不详的告诉她,选择不选择白杨由她自己,绝不强迫她什么。

    “阿姨,我明白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但做出的决定就不后悔,我还是答应这门亲事的,我能感觉到,他背负了很多很多,但却没有人能述说,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成为他述说的对象……”王清雨深吸口气说道。

    “傻孩子,不知道我们这样撮合你和小白是对是错,希望将来别害了你才好”甄国萍叹息道……

    分开后王清雨就去找自家的母亲这件事情白杨不知道,更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从魔都机场驱车出去之后,白杨一脚油门飚出去很远。

    他很开心,总算是摆脱王清雨了,而且还将婚事延后几个月,几个月之后,他们面都不见,王清雨估计心思也淡了,到时候自己在想办法推脱就是。

    再一个,在米国搞出那么多事情,其实白杨时时刻刻都在警惕,他不是傻子,没有小看一个国家的力量,万一被追查到自己身上,他将被球上最强大的国家的疯狂报复,那种后果白杨不敢想象。

    好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一身轻松。

    脱离了来自美帝的威胁,路上白杨才有时间认真思考王清雨的事情。

    白杨不是傻子,在这之前,一直都在警惕米帝,并没有花多少心思考虑这门儿戏般的婚事,这个时候一番思索,他越发的觉得不简单。

    自己的父母,从未逼迫过自己什么,为何这次态度如此坚决?抽丝剥茧,不需要太多理由,白杨大概就了解了父母的心思。

    “老爹老妈,你们还真是用心良苦啊,作为儿子的,不但未能让你们开心,反而让你们担惊受怕,可我也没办法,诡异的穿越能力莫名降临到我身上,我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只能远离你们,原本全世界最该相信的父母,我却不能将我的事情告诉你们,一切我自己来面对好了,如果有一天我弄清楚原因,再在你们面前磕头认错……”

    “王清雨……你是个好女孩,可惜,我白杨不适合你,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背负了一个女孩的一生情债,怎能再去伤害你,这段儿戏般的婚约,希望不要成为束缚你人生的枷锁,父母为我担惊受怕,他们这样安排,我只能尽量不伤他们的心和你的心……”

    心念转动,白杨很多事情都想得通透。

    父母在为他的未来做考虑,他也理解父母的心思,更是无法去拒绝父母的好意,只是在这个过程中,王清雨却是无辜的。

    想明白了,反而心思更加承重了,他是身不由己,嬉笑怒骂也好,玩世不恭也罢,就如同他父母担心的那样,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没了,如果还不能随心所欲的话,到死的时候或许会后悔自己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来得及享受。

    即使这样,白杨依然有自己的一些底线。

    最初的轻松心态没有了,白杨开心的笑容化作一抹苦涩。

    看了一眼后视镜,微微皱眉,他摇摇头,七拐八拐上了高速路,一脚油门踩到底,价值一千多万的布加迪轰鸣咆哮冲出,宛如发狂的猛兽一样在高速路上狂飙。

    认识白杨的人都知道他不靠谱,想到一出是一出,没有烦恼,很开心,但谁知道,当那一天自己的命运莫名改变的时候,他就已经注定孤独,地球也好,异界也罢,他都不可能向任何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情况。

    异界到底处于另外一个位面还是在这个宇宙星空的深处,他都不知道,只能自己一点点的发觉。

    此时一个人的时候,想了这些事情,心思烦闷,他需要发泄,至于后面的人,能跟上再说吧。

    轰轰轰……

    布加迪咆哮,时速四百多码,宛如幻影一样在高速穿梭,吓坏了无数老司机。

    “疯了!”后方,开着军用悍马的苏溪水皱眉,白杨已经将她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推荐一本科幻新书,《双弦文明》,作者石慌,石头的好基友,科幻分强上的,大家书荒去支持一下。

    另外看了书评很多理解石头的言论,冷静了下来,心思通透,还是将这章码了出来,原本这些东西我以为你们能看出的,可谁知还是要石头自己说出来你们才懂,嗯,不到十二点,石头不算食言)(未完待续。)